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视之眼游戏示例

作者:拂晓鵺啼
发布日期:2021-04-19 00:47
浏览次数:106

恩奇都警探是老练的硬派警探,近来她在“全知之眼调查团”秘密兼职。她的外表冷硬,但她的体内却寄宿着一只充满野性的怪物。这股源自苏美尔神话的力量驱使她去破坏的,恰恰是那些她竭力守护的规则。

特拉洛克是个能说会道的三流骗子,实际上却是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他从来不想帮助别人,只想管好自己的事……但后来,神话存在特拉洛克在他身上觉醒,那是掌管雨水和雷电的阿兹特克神明。他在获得这份新的力量的同时,也背负起了守护城市的责任。


西蒙尼格雷分别扮演恩奇都警探特拉洛克。在被一个可疑的家伙欺骗并为之获取非法物品后,他们已经深入调查。

MC看来你们有这家伙足够多的信息,就那个拉尔斯·埃里克森,足以断定他就是想要骗你偷那箱子的幕后黑手。你们要怎么做?

西蒙妮:我想我们会去蓝牡蛎餐厅,我们知道他总是出现在那里。是时候和他对质了。

格雷:没错。我期待着弄清楚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MC不错。你俩开着恩奇都警探的警车,到了蓝牡蛎所在的轻工业区。这是个阴雨连绵的下午。你们途经工厂、仓库和窗户上满是煤灰的红砖办公楼。你们最终发现了藏在两家工厂之间一条小巷里的蓝牡蛎的大招牌。外头很吵,在转入小巷时,蒸汽在你们前面的路面上翻腾。这家餐厅位于一座改建仓库的二楼。你们搭上电梯,它通向一个小型的等候区,还有一扇正开着的双开门。有位女招待站在前台旁边,她的写字夹板正放在那里。你们刚从电梯出来,她就发现了。海鲜和蚝油的气味欢迎着你们来到蓝牡蛎。爵士乐从里面传来。

西蒙妮:恩奇都警探是典型的警察,所以她对特拉洛克保护过度了,众所周知,特拉洛克总会惹上各式各样的麻烦。她会说:“当心点。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的故事。让我来说话。”

格雷:特拉洛克就只是耸耸肩。我要在恩奇都做她的事的时候四处转转,试着扫一眼女招待的写字夹板。我在找拉尔斯·埃里克森这个名字。

MC很好,这是调查动作,因为你毕竟是在寻求信息。你会用到哪些标签?

格雷:我有暗中观察顺手牵羊。两个力量标签,所以效力是2。

MC投吧:和平常一样两个六面骰,再加上你的效力。

格雷:我掷出了5和3,再加2。总共是10,所以它在10+的范围里。

MC太棒了!这个调查动作给了你两条线索,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每个线索你可以问我任何一个你想问的问题,我会给你一条信息。你投出了10+,所以这次没有情况复杂化。

格雷:真爽。所以特拉洛克在等候区转来转去,嚼着口香糖,看上去很不起眼。恩奇都一走到女招待跟前,特拉洛克就试图把她的写字夹板拿过来瞅瞅,然后放回去。所以第一个线索,我想问的是“拉尔斯·埃里克森在这儿吗?”

MC很快你的眼睛就捕捉到了拉尔斯·埃里克森的名字,他今天预定了这个时段的两个位置。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就在这里。

格雷:完美。我还想问“他坐在哪里?”

MC你看到了餐厅的地图,知道了他的位置。其实你越过双开门看到了他,在餐厅尽头那边。你看到一个40多岁的男人,头发大部是金色,两鬓斑白,穿着套灰色的西服。他旁边站着一个大块头,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像个侍者或是保镖,你不确定。当然你也没办法知道这是不是拉尔斯·埃克里森,但那是他的桌子。恩奇都警探,你要做什么?

西蒙妮:警探仍然对这个神奇小子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她走到女招待面前,亮出了她的警徽,说道“下午好,小姐。我正在找你的某位顾客,拉尔斯·埃克里森。”我等着看她的回应。

MC她快速地浏览了下写字夹板上的名单,然后假笑着回答:“抱歉女士,今天没有叫这个名字的顾客。”

西蒙妮:嗯?我回头困惑地看着特拉洛克。

格雷:我摇头,表示她在撒谎。

西蒙妮:我转头对女招待说:“你再看看,一定是搞错了。他应该就在这里。我得进去和他谈谈。”

MC她不安地踱步。“对不起,警探,但我们是体面的餐厅。客户的隐私对我们而言很重要,除非您有搜查令……”

西蒙妮:我们走着瞧。我打算试试威胁她来让我进去。我有标签警徽你归我管,这样可以吗。

MC可以。这是说服动作。你有两个力量标签,所以你的效力是2。

西蒙妮:我说“听着,小姐。你想成为罪犯逍遥法外的帮凶吗?我不这么认为。所以让开。”我板着脸把徽章挂在皮带扣上。我掷骰的结果是5,总共是7,所以这是7~9。

MC作为说服动作,你让她做出选择:承受一个状态还是照你说的做。你投出了7~9,所以如果她选择照你说的做,她仍然可以维护自己的主张。如果她拒绝,你会给她什么样的状态?你掷骰的效力是2,所以这个状态的等级也是2。

西蒙妮:警探不是坏人,但她很直率。比方说,如果女招待拒绝,她就需要承受动摇-2。现在轮到她来选择是否帮我了,对吗?

MC对。她上下打量着你,不寒而栗,试图权衡自己是否应该掺合此事。然后她往餐厅里面看了看,好像在找她的老板。“请快点,如果有人询问,告诉他们你是顾客。”她让开了路。

西蒙妮:“不是第一次了……”我进去了。

格雷:特拉洛克紧跟在恩奇都警探后面,脱口而出:“我们一起的。”

MC女招待困惑地看了你一眼,但她后退了。

格雷:在我们走进餐厅时,我赶紧把埃里克森的事告诉了警探。

MC当然可以。餐厅的空间很宽敞,分成了很多半圆形的卡座,与其他的卡座错位相对。墙壁和家具的装饰经过艺术设计。人们一边吃午餐,一边大声交谈,声音太大了,几乎听不到左手边爵士乐队演奏的声音。在右侧尽头,有一扇带两个圆形窗户的对开双向门,旁边是一个小窗口,服务员正排队取走热气腾腾的餐点。你认为是拉尔斯·埃里克森的那人衣领里塞着餐巾,独自在最远的卡座里用餐,这个座位略高,可以俯瞰整个餐厅。当你走近时,他那名站在卡座前的男仆低声说了些什么,拉尔斯抬起头来看着你。

西蒙妮:我径直走向桌子。

MC男仆挡住了你的路。你近距离看清了他的样貌——他是个6尺4寸高的肌霸,黄褐皮肤,黑色短发,罗马鼻。“你找错桌了,在你被烤熟前趁早滚开。”

西蒙妮:我对他露出了牙齿:“我们来看看谁会被烤熟。”

格雷:当这俩牲口互相打量的时候,特拉洛克站了出来。“拉尔斯·艾克里森,对吧?听着伙计,我们是你派去给你偷箱子的。找你真难,你知道不?你似乎很容易让人忘记你。你能告诉我那个箱子里有什么重要的吗?还有你到底在为谁工作?”

MC你在调查吗?

格雷:不,这会儿我只是看看他被揪出来的反应。

MC好的。你从他的眼神里中看出,他确实没想到你会找到他,这多少证实了他的确是你认为的那个人。他咀嚼着一小块儿牡蛎肉时,把牡蛎壳放在了盘子上——然后掀翻了桌子!

西蒙妮:龟孙儿!

MC恩奇都,你还有其他问题要操心。男仆的眼睛里开始涌出燃烧的红色熔岩。当他张开嘴时,鼻孔里开始冒出烟来,他微微张开的嘴巴被喉咙深处仿佛电与火的光芒照亮了。而且,似乎这还不够,他的皮肤开始变得黝黑,金属化,就像块熟铁。

西蒙妮:“你——他妈——是啥?”

MC透过他嘴里冒出的烟云,他说“伏尔~甘”。

西蒙妮:好的,我要现出我的荆棘触须,他完蛋了。

MC当看到你俩上演的怪咖秀时,餐馆里的人开始惊慌、尖叫,躲在桌子后或跑向门口。

格雷:埃里克森在哪儿?

MC他掀翻那张大圆桌的时候,你有那么一瞬间看不见他。现在桌子倒下来之后,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格雷:该死。我想找到他,所以我进行调查。我没有标签能帮上忙,所以效力是0。我投出了8,所以这是7~9。

MC即便你的效力是0,你还是能得到一条线索。

格雷:太好了。关于我的这条线索,我想问:他在哪儿?

MC你看到他冲向厨房的双向门,推开挡在他路上的服务员和顾客。你不太清楚他是怎么从高高的隔间桌子后面跑到地板上去的,但他就在那儿。不过这个7~9,我作为MC可以从列表中选择一项复杂情况。我选择你的调查使你暴露在危险之中,当你专注于你的空间知觉时,伏尔甘开始向你和警探喷射燃烧的熔岩。你可以很轻松地避开这股喷流,但只要它擦到了你,它也会给你施加严重烧伤-2的状态。你们都得投直面危险

格雷:啊!附近有一小片水体吗?我想变成水、潜入水中来尝试逃开。

MC嗯……附近都是牡蛎冰桶,我会让你用的,因为这是个有创意的点子。

格雷:就这样!我要使用化我为水水体穿行来避开喷流,从几英尺外的另外一个牡蛎冰桶出来。我投出了6,加上两点效力,是8。所以是7~9,我承受了这种状态,但是下调一级。

MC确实。就在你完全液化前,喷流击中了你。不过它是一级而不是两级。拿一张记录卡,然后写上刺痒灼伤-1

西蒙妮:我要使用野兽体魄。我投出了11!总共是12,属于10+。根据这个动作,我毫发无伤,也无需承受状态。我得说恩奇都已经习惯了在战斗中躲闪,所以她通过跳跃和翻滚来避开了伏尔甘的喷流。

MC漂亮!伏尔甘似乎正沉迷于对周围大肆破坏,这给了你短暂的机会。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西蒙妮:恩奇都真的生气了,所以她要消灭这个家伙。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我向他甩出半打荆棘触须,同时我向他扑去,想把他击倒。他毫无防备,所以我猜这是全力一击?我会用荆棘触须野兽体魄来获得两点效力。

MC你觉得恩奇都现在是因为个人因素进入这场战斗吗?我将激活你的弱点标签,别太自我。这让你的效力减1,但你也能在这个主题上标记1点焦点。

西蒙妮:没问题!我想她确实把他当成了目标,她也没细想她的行动。所以我的掷骰是1点效力,而不是2点。我投出了8,总共是9。所以我可以从列表中选一项。我选择狠狠挫败,把我的状态等级提高1。基础等级和我的效力相同为1,所以我能施加一个2级的状态,例如不辨方向-2

MC查看了伏尔甘的数据,他有个伤害:4状态频谱,这就是说他承受4级的物理伤害状态时会被击溃。然而他有一项自制动作,金属皮肤,可以将他即将承受的物理伤害状态的等级降低1级。MC向玩家展示了这项自制动作并继续。

MC你对他重重一击,他翻倒在地,仰面朝天,他像口空锅砸到地上一样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但并没有达到你预期的效果——他看起来很惊讶但并没有完全晕头转向。他承受状态头晕目眩-1。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你看到他衣服上被你触须命中的地方有几个破洞。破洞下面黑色的金属皮肤毫发无损。特拉洛克,拉尔斯和他被击倒的男仆之间有很大一段距离了。他快到门口了——你的行动是?

格雷:我追赶拉尔斯!我想再次利用冰桶出现在他前面,绊倒他。我要用化我为水水体穿行来达成到这个目的,效力为2。

MC因为这是你们两人之间的对抗,所以你将进行针锋相对。然而,你有刺痒灼伤-1状态,会阻碍你将其绊倒的行动……将其等级从你的效力中减去,所以效力减1,总效力为1。

格雷:好的。我投出了6,所以是7。在7~9中,我从以下三个选项中选择一个:达成我的目标——我估计就是绊倒他——保护自己、或给他施加一个状态。我选择第一项:特拉洛克变成水传送到埃里克森将要通过的门然后绊倒他!

MC哎呀!埃里克森先生从厨房的双向门撞了进来,滑倒在厨房油腻的地板上。他脸向下着地,但很快翻身起来,冷冷地瞪着你。既然你没有选择保护自己,那么他会赋予你一个状态。他摸索着西装外套,摸出根弯曲的木棍指着你。刚开始,这看起来很可笑,似乎没什么效果。但你看这个木棍越久,你就越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拉尔斯·埃里克森。实际情况是,你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即将承受状态遗忘-3

格雷:不可能!这家伙是谁?!特拉洛克尖叫道:“滚出我的脑袋!“我能用标签自我激励来抵抗它吗?我还有个状态是刺痒灼伤-1

MC自我激励听起来不像是能帮你抵御它。刺痒灼伤-1对这种状况也没用。看来你没有能力直面危险,因此承受了完整的遗忘-3……

格雷:*叹气*西蒙妮,再给我一张记录卡。

MC你挣扎着回想这人是谁,为什么你要追他,但这些从你脑海中溜走了。从现在起,任何试图抓住他的动作都将效力减3。

格雷:“恩奇都!救命啊!”

MC她得搞定她自己的问题……

西蒙妮:我不喜欢这样。我得拿下这个伏尔甘,这样才能去帮助特拉洛克。我想改变局势,这样我就不用光是狂战了。这家餐馆有自动灭火系统,对吧?我要砸破几个喷淋器来开启它们。我使用荆棘触须,这样我的效力就是1。我投出了10!

MC真幸运!在10+时,你至少得到2点活力。你可以将活力花在创建或移除标签与状态上。通常情况下这是临时的,所以它只对一个动作起效,但是你投出了10+,你可以消耗一点活力来产生持续的效果。

西蒙妮:就是这样——我想给这家餐厅加上湿冷的标签,让它持续下去。这是我2点活力的用法。

MC这应该能熄灭你的怒火。惊惶的尖叫声被喷淋装置喷出的“大雨”淹没了,现在那些原本躲着的人都争先恐后的朝门口跑去,离开了这里。你和伏尔甘面对面立在潮湿烧焦的地毯和家具当中。他比你高出许多,他肚子里发出的隆隆声让你知道,他将要喷吐地狱烈焰了。从你上次攻击中幸存下来让他有恃无恐,他骄傲的挺起胸膛,好像在等待你的下一次攻击。

西蒙妮:他不是这间屋子里的最锋利的杀器,对吧?这是我除掉他的机会。我迅速掏出我的枪,试图射中他的锁骨,他这里的皮肤应该很薄。这次我要燃尽标签。再见了,制式手枪,我得把你划掉了。所以我不需要掷骰,而且获得了3点效力,最终结果是10。因为他只是站在那里等着我打他,所以这是全力一击。是10+,我可以选两项。首先我选择狠狠挫败,+1等级。我的基础效力是3,所以最后是4级。比如说枪弹伤-4。其次,我选择占据上风并得到1活力。利用活力给他加上临时状态穿透-1

MC哇哦!在这种情况下,我判定这个穿透-1防止了他的自制动作把你造成的状态等级从4降为3。他被击中了胸口,金属皮肤龟裂,被冲击力撞到了墙上,摔在地上不省人事。熔岩从他身上涌出,他的皮肤变得白热,开始从他身上淌到地板上。

西蒙妮:哦吼!

MC因为你在全力一击时没有选择保护自己,所以你也会受到攻击。飞溅的熔岩和金属冲向了你的方向,会导致你承受严重烧伤-2

西蒙妮:我试着用野兽体魄躲避,但我的最终结果只有4,所以我吃满了状态。唉!记录卡,来妈妈这儿。

MC回顾了伏尔甘的数据。他此前已经在伤害:4频谱获得过1级状态。因为新的4级状态比之前的1级的状态等级更高,所以取代了原有状态。在4级时,这个频谱已经达到了最大值,这意味着这个危险因素已经被战胜。不过伏尔甘还有另外的自制动作。

MC这个危险因素还有个自制动作,那就是:当你打败伏尔甘时,如果你弄破他的金属皮肤,他就会像火山一样爆发。

西蒙妮:啥啥啥?我得说我已经打破它了!

MC你开始听到男仆无力的身体发出隆隆声。烟雾从金属皮肤被打破的地方升起,其下的正常皮肤下看起来是半透明的,发出橘红色的光芒,并且开始膨胀……厨房里的特拉洛克,这里的喷淋器是开着的,霓虹灯闪烁着。拉尔森·埃里克斯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你,看你会怎么做。他还拿着那根弯曲的木棍。

格雷:我忘了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那我演一下。我试图通过闲聊来分散他的注意力,同时去抓他手里的棍子。这是针锋相对,但是我要燃尽我无情的交际机器标签。我的效力是3,最终结果是10,我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会产生影响吗?

MC会。我得说刺痒灼伤-1遗忘-3都会拖后腿,但只取用等级更高的。效力减3,所以就是你骰出了7,效力是0。

格雷:好吧。我说:“先生,拜托,我不想打架。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坐下来谈谈呢?“然后我选择达成我的目标,抓住他的棍子。

MC他分心了,把棍子稍稍垂下了一小会,正好你从他手里将之夺了过来。然而,你又一次没有选择保护自己。你拿到了那根棍子,但在你抓住它之前,他又挥动了一下。骰直面危险对抗对又一个遗忘-3

格雷:嗯,我也这么觉得。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保护我免受他巫术的伤害,所以需要承受完整的遗忘-3。这和我现有的遗忘-3频谱相同,所以我在同一张记录卡上再添上3个格子,对吧?这让我的状态变成了4级。

MC所以你现在的状态是抓住记忆的最后一根稻草-4。除了模糊地记得你为什么要追这个人,别的都不记得了。如果的状态到了5级,你会完全忘记。

格雷:特拉洛克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谁?”

MC“那不重要,”站在喷淋器喷出的水和闪烁的霓虹光线中,埃里克森用低沉而平静的声音中说道,“我在此地是来告诉你,我们的城市将会发生一起非常重大的事件。这事你曾经在你的启示中看到:第五纪的太阳被抹除。”

格雷:哦,不!他触及了我的谜题!我的角色想知道“谁威胁要掩盖第五纪的太阳?”

MC这时,餐厅里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把你们所有人都震倒在地。火焰似乎吞没了一切,而你,特拉洛克,当你重整旗鼓的时候,你看到熔岩般的物质滴在双向门的圆形玻璃窗上,随着它的淌下玻璃也被融化。在你周围的混乱中,你看到了拉尔斯·埃里克森朝后门走去。“我们走吧,我会告诉你我所知的第五纪太阳之死的讯息。”虽然你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但你知道你的朋友陷入了餐厅里的大火中,可能需要你的帮助。你要做什么?

格雷:这真是艰难的抉择。怎么办?我真的好想知道他有什么信息,我对他的怀疑最多也不超过路人的程度,因为我基本忘记了为什么要找他。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让我的朋友死去。

西蒙妮:我还没死呢!

格雷:对,但是特拉洛克不知道。让第五太阳见鬼去吧,我要违背这个谜题去救恩奇都警探。我觉得特拉洛克深吸一口气,长叹一声,然后说:“我必须去帮我的朋友。”他即将转身背对拉尔斯,走向那扇双向门。我标记了淡出,表示他违背了他的谜题。

MC戏剧性的选择。

格雷:不过……在我离开之前,我想做最后尝试一次阻止此人。我几乎不记得他是谁,也不记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告诉他不可信任。我觉得他现在浑身都湿透了。全力一击需要绝好机会——我有吗?

MC你有,他应该会认为你急着去救你的朋友。

西蒙妮:哦,真的吗?为什么他会这么想?哈哈。

格雷:别担心,我能搞定的,我能在冰桶里移动。所以我从呼风唤雨掌控雷电还有喷淋器的湿冷标签中获得了3点效力。但是我的负面状态把效力降到了-1。哦不,我投出了5。噫!六及以下。

在所有的核心动作(除了直面危险)出现6及以下的时候,MC可以进行他自己的动作。他查看了MC动作列表选择了“拒绝他们想要的”,这看起来很合适。

MC闪电迅疾,但是迷雾更快。当你在电光缭绕中积蓄力量时,你已经完全忘记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个你从未见过的穿灰色西装的男人站在后门,看上去很急躁。“这餐厅要塌了,你朋友有麻烦了!”他撂下这句话就冲出了门外,消失了。

格雷:糟了。我要赶紧去帮恩奇都警探。

MC我们在这里中断。那么你们两位都从着火的大楼中死里逃生。消防队员,警察和急救人员到达了现场。如果你们在附近多呆会,你们会听到顾客向周围的警察报告这里发生的事情。有些人提到了你,恩奇都,要么说你是引发火灾的人,要么说你是启动灭火系统帮忙灭火的人。然而,他们都没有提到拉尔斯·埃里克森。如果在这里没有进一步的行动,那么接下来是你们的蒙太奇(幕间)动作。

西蒙妮:太棒了!我整个下午的时间都呆在警局的健身房,打拳发泄情绪。我选择把花时间聚焦于我的硬派警探主题,所以我又得到了一个焦点。此前我已经有一点了,我在战斗中得到了一点,这样我总共有三点,所以我可以兑换一项提升!我觉得新的力量标签无限制武力好像很合适。

格雷:特拉洛克整个下午都待在团队的办公室,坐在办公室旁端着一杯浓咖啡,摆弄着从拉尔斯那里偷来的棍子。我选择从上次行动中恢复的选项。我能移除当前的全部状态吗?

MC这种情况下,你当然可以。

格雷:不错,所以特拉洛克治好了烧伤,这很好,但是当他坐在桌子前检查这个——我猜它是支魔杖吧?——他突然停了下来,自言自语:“我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MC未完待续!


译:六号 校:拂晓鵺啼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