<完结>幻梦境快车LOG——终局

作者:绿色蔬菜蛋
发布日期:2021-04-29 19:43
浏览次数:489

<守密人> ————loading————
<守密人> 列车在艾拉回到了正常的土地之上。阳光终于驱散了最后的一丝阴霾。
<守密人> 列车在一个空旷山谷中央的车站处停了下来。
<守密人> 微风在金黄色的草地上叹息,亚斯树丛林中洒落着血红的花瓣,而那条小小喀拉河上的瀑布们则在歌唱着哀伤的歌曲。
<守密人> 色彩缤纷的山丘在四周此起彼伏。在荒芜的山谷里,仅一根白金纹理的大理石柱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而且已断开了半截。在断开的支柱上刻着铭文,就像墓碑那般。
<守密人> 列车上的钟表指向了正午12点,亨利摘下了面具,正了正自己的装束
<守密人> “艾拉是牧童伊拉农的梦,它已不再存在,只有乘坐幻梦境快车才能找到它所在的地方。”亨利对你们说道
<埃蒂娅> 埃蒂娅总归是没有心情享受美景了,她现在思绪万千
<埃蒂娅> “这位伊拉农先生……”
<约翰> #想着黑杰克发呆
<唐> “一个普通的牧童?”
<守密人> 你们看到布鲁亚夫人、麦肯齐、卡拉科夫都走到了车厢的通道,开始欣赏外面的景色
<威尔士> 看看平复下心情。
<守密人> “是从前的一位歌者,它寻找着自己童年的梦境之城,艾拉。”
<守密人> 亨利对你们解释道
<埃蒂娅> 这些名词听起来好专业,不听了吧.jpg
<守密人> “他流浪了无数城市,唱了一遍又一遍自己美丽的童年幻梦,最后身着褴褛,在美丽的幻梦中死去。”
<守密人> 猫咪们带着小小的盒子从最后的车厢中缓步而行
<埃蒂娅> 埃蒂娅看着窗外,就当为这位伊拉农示以敬意,前去行李车厢看看食尸鬼和狂人
<守密人> 它们排列整齐有致,准备下车
<埃蒂娅> “——哦,那一会再看吧。”
<埃蒂娅> 埃蒂娅停下脚步
<守密人> 亨利和猫群下了车,他走向柱子,摘下帽子低头默哀了一会儿
<守密人> 草地上到处都是长着羽毛尾巴的跳鼠
<埃蒂娅> 埃蒂娅也走下车
<埃蒂娅> 站在合适的距离注目
<守密人> 两排猫只平稳的抬着黑杰克下车,后面紧随着他悲伤的母亲苏菲。
<守密人> 猫只用它们的爪子挖了一个洞,把它们小小的同伴放进他的坟墓里。
<守密人> 它们把黑杰克埋葬在艾拉叹息的金色草地之下
<守密人> 埃蒂娅看到了柱子上的文字
<威尔士> 默默站在一旁。
<约翰> 默默站在一旁。
<守密人> 小小喀拉河上的瀑布歌唱着哀伤的歌曲,猫咪们无声的哀悼着黑杰克的死亡。
<埃蒂娅> “……还有人会步入如此境地吗。”埃蒂娅看着黑杰克的葬礼,也看着这片土地
<守密人> 不过一会儿猫咪们回到了车上,小小的葬礼结束了
<埃蒂娅> “梦中的金宫需要的不是探寻,而是建造……”
<守密人> “不会,只有快车能够到达这里。”
<守密人> “如果有人能激起伊拉农失去的梦中的艾拉,这座城市与它的住民也许有一天能够回来吧。”
<埃蒂娅> “我可以带上车吗?”
<守密人> “当然可以。”
<埃蒂娅> 夹在资本论里
<守密人> 羽毛尾巴的跳鼠在埃蒂娅之间越过
<威尔士>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希望能被葬在这样的地方。”
<埃蒂娅> “这座城市会回来的。或许下一个建造它的人不再是同一位牧童……但是人类不会丢失美好的愿景的。”
<守密人> “希望您在清醒世界死亡之后能够来到幻梦境常住。”
<唐> “若非这里是梦中 妖精们营造的梦中”
<守密人> 亨利祝福威尔士
<埃蒂娅> 感受花丛中清风的吹拂
<唐> “骑士先祖们或许应该有这么一块地以此纪念”
<埃蒂娅> 上车
<威尔士> “希望如此。”
<威尔士> 上车
<守密人> “如果各位有什么想要忘却的遗憾,可以准备一个图腾象征物,然后把它丢尽诺登斯的深渊里。”
<守密人> 亨利边说边上车
<守密人> "但诸位若不希望在这次旅程中前往深渊,我可以帮助各位把图腾保管在行李车厢里。"
<埃蒂娅> “好消息是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忘却……”
<守密人> 列车缓缓的启动了,发出了呜鸣与蒸汽
<唐> “我再确认一下 即使不想丢掉东西也可以前往深渊吗”
<威尔士> “麻烦你了。”
<埃蒂娅> “没有想要丢弃的东西就无法前往深渊吗?”
<守密人> “当然可以前往深渊。”
<守密人> 下一站是索纳-尼尔,火车开出时,午后红润的阳光将影子投向东方(2:00 P.M.)。列车越过了尼斯拉河。
<守密人> 优美的风景会弥补之前致命的祖拉之地留下的阴影。美丽的山谷缓缓抬升,形成了陡峭且狭窄的山脉;
<守密人> 诗人们在希腊式凉亭里向赞叹的人群吟咏着诗歌。驴群被火车的到来吓了一跳,疾驰而去,吠叫着向同伴发出警告。
<守密人> “麦克”麦肯齐这时从车厢中走出
<守密人> “各位享受旅途,我要下车了。”这位慈祥绅士的老人向各位行了一个礼
<守密人> 兹苏扎也在沙龙车厢中对他挥了挥手
<埃蒂娅> “这就是诗歌之城了吗——?”
<埃蒂娅> “您是打算在此久留?”
<守密人> “等我学到诗歌的精髓之后,我就会抛弃该死的外交工作,去安度我的晚年。”
<守密人> 你们看到他挥了挥被铐住的公文厢
<埃蒂娅> “外交工作的确乏味。”埃蒂娅笑了笑,“如果下次还能见面,我希望您能用手提着,而不是用铐箍着那个箱子。”
<埃蒂娅> 或许脱离谎话连篇的职业之后,这位老人能够真正抒发内心所想吧
<守密人> 空想之地索纳 - 尼尔,在这里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没有痛苦也没有死亡。这里的风景清新而又充满田园气息,巨大的城市里金色的穹顶。在每一种美丽的景色之外,都会出现另一种更美的景色。
<守密人> 这里的居民都十分快乐,并被赋予了无瑕的优雅。
<守密人> 古雅的宝塔与洁白的城墙立在精心照料的庭园里。
<守密人> 那些离开了索纳 - 尼尔的人如果试图返回,总会遭到极大的困难。
<守密人> 大多数人从未成功返回——有人说是因为他们拒绝了完美的事物而被众神诅咒。
<守密人> ——《白船》H·P·洛夫克拉夫特
<守密人> 列车兽在尼斯拉河上疾驰,火车在烈日炎炎的下午到达
<埃蒂娅> 该挥手告别了
<埃蒂娅> 虽然这位老人并没有给埃蒂娅留下什么好印象()
<守密人> “最伟大的梦者——库拉尼斯王,将在这里登上幻梦境快车”
<唐> 希望这位伟大的梦者能看清危险的形势
<守密人> “不过诸位也不必过于拘谨,他与诸位都一样,都是尊贵的乘客。”
<唐> 最好还能支援给唐一些武器和弹药
<威尔士> 威尔士有些好奇的等着。
<埃蒂娅> “那么审判即将在此划下句点——”埃蒂娅无意挑战库拉尼斯王的权威,但是她仍然希望能看到一个自认为公正的判决
<守密人> 列车靠站
<守密人> 车站上的白色马匹庄严的警戒着周围的所有事物,他们簇拥着中间的库拉尼斯王,他精神十足,王冠闪耀。
<守密人> 亨利下车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守密人> 你们只是在列车上看到了车外的这些
<守密人> 其他列车上的乘客以及猫只们都下车排成一列对这位国王行礼,
<埃蒂娅> 应该入乡随俗吗.jpg
<守密人> 国王与他的骑士团下了马
<守密人> 两名骑士伴随着国王一同上车
<守密人> 之后亨利用他的货品与另外的骑士交易雕刻翡翠、黄金丝和小小的会唱歌的红鸟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在上车之后来到了沙龙车厢,还有两个穿着板甲的高大骑士
<埃蒂娅> 埃蒂娅向库拉尼斯王也行了一礼——没有那么庄重,但的确表达了敬意
<守密人> 他并未对你们的无礼感到僭越,但也冲笨拙的埃蒂娅点了点头
<唐> 唐想了想没有行礼
<唐> 一个国王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的国家建立在妖精的基础上
<守密人> 其他人也都随后来到了沙龙车厢
<唐> 不值得行礼
<埃蒂娅> 毕竟王侯贵族在埃蒂娅的印象里早已不如过往那么高高在上了,这一礼与其说是对王的敬重,不如说是对那“最伟大的梦者”头衔的敬重
<守密人> 这个车厢此时变得更加的宽阔,库拉尼斯王坐在舒适的座位上,等待着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埃蒂娅> 该当陪审团旁听了
<守密人> 气氛有些僵硬,没人敢说话
<守密人> 列车离站时,天空呈现出一种神秘的琥珀色
<守密人> 列车兽从索纳-尼尔港口双生的水晶海岬守护顶端交汇成的一座辉煌灿烂的拱门跳出,直直攀上两道交错的彩虹
<守密人> 直冲海天相接的地方
<守密人> 随着夜幕降临,繁星在天空闪耀着,而远远底下的海面则倒映着星辰,幻梦境快车上下都被星空环绕。
<守密人> 同时,在列车飞向天空的时候,沙龙车厢下无形的乐手们开始鸣奏起交响乐
<守密人> 你们分列在库拉尼斯王的左右两侧,晚宴如期开始
<埃蒂娅> 埃蒂娅体会着失重的感觉,既然没人惊慌,想必是正常情况吧
<守密人> 埃蒂娅发现没有失重感
<守密人> 车厢也没有任何的颠簸
<唐> 唐没有任何物理常识
<唐> 他觉得没有问题
<唐> 开吃
<守密人> “不必如此拘谨,我的朋友们。”库拉尼斯王在列车起飞的时候开口了
<守密人> “列位既已入梦,定是优秀的梦者。”
<守密人> 亨利一如既往的递上了菜单
<守密人> “晚餐之后我会听取两边代表团的论述,如果列位没有达成一致条件的话,现在还有些时间。”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的声音平淡但充满威严
<守密人> 他身旁的骑士就像两尊雕塑一样站在他的身边
<埃蒂娅>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唐> 点点头
<唐> 吃
<埃蒂娅> 埃蒂娅一言不发,观察着歌舞团与伊伯生物各自的反应
<守密人> 歌舞团明显很紧张,但是他们对伊伯的生物的厌恶是无法掩饰的
<守密人> 伊伯的生物就是一坨安静的绿色粘液块.jpg
<守密人> 它们就静静地在那里等待着
<埃蒂娅> 虽然“最伟大的梦者”这一概念多少有点先入为主的意思,但是埃蒂娅依旧希望这位王能不被妙语玲珑所干扰,公正的做出决断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明显的被伊伯的生物略微震惊到了
<埃蒂娅> 毕竟伊伯生物那里怎么说都不像能说会道之辈,很容易处于劣势
<守密人> 兹苏扎为了缓和僵硬的气氛开始跳舞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明显知道这位赫赫有名的舞者,允许了她的行为
<埃蒂娅> 我能心理学一下这个震惊是什么方面的震惊吗
<守密人> 你扔
<骰子> 埃蒂娅进行心理学检定:D100=21/80 King,困难成功。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好像被伊伯的生物天生的恶心震惊到
<守密人> 他略微有些往后坐了坐
<守密人> 宴会就在兹苏扎精彩的谢幕和库拉尼斯王的掌声中谢幕
<守密人> 而现在也到了审判的时候——
<埃蒂娅> “我一直不喜欢松露,但是这列车的松露实属人间美味——先入为主的概念并不是好东西啊。”
<埃蒂娅> 埃蒂娅自言自语地暗示库拉尼斯王()
<守密人> “让我听听你们的陈词和计划,伊伯的来客和萨尔纳斯的代表团们。”
<守密人> 伊伯的生物吱吱了一会儿
<守密人> 而萨尔纳斯代表团们说出了被你们修改过之后的方案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听过之后问道:“它们所说的赔偿、道歉呢。”
<守密人> 贝思甜捅捅威尔士
<守密人> 也瞅瞅其他调查员们
<埃蒂娅> 埃蒂娅耸耸肩,露出为难的神色,心底虽然不想帮忙但是不能落面子()
<威尔士> “在上一次双方的交谈中,双方最终达成的协议是只需要给与雕像,没有再提到其余两项。”
<埃蒂娅> 实际上也的确不想帮忙
<守密人> “据我所知,萨尔纳斯城相当的富足,并且千年之前也确实是萨尔纳斯城将伊伯的生物赶出了幻梦境。”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敲了敲沙发扶手
<埃蒂娅> 埃蒂娅心里笑开了花()
<守密人> “请伊伯的来客暂且回避一下,我有些事要与萨尔纳斯代表团私聊。”
<守密人> 在吱吱仔点头之后,库拉尼斯王挥了下手,伊伯的代表团和你们之间蒙上了一层朦胧虚幻的金黄色雾块
<守密人> 你们感觉萨尔纳斯代表团紧张的坐直了身体
<守密人> “萨尔纳斯的居民们是魅力与机敏的代言人,而伊伯的生物的确令人感到不适。”
<守密人> “但它们也没有率先挑衅过列位。”
<守密人> “我认为即使所有的伊伯生物都死了,道歉与雕像都可以交付到伊伯城的旧址上。”
<埃蒂娅> 埃蒂娅不为人察觉的点点头
<埃蒂娅> 察觉了又如何
<守密人> “梦者,你所说的协议是否是萨尔纳斯代表团与伊伯生物达成共识之后的协议?”
<守密人> “无所隐瞒,也无所诡计。”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坐正了身体看着威尔士
<守密人> 贝思甜捅捅威尔士
<威尔士> “当日达成的协议是.....”
<守密人> 整个萨尔纳斯代表团都在看你们
<埃蒂娅> 看我干嘛.jpg
<守密人> 你过个话术
<守密人> 你过个说服
<守密人> 他看看萨尔纳斯代表团
<守密人> 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摇摇头
<守密人> “我建议列位能够放下成见,伊伯的生物对各位并无加害之心。”
<守密人> 帝奥培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我们或许对这些友善的外星朋友太过不友好了,赔款与道歉我们会送到旧址上的。”
<守密人> 光芒散去,伊伯生物与你们又重新出现在同一车厢里
<守密人> “幻梦境有许多神明,但不是所有神明都满足于圆滑的祷告,一些事情虽被遗忘但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对所有人说道
<守密人> 埃蒂娅过个心理学
<骰子> 埃蒂娅进行心理学检定:D100=97/80 是Jack么?失败了。
<骰子> 埃蒂娅进行心理学检定:D100=61/80 Queen,这次成功了。
<守密人> 埃蒂娅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萨尔纳斯的代表团们,他们明显松了口气,但是在伊伯的生物出现之后,他们对这些伊伯来客的眼神中愤怒更甚
<埃蒂娅> “……”
<守密人> “赔款与道歉如同伊伯来客与诸位达成的协约一致,可以不予;在之后萨尔纳斯代表团将会把雕像送到伊伯旧址上。”
<埃蒂娅> 埃蒂娅叹了口气,公正的判决并不能带来公正的结果吗
<守密人> 伊伯的吱吱仔发出声音表示赞同
<守密人> 萨尔纳斯代表团这边也肯首答应
<守密人> 然后他们申请退下进入各自的车厢了
<埃蒂娅> 能跟吱吱仔使个眼色
<埃蒂娅> 让它们多加小心吗
<守密人> 吱吱仔问号.jpg
<埃蒂娅> 例如一个担忧的颜色
<守密人> 你觉得它们或许是没懂
<埃蒂娅> ——他们看不懂啊,没事了
<埃蒂娅> “恕我僭越,但是我不认为代表团会心悦诚服的做出赔偿。”
<埃蒂娅> 埃蒂娅看着歌舞团离开后说到
<守密人> “你说的没错,勇敢的小姐。”
<埃蒂娅> “——我为伊伯的生物表示担忧。”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似乎被你这句来的话怔了一下
<守密人> “萨尔纳斯城最终会毁于他们的自负。”库拉尼斯王换了一个舒适的坐姿
<守密人> “列位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吗?”
<威尔士> 威尔士没有说话。
<埃蒂娅> “我的视野还不如您那般开阔……我只担心眼前可能会发生的悲剧。”
<埃蒂娅> 埃蒂娅叹了口气
<埃蒂娅> 或许自己要兼职哨兵了()
<守密人> “如果我的好友卡特在这里的话,或许有更优秀的处理方式,但是幻梦境中的居民丰富且阴晴不定,神们会处理这里的生态。”
<埃蒂娅> “您能够分出部分兵力照看一下伊伯的生物吗?权当是维护您的权威。”
<埃蒂娅> 埃蒂娅思索再三说到
<守密人> “如果列位有机会来到塞拉尼安或是赛勒菲斯,可以请求觐见我,或许有什么我能帮助的。 ”
<守密人> “这倒不必。”他委婉的拒绝了你“亨利会防止这种事情发生的。”
<威尔士> “你不如让亨利多加注意,这里是列车。”
<埃蒂娅> “或许会有那么一天,但是如您所见,我过的还算快活。”
<埃蒂娅> 埃蒂娅笑了笑,选择相信亨利
<埃蒂娅> “敬您一杯。”
<威尔士> 威尔士看这个人脑子好像转不过来,提醒了一句。
<守密人> 他笑笑,抿了口酒
<守密人> “各个时代而来的梦者们,愿你们充满人性和英勇。”
<骰子> 约翰掷骰:D100=51,不错的结果。
<埃蒂娅> “承蒙祝愿。”
<守密人> 约翰在旁边像个记录官一样打字,如果不是腿上的苏菲你甚至忘了列车上还有一个等待审判的凶手
<约翰> #突然看向那个令我在意的人
<约翰> “这位是?”
<约翰> “是不是还有一位犯人?”
<埃蒂娅> “啊!杀死黑杰克的凶手!”
<埃蒂娅> 埃蒂娅猛然响起
<守密人> “别激动,黑杰克是?”
<约翰> “和我们一起旅行的旅伴。”
<守密人> 亨利把米诺尼带出来了
<埃蒂娅> “这位苏菲小姐的孩子。”
<守密人> “乌撒的猫们,这位萨鲁布人触犯了乌撒的法律,必须被送回乌撒受审。”
<守密人> “撕碎他不会帮助小小的生命回来,乌撒的女王会给予你们最公正和最妥善的裁决。”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这样安慰道苏菲,苏菲也点了点头
<守密人> 米诺尼又被拖回车厢了
<唐> “公正?恶有恶报一命偿一命在我看来就是最公正的裁决”
<守密人> “复仇是一条永无止境的循环,愤怒的正义只是找一个理由的宣泄。”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饶有兴致的看着唐
<守密人> “死亡不是终结,梦者,幻梦境的神明会有比死亡更加严重的惩罚措施。”
<唐> “或许在梦中是这样 但是在现实中我还是会坚持我的理念的”
<守密人> “当然,我也支持如果法律不能惩罚有罪之人,那么私刑是最正确的选择。”
<守密人> 他同意了你的说法
<守密人> 你们恢复1d4的理智值
<骰子> 威尔士·赫伯掷骰:D4=2,不错的结果。
<唐> 这王 说不定能拿来当骑士
<骰子> 约翰掷骰:D4=3,不错的结果。
<骰子> 唐掷骰:D4=4,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作为你们人性闪光的奖励
<守密人> 由大理石修建的云之城在海天交汇处之外的以太虚空浮现
<守密人> 粉白色大理石建造的巨大城堡出现在你们面前,塞拉尼安即将到站
<守密人> 天际交汇,白昼到达了最低点。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站起身,两位骑士与他准备下车
<守密人> “再会,梦者们,愿我们今后有机会再见。”
<守密人> 萨尔纳斯代表团也在他身后跟着准备下车,所有乘客都在这里跟库拉尼斯王道别
<守密人> “列车的最后一站是时空之外的诺登斯深渊,诸位。”亨利对你们说道“如果各位没有什么想要抛弃的东西,或者已经旅途疲惫,可以在塞拉尼安下车。”
<骰子> 埃蒂娅掷骰:D4=3,不错的结果。
<骰子> 本教授对已记录埃蒂娅的属性变化:
<骰子> 理智:78+3=81
<埃蒂娅> “如果我在没有要丢弃之物的情况下前往深渊,我又能否再次到访?”
<守密人> “当然可以。”
<守密人> “但是我预计这次旅行……将会遇到一些……湍流。”亨利捏着下巴喃喃说道
<唐> "我觉得遇到危险应当直面 你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无法挽回"
<唐> 唐像是想起来了什么
<埃蒂娅> “我从来不惧湍流,那只会磨炼我的身心。”
<唐> 想起来了什么会议
<唐> 回忆
<威尔士> 看向亨利:“发生什么了吗?”
<守密人> “只是预感,或许不准。”亨利笑笑
<守密人> “至于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
<守密人> “不会有人会在诺登斯的深渊里造次的。”他耸了耸肩
<埃蒂娅> “——除了亡命之徒?”
<守密人> 亨利无奈的不知可否
<守密人> 不置可否
<威尔士> “那也许我可以下次再去尽头看看。“
<威尔士> ”我现在的精神不是很好。“
<守密人> 列车兽把他的商品交易成了塞拉尼安的珍宝,换来装饰华丽的书本、以不明语言来记载古代事迹的卷轴。
<守密人> “当然可以,感谢您乘坐幻梦境快车。”
<守密人> 亨利上来与你紧紧地握手
<守密人> 并且与威尔士道别
<威尔士> ”下次再见,亨利。“
<威尔士> ”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下次见面也许我可以带给你。“
<埃蒂娅> “——您先回去,我们随后返回。”
<埃蒂娅> 埃蒂娅向威尔士道别
<埃蒂娅> “估计在你的视角,我们在十余分钟后就会再见面吧。”
<唐> “...或者,就在那与妖精同归于尽....”
<守密人> “如果可以,玛丽莲小姐的信件。”亨利沉思道
<守密人> “我还是无比的想念我在清醒世界列车上的英雄壮举。”他轻松的说道
<威尔士> ”我记下了。“
<威尔士> 下车。
<埃蒂娅> “回见。”
<守密人> 列车准备重新开动,列车兽慢慢驶出月台,云层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双眼如同两颗闪烁红色光芒的星星。
<守密人> 一层厚厚的浓雾遮盖了深渊。暴风雨的打雷声可以从远方听到。当列车兽聚集在一起,然后跳过浓雾时,雾里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瀑布,世界上所有的海洋都要流进这条无底的深渊。随着列车兽继续飞跃,壮观的瀑布也被吞进了黑暗之中。然后一切都在黑暗之中了。恒星与星系都在这片绝对黑暗中上下旋转着。
<守密人> 你们看到卡拉科夫有些神情紧张的从车厢中出来来到了沙龙车厢里
<守密人> 他抱着一个箱子,然后颤抖的说着“我听见了,有什么东西要来找我复仇了,诺登斯深渊,大深渊到了吗?亨利!”
<埃蒂娅> “……卡拉科夫先生,冷静。”
<埃蒂娅> 埃蒂娅揉了揉鬓角
<埃蒂娅> “您还是要抛弃……您的良知吗?”
<守密人> “不,我不想抛弃我的良知,但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要杀死我,它们要找我复仇。”
<守密人> 在黑暗中,一团庞大的白色雾气从列车后面追赶而来,焦黑的尸体双眼带着火红的闪光刺破了黑暗
<埃蒂娅> “——”
<埃蒂娅> “我觉得他们不是来找你的……”
<埃蒂娅> “不过……”
<守密人> 他的身边围绕着六只如同马一般的头部,却如大象一样大,没有羽毛,浑身上下布满鳞片的生物
<埃蒂娅> “我们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
<埃蒂娅> “亨利!车上有什么武器吗!”
<守密人> 紧接着,战争中牺牲的幽灵随着卡拉科夫恐惧的膨胀,他们到达列车的后部,但是没有什么行为,只是看着你们
<守密人> “没有武器,但是列车兽是活的。”
<唐> 掏枪
<唐> 瞄准
<守密人> 幽灵们围在卡拉科夫的周围,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行为
<守密人> ————第三回合————
<守密人> 锅炉工离开引擎兽来守卫列车,深渊中响起无形的鼓乐,你们信心大增
<埃蒂娅> 埃蒂娅拿起1d4的餐刀,也做好战斗的准备
<守密人> 这些锅炉工脱下制服和面具,露出漆黑,粗野,令人毛骨悚然,有着鲸鱼般光滑而油质的表皮 ...... 它的翅膀像蝙蝠,但听不到振翅的声音 ...... 还有长有倒钩的尾巴
<守密人> 冲空中的巫师飞去
<埃蒂娅> “卡拉科夫先生,你守住你的决心——我来尽力保护你吧”
<守密人> 埃蒂娅过个说服
<埃蒂娅> 话虽如此,埃蒂娅似乎现在只能摸鱼
<骰子> 埃蒂娅进行说服检定:D100=30/80 King,困难成功。
<埃蒂娅> “当然……只是尽力。”
<守密人> 列车前行,甩开了幽灵
<守密人> ————第五回合————
<守密人> 那些身着各国军装的残破亡魂们再次浮现,他拖出两枚礼炮
<守密人> 战斗轮
<守密人> 每名亡者的额头上都有一个英镑的符号 ( ??)
<骰子> 守密人掷骰:D10=2,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这两个士兵直接冲着列车开炮
<骰子> 守密人掷骰:D100=93,不错的结果。
<骰子> 守密人掷骰:D100=48,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炮弹擦着列车兽过去
<守密人> 准备好的枪械,唐先动@唐
<唐> 给他们最近的谁一枪
<唐> 妖精终于按耐不住了吗
<骰子> 唐掷骰 射击: D100=90
<守密人> 甚至战争亡者没有任何反应
<唐> 烧10运
<守密人> 但是梦境的造物啸叫着扭曲了空气!
<骰子> 唐掷骰:3D6+4=(6+4+4)+4=14+4=18,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一枪正中眉心的英镑标志
<守密人> 幽灵仰头又重新直视着你们
<约翰> #给最近的那个一枪
<骰子> 约翰掷骰:D100=52,不错的结果。
<骰子> 约翰掷骰:D100=73,不错的结果。
<骰子> 约翰掷骰:D10=4,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他们确实是被组织了——
<守密人> 卡拉科夫有些振作,但还是对那些亡者恐惧
<埃蒂娅> 那我使用 餐刀投掷!
<守密人> 他在窗前踌躇着是否要把良知扔掉来挽回这个局面
<埃蒂娅> “保持你的决心!”
<埃蒂娅> 埃蒂娅大吼一声,把飞刀丢向最近的敌人,同时挡在卡拉克夫面前
<守密人> “他们都是因我而死的亡魂!”
<守密人> “他们来冲我索命了!”
<守密人> 投掷
<骰子> 埃蒂娅进行投掷检定:D100=69/20 是Jack么?失败了。
<埃蒂娅> “你要是在这里把良知扔下去,想必来的亡魂会更多!”
<埃蒂娅> “好好考虑考虑!”
<守密人> “我错了吗?我只是出售军火,你们这些该死的亡魂有什么资格惩罚我,是战争的错!!”
<守密人> ——第六回合————
<骰子> 守密人掷骰 40: 2D100=62+22=84
<骰子> 守密人掷骰:D20=17,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一发炮弹轰到了你们的车厢
<守密人> 象牙装饰炸开,亨利闷哼一声
<埃蒂娅> 护住卡拉克夫
<骰子> 守密人掷骰:D4=2,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对你们每人造成2点伤害
<骰子> 本教授对已记录埃蒂娅的属性变化:
<骰子> 体力:10-2=8
<守密人> 唐的回合(@唐 )
<唐> 他妈的 这群死妖精
<唐> 不知悔改
<唐> 就死于骑枪吧
<唐> 射击
<骰子> 唐掷骰:D100=9,不错的结果。
<骰子> 唐掷骰:3D6+4=(5+3+1)+4=9+4=13,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卡拉科夫抓住了埃蒂娅的肩膀,他问道你:“我有什么错,我有什么错,是战争,是战争!!”
<守密人> 一枪正中准心
<守密人> 巫师带着他的危险生物已经缩短了一半的距离
<约翰> “尝尝子弹的威力。”#射击最近的那个
<骰子> 约翰掷骰:D100=48,不错的结果。
<骰子> 约翰掷骰:D10=3,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这一枪把那个幽灵射倒,列车驶出了大炮的射程范围
<守密人> 一艘潜艇上升至深渊的表面。它变成了一个有深黑色的金属炮台怪物。
<埃蒂娅> “虽然我很想安慰你,但是将一切过错归咎于战争并不是男子汉的担当所在啊。”埃蒂娅苦笑到,“我自始至终不认为你是无罪的……但是我也将履行我的诺言。”
<埃蒂娅> “在我倒下之前,你不会倒下。”
<守密人> 你过个说服
<骰子> 埃蒂娅进行说服检定:D100=5/80 Ace,极难成功。
<埃蒂娅> “那位诺登斯!你是大深渊之主吧!做点什么!”
<守密人> “你这个女人是想要保护我吗,是想要保护欧洲最大的军火商吗。”
<守密人> 鼓乐没有任何变化,雷霆和乌云在深渊中阴晴不定
<埃蒂娅> “别误会了,我只是想确保你完好无损地站到被告席上。”
<守密人> 卡拉科夫一把把你推开
<守密人> 潜艇消失了
<埃蒂娅> “——看吧,没什么可怕的。”
<埃蒂娅> “他们根本就不是亡魂,是你心中的恐惧罢了……”
<守密人> “我不需要女人保护,滚开。”他钻进了自己的拳头,看着即将来到的巫师和怪鸟
<约翰> #一边拿着枪一边记录。
<守密人> “我不会上战争法庭的,因为我只是个商人,或许是个对亡灵有愧的商人。”
<埃蒂娅> “走到另一个极端了?大男子主义?”
<守密人> 他攥起拳头,摆出一个格斗架势迎敌
<埃蒂娅> 埃蒂娅拿起另一把餐刀
<埃蒂娅> 投掷!
<骰子> 埃蒂娅进行投掷检定:D100=86/20 是Jack么?失败了。
<埃蒂娅> 当然是中不了的()
<守密人> 巫师和夏塔克鸟接近了列车
<守密人> 伊伯的生物挤出了软垫车厢,他们的吱吱仔尖叫着与他们的绿色身形缠上了一只夏塔克鸟
<守密人> 乌撒的猫群伴随着狂暴的怒吼,这些毛茸茸的小战士露出牙齿和爪子,成群结队地扑向他们的敌人
<埃蒂娅> 埃蒂娅看着这一切,嘴角勾出一丝微笑
<守密人> 纪尧姆不知道什么时候挣开了列车兽,或许是因为亨利分散了注意力
<守密人> 他跳到了一只锅炉工夜魇的背上,抓住一根楼阁中断开的象牙柱作矛。
<守密人> “Vive la France! Vive la Morte!(法国万岁!死亡万岁!)”
<守密人> 冲向了巫师,并冲你们裂开充满尖牙的嘴,或许是一个和善的笑容
<埃蒂娅> “……”
<埃蒂娅> 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
<守密人> 米诺尼·梅尔要求亨利给他松绑,他对你们的公平判决充满感激
<守密人> 在亨利给他松绑之后,他冲向了巫师
<守密人> 兹苏扎灵巧的翻上了列车,他身手矫健且灵动,眼神坚毅
<守密人> 仍然有三只夏塔克鸟冲向了布鲁亚夫人的车厢
<守密人> 不过它们要先过你们这关——
<守密人> ——战斗轮继续——
<守密人> DEX:唐80
<守密人> 约翰110
<守密人> 埃蒂娅70
<守密人> 夏塔克鸟①60
<守密人> 巫师50
<守密人> 鸟②45
<守密人> 鸟③40
<唐> 装弹
<唐> 恶狠狠的看鸟
<守密人> “滚开,你们这些虚伪的入梦者,莫要拦吾夺取恋人之心!”
<守密人> 巫师的声音回荡在你们所有人的闹钟
<守密人> 脑中
<约翰> “去死吧,恶心的怪物”#射击
<骰子> 约翰掷骰:D100=17,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你有个奖励骰
<骰子> 约翰掷骰:D10=5,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巫师被一枪射中,但这枪伤害几乎没有引起什么效果
<守密人> 他被兹苏扎和梦魇骑士围攻下看着你们
<守密人> 唐装弹
<守密人> 埃蒂娅动
<埃蒂娅> 埃蒂娅 试图造梦
<埃蒂娅> 造什么梦呢——
<埃蒂娅> 一面以金黄为边,殷红为面,篆刻着镰刀锤子的巨大盾牌!
<骰子> 埃蒂娅进行意志检定:D100=28/80 King,困难成功。
<埃蒂娅> 烧,烧12
<埃蒂娅> 烧没都没有关系!
<骰子> 本教授对已记录埃蒂娅的属性变化:
<骰子> 幸运:38-12=26
<埃蒂娅> 埃蒂娅把巨大的盾牌狠狠地立在众人面前,徽标冲着夏塔克鸟的方向熠熠生辉
<守密人> 夏塔克鸟把你推了出去
<骰子> 守密人掷骰 45: D100=77
<埃蒂娅> 那自然是不会推后半步
<守密人> 你顶住了这个如大象般的冲击
<骰子> 守密人掷骰:D5=5,不错的结果。
<骰子> 守密人掷骰 90: D100=47
<骰子> 守密人掷骰 75: D100=72
<守密人> 巫师眼中红光闪烁
<守密人> 企图控制纪尧姆的精神
<守密人> 但是他的矛狠狠的刺进了焦黑耳朵尸体中
<骰子> 守密人掷骰 45鸟2: D100=72
<守密人> 第二只夏塔克鸟撞到了盾牌上
<骰子> 守密人掷骰:D100=78,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第三只
<守密人> 埃蒂娅像个战神
<埃蒂娅> “就这样吗!‘伟大’的巫师先生!”
<约翰> #射击
<约翰> #射击巫师
<骰子> 约翰掷骰:D100=16,不错的结果。
<骰子> 约翰掷骰:D10=10,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巫师没有任何迟钝
<唐> 射
<骰子> 唐掷骰:D100=96,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你们感觉自己的枪械对他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唐> 烧16运
<骰子> 唐掷骰:3D6+4=(4+3+4)+4=11+4=15,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第二枪紧随其后,也只是让他被兹苏扎一脚踢中
<埃蒂娅> “布鲁亚女士——给这块焦炭再加一把火会怎么样!”
<守密人> 没人理你
<守密人> 约翰110
<守密人> 埃蒂娅70
<守密人> 夏塔克鸟①60
<守密人> 巫师50
<守密人> 鸟②45
<守密人> 鸟③40)
<骰子> 守密人掷骰 45: D100=42
<守密人> )你过了
<守密人> 夏塔克鸟撞开了埃蒂娅的巨盾
<守密人> 把埃蒂娅撞到了深渊当中
<骰子> 埃蒂娅掷骰:D100=44,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伟大的共产主义保护着你
<守密人> 埃蒂娅进行一个意志对抗
<骰子> 埃蒂娅进行意志检定:D100=86/80 是Jack么?失败了。
<骰子> 守密人掷骰 90: D100=82
<守密人> 你看到巫师的眼神一闪,之后你的意识就消失了
<守密人> 埃蒂娅被其后的夏塔克鸟撞到深渊中
<埃蒂娅> 希望我的盾牌留下来了
<守密人> 六只夜魇伴随着突然狂暴的鼓点声和笛声从深渊中升腾
<守密人> 雷鸣与乌云开始聚集
<守密人> 一只接住了你,其它的夜魇冲巫师飞去
<约翰> “。。。。”
<守密人> “诺——登——斯!”巫师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高声尖叫
<骰子> 守密人掷骰:D100=11,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另外一只夏塔克鸟撞碎了布鲁亚夫人房间的木门
<约翰> #射击巫师“狗娘养的”
<骰子> 约翰掷骰:D100=41,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伤害
<骰子> 约翰掷骰:D10=2,不错的结果。
<唐> 射吧 还有什么好说的
<唐> 这一下就纪念怪里怪气念叨什么共产主义的女同伴吧
<骰子> 唐掷骰 射击: D100=15
<骰子> 唐掷骰:3D6+4=(5+2+5)+4=12+4=16,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这一枪精准的射中了巫师的眼睛
<守密人> 他大叫着
<守密人> 兹苏扎顺势一脚踢在他的胸膛
<守密人> 夜魇骑士紧跟一矛
<骰子> 守密人掷骰 90: D100=3
<骰子> 守密人掷骰:D100=80,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cg————
<守密人> 巫师掐住了兹苏扎的脖子,将她提起
<守密人> 你们看到布鲁亚夫人爬上了隔间的屋顶上
<守密人> 埃蒂娅恢复了意志,巫师将兹苏扎抛下深渊
<守密人> 他贪婪的冲向布鲁亚夫人
<守密人> “放开她!这才是你想要的东西!”她高举心形手提箱大叫。巫师会冲去夫人身边抢夺手提箱。他把它撕开后却发现里面是空的。
<守密人> 布鲁亚夫人诡异地大笑,她变成了一具烧焦了的尸体,有着一头凌乱的银色头发,头顶上还露出了几块可见头骨的头皮。
<守密人> 她一边一直大笑一边撕开自己的肋骨,她那烧黑的尸骸里是跳动燃烧着的恋人之心。
<守密人> 巫师恐慌地尖叫着,遮起他的红眼, 因为恋人之心发出的红光灼伤了他的肉体,他开始冒烟。
<守密人> 老妇人从胸口扯出恋人之心,把它丢下。巫师则作最后的扑击来抢夺石头,并撞开了她的手。恋人之心在列车上弹跳,在唐的脚下闪烁着邪恶的光芒。
<唐> 那就扔下深渊吧
<唐> 姑且相信骑士先祖会在冥冥中保护我
<唐> 想必深渊是由好妖精建造的
<守密人> “不——”恋人之心被唐扔下了深渊
<唐> 收下这邪恶的东西并净化它
<守密人> 巫师啸叫着挣脱布鲁亚夫人的肋骨,之后冲进了深渊
<守密人> 夏塔克鸟停下了攻击,回到了深渊中去
<埃蒂娅> 埃蒂娅在夜魇的爪子上看着恋人之心在空中划出一道流星般的虹光
<守密人> 布鲁亚夫人的嘲笑声淹没了雷霆的巨响,这具焦黑的尸体降下,以一种可怕的优雅向你们道谢
<守密人> 兹苏扎被夜魇送到了列车上,她有些眼神复杂的看着布鲁亚夫人
<守密人> 布鲁亚夫人道谢之后,自行坠落入诺登斯的深渊
<守密人> “憎恨比爱更强大!”她一边坠落一边尖叫,“而死亡比生命更为强大。”她的声音消失在深渊当中
<守密人> 列车兽在黑暗中与诺登斯深远的远方着陆,并在猛烈的撞击声下带你们回到了清醒世界
<守密人> 随后列车兽掉头,一跃往回程赶去
<守密人> 你们在最后看到了亨利和兹苏扎的嘴型“谢谢”。
<守密人> 以及卡拉科夫一个敬礼
<守密人> ————————
<守密人> 几天之后,你们到达了各自的目的地
<守密人> 你们发现报纸上刊登了一个重要的头版报道
<守密人> 你们在阅读这篇报道的时候,许多野猫从角落中走到你们的身边,亲昵的与你们共同阅读。
<埃蒂娅> 劫后余生的埃蒂娅仍然品着咖啡
<守密人> 某位舞者加入了齐格菲歌舞团,成为了知名的电影明星
<埃蒂娅> “……终究还是没站上审判庭啊。”
<约翰> #摸摸猫,然后开始记录。
<守密人> 她深情地记住那些“在列车上”遇见的入梦者。
<埃蒂娅> “不过,就这样吧……先生。”
<埃蒂娅> 埃蒂娅 堂堂撸猫
<守密人> 之后的时间里
<守密人> 他们经常发现自己某些偶然丢掉找不到的小物件,或者是迷路的时候,经常有猫咪将那些物件叼回,或者是猫咪扯扯自己的裤脚,为他们找到正确的路。
<守密人> 但是回到那个幻梦境呢?至少直到现在,他们也没能再次梦到那个幻梦境快车。
<守密人> ————end————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