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版>幻梦境快车LOG——黑杰克横尸檀香柜,调查员怒骂异形怪

作者:绿色蔬菜蛋
发布日期:2021-04-15 22:15
浏览次数:138

<守密人> ——————————————
<守密人> 威尔士晃晃头睡下了,暂时回到了清醒世界
<守密人> 其他三人有什么行动吗
<埃蒂娅> 埃蒂娅心头一紧
<埃蒂娅> 立马跟上卡拉科夫的脚步
<守密人> 沙龙车厢里依然是卡拉科夫和亨利,只不过现在卡拉科夫换了另一只手被划破
<唐·蒙德> 唐起身拿着枪出门
<唐·蒙德> 在梦里一定是他的老巢 他跑不远的
<守密人> 卡拉科夫还是絮絮叨叨着自己听到的枪声,尽管他现在明了是因为自己心脏的问题产生的影响
<唐·蒙德> 唐这么想着想看看有没有怪物的痕迹
<守密人> 你出门了,看见埃蒂娅的背影过去
<约翰> #感到奇怪,跟上埃蒂娅
<唐·蒙德> 跟上
<唐·蒙德> “诶,我说,小心一点。”
<唐·蒙德> “那妖精我刚刚又看到了,这里可能会有危险”
<唐·蒙德> “遇到情况就躲在我身后。骑士会保护无辜者。”
<守密人> 你们前脚跟后脚来到了沙龙车厢
<埃蒂娅> “先生——你又割到自己的手了》”
<守密人> “是的,我还是不能习惯突然乍起的枪声和炮弹的声音。”
<埃蒂娅> 埃蒂娅想了想,把自己的手套递给了他,“或许这会帮上忙?”
<守密人> 他咕咕哝哝
<守密人> “我可不会给你什么报酬,不吃嗟来之食听过没。”
<守密人> 他拒绝了你的手套
<守密人> 你们看到一只雪白色有着
<守密人> 蓝宝石般眼睛的猫咪从后面车厢来到了沙龙车厢
<守密人> 它跳上了亨利的肩膀,然后喵喵叫
<守密人> 亨利眉间的疤痕皱了皱,也喵喵了几声
<埃蒂娅> “……那我也给了您一个建议,我觉得还是很可靠的。”
<约翰> #看向猫
<守密人> 卡拉科夫冲你做了个鬼脸
<埃蒂娅> 埃蒂娅收回手套,或许女士手套过于小了吧
<埃蒂娅> 做个鬼脸回去,气势不能输()
<守密人> “你们有人见过黑杰克吗?”
<守密人> 亨利问向你们
<守密人> “这位是苏菲,黑杰克的母亲,似乎黑杰克因为贪玩很久没有回到猫咪车厢了。”
<唐·蒙德> “没有,猫看起来长得都差不多,分不太清。”
<约翰> “之前他在那名疯癫的客人出现后就消失了。”
<约翰> #看向苏菲
<埃蒂娅> “黑杰克?”埃蒂娅也反应过来自己好久没有看到那只黑猫了
<守密人> “是吗?我把那位狂人禁锢在行李车厢了……希望黑杰克没有跑到那儿去招惹他。”亨利点点头,准备往行李车厢去
<守密人> 这个气度不凡的猫咪向你们摇了摇尾巴尖儿
<唐·蒙德> 猫怎么会气度不凡呢 唐觉得自己看错了 做出自以为气度不凡的样子准备跟着亨利搭把手
<唐·蒙德> 多走走说不定能再看到妖精
<埃蒂娅> 埃蒂娅点点头,对卡拉科夫嘱咐一句,“还请多加小心——话说回来,您是用小刀削苹果?”
<约翰> #想上去撸一撸,但感觉会很失礼,跟着亨利看看能不能找到黑杰克。
<守密人> “是……是。”他瞪了你一眼
<守密人> 卡拉科夫准备回自己的车厢了
<守密人> 猫咪坐在亨利的肩头,你们一行人跟着亨利来到了行李车厢。
<守密人> 行李车厢很乱,除了在角落里被触手捆得严严实实的狂人外,还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
<埃蒂娅> 心理学
<守密人> ·装满樟脑味学士袍或是褪色婚礼服的行李箱;
<守密人> ·碎裂的订婚戒指;
<守密人> ·盖满尘埃的心形盒子,里面是长白毛的巧克力;
<守密人> ·枯萎的干花花束;
<守密人> ·半完成的小说以及未完工的诗歌;
<守密人> ·翘曲的板球棒 , 与没气的足球;
<守密人> ·半完成的瓶中帆船模型;
<守密人> ·断了弦的小提琴;
<守密人> ·一张梦地大陆地图,但大陆上全是留白;
<守密人> ·空摇篮。
<埃蒂娅> 真的在削苹果吗
<守密人> 过
<守密人> 不对这里暗骰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约翰> “感觉都是一堆有故事的老物件儿啊”
<守密人> 卡拉科夫神情紧张,他确实在隐瞒什么东西
<守密人> 不过他回自己车厢了
<守密人> 不易腐烂的食物也存放在这儿。这里有一袋袋大米和面粉,一箱箱水果和块茎植物,一笼笼活孔雀与麦格鸟。
<埃蒂娅> “先生——苹果不会长出刀刃刺向你的手指。”
<守密人> 亨利似乎在询问狂人,不过显然他的精神状态并不是能听进去亨利说话的状态。
<埃蒂娅> 意有所指地向卡拉科夫离去的方向说道
<埃蒂娅> 然后装作不在意地溜到卡拉科夫的包厢门口
<埃蒂娅> 进入窃听状态()
<唐·蒙德> 怎么看 这些东西都不太正常
<唐·蒙德> 这行李车厢后面还有车厢吗
<守密人> “是的,所有放弃梦想的入梦者们留下的行李都在这里,希望他们来日会回到车上吧……”亨利向你们解释道这里的行李
<埃蒂娅> 我有听到什么的时候跟我说()
<守密人> 行李车厢前面是燃料车厢
<守密人> 后面是澡堂
<约翰> “他们都是因为什么放弃梦想的?”#好奇的问
<唐·蒙德> 唐想起来被阻拦去燃料车厢的事
<守密人> “不知道,或许是因为现实吧。”亨利闷头斟酌了一下说道
<唐·蒙德> “说不定那个谁 黑克在燃料车厢呢”猫的名字唐不是很懂
<唐·蒙德> “我去看看吧”
<守密人> “好的。”亨利点头答应了唐德提议
<约翰> “我跟着一起去吧。”
<唐·蒙德> 唐想了想
<唐·蒙德> 不知道这里的燃料是什么样的
<唐·蒙德> 要是枪在里面炸了是不是很危险
<唐·蒙德> 不能辜负了骑士先祖
<唐·蒙德> “你在这里给我殿后吧”
<唐·蒙德> 把枪递过去
<唐·蒙德> “帮我看好他 人在枪在枪亡人亡”
<唐·蒙德> 递给约翰
<守密人> 燃料车厢里有两个穿着幻梦境快车的制服,两个锅炉工戴着白色的陶瓷面具,一张微笑,一张皱眉
<约翰> #接过
<守密人> 这节车厢没有华贵的地毯,取而代之的地板是胶状的果冻物质,两个锅炉工挖下那些胶状的肉,然后投向前方引擎兽露出的大嘴里
<唐·蒙德> 嗯...这算是妖精自相残杀吗
<唐·蒙德> 唐不太懂
<唐·蒙德> 但是看起来这不是那该死的家伙的老窝
<唐·蒙德> “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位,呃,叫黑克还是什么来着的黑猫”
<唐·蒙德> 问向两位
<守密人> 两个看不清脸的锅炉工没有理你,他们挥舞着铲子不知疲倦的把胶状的肉铲进引擎兽大嘴里
<唐·蒙德> 四处看看有没有黑毛
<守密人> 没有黑猫
<唐·蒙德> 没有什么痕迹的话就回去交差了
<守密人> 你出来了,约翰抱着枪遇见你
<唐·蒙德> 耸耸肩
<唐·蒙德> 把枪要回来
<约翰> #递过去。
<埃蒂娅> 埃蒂娅仍然在车厢听着卡拉科夫有没有传来什么声音
<守密人> 卡拉科夫车厢里传来了鼾声
<埃蒂娅> 找列车员要杯咖啡假装看风景吧()
<守密人> 埃蒂娅过个侦察
<埃蒂娅> “……嗯,好梦。”
<骰子> 埃蒂娅进行侦查检定:D100=57/50 是Jack么?失败了。
<守密人> 在行李车厢里的亨利往车厢更深处走去,他肩膀上的猫咪显得有些着急
<约翰> #跟上,开始担心黑杰克是不是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
<埃蒂娅> 我
<守密人> 窗外的景色很美,此时夕阳将沉
<骰子> 本教授对已记录埃蒂娅的属性变化:
<骰子> 幸运:50-7=43
<守密人> 夕阳洒进列车中,照出了一团在隔壁车厢门上的一团绿色的粘液团
<埃蒂娅> “?”
<守密人> 那是伊伯的生物,它好像被塞进了车厢门里
<唐·蒙德> 跟着
<守密人> 唐和约翰经过澡堂时进行一个侦查检定
<埃蒂娅> “谁这么没素质啊。”埃蒂娅把咖啡一饮而尽,去把车厢门打开
<埃蒂娅> 提前屏住呼吸
<埃蒂娅> 避免再吐出来()
<守密人> 埃蒂娅进行一个力量检定
<骰子> 唐掷骰:D100=18,不错的结果。
<骰子> 埃蒂娅进行力量检定:D100=77/50 是Jack么?失败了。
<埃蒂娅> ?
<埃蒂娅> 我多尝试几次
<埃蒂娅> 找根棍状物把它撬开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70/60 是Jack么?失败了。
<守密人> 伊伯的生物笨拙的坠了下来,绿色的粘液和体表的秽物毫无意外的溅到了你的身上
<守密人> 你的脑海里呼啸过一个念头——去洗澡
<埃蒂娅> “……那啥,你还好吗?”
<埃蒂娅> 压住这个念头!
<埃蒂娅> 不能再出第二次丑
<埃蒂娅> (我合理要求意志检定)
<守密人> 绿色的生物身上被压扁的吱吱仔被他取下来捏了两下叫了两声
<埃蒂娅> “嗯……那您想办法恢复一下元气,我先失陪了……”
<守密人> 但是你现在只想赶紧去洗澡
<埃蒂娅> 埃蒂娅强忍冲动,向绿色生物鞠了一躬
<埃蒂娅> 然后狂奔向澡堂()
<埃蒂娅> 绿色生物最后的反应是什么
<守密人> 在路过澡堂的时候,约翰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但他的注意力马上被后面车厢冲来的急切的埃蒂娅给吸引了过去
<守密人> 伊伯的生物回了自己的车厢
<埃蒂娅> 我一个滑铲
<埃蒂娅> 直接铲到澡堂隔间
<埃蒂娅> 脱掉衣服开始洗白白()
<守密人> 而唐敏锐的发现了澡堂车厢放置香薰的檀香柜似乎有一两点血液滴溅到地板上
<守密人> 甚至还被埃蒂娅踩了一脚,不过她人已经进入了女士单间
<约翰> #感觉到奇怪,回头看向原来想看的东西
<唐·蒙德> “嗯....嗯?”
<唐·蒙德> 走过去仔细看看
<守密人> 是从檀香柜里滴落的血液
<约翰> #注意到唐的动作,走过去看看
<守密人> 约翰也看到了柜子里滴落的血液
<唐·蒙德> 唐给约翰使个眼色 表示你去打开 然后拿枪对准这柜子
<唐·蒙德> 顺便 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 唐大喊道
<守密人> 亨利和苏菲已经走到后面的车厢了
<约翰> #无所谓的耸耸肩,上前打开
<唐·蒙德> “埃迪娅 小心 可能是有什么东西 做好准备”
<守密人> 檀香柜里摆放有序的香氛现在倒了一柜子,在它们中间的是一只小小的猫咪——现在已经变得冰冷,它死了。
<约翰> “????”
<唐·蒙德> 唐一下子呆住 枪慢慢放下
<埃蒂娅> 埃蒂娅听到了外面的大叫声
<约翰> #有不好的预感,随即轻轻的抬出。
<埃蒂娅> 迅速擦干净身体
<约翰> #有不好的预感,辨别一下是不是黑杰克。
<唐·蒙德> “我说,我说...那个,亨利,来看一下”
<约翰> “天呐,不要”
<守密人> 没错就是黑杰克
<埃蒂娅> 然后换上一身新衣服——希望列车有提供——走出来
<约翰> “我的天!”
<埃蒂娅> “发生什么了?”
<约翰> #强忍不适,跑出去找亨利。
<守密人> 亨利带着苏菲急迫的赶来,白色的猫跳下亨利的肩膀开始嘶吼起来
<约翰> “享利!”
<埃蒂娅> 埃蒂娅走出澡堂
<守密人> 埃蒂娅拿出单间的浴袍换上,也看到了这一幕
<埃蒂娅> “……我觉得这个事情可比现实世界的虐猫案严重多了。”
<守密人> 三处锐气刺伤洞穿了黑杰克的身体
<埃蒂娅> 埃蒂娅的眼神愈发严肃
<埃蒂娅> 保持着离现场的距离看向橱柜中
<约翰> “....”#第一次感觉到这里很危险。
<埃蒂娅> 有没有什么线索
<守密人> 进行一个急救检定
<守密人> 所有看向尸体的人都过
<骰子> 埃蒂娅进行急救检定:D100=77/30 是Jack么?失败了。
<埃蒂娅> 埃蒂娅终究不精此道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54/30 是Jack么?失败了。
<骰子> 唐掷骰:D100=71,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伴随着苏菲嘶哑的怒吼,越来越多只猫咪从最后的猫咪车厢来到了澡堂车厢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20/51 King,困难成功。
<守密人> 各色的猫咪在澡堂的各个设施上戒备,它们的竖瞳愤怒的审视着所有在场的人
<守密人> 约翰看出黑杰克身上的伤口应该会喷溅出很多血,并会在某处留下线索。
<守密人> 约翰追加一个医学检定罢
<约翰> “黑杰克出血量较大,应该会喷溅,周围应该会有线索。”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59/1 是Jack么?失败了。
<守密人> “这不是刀伤……似乎伤口比刀伤更阔更圆滑……”
<埃蒂娅> 埃蒂娅听到这句话马上转身进澡堂寻找
<约翰> “锥子之类的?”
<守密人> 亨利把黑杰克的小小尸体捧出来,放到了一块干净的浴巾上
<埃蒂娅> 想必一片白茫茫中的鲜红很好分辨
<守密人> “不知道。”亨利摇摇头
<守密人> 澡堂中没有看上去像是血迹的东西了
<约翰> #莫名的难受涌上心头
<唐·蒙德> 逼问亨利
<唐·蒙德> “这车上还潜藏着什么怪物吗?还是说车途径什么危险的区域了?”
<埃蒂娅> 进单间找
<埃蒂娅> 想必不只是我一个单间
<约翰> #寻找黑杰克血迹洒落的方向(大概就是在地毯上或者某些地方上。找有没有血痕)
<唐·蒙德> “那些车厢怪兽会知道什么吗?”
<唐·蒙德> “它也是你的乘客吧?你就没有什么能做的吗?”
<约翰> “。。。。我无法想象为什么会有人做这种事情。”
<守密人> “车上的乘客都没有问题,除了行李车厢的狂人,但是刚才他没有挣脱过列车兽的触手。”
<守密人> “列车兽是无意识的。”亨利摇摇头
<埃蒂娅> 埃蒂娅走出来,摇摇头
<唐·蒙德> 给他描述唐见到的妖精
<唐·蒙德>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唐·蒙德> 巴拉巴拉
<埃蒂娅> 看着黑杰克的尸体
<守密人> “幻梦境快车和乌撒的协议被打破了……先生们,你们或许是此刻唯一清白的人了,我想请你们与我和猫咪们一起调查这桩谋杀案。”
<埃蒂娅> 把卡拉科夫的刀和这尸体上的伤口重叠
<埃蒂娅> 能叠上吗
<守密人> 亨利对唐看到的东西一无所知
<约翰> “这是必须的,虽然黑杰克可能不那么认为,但我认为我是他的朋友。我们必须找出凶手”
<守密人> 埃蒂娅觉得切口伤和贯穿伤显然不能这么类推,他们或许都是利器,但更进一步可能就需要专业知识了
<唐·蒙德> “所以我们现在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深入妖精的腹地了吗”
<唐·蒙德> 唐叹了口气
<守密人> “列车兽的触手会在穿行幻梦境的时候抓住所有被丢出去的东西,我想凶器和任何可能的证据都还在车上。”
<唐·蒙德> “车上有没有武器?至少我们几个人该武装起来”
<埃蒂娅> “……”外行人妄加评判实在是过于草率
<埃蒂娅> 不过或许有人会知道?
<埃蒂娅> 埃蒂娅 尝试造梦
<埃蒂娅> 造一张黑杰克尸体的照片出来
<守密人> “没有武器,幻梦境列车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事故了……”
<埃蒂娅> 等见到威尔士给他看
<守密人> 先进行一个造梦检定
<约翰> #看着黑杰克身体上的伤口,尝试看出是哪一种器具所能造成的伤害
<骰子> 埃蒂娅进行意志检定:D100=61/80 Queen,这次成功了。
<埃蒂娅> 造不出来啊造不出来
<唐·蒙德> 既然没有武器就该自己努力
<埃蒂娅> “……我觉得还是直接问比较好,车上有相机吗?”
<唐·蒙德> 两发子弹可不够保护五个人
<守密人> “相机?或许没有……”
<埃蒂娅> 埃蒂娅开始坚信自己在创造性上并无天赋
<唐·蒙德> 造物
<唐·蒙德> 造子弹
<守密人> 唐进行一个造梦检定
<骰子> 唐掷骰:D100=34,不错的结果。
<约翰> #造物,鲁格p08
<骰子> 约翰掷骰:D100=20,不错的结果。
<骰子> 唐掷骰:1D10=8,不错的结果。
<埃蒂娅> “……各位猫咪们,你们有没有……猫咪医生?”
<唐·蒙德> 也罢
<埃蒂娅> 跟亨利说,让他帮忙翻译
<唐·蒙德> 走一步看一步吧
<守密人> “乌撒的猫咪们不会有任何的疾病,显然……”
<守密人> 亨利露出个为难的表情
<埃蒂娅> (差8)
<守密人> 约翰的额头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守密人> -5mp -5意志
<守密人> 手上出现了一把鲁格p80
<守密人> 同时幸运-8
<约翰> “上帝保佑”
<约翰> #颤抖的举起手里的枪
<唐·蒙德> 唐的额头也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守密人> 唐蒙德的手里凝结出一盒子弹
<守密人> -6mp -20幸运
<守密人> -6意志
<唐·蒙德> 不过唐此时有些怀疑自己是被先祖送来的还是妖精抓来的了
<唐·蒙德> 毕竟这里看起来也太危险了
<守密人> 20发子弹
<约翰> “亨利,你能想到什么吗”
<约翰> #缓缓从刚才的不适中摆脱
<守密人> 亨利摇摇头
<约翰> #看向苏菲
<守密人> “我可以帮你们联系每一位乘客,或者你们认为这样不妥的话,也可以去每一位乘客的包间询问。”
<约翰> “乌萨的约定是什么?”
<守密人> “乌撒的猫咪们不得受到任何的伤害,除非凶徒被捉拿归案。”
<守密人> “否则幻梦境快车不能再进入乌撒边境。”
<约翰> “。。。。真他娘的坏。”
<埃蒂娅> ??
<唐·蒙德> “多说无益 我们先调查看看再说吧”
<唐·蒙德> “你有没有什么重点怀疑的对象?”
<守密人> “除了伊伯的生物外,所有的乘客们都在软卧车厢,伊伯的生物们在软垫车厢。”
<守密人> “说实话……我只怀疑那位狂人。”
<守密人> “但是列车兽不会放开他……因此我毫无头绪。”
<埃蒂娅> “不如我来监视那位先生吧。我提议将他放上来的,我理应为此负责。”
<埃蒂娅> 埃蒂娅说道
<唐·蒙德> “那先去看看吧 万一有什么意外呢”
<唐·蒙德> gogogo
<唐·蒙德> 去看看狂人
<约翰> #跟上去
<守密人> “不用您费心,那位狂人的攻击性很强,我想列车兽能压制住他。”
<守密人> 亨利拒绝了埃蒂娅的好意
<守密人> 唐和约翰回到了行李车厢
<守密人> 狂人还是被捆住张牙舞爪
<埃蒂娅> “……”
<埃蒂娅> 埃蒂娅突然想到了什么
<埃蒂娅> 如此混乱之下,会不会有人借此视线焦点偏移之际毁掉最后的线索?
<埃蒂娅> 想到这里,埃蒂娅开始在各个车厢之间穿梭
<唐·蒙德> 能不能看到他的手
<唐·蒙德> 有没有凶器或者什么东西
<埃蒂娅> 寻找那些反应“不正常”的人
<唐·蒙德> 还有衣服口袋都掏一掏
<守密人> 他的手就是普普通通的人手,没有任何东西
<约翰> #跟上挨蒂娅
<埃蒂娅> 如果能直截了当看到线索更好
<守密人> 衣服口袋啥都没有,空空如也,除了一张银白色的列车票根
<守密人> 苏菲跟随着你们一同穿梭,还有一部分的乌撒猫咪。
<唐·蒙德> 觉得看起来没什么可疑的
<唐·蒙德> 回去找他们
<守密人> 唐跑回来和你们汇合
<守密人> 第一间是卡拉科夫的房间
<守密人> 你们敲门之后他露出了一个门缝,并询问你们做什么
<埃蒂娅> “猫咪们,我需要你们在每个车厢站定——哪里有人要夺路而逃就跑回来汇报。可以吗?”
<埃蒂娅> 先给猫咪们嘱咐一句
<守密人> “喵喵喵喵喵喵。”
<守密人> 大约的确是懂了罢
<守密人> 你发现车厢到处都零星的散落着几只猫咪,他们的眼睛谨慎又充满凶戾
<约翰> #观察他的车厢看是否有圆锥形的利器
<埃蒂娅> “——卡拉科夫先生,这里公事公办,您刚刚有没有看到一只黑猫?”
<埃蒂娅> 不寒喧了
<守密人> “没有,没有。”
<埃蒂娅> 直入正题
<埃蒂娅> 好,心理学
<守密人> 他摆了摆缠着绷带的手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守密人> 他确实很慌张,但是并不是因为你提及的黑猫
<守密人> 结合之前他的精神状态,这更像弹震症。
<守密人> (要怎么做
<唐·蒙德> 觉得这人看起来不像杀猫犯人 但是女人似乎一直对他很有兴趣
<埃蒂娅> 求助的眼光,看向了唐
<唐·蒙德> 虽然觉得没有意义但是不说话等着
<埃蒂娅> 好,收回来了()
<唐·蒙德> 让女人自己想想该怎么办吧
<埃蒂娅> “——先生,您或许还有事情瞒着我。”埃蒂娅也不清楚自己的推断正不正确,总之先诈一波
<埃蒂娅> “说说吧,这对目前的案件比较重要,也省得亨利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叨饶你。”
<守密人>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找的小猫在哪儿……”
<守密人> 他嘟囔着打开房间的门
<守密人> 似乎为了清白想让你们直接搜索整个房间
<埃蒂娅> 那就
<埃蒂娅> 不客气了
<埃蒂娅> 埃蒂娅很明显作为同乘的旅客不方便搜查
<埃蒂娅> 让亨利来主搜查自己打下手吧
<守密人> 来个侦查
<唐·蒙德> 唐觉得很无聊 也看起了现场
<骰子> 唐掷骰 侦查: D100=58
<骰子> 埃蒂娅进行侦查检定:D100=57/50 是Jack么?失败了。
<唐·蒙德> 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埃蒂娅> 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骰子> 守密人掷骰 约翰的侦察: D100=12
<守密人> 约翰在沙发下发现了一柄弯刀
<守密人> 弯刀上还有一些血迹
<唐·蒙德> 虽然但是 唐记得黑克好像是被钝器所伤 这男人的自残唐并没有兴趣 只是懦夫所为罢了
<唐·蒙德> 唐灵光一闪想起来自己好像记错了
<埃蒂娅> “……”埃蒂娅看着约翰找出来的弯刀
<唐·蒙德> “嗯...先生,这是什么?”
<埃蒂娅> 一言不发地审视起卡拉科夫
<守密人> “我防身的弯刀”
<埃蒂娅> “——你用它削苹果?”
<守密人> “怎……怎么,这都要管吗?”
<唐·蒙德> “防了一只可爱可怜无辜的小猫咪?”
<守密人> “你在胡说什么”
<守密人> 苏菲过来嗅了嗅,摇了摇头喵喵叫了两声
<守密人> “这不是猫咪的血。”亨利开口翻译到
<唐·蒙德> “错怪你了 你继续削吧 不打扰你了”
<守密人> “之前午餐的时候我听到一声炮响,就回来拿刀防卫,结果抓住了刀刃。”
<唐·蒙德> 女人的直觉果然不太行
<埃蒂娅> 这句话似乎才是真话吧?
<唐·蒙德> 唐觉得有一些尴尬
<埃蒂娅> 心理学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埃蒂娅> 针对这句话与削苹果
<唐·蒙德> 道了个歉退后了
<守密人> 是真话,真的不能再真了,他听到亨利说的如释重负
<埃蒂娅> “那个……不如先生你给你的刀整个刀鞘?”
<埃蒂娅> 中肯而正确的提议 1/1
<守密人> “出去,爱管闲事的女人。”
<埃蒂娅> “好。”爽朗
<守密人> 他准备送客了,又恢复了自己的趾高气扬
<埃蒂娅> “不如说,先生您暂时摆脱嫌疑对我来说是个值得高兴的事。”埃蒂娅也松了一口气
<埃蒂娅> “那不打扰了——小心您的手。”
<埃蒂娅> 出去了
<守密人> 门被“砰”的关上了
<埃蒂娅> 好,下一间
<守密人> 过个聆听检定
<骰子> 唐掷骰:D100=13,不错的结果。
<埃蒂娅> “啊对了——”埃蒂娅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能让一只猫咪注意一下窗户吗?万一有人从窗户把关键物品扔出窗外就麻烦了。”
<骰子> 埃蒂娅进行聆听检定:D100=99/50 是Jack么?失败了。
<守密人> “列车兽会保证每一个东西都在列车上不被丢出去,这是他们无意识的行为。”
<埃蒂娅> “那是再好不过。”
<守密人> “除了我的意志会改变这个原则外。”
<守密人> 亨利补充道
<守密人> 唐听到这个车厢里传来的妇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唐·蒙德> “这车厢是谁啊?”
<守密人> 这个车厢是之前你们看到的那位老妇人的车厢
<守密人> “布鲁亚女士”
<唐·蒙德> “她听起来哭的好伤心,梦中人的体力和现实会是一样的吗?若是一样我觉得没有必要检查他了吧”
<埃蒂娅> 没有听到哭泣声的埃蒂娅不解风情地敲敲门
<守密人> 亨利表示没听见
<埃蒂娅> 之后才听到唐的忠告
<埃蒂娅> “——啊?”
<守密人> 哭泣声戛然而止
<守密人> 然后布卢亚夫人面无表情地打开了门
<埃蒂娅> 似乎刚刚唐听到了自己没听到的东西呢
<埃蒂娅> 后撤一步,把位子让给唐,“你来问吧。”
<守密人> “有什么事吗?”她提着一个心形的手提箱,她的房间窗帘紧闭着,异常昏暗
<守密人> “不,你来跟我说,我不想跟男人说话。”
<守密人> 布鲁亚制止了你们换人的建议
<埃蒂娅> “——好吧。”埃蒂娅走到面前,“女士,请问您有没有见到一只黑猫?”
<守密人> “没有。”她面无表情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守密人> 她的脸色毫无波澜,处变不惊,她一定是一位经历丰富的老人
<埃蒂娅> 想起唐刚刚的话
<埃蒂娅> “——女士,一位乘客刚刚遇害去世,我们可能需要搜查一下您的车厢。”
<埃蒂娅> 先不提了()
<唐·蒙德> 女人的交流唐不太懂
<唐·蒙德> 先大概瞅瞅
<守密人> “请进。”
<守密人> 她让开门放你们进去
<埃蒂娅> “多谢谅解。”
<埃蒂娅> “女士您最近有什么伤心事吗?”一边翻找一边无意询问
<骰子> 埃蒂娅进行侦查检定:D100=77/50 是Jack么?失败了。
<守密人> 这个房间就像其他包厢一样豪华,但你们也没找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守密人> 除了她不离手的心形手提箱外
<埃蒂娅> 尽量让自己的翻找行为不那么冒犯
<守密人> “没有。”即答
<埃蒂娅> “——”
<埃蒂娅> 埃蒂娅 指向手提箱
<埃蒂娅> “如果那是很重要不能交给我们的东西的话您自己打开也可以。”
<骰子> 唐掷骰:D100=65,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能打开。”
<守密人> 她抱住手提箱
<唐·蒙德> “凶器也是很重要的东西。”
<埃蒂娅> “女士,现在情况特殊——”
<唐·蒙德> 这老女人不给唐面子 那唐也不给他面子
<守密人> “发生什么事了,以至于你们要查看行李,行李车厢的每个物品你们都打开查看了吗?”她责怪的问向亨利
<埃蒂娅> “就当是为了一个心安,还请您通融一下。”
<守密人> 亨利给她解释了发生的命案
<守密人> 你过个说服
<埃蒂娅> “每多洗清一个嫌疑,我们就能更早的抓到犯人,您和其他的乘客也就越安全——我不认为在这猫咪与其他物种等价的车子上凶手会因为乘客的种族而区别对待。”
<埃蒂娅> 或许会吧——想到了歌舞团
<骰子> 埃蒂娅进行说服检定:D100=33/80 King,困难成功。
<守密人> “小姑娘,你就像我的女儿一样天真和愚蠢。”她浑浊的眼珠动了动,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提箱
<守密人> 手提箱是空的,里面有个心形的凹槽。
<埃蒂娅> “我就把它当赞扬了——多谢您的配合。”
<埃蒂娅> “——这里面会装进去什么呢?”
<守密人> “是恋人之心。”
<埃蒂娅> “?”
<唐·蒙德> 警惕
<埃蒂娅> 埃蒂娅想到了那个在现实世界的传说
<唐·蒙德> “你说什么?”
<守密人> “你们或许不知道那个传说,也罢了。”她似乎不准备说出,把手提箱合上了
<埃蒂娅> “不,我们有所耳闻——一位巫师与一位妇人的故事。”
<埃蒂娅> “但是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啊。”
<唐·蒙德> “您还真是位看不出来的危险妇人啊”
<守密人> “……我就是那位故事里的老妇人,那个愚蠢的母亲。”
<守密人> 她自嘲似的冷笑了两声
<唐·蒙德> 决定对她提高警惕 唐觉得她现在的状态很像会和妖精勾搭的家伙
<埃蒂娅> “不知道是我眼拙还是宝物难以用肉眼看见——我的确没有看到那颗红宝石啊。”
<守密人> “恋人之心被我藏在列车上的某个位置,巫师永远都不会找到他。”
<约翰> “。。。。”
<守密人> “想要找到它,就去诺登斯的深渊里寻找吧。”她冷笑道
<埃蒂娅> “那么巫师又是哪位?我们或许可以帮您放个风。”
<埃蒂娅> 这就去告诉巫师宝石在车上
<守密人> “你不会让巫师登上列车的,对吧亨利。”她警觉的看向亨利
<守密人> 亨利摇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守密人> “听着,说不定是我的敌人,那个邪恶的巫师在行凶。”布鲁亚夫人端坐在软卧上,“他上不了快车,所以肯定派出了手下企图抢去我的恋人之心。”
<埃蒂娅> 埃蒂娅后撤一步
<埃蒂娅> 看看有没有人在窃听
<守密人> 车厢走道空空如也
<守密人> 除了猫咪们
<埃蒂娅> “那我就不追问宝石的具体位置了——想必隔墙有耳。”
<埃蒂娅> 埃蒂娅谨慎地说道
<埃蒂娅> 在这么个车厢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埃蒂娅> "那么打扰了,请您继续休息……我们要去找下一个人了。"
<守密人> “去吧,孩子,小心巫师的爪牙。”她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看埃蒂娅的眼神有一丝温柔
<埃蒂娅> “感谢您的嘱咐。”
<守密人> 随即又是古井无波
<守密人> 下一个隔间是你们自己的包间
<唐·蒙德> 那我在门口站着装作是看风景
<唐·蒙德> 一来观察这老妇人
<守密人> 老妇人把门关上了
<唐·蒙德> 二来保护她 万一真有邪恶巫师的话
<唐·蒙德> 不看她在屋里 就看她出不出来
<埃蒂娅> 埃蒂娅避嫌地走开
<守密人> 你们看到唐在老妇人门口停住盯梢了
<埃蒂娅> “随便搜——反正如果搜到凶器我也会矢口否认的,因为我真的不知道。”
<埃蒂娅> “不如说我刚才的行踪亨利先生都了如指掌。”
<唐·蒙德> “你们先继续吧 我总觉得这附近不太对劲来着”小声说道
<守密人> 亨利摇摇头,“诸位就不必了,乌撒的猫咪们看到了你们的善举,它们相信你们。”
<约翰> #。。。
<埃蒂娅> “那我搜搜我的房间——或许凶手喜欢栽赃嫁祸呢。”
<埃蒂娅> 进去康康
<守密人> 你们的房间就像一个party大包一样,毕竟一女三男住在一起,所以亨利给你们准备了一个宽敞的包间
<埃蒂娅> ?
<埃蒂娅> 我和三个男人住在一起的吗
<埃蒂娅> 雅达()
<守密人> 你刚刚意识到你已经在这个房间跟三个男人睡过一晚了
<守密人> 进行一个侦查检定
<骰子> 埃蒂娅进行侦查检定:D100=5/50 Ace,极难成功。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25/60 King,困难成功。
<守密人> 房间里本身没有什么东西,你们也并未在幻梦境的自己包厢中活动什么,仅仅是当作一个链接两个世界的桥厢
<守密人> 但是约翰和埃蒂娅在窗外看到了什么,那是一些抓痕
<守密人> 爪痕
<守密人> 就好象有什么人在列车外爬过一样
<埃蒂娅> 埃蒂娅当场指出
<埃蒂娅> “——列车兽的外面长着眼睛吗?”
<守密人> 追加一个侦查检定
<骰子> 埃蒂娅进行侦查检定:D100=84/50 是Jack么?失败了。
<守密人> “不,不会。”亨利否定
<约翰> “这是”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19/60 King,困难成功。
<守密人> “看来是一位熟知列车兽规则的乘客……”亨利点点头,“你们几位新来的乘客基本排除嫌疑了。”
<守密人> 约翰发现这个爪痕延伸了几个车厢,从米诺尼 - 梅尔的车厢一直延伸到布鲁亚夫人的车厢
<守密人> 期间所有的车厢外都有爪痕
<约翰> #看看爪痕的大小
<埃蒂娅> “看到了什么吗?”
<埃蒂娅> 埃蒂娅的眼镜限制了视角
<守密人> 爪痕以三道锋利的白色痕迹为一组,几组爪痕错落有致的延伸
<约翰> #告诉挨迪亚
<埃蒂娅> 约翰跟我说过之后我能看到这些了吗
<守密人> 能
<埃蒂娅> 观察一下这些爪痕在什么地方进入车厢的窗户
<埃蒂娅> 应该是有一个入口和一个出口才对
<埃蒂娅> 当然也可能有更多()
<埃蒂娅> “那么调查的重点就出现了——”
<埃蒂娅> 向亨利示意
<守密人> 亨利懵逼.jpg
<守密人> “我认为……还是都询问一遍吧。”
<埃蒂娅> “那你们继续挨个询问,我先去探探点。”
<埃蒂娅> 说罢埃蒂娅跑了出去,向猫咪群示意一下“有人要跟着我吗”
<守密人> 埃蒂娅跑去了米诺尼 - 梅尔的车厢外面
<埃蒂娅> 就去向看到的两个车厢包间
<守密人> 几只猫跟着你
<守密人> 亨利和约翰退出了你们的房间
<守密人> 先过亨利和约翰这边
<守密人> ——————————约翰————————
<守密人> 你看到埃蒂娅跑去米诺尼·梅尔的车厢了
<守密人> 亨利此时已经敲响了下一个车厢的门
<约翰> #跟上艾迪亚
<守密人> 亨利一个人敲响了兹苏扎的门
<守密人> 约翰跟上了埃蒂娅
<守密人> 你们两个在米诺尼门口
<埃蒂娅> “这里我来就行,你去帮亨利先生”
<守密人> 亨利彬彬有礼的给兹苏扎解释着什么
<守密人> 然后你们在车道的人都听见了兹苏扎悲伤的哭泣声
<约翰> “怎么了”
<约翰> #去兹苏扎那边
<守密人> 亨利解释说黑杰克和兹苏扎是很好的朋友
<守密人> 兹苏扎此时哭的很伤心
<守密人> 约翰看到了兹苏扎的车厢内有很多鲜红的“血”迹(口
<守密人> 红和胭脂)。凌乱的礼服和长袍丢得到处都是。
<守密人> 一个可爱的舞者雕像正安放在象牙拱上。
<约翰> #不知道说什么
<守密人> 苏菲在兹苏扎旁边沉默的耷拉着尾巴
<守密人> 过了一会儿兹苏扎稳定了情绪
<守密人> “我能帮助到你们什么?请说吧。”
<约翰> “。。。。我们会处理好这些”
<约翰> “虽然很失礼,但请让我看一下您的房间。”
<守密人> 她点了点头,擦干净眼泪和花了的妆,给你让开了道
<约翰> #仔细看一下周围的布置
<守密人> 房间里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散落的礼服和长袍在地上陈列着,你没有找到什么。除此之外就只有那个精致的舞者雕像
<约翰> “我们谁都不想发生这种事情,我会找出这个个凶手。”
<约翰> #查看一下那个雕像。
<约翰> “这个雕像是什么?”
<守密人> “是……我要丢尽诺登斯深渊的东西,我的舞蹈梦想。”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
<约翰> “。。。?”
<约翰> #表现出很疑惑的样子。
<守密人> “我发现我在清新世界里并不能像梦境中这样充满魅力和吸引力。”她吐了一下舌头,
<约翰> “。。。但你仍有足够吸引别人注意的魔力。”
<守密人> “狄拉斯-林的王子还曾因为我与他共舞后向我求婚呢,只不过我没答应。狄拉斯-林之眼在那之前跟了我好几天了。”
<约翰> “抱歉,我要离开一会儿,我一定会找出那个杀死黑杰克的真凶。”
<守密人> “我也要跟你们一起抓住杀害黑杰克的凶手。”
<守密人> 她换上一身方便行动的衣服,扎紧了好看的长发
<约翰> “呃,这件事并不是那么适合一位淑女”
<守密人> “我足够敏捷,身手矫健。”你想起她在狄拉斯-琳车站上的纵身一跃,她确实身手很好
<约翰> “但如果你要来的话,我也很欢迎。”#点点头退出这个车厢,去其他车厢
<守密人> 她跟上了你们的脚步,她的眼圈泛红
<守密人> ————————埃蒂娅的事件——————
<守密人> 埃蒂娅此时来到了米诺尼·梅尔的隔间
<埃蒂娅> 在路上把这个名字和自己的印象重叠一下
<埃蒂娅> 能和谁叠上
<守密人> 你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用排除法的话,大概只有那个金色眼睛的人了
<埃蒂娅> 那就他了吧
<埃蒂娅> 敲敲门
<埃蒂娅> “您好,列车上门服务——”
<埃蒂娅> 似乎措辞不对
<守密人> 车门打开了
<埃蒂娅> “您好,通缉谋杀案凶手——”
<埃蒂娅> “啊,开了啊,您好。”
<守密人> 他疑惑的看着你
<埃蒂娅> 打量打量这个从来没搭上过一句话的人
<埃蒂娅> “我就直说了,怪物在你这里吗?”
<守密人> 他材瘦削,皮肤苍白,头发乌黑。他的眼睛没有瞳孔也没有虹膜,只是一片黄色。
<守密人> “请问是什么怪物?”
<守密人> 他对你的冒犯并不感到愤怒,仍然礼貌而温柔
<埃蒂娅> “——我觉得你应该见到过,一个在列车厢外蜘蛛版爬行的怪物,拥有三根锐利的爪子。”
<埃蒂娅> “请问我能否进去搜查?”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守密人> 你感觉他黄色的眼睛并没有什么反应
<埃蒂娅> 面部表情呢
<守密人> “能否搜查吗,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的话当然可以,但是列车上真的会有那种怪物吗。”
<守密人> 面部表情似乎对你说的怪物有些感兴趣
<埃蒂娅> “一位乘客已经遇害——我们希望尽早排查。”
<埃蒂娅> 荣誉列车员.jpg
<守密人> 进行一个说服检定
<骰子> 埃蒂娅进行说服检定:D100=52/80 Queen,这次成功了。
<守密人> “我无法相信你,虽然我应该相信你,你表现得很真诚,但是这里是我的私人包厢,或许我能在之后允许你进入,经过我的邀请。”
<守密人> “但是现在有些唐突,我并不是指您没有礼貌,你是一位有魅力的女性”
<埃蒂娅> “那么如果列车员亨利先生前来,您会让他进入吗?”
<守密人> “亨利先生,当然可以,列车长是可以的。”
<埃蒂娅> 我可以透过他敞开门的部分简单扫视一下房间吗
<埃蒂娅> 亨利距离前来大概还有多久
<守密人> 他的房间干净整洁
<守密人> 不过你也看不清太多的房间
<守密人> 你们纠缠的这一会儿,你就看到亨利和猫咪们,还有约翰以及红着眼眶的兹苏扎一齐过来了
<埃蒂娅> “——啊,那我就不进一步冒犯了。”给亨利让出空隙
<埃蒂娅> 跟亨利说明情况之后前往另一个车厢
<守密人> 米诺尼有些迟钝
<守密人> 随即让开了门
<埃蒂娅> 算了先协助亨利先生吧
<埃蒂娅> 希望这位乘客刚刚的行为不是在为什么东西“争取时间”
<守密人> 约翰和埃蒂娅进行一个侦查
<骰子> 埃蒂娅进行侦查检定:D100=67/50 是Jack么?失败了。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44/60 Queen,这次成功了。
<守密人> 有一处血迹被约翰敏锐的找到了,它似乎是未来得及处理的血迹
<约翰> #向大家指出,
<埃蒂娅> “——先生,你可以需要解释一下。”
<埃蒂娅> “——先生,你可能需要解释一下。”
<守密人> 苏菲过去嗅了嗅
<守密人> 紧接着,猫群弓起身子,竖起尾巴,发出恐怖的低吼
<埃蒂娅> 埃蒂娅此时的眼神冰冷
<埃蒂娅> 看着没有眼神的人
<守密人> 你们看到他的眼睛突然泛起红色的光芒,然后身形开始变化
<埃蒂娅>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有麻烦了?”
<守密人> 不过这段变化被亨利愤怒的“够了”给喝止住了
<守密人> 整个车厢的天花板和地板伸出了无数只触手将正在变化的米诺尼缠绕、控制住
<骰子> 守密人的邪恶计划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埃蒂娅> “——麻烦似乎变少了?”
<埃蒂娅> 长舒一口气
<守密人> 他变成了一只充满尖刺和坚硬外壳的生物,几只锋利的爪子被束缚住剧烈的颤抖,不出意外就是这个夺去了黑杰克的生命
<守密人> 米诺尼露出了痛苦的神情,而愤怒的亨利准备把它给扔出快车外
<埃蒂娅> “我本以为在梦里见到什么我都不会再惊讶了——”
<埃蒂娅> “等一下,亨利先生。”
<守密人> 约翰和埃蒂娅先进行一个理智检定
<守密人> 1/1d4
<骰子> 埃蒂娅的San Check:
<骰子> 1D100=10/79 成功
<骰子> 埃蒂娅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78点
<埃蒂娅> “——我并非要为恶行辩护,但我认为首先需要弄清楚他行动的动机。”
<埃蒂娅> “如果能审问出同伙的话更好。”
<埃蒂娅> 抑制着恶寒,埃蒂娅铿锵地说到
<骰子> 约翰进行检定:D100=77/55 是Jack么?失败了。
<骰子> 约翰掷骰:1D4=4,不错的结果。
<守密人> 这个怪物发出痛苦的吼叫,并且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被催眠了……她的敌人……”
<埃蒂娅> 心理学time
<守密人> 亨利显然没有听到这个
<守密人> 你无法心理学一个怪物
<埃蒂娅> 埃蒂娅捕捉到了如此讯息
<埃蒂娅> 立刻将其复述了出来
<埃蒂娅> “——她是谁?”
<守密人> 触手紧紧的捆住了米诺尼,亨利的愤怒被他强制压了下来
<埃蒂娅> “现在你的每一句话都决定着你能不能说出下一句话,先生。”
<守密人> “呜……呜”
<守密人> 他似乎开不了口
<埃蒂娅> 列车兽限制了他的发言吗
<守密人> 当然不是那些触手
<守密人> 亨利知道你在询问,它的发声器官没有被抑制
<埃蒂娅> “——你在顾忌什么?”
<埃蒂娅> “你在害怕什么!”
<守密人> 在走道的唐也听见了一声吼叫
<唐·蒙德> 一提神
<唐·蒙德> 看了一眼盯梢的房间
<埃蒂娅> “还是说——那位巫师对你做了什么?!”
<唐·蒙德> 犹豫一下朝声音的方向跑去
<埃蒂娅> 埃蒂娅已经有所推断
<守密人> 然后就是好奇的萨尔纳斯人从另一个车厢,全车厢的猫也飞快地过去了
<守密人> 那个怪物的眼中红色和黄色的光芒交替闪耀,没有回答埃蒂娅的问题
<守密人> 只是挣扎与低吼
<守密人> 乌撒的猫群围了上来,它们在这个隔间内所有能落脚的地方恶狠狠的盯着这个米诺尼
<埃蒂娅>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埃蒂娅> “不能回答?不想回答?!”
<守密人> 没回答
<埃蒂娅> “点头,摇头,都可以。我需要一个答复。”
<守密人> 亨利此时也平静下来,“大概是被巫师控制了……我依稀记得那位巫师,他曾经在诺登斯深渊抛弃了自己的人性。”
<埃蒂娅> 虽然埃蒂娅已经猜到自己大概不会得到答复了
<守密人> “请去邀请布鲁亚夫人吧。”
<埃蒂娅> 埃蒂娅点点头,“还请您不要意气用事把这位扔出去——我们还有许多需要问。”
<守密人> 亨利也在安抚着乌撒的猫群们,不让它们因为过激撕碎米诺尼
<埃蒂娅> 去找布鲁亚芙夫人
<守密人> 你撞上了唐,他此时刚刚听见吼声往这边过来
<唐·蒙德> “嘿,刚刚是发生什么了?”
<守密人> 紧随其后的就是布鲁亚夫人和从隔间露出头往这里看的卡拉科夫
<守密人> 布鲁亚夫人像一个幽灵一般悄无声息、面无表情的前进
<守密人> 猫只们和萨尔纳斯人给这位老妇人让开了道
<守密人> “是的,是巫师的爪牙,他被巫师控制了。”
<守密人> “很遗憾,我并不会解除这个控制法术,只能让这位年轻人靠自己的意志了。”
<埃蒂娅> “——这里是格林童话的片场吗?”
<埃蒂娅> 埃蒂娅终于从氛围的惯性中解放出来
<守密人> “那想必是黑童话,孩子。”
<埃蒂娅> 开始为刚刚那些奇遇胆寒
<守密人> “不要直视巫师的双眼,他眼中如深渊烈火般的光芒会控制你的心灵。”
<埃蒂娅> 自己刚刚是冲着一个怪物发火吗?或许能吹一辈子()
<约翰> “我越来越觉得这里很奇特了。”
<守密人> “或许我刚刚有些失去理智……乘客们。”亨利揉了揉自己的眉间
<埃蒂娅> “黑童话吗……”埃蒂娅看了一眼被绑起来的怪物
<守密人> “不能把他交给猫群处置,乌撒有自己的律法,苏菲夫人。”他婉拒了喵喵喵的苏菲
<守密人> “是带回去接受乌撒的审判,还是由库拉尼斯王裁决呢。”
<埃蒂娅> “巫师的控制能力必须通过眼睛释放吗?”
<唐·蒙德> “巫师还有什么能力?他和妖精有勾搭吗?”
<守密人> 你们同时也看到米诺尼慢慢的变回人类形态,不过触手也绑的更紧了——“是的,是我杀死了那只小猫,用刚才的形态。”
<守密人> “那是一个可怕的法术,只是被控制的人眼睛也会像巫师一样泛起红光。”
<守密人> 布鲁亚夫人平静的回答你们的问题
<埃蒂娅> “别告诉我巫师控制一个人只需要瞥一眼就够了……”
<守密人> “有什么能力?……我不太知道,我被他杀死太久了。”
<埃蒂娅> “或许让行李厢那位先生蒙上双眼会使事情明朗一些?”
<埃蒂娅> 埃蒂娅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守密人> “据说他被烧死了,恐怕现在是一具焦黑的尸体吧。”布鲁亚夫人轻蔑地笑着
<守密人> “抱歉,我并不知道行李厢那位的情况。”布鲁亚夫人摇摇头
<守密人> “巫师会趁你疲倦或者不注意时出现,并且抓住你走神的机会冲击你的意志。”
<守密人> “一旦被控制,你只能靠着自己的意志挣扎出来。”
<埃蒂娅> “如果让你看到巫师,那么您能否分辨出来?”
<守密人> 布鲁亚夫人缓缓地说道,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守密人> “当然,他被粉身碎骨我都能认出他的样子。”
<埃蒂娅> 那我再试一次造梦
<埃蒂娅> 把行李厢人的照片念写出来
<守密人> 你造吧
<骰子> 埃蒂娅进行意志检定:D100=46/80 Queen,这次成功了。
<守密人> 你造不动了
<埃蒂娅> 造不动了()
<埃蒂娅> 算了,语言描述吧
<埃蒂娅> 尽量详细的描述一下那位的长相
<守密人> “或许你们可以拉上窗帘。”她想了想“不过,会影响你们的沿途风景。”
<守密人> 布鲁亚夫人并不知情
<守密人> 亨利把米诺尼禁锢在了软垫车厢,跟伊伯的生物们一起
<守密人> 猫群载起黑杰克小小的尸体回到了猫咪车厢
<守密人> 好奇的萨尔纳斯人唏嘘不已也回去了,而布鲁亚夫人仍然没有感情波动
<埃蒂娅> “……希望巫师不会随心变貌的法术吧。”
<埃蒂娅> 还能有什么呢,波澜不惊()
<守密人> 太阳在西边洒落最后的琥珀色的光芒,列车的下一站是安普霍拉特,而第二道晚宴即将开始。
<守密人> ————save————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