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住客
在这黑暗湿润的巢穴中

作者:yunshan
发布日期:2021-03-22 12:41
浏览次数:79
失去故乡只能随处漂泊的流浪者是不幸的吗?居住在潮湿黏着管道中的住客是可怜的吗?在无尽折磨中寻求解脱的囚犯是悲哀的吗?

我对我之前的事一无所知,只记得在和发光的铁箱接触,之后就后失去了意识。我现在居住的地方,是罗德岛医院的,简·布朗病楼。我默默的拿起床头的书《世界各地的金字塔》,这本书的作者是霍德.詹姆斯,也就是“我”。

那群医生他们说我是一名探险家,在一次去英国考古回来后我疯了,差点被送进阿卡姆病院。而在“车祸”过后,我反而在夜晚会保持镇静,他们都说我因祸得福。虽然“我”不懂医术,但是我还是觉着,他们的医疗水平问题很大。

我蠕动了一下身体,貌似受伤的地方没有完全治愈,紧贴在身上粘稠的液体真是让人难受。我默默的祈祷着,我万能的神啊,请您将我从这无尽的折磨中解救出去。

一周后我解脱了,只可惜仅是从那医院之中,我依然没有冲破更坚固的牢笼。在回到家后,我彻底的瘫倒在沙发上,无力的四处张望这狭小的空间。我打开了电视,随意的切换着频道,漫无目的浏览着直到天亮。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我已经离开了我的房子,无尽的恶臭从四面袭来,我在管道之中。不出意外,一到白天“我”还是会变回那个嘶吼的疯子,只有夜晚才能带给我些许宁静。不,不对,我不要宁静。我应该追求的,是更加刺激的事情才对,我脑内突然出现了这个念头。

我寻找到一个出口走了出去,携带着剧烈的气息行走在街道上,在这我仿佛是个异乡人。我路过了一个房子前面,里面传来了猛烈又巨大的嚎叫,我好奇的站住了。皮鞭声,辱骂声,呻吟声混在一起。我平静的内心突然躁动不安,是讨厌吗,亦或者是喜爱。我狼狈的逃回了家中,我最近变的很怪,真的很怪。

又是一次在管道中清醒,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周围还有其他“人”。胶质的皮肤下裸露着尖牙,在恶臭环境下依然显得惊人的气味散发在它们身上,锃亮的头颅看着十分滑稽。

“你不属于这里,恩”

里面貌似是领头的狗如是说到,我怂了怂肩,又一次的离开了这隧道。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到了很多,比如说那个领头的貌似说的并不是英语,而且它们。。。貌似在害怕我。再次回到家中我坐到沙发上,拨到了我最近找到的最好节目,一个快乐的夜晚。

一拳拳的殴打,即便是虚假的痛苦,也让我感觉舒适。

随着时间的退役,我感觉到白天的“我”越来越不正常,这次我是在一个类似博物馆的地方醒来。我看了看周围的情况,面前摆着一本书,《纳克特抄本》。

而在不远处摆着插着奇怪羽毛的面具,沾染红黑斑点的奇怪兽皮,小巧精致的金字塔。

突然,我奋力的站了起来走向那个展物柜,走向那金字塔。我无神的凝视着它,颤抖的双手将它托起,如同其生下来就伴随着我的肌肤一样紧贴着我的脸颊。它是亵渎的,是神圣的,是畸形骇人的,是美轮美奂的,是令人憎恶的,是爱不释手的。

我贪婪的触碰着它,其坚硬的棱角戳破了我的肌肤,浸泡着我的鲜血。剧烈的恶心从胃部传来,身体抗拒着,但是在精神上可是三比一。没错,就是这个,我要的就是这个。我想起来了,我记起来了,我明白了。

巨大的炽热降临在世上,无尽的哀嚎充斥在周围,至高的幸福将我层层包围。我看到了过去,我知晓了现在,我将引导未来。我乘坐在四棱之舟,我携带着嗜血之种,我歌颂着万物之源。

我扭动一下身体,在这潮湿粘稠的管道之中,我寻回了自我。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