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7th]东方快车上的恐怖——幻梦境快车LOG②

作者:绿色蔬菜蛋
发布日期:2021-03-31 08:52
浏览次数:517

<守密人> ————叮叮当当的交响乐团————
<守密人> 上回说到调查员一行开始陆续的往宴会厅赶来,在唯一的女性被挑逗之后,你们看到了亨利在跟小黑猫喵喵喵
<埃蒂娅> 埃蒂娅见怪不怪
<埃蒂娅> 她只想去看钢琴
<约翰> #静静的在一边看
<守密人> 那么约翰看了一会儿,看见小黑猫扭头就往车里面走去了
<守密人> 而约翰转过头扶了一下帽檐,“抱歉,黑杰克想去厨房转转,被我阻止了,为各位带来了一丝烦扰十分抱歉。”
<威尔士> 威尔士懒散的趟坐在一边。
<约翰> “这只叫黑杰克”
<守密人> “是的,他叫黑杰克。”
<守密人> “他应该是跟他的母亲一起上的车,但是苏菲现在……好像没怎么看住黑杰克。”
<约翰> “嗯,奇妙的亲子关系,我从未设想过这个。”
<守密人> 你们听见宴会厅四周传来的古典乐,与一阵阵的香气从这个车间里一个没有开门的房间传来
<约翰> “今日晚宴有什么推荐吗?”
<守密人> 柚木嵌珍珠母的大门紧闭着,但是垂涎欲滴的香味儿弥漫在整个车间,以及锅碗瓢盆的碰撞声
<守密人> “说到这个,当然,我推荐今日菜单上的每一道菜品。”
<守密人> “尤其是祖各的月亮酒,将会是各位在幻梦境快车上难以忘怀的一种美酒。”
<约翰> “总会有个先后顺序,一开始就是重头菜,太惹人眼红了。”
<守密人> “首先是例汤。”
<唐蒙德> “月亮酒?听起来就像妖怪酿的,有没有朴素一些的食物?”
<守密人> 他拍拍手,从厨房中伸出的触手端上了每人一例的奶白汤品
<约翰> “有什么讲究吗”#好奇的看一看,并记录下来。
<埃蒂娅> “承蒙照料,但敢问这阵美妙的琴声究竟从何而来?”
<埃蒂娅> 总不能是怪物的口哨吧
<守密人> 并为你们每人送上了一份镶着鎏金与暗红花纹的菜单
<约翰> #接过
<守密人> “这是秘密,先生。”亨利摘下了他的面具,面具之下的脸有着可怖的伤疤
<守密人> “小姐。”他改口道
<约翰> #好奇的盯着看
<威尔士> 威尔士打量一下他的伤疤,但是刚刚泡过澡让他不想思考。
<守密人> “让乐队出现在列车中并不是一个优秀的选项,我们会保证所有的细节出彩。”他放下鸟喙面具向你们鞠了一躬,“希望我的脸没有吓到各位。”
<约翰> “这是?”#露出不忍的神色。
<守密人> “我只是觉得诸位太过紧张,这个面具会拉开诸位与我的距离,我想让你们有一个更加舒适与放松的旅程。”
<约翰> “不会,抱歉,我刚才失礼了。”#收起笔记,挠挠头。
<守密人> 你们看到旁边那个胡子男开始拍手叫好
<埃蒂娅> “那我就当是梦境中的背景音乐吧。”
<埃蒂娅> 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而埃蒂娅不想去冒犯
<埃蒂娅> 只是心底多了一层戒备
<唐蒙德> “先生,您为什么这么兴奋?”走进一步问胡子男
<唐蒙德> 这男人这么兴奋怕不是中了妖精的魔法
<唐蒙德> 唐握紧了手中的枪
<守密人> “兴奋?小老弟,别这么暴躁,这儿的这些神奇旅程不够让你兴奋吗。”
<守密人> 他拍了一巴掌你的肩膀,向你打个哈哈
<埃蒂娅> “在梦境中相遇也是缘分,敢问您是?”
<埃蒂娅> 或许在现实世界可以登门拜访
<守密人> 另外两位看上去像是人类的乘客分别坐在单独的桌子上安静进餐
<唐蒙德> 礼貌的后退一步,觉得这男子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威尔士> 威尔士也开始用餐。
<唐蒙德> “先生,可别怪我多嘴,要我说妖精们可没有什么好心肠,这些阴谋诡计指不定是有什么目的,还是要长个心眼”
<守密人> “我叫麦肯齐,同行都叫我麦克,这位小姐。”
<约翰> #坐下来开始用餐
<守密人> 即使到了幻梦境,这顿晚宴的水准与味道仍然超越现实中的东方快车,有几道独特食材的菜肴更是添加了独具特色的梦境风味
<守密人> “我倒是希望他们有阴谋诡计,哈哈哈哈,有阴谋的地方就有生意。”
<埃蒂娅> “埃蒂娅,很高兴与您在此结识。”
<约翰> #用餐完毕后开始记录
<守密人> 更改一下,这人叫卡拉科夫
<守密人> “我叫卡拉科夫,是个生意人,小姐。”
<守密人> 他伸出一只手要和埃蒂娅握手
<守密人> “跟我说说你们现实都是干什么的,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埃蒂娅> 埃蒂娅伸出手去,与其得体地接触
<唐蒙德> 唐觉得这人连妖精都不怕只想着做生意,实在是执迷不悟,在他吃亏之前不想和他深入交流
<埃蒂娅> “在美梦中何必要与现实交集?……不过我多少也算个蹩脚的写手。”
<守密人> 和之前的语言不同,他很绅士的快速放开了
<守密人> “这可不是梦,小姐,我们所说的所做的可是会带到现实中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唐蒙德> 不过这家伙看起来很有经验,说不定可以问道些什么
<守密人> “也许你在这里跟我的一场小小交易,就能挑起整个欧洲的冲突。”他张开了自己的手臂
<唐蒙德> “现实中我和现在一样,亦是一位骑士,尊贵的先生。看起来你似乎常来,有没有什么经验之谈能给我们这些后辈讲讲?”
<埃蒂娅> “欧洲的冲突可不是因为个别人的选择决定的。”
<守密人> “没有经验,谁会很有经验做梦……你的枪是怎么来的,看上去保养得很好,就像是刚刚进窑的好女孩儿。”
<守密人> “说不准,那万一我是德意志的首领呢。”他摸摸鼻子
<唐蒙德> 听这话,唐打心底看不起这家伙,没有一点道德和素质。
<唐蒙德> “这是我们骑士的传承,若是你也有这样的正义和勇气自然就会拥有它,只是看起来你是很难有了。”
<唐蒙德> 生硬的回答他,希望他好自为之
<守密人> “正义和勇气,那些死在战场上的士兵也觉得自己有,你知道吗小朋友,战场上每死一个士兵就会有一英镑进我的兜里。”
<约翰> “戏剧化的梦,相信与不相信有什么区别呢。”
<守密人> 他往后仰了一下翘起了二郎腿,双手交叉懒散的轻蔑地瞥了唐一眼
<唐蒙德> 无可救药的下流家伙正是妖精的目标,等到他见到那些家伙就知道错了
<唐蒙德> 唐直接坐进座位开始吃饭不想再理他
<守密人> “美丽的小姐,你要抛弃的恐惧是什么东西呢?”
<埃蒂娅> “我只不过是来此观光,尚未有对恐惧的抵触心理——属于自己的恐惧也是人生别有风趣的一部分。”
<约翰> “这个令人沉浸而又真实的梦,包括失而复得的同伴。都让我感觉奇怪。哪怕下一秒说我们不在地球我也信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记录刚才吃过菜的味道以及形状。
<守密人> “没有恐惧……亨利是不是还没有告诉你我们的终点站有多么方便和美好。”
<埃蒂娅> “待到我真正对‘恐惧’恐惧之时,再前往那诺登斯的深渊也不迟——此行只为拓展见闻。”
<守密人> “看来你们是无趣的梦者……”
<约翰> “比起做梦,或许现实更令这位先生在意”
<守密人> “等你们活到我这么通透的时候或许就想去扔掉那些东西了。”
<守密人> “如果各位想要丢弃自己的恐惧的话,可以创造一个梦境造物来表达他,到了诺登斯深渊各位将它抛弃就好了。”亨利听见你们的对话礼貌的前来解释道这个事情
<守密人> 埃蒂娅过个心理学
埃蒂娅进行心理学检定:D100=53/80 成功了!真不愧是埃蒂娅呢,继续加油前进吧——
<守密人> 卡拉科夫优雅的端起盛满月亮酒的宝石高脚杯
<埃蒂娅> “或许如此,不过现在就请允许我保持我的愚钝吧。”
<守密人> 他得意洋洋的笑容后,在那双桃花眸中一闪而逝了一瞬对你们的审视,他的眼神闪电般的扫过你们四个人,随机杯子遮住他的眼睛,那种感觉消失了
<守密人> 你感觉这个人的情绪与他的理性是完全分离开的,他有着恐怖的剥离自己感情的能力
<埃蒂娅> “那么恕我冒昧,先生是为了忘却什么才踏上的列车?”
<守密人> 他的身体震了一下,你看见卡拉科夫慌张的转了一下头,又重新整理表情面对着你
<守密人> “我是个军火商,或许你听说过我的名字。”他喝了一口酒“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只是对我造成的死伤感到内疚……”
<埃蒂娅> 心理学
<守密人> “每个死去的士兵都可能是我贩卖的军火导致的,但是,如果我不卖的话也会有别人卖的,不是吗?”
<守密人> 过
埃蒂娅进行心理学检定:D100=6/80 极难成功w,愿你能收获到想要的结果
<守密人> 虽然面前的人有着卓越的隐藏自己性情的能力,但是你觉得在此时此刻,这个男人略带酒醉的话里透露出的内疚与些许的颓废
<埃蒂娅> 埃蒂娅不再言语,只是举杯示意
<守密人> “我想……你只是兔死狐悲,装什么好人……”坐在旁边的另一位先生似乎憋不住了,慢慢的吐出来一句
<守密人> 这个先生操着正宗的苏格兰口音
<埃蒂娅> 埃蒂娅又将视线转向这位先生
<埃蒂娅> “敬您一杯——阁下是?”
<守密人> “够了麦克,你?你敢说你杀死的人能比我少?你和你的国家也是一个伪善者,就像你的诗歌一样破烂不堪,狗东西。”
<守密人> 卡拉科夫扔出去自己的玻璃杯,然后被一根触手接住放回桌子上
<守密人> “麦肯齐,叫我麦克就好了,小姑娘……”
<埃蒂娅> 看来优雅的先生被戳到痛点了
<守密人> “我是一名外交官。”
<守密人> “不……卡拉科夫,我已经要退休了,但是你的军火还是在世界上流窜,不对吗?”麦克缓慢的反问道卡拉科夫,你们看到卡拉科夫张张嘴一拍桌子回软卧车厢了
<守密人> “卡拉科夫把他的行李箱扔在行李车厢……这个疯狂的男人把军火生意做到了全世界……不会有人相信他的内疚的”
<守密人> “我相信,他甚至想要把军火生意做到幻梦境来。”
<唐蒙德> "在幻梦境他要去哪弄子弹?自己造吗?”
<守密人> “好问题,或许商人有独特的解决办法。”他抿了一口酒杯里的红茶
<约翰> #记录下这些谈话。
<守密人> 这时候那位身着伊丽莎白时代的裙装的老夫人缓缓起身去软卧车厢了
威尔士掷骰 侦查: D100=7
<守密人> 这位佝偻的夫人经过你的身边的时候,她随身带着的心型小手提箱就在她的手边,而在经过你的时候她眼神瞪了你一眼,下意识地往旁边靠了靠,并且换成了另一只手拎着那个小手提箱
<守密人> 这位先生之后又保持缄默,合上眼独自享受着美妙的音乐
<埃蒂娅> 埃蒂娅装作给军火商与外交官打圆场的样子,实则观察他们的穿戴
<埃蒂娅> 有没有被他们小心呵护着的物件
<守密人> 麦克身体健朗,发色灰白,和善亲切,穿着旅行斗篷和老式剪裁的服装,看起来像是用苏格兰粗花呢做的。他有一张诚实的红面孔,蓄着山羊须。
<守密人> 卡拉科夫很注重自己的外表,手上戴着戒指,穿着镶边毛皮大衣,留着黑色的范戴克式胡须和小胡子。
<守密人> 他们两人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带
<埃蒂娅> “诸位似乎对我们身处的梦境知之甚多,然而我贫瘠的知识储备却没有这方面的了解,敢问二位能否在欣赏音乐之余为小女多多介绍指点?”
<守密人> “你很健谈,也很能表达自己,你在现实一定不受男人喜欢。”麦克睁开眼睛看着埃蒂娅
<守密人> “就像我看到的那些激进主义者一样……你的镜片之后有着不合性别的战斗欲望……”
<守密人> 这个男人说话很慢,似乎每个词都在斟酌着吐出来
<守密人> “抱歉,职业习惯……”
<埃蒂娅> “或许谈婚论嫁为时尚早——不必在意,阁下、”
<守密人> “不过要是那位夫人在这里的话,又要高声尖叫我的歧视了。”
<埃蒂娅> “或许正如您所说呢,别人总是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埃蒂娅> “还是说您对激进主义者心怀愤懑?”
<守密人> “让我们跳过这个话题,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政治敏感性……”
<守密人> “只是职业习惯,抱歉。”
<守密人> 他站起来向你微微点头,就回车厢了
<埃蒂娅> “继续说下去也无妨,如果在梦里还不能高谈阔论,那这个世界才是没救了。”
<埃蒂娅> 向其挥手送别
<守密人> 而宴会车厢里此时的曲调已经变得舒缓,车窗外的景色也慢慢归于昏暗
<埃蒂娅> “我是来到了什么心理诊疗所?”送别了两位人精,埃蒂娅自言自语,把注意力放到窗外的风景上
<守密人> “有的时候……有些话要带进坟墓……”他丢下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
<唐蒙德> "嘿,亨利,我们要多久会醒来?还是说会直接到达终点站“
<守密人> 你看到车在爬山,几乎是竖直的往上攀升
<埃蒂娅> “如果我没有恐惧要带走的话,还可以重新来到诺登斯的宅邸吗?”
<埃蒂娅> 抛出一个没头没脑的问句
<守密人> “我们下一站是狄拉斯 - 琳,先生,大约在0点我们就要到站了”
<埃蒂娅> “啊,这里有没有那种——就是喝下去之后不睡觉也不会困倦的咖啡——”
<守密人> “当然可以,如果您没有要抛入诺登斯深渊的事务,幻梦境列车欢迎你。”
<埃蒂娅> 在梦里总不至于还要睡吧
<守密人> “你可以一直呆在这里欣赏风景,小姐,您现在就在‘休息’。”
<守密人> 亨利尽力的扯出一个微笑,他的伤疤让他做这个动作略显狰狞
<埃蒂娅> 埃蒂娅进入欣赏风景模式
<埃蒂娅> 她把沿途的见闻记录下来,就像一个“作家”会做的那样
<守密人> 约翰进行一个灵感检定@约翰
<埃蒂娅> 或许是伪装,也可能是职业习惯
<埃蒂娅>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约翰进行检定:D100=37/70 成功了!真不愧是约翰呢,继续加油前进吧——
<守密人> 约翰在记录着所有见闻,你的灵机一动冒出了一个念头:“能不能去现实世界查一查这些人,如果他们像他们说的如此有名的话。”
<守密人> 卡塔尔亚丘陵的酒是红葡萄酒,阿阑山的酒是白葡萄酒,伊姆普兰的酒是香槟酒也是唯一能搭配烤孔雀肉的酒
<约翰> #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很危险,说自己梦就是梦,现实就是现实。把这句话记在心里。
<约翰> #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很危险,梦就是梦,现实就是现实。把这句话记在心里。
<守密人> 萨鲁布的酒是查特酒,而祖各的月亮酒是压轴重戏,它从玉般的葫芦里倾出,滋味儿绝伦
<守密人> 所有人进行一个体质检定
约翰进行检定:D100=57/50 失败了呢...不过下次更加努力就好了吧
威尔士进行体质检定:D100=3/50 极难成功w,愿你能收获到想要的结果
<守密人> sudu
唐掷骰: D100=72
埃蒂娅进行体质检定:D100=79/60 失败了呢...不过下次更加努力就好了吧
<守密人> 威尔士觉得这个酒香醇程度他毕生未见,而之后就是其他三个同行者摇摇晃晃的躺在桌上打起了呼噜
<守密人> 现在只有威尔士一人清醒着,亨利为其他人带来了温暖的华贵毯子防止他们着凉
<威尔士> “在梦里入梦会怎么样?”
<守密人> “似乎祖各的月亮酒过于香醇了。”亨利礼貌的冲着你笑道
<守密人> “不会怎么样,他们会有一个香甜的美梦。”
<守密人> “需要给你们弄出容纳四个人的隔间吗,先生。”
<威尔士> “听起来不错,但也许我可以再温习一下我的知识。那就麻烦你了。”
<守密人> “您现在就可以回车厢了,您的三位伙伴我会将他们十分安稳的送到车厢中。”
<威尔士> “需要我帮忙吗?抗一个人的力气我还是有的。”
<守密人> 他微微欠身,几根触手缓缓的在其他三个人的身下,稳妥的将他们抬起来
<守密人> “交给亨利来做就可以了。”他挺起胸膛,试图证明自己。
<守密人> 甚至他们三个已经比你先被送回车厢了.gif
<威尔士> 威尔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威尔士> 然后点燃油灯拿着纸币温习着自己的所学。
<守密人> 列车变成了一个大号的车厢,之前房间里的扶手椅此时已经变成了豪华床铺,三个床铺上躺了三个人,其他的设施一样不少
<守密人> 一个触手伸出来为你打了个光
<守密人> 还有要进行的吗
<守密人> ————祖各赠送的香甜美梦————
<守密人> 在0点之前,你们不约而同地从床上苏醒了
<守密人> 似乎是亨利不愿意让你们错过下一个景点的景色,触手敲敲你们的门将你们唤醒
<守密人> 随之而来的是亨利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狄拉斯 - 琳到站了。”
<约翰> #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摸摸笔记本和笔。
<威尔士> 收起写了不少知识点的书,起身去看看。
<埃蒂娅> “啊——多谢。”
<埃蒂娅> 从共产主义建成的睡梦中苏醒
<守密人> 黑色玄武岩反射着灯光,细长的黑塔夹杂着歪曲的道路从铁路尽头慢慢放大,棱角分明的塔给你们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而阴暗的街道也毫无魅力可言。
<守密人> 居民们穿着古怪的长袍游走在极多的码头之间,他们显得很是忧郁。
<埃蒂娅> “正如世界的分化。”埃蒂娅看着窗外,“亨利先生,这些人为何郁郁寡欢?”
<守密人> 列车停靠在一个黑色玄武岩的月台上,位于城墙的外面
<守密人> 没人回答你的问题,亨利在门外,你也不想自己的梦话什么的被听见吧
<守密人> 或许你周围三个清醒的男士听见了你的梦话
<埃蒂娅> 那就把他叫进来问()
<埃蒂娅> “亨利先生,这个城市的人为何郁郁寡欢?”
<守密人> 亨利听见你的呼唤打开了门,“狄拉斯 - 琳是个贸易之城,也是极其危险的城市,这里充满了投机者,杀手、刺客、盗贼比比皆是。”
<守密人> “在这里生活并不安全,但是没有人敢于对幻梦境快车出手。”他带上鸟喙面具,骄傲的挺起胸膛,“你们可以到登车口一观,会有一些乘客上车的。”
<埃蒂娅> “感谢您的解释。”
<埃蒂娅> 去登车口康康
<约翰> #用手臂当成写字台一边写一边去登车口
<守密人> 黑杰克从不知道哪里窜了出来,跳上了约翰的肩膀,挺着自己毛茸茸的胸膛盯着车外面
<威尔士> 跟着看看。
<埃蒂娅> 跟黑杰克打个招呼
<守密人> 黑杰克没有理你
<埃蒂娅> 也没指望它理
<守密人> 部分猫咪从车后端出来,从门口下车跑进夜色之中
<守密人> 一名瘦削、面色苍白、黑色头发的男人在列车外等候。他的眼睛是完全的黄色,没有瞳孔。这名男人与亨利有礼貌地互相打招呼
<守密人> 三个围观的人过个侦察
约翰进行检定:D100=2/60 极难成功w,愿你能收获到想要的结果
埃蒂娅进行侦查检定:D100=25/50 是困难成功哦,希望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威尔士进行侦查检定:D100=54/80 成功了!真不愧是威尔士呢,继续加油前进吧——
<守密人> 你们看到这个金眼男人给了亨利一瓶什么东西来交换车票,亨利很开心的接受了,并且欢迎他登车。
<守密人> 之后就是一个奇怪的团队——这个团队在车站唱歌演奏音乐、大笑,表现得富有魅力。蹒跚的像是仆人们则把他们的大堆行李拖上了火车。
快乐送钟人掷骰: D3=1
<埃蒂娅> 我能细看吗
<唐蒙德> 我能在屋里看到吗
<守密人> 威尔士过个闪避
威尔士进行闪避检定:D100=87/32 失败了呢...不过下次更加努力就好了吧
<约翰> #记录完毕后转头看向黑杰克
<守密人> 而他们之中的一位漂亮的女性在路过威尔士的时候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守密人> 旋即整个团队大笑着上车了
<守密人> 黑杰克竖瞳看着你
<守密人> 你们大眼瞪小眼
<威尔士> 威尔士有些疑惑,但还是微笑着向那位女士回了一礼。
<约翰> “要听妈妈的话,不然会被打。”
<守密人> “他们是萨尔纳斯的代表团,不要惊讶,威尔士先生,看来你是被他们承认的梦者。”
<约翰> #尝试轻轻蹭一蹭他的毛
<守密人> 亨利微笑着向你们解释道
<守密人> 黑杰克伸出一只爪子按住了你的手
<威尔士> “被承认是指?”
<守密人> “会与最漂亮、最有魅力或是最聪明的入梦者交朋友,了解你们的世界以及动机。”
<守密人> “您能进入幻梦境,已经足以证明自己的优秀。”
<埃蒂娅> “代表团将去哪里演奏?”
<守密人> 你们看到列车兽从行李车厢吐出了一捆捆的羊毛和一箱箱卷心菜,和在那边车厢的一堆七彩纺织品和象牙进行了交换
<威尔士> “那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约翰> #用另一只手绕过头偷偷抚摸另一侧的黑杰克
<守密人> “这次他们应该是因外交动机而来,等到最黑的时刻会有另一批来自伊伯的客人。”
<约翰> #一边在不会把它推下去的情况下。继续蹭
<守密人> “他们将前往索纳-尼尔去申请库拉尼斯王的公正裁决。”
<约翰> “话说昨天好像听过相似的名字。”
<守密人> “库拉尼斯王是最伟大的梦者,他创造了索纳-尼尔。”
<约翰> “那是什么?城市还是物品?”
<守密人> 现在应该是恢复了5点
<守密人> MP
<埃蒂娅> 我要试着
<守密人> “城市。”亨利提高了音调
<埃蒂娅> “他们蒙受了冤屈?”
<守密人> “这个我就不了解了。”
<唐蒙德> 那唐在试了试发现感觉力气不太够以后走出来了
<埃蒂娅> 埃蒂娅试着制作一些小物件
<守密人> 他拿出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
<埃蒂娅> 权当体验生活
<守密人> 要制作什么小物件呢
<埃蒂娅> ——就试着制造一张幻梦境的地图吧
<埃蒂娅> 我能制造我不知道的东西吗
<守密人> 当然不能
<埃蒂娅> 那就真的只能制造小物件了
<埃蒂娅> 我制造一颗薄荷糖吧
<埃蒂娅> 主要是感受在制造过程中的感觉
<埃蒂娅> 过程重于结果
<守密人> 你们感觉到有某种目光在人群中盯着你们,在你们身上上下游走
<守密人> 过一个【造梦】
<埃蒂娅> 下意识看回去
埃蒂娅进行意志检定:D100=37/80 是困难成功哦,希望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埃蒂娅> 没过呢
<约翰> #掏出投石索,想象它变化成之前的样子。(造梦,大概是叫这个吧。)
<守密人> 一个薄荷叶子从你手上飘下来
<埃蒂娅> “看来是时候抛弃幻想了。”埃蒂娅摆了摆手,品尝着刚刚力量汇聚却又流失的奇妙感觉
<守密人> 过【造梦】
约翰进行检定:D100=92/60 失败了呢...不过下次更加努力就好了吧
<埃蒂娅> 把薄荷叶子放在嘴里嚼嚼吧
<埃蒂娅> 效果差不多
<守密人> 威尔士和刚刚出来的唐看到埃蒂娅和约翰腿一软
<守密人> 然后就是一片薄荷叶儿从埃蒂娅手里飘下来,而那个投石索一阵扭曲还是没有变形
<守密人> 唐成功来到了车门口下车,你和城市大眼瞪小眼
<守密人> 亨利挺直身体,黑暗中来了六只像果冻一样的,软绵绵的生物
<守密人> 他们是绿色、无骨的生物,而且看似随时都处于溶解成一滩水的边缘。
<守密人> 蓝色绒球头部的像蟾蜍一样的矮胖东西趴在他们的肩头,而后他们捏起了它,这个小东西发出尖利刺耳的尖叫
<守密人> 你们看到亨利捂了一下耳朵,检查了一下他们的车票,你们觉得仅仅是站在旁边都感觉到了这些生物的恶心,甚至想现在去洗个澡
<埃蒂娅> 虽然心中跌宕起伏
<埃蒂娅> 还是礼貌地和这些乘客打个招呼
<守密人> “我会妥善安排它们的,事实上它们……呃……”亨利说了一半就看见埃蒂娅给这些生物打招呼
<守密人> 随后传来了那个小东西尖利的叫声
<守密人> “事实上它们很温和,也很安静。”
<埃蒂娅> 我能听懂吗.jpg
<守密人> “这些就是伊伯的生物,也是要去库拉尼斯王那里寻求说法的。”
<守密人> 你听不懂.jpg
<埃蒂娅> “他们是为了同一件事情?”
<埃蒂娅> 指刚刚的乐团与现在的果冻
<守密人> “或许是?我也不清楚,或许要威尔士先生去询问这事了。”
<埃蒂娅> “那么,愿你们得偿所愿。”
<威尔士> 威尔士露出了疑惑的眼神,然后想起了那个女士。
<守密人> 给这些生物打招呼的埃蒂娅过个体质
埃蒂娅进行体质检定:D100=97/60 失败了呢...不过下次更加努力就好了吧
<守密人> 埃蒂娅感觉只是给他们打招呼,它们身上那种没来由的恶心与令人反胃的不适让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去洗个澡!”
<埃蒂娅> 总之还是要面子的
<埃蒂娅> 洗澡的想法等一会再说.jpg
<埃蒂娅> 埃蒂娅的笑容似乎变得僵硬了一点()
<守密人> 埃蒂娅的宝贵之物和宝贵之地变成澡堂的小黄鸭和后面的浴室车厢
<守密人> 暂时
<埃蒂娅> 去他的莫斯科.jpg
<守密人> “它们不会与诸位一齐用餐,请放心。”
<守密人> 亨利略带歉意的看着扭曲的埃蒂娅
<约翰> #强忍恶心,把这些记下来
<守密人> 然后说道:“请上车吧,最黑的时间过去了,下一站是扎尔。”
<威尔士> 威尔士走回来了车上。
<埃蒂娅> “没事,该道歉的是我……希望我们能度过愉快的同行时光。”向果冻们略带歉意地鞠一躬
<守密人> 果冻们已经消失在车厢里了
<埃蒂娅> “失陪了”优雅地向后退去
<埃蒂娅> 待到处于视野之外时光速前往浴室
<守密人> “浴场车厢在前方。”亨利提醒
<埃蒂娅> 希望列车兽不会被踩疼吧
<埃蒂娅> “多谢提醒”加速急转弯漂移折返
<守密人> ————先过个浴室————
<埃蒂娅> 按ctrl使用氮气加速
<守密人> 一只列车兽承载着一间有着芳香的热水与最为蓬松的毛巾的公共浴室。
<守密人> 埃蒂娅冲进了这间充满芳香气味儿的车厢
<守密人> 这里面此时却已经有了六名——你之前看到的那些唱歌跳舞的人
<埃蒂娅> 把嘴里嚼着的薄荷叶子扔到垃圾桶里
<埃蒂娅> 开始享受洗浴时光
<守密人> 他们赤身裸体,三男三女在公共浴室里嬉戏
<埃蒂娅> 似乎不太能享受.jpf
<埃蒂娅> 找找有没有单间
<守密人> (可不是我色批)
<守密人> 他们看见你没有理你,甚至还对你的身材嗤之以鼻
<守密人> 旁边有一个单间
<埃蒂娅> “啊,各位玩得愉快——”
<守密人> 为了那些独身和孤独的旅客
<埃蒂娅> 找个浴巾裹起来去单间了
<埃蒂娅> 说到底自己似乎还没有这么开放()
<守密人> 这个精致的单人浴室放着各种各样的肥皂、香水以及爽肤粉,还有三个龙头,分别标有:“水”、“葡萄酒”、“驴奶”。
<埃蒂娅> 埃蒂娅 堂堂放水
<埃蒂娅> 刚健朴实热水澡
<埃蒂娅> 资本主义的奢侈陷阱no!
<守密人> ————这边————
<埃蒂娅> 另一种意义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守密人> 你们三男一猫看到埃蒂娅跑去浴室了
<唐蒙德> ”在梦里都要整天洗澡,没有一点忍受的能力“
<唐蒙德> ”骑士没有女性果然是有道理的“
<约翰> “。。。我觉得倒也可以理解。”
<守密人> 列车兽缓缓被蒸汽包裹——列车发动
<威尔士> “热爱卫生是一件好事。”
<守密人> “等等我!~”你们三男一猫在登陆车厢的人听见了一声尖叫
<约翰> #转过头看一眼。
<唐蒙德> 揣紧武器
<守密人> 列车缓缓启动,在烟雾中一个穿着连衣裙的穿着得体的女性扶着帽子从雾中跑出来
<守密人> 她跑过了月台,在月台尽头全力一跳,抓住了列车兽的触手
<守密人> 向你们伸出手来
<威尔士> 看向尖叫声的来源。
<约翰> #尝试拉一把,另一只手转着可以转着的东西。
<威尔士> 伸手去拉她。
<守密人> 你们两个人合力把她拽了上来,唐抱着自己的枪警戒着
<守密人> “万分感谢,我的朋友。我是兹苏扎,让我明天晚上为你而跳舞吧!”她抓着自己的帽子,轻巧的跳上了车
<守密人> 亨利检查了她的车票,略微颔首
<约翰> “?”#感到奇怪,记下来,并觉得这可能是当地的风土人情。
<守密人> 唐过个梦境知识
<威尔士> “女士你没受伤就好。”
唐掷骰: D100=15
<约翰> “身手真的很敏捷呢。”
<守密人> 唐差点想起个什么,甚至觉得这个女性的面孔与你已经过世许久的母亲有些重合
<守密人> but这是不可能的,她已经去世已久
<唐蒙德> ”亨利说过梦境里时间是乱的...但是也不可能吧?一定又是妖精的鬼把戏“
<守密人> “我是一名舞蹈家,这是我的强项~”她将手提箱交给亨利“放到我的车厢里就好。”
<唐蒙德> 想到这里,唐对着这个女人更没有好感了,检查了一下枪
<守密人> 触手带着行李去了另一个车厢
<守密人> 黑杰克跳到了这个女人的肩膀上
<守密人> 兹苏扎撸起来黑杰克
<约翰> “唉,喜新厌旧”
<约翰> #尝试伸出手
<守密人> 黑杰克现在很舒服的在享受
<守密人> 兹苏扎摸着黑杰克的皮毛,向你们道谢
<约翰> “黑杰克,你是不是嫌弃我啊?”#放下笔记本和笔。蹲下来看着他。
<守密人> “他的母亲是我的观众,所以我们才熟识。”
<约翰> “是这样的啊,虽然说感觉黑杰克很聪明。但是他也会像我们一样有这种意识吗?指的是欣赏艺术之类的,没有贬义的意思。”
<守密人> “黑杰克只是有些好奇和怕生,并不是讨厌你。”兹苏扎蹲下来把黑杰克抱在怀里并对你说“你摸一摸,那两位先生要试一试吗?”
<唐蒙德> 和这女人这么亲热,这猫肯定也不是什么好家伙
<唐蒙德> 唐摇了摇头
<守密人> “当然,乌撒的猫咪们都是猫神的猫咪。”
<约翰> “那么失礼了。”#用手指碰一碰头,并试图摸摸爪子
<守密人> 高傲的黑杰克像是贵族一般伸出爪子接受你的礼仪
<约翰> “咪喵喵?
<约翰> #笑
<威尔士> 威尔士在一旁笑着看着。
<守密人> “咪~”他叫了一声
<约翰> “咪,哈哈哈哈#笑着后退
<守密人> “噗。”兹苏札笑出了声
<守密人> “它说你是个笨蛋。”她抱起黑杰克,对约翰说道
<约翰> “猫和人的观念是不一样的,在我的观念里,我可是个正常人。如果你真的这么说我,我就要告诉你的母亲。
<约翰> #伸出双手向上举并试图做出了一个吓唬的动作
<守密人> 黑杰克听完这话纵身一跃跑路了
<约翰> “。。。。”
<守密人> 兹苏扎捂着嘴笑着
<约翰> “他很害怕他的母亲吗?”#对着兹苏扎讲
<守密人> “苏菲是一只很有气质的猫咪”
<守密人> “她的家教似乎很严。”
<守密人> 兹苏扎笑得花枝乱颤
<约翰> “就应该多管管他。色色的坏猫”
<守密人> “对不起,我也要收拾收拾我要扔到深渊的东西了,噗哧……”
<约翰> “之前他也来找我的一位同伴,或许你与我朋友的共同点都是很漂亮的女性吧。”
<约翰> “失礼了,您先忙。我也该去干我自己的事情了。”
<守密人> “谢谢您的夸奖。”她脸上飞快地浮上两朵红晕后微微欠身和你们道别
<约翰> #转身看着威尔士,并示意回到休息车厢。
<威尔士> 威尔士向她告别,然后看向外面的风景。
<唐蒙德> 跟着一起回到车上
<唐蒙德> 这些家伙看起来都不像好人
<唐蒙德> 唐有种深入虎穴的感觉
<守密人> ————威尔士先生の艳遇————
<守密人> 就在威尔士出神看风景的时候,从车头方向处走来了一位女性,她的身材非常好,头发湿漉漉的还带着浓郁的香波气息,她穿着一身华贵的天鹅绒浴袍赤脚向你而来,停在你的身边好奇的打量着你
<守密人> 是的,这个女人离你大概只有二三十厘米的距离在打量你,你能感觉到她温热的鼻息
<守密人> 是那个歌舞团(?)的一员
<威尔士> “晚上好,女士。”受限于两人之间的距离,威尔士只能用简单的语言向她打招呼。
<守密人> “你好呀,先生。”
<守密人> “你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与味道。”她靠在你旁边歪头看着你
<威尔士> “这还是我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评价。”威尔士回答说,“相比于我,你的魅力才更夺人眼球,如果是在舞会上,你一定是最吸引目光的女士。”
<埃蒂娅> 吸猫群 对)
<威尔士> 威尔士一边说着,一边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
<守密人> “不如来跟我做一个恶作剧吧,作为萨尔纳斯人的立场。”她则更过分,直接贴上了你的身上
<守密人> “你是我们代表团看好的人哦,来和我们进行一个对那些恶心生物的恶作剧,会在本就尊重的基础上更加得到我们的尊重。”
<守密人> 她抱着你的胳膊……呃某些柔软我就不描述了,好看的眼睛冲你眨了眨
唐掷骰: D100=74
<威尔士> “你是指那些蠕动的小东西吗?”
<守密人> 走廊里的琥珀色灯光投进她的眼睛里,她真诚的邀请到
<威尔士> 这样的姿势相比于之前让威尔士适应多了。
<守密人> “对,那些伊伯的邪恶恶心生物~”
约翰进行检定:D100=77/20 失败了呢...不过下次更加努力就好了吧
<守密人> “让我们把它塞进列车角落里,看它只能无力的被塞进去只能用吱吱仔求救,那一定很有趣。”
<威尔士> “我其实不是很了解那些小东西,你可以为我介绍一下吗?哪怕是恶作剧也得了解目标。”
<守密人> “你好聪明,亲爱的。”她轻轻的在你的嘴上点了一下,“必须要先进行恶作剧,我才能够相信你,即使你是我们看中的人也不例外哦。”
<威尔士> “那么作为前期准备,那些小家伙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食物吗?”
<守密人> “它们,它们不要吃东西,它们只是一坨恶心的粘液。”她长得很漂亮,甚至连说出这些词语都带着与众不同的魅力和气质
<守密人> “也不会反抗我们。”
<守密人> 她咯咯咯的笑了,抱的更紧了(省略一部分描述)
<威尔士> “好吧,如果这只是一个恶作剧的话,我接受你的邀请女士。”
<守密人> “当然,只是一个恶作剧。”
<守密人> 她拉着你的手往后面的软卧车厢走
<威尔士> 威尔士和她并排向那边走去。
<守密人> 你们来到了这个车厢,这里还有其他五个人,代表团的成员全部到齐了
<守密人> 省去他们对你的溢美之词,二话不说的,你们打开了这个隔间的门
<威尔士> 威尔士向其他人微微行礼。
<守密人> 里面那堆黏糊糊的生物在那里翕动,它头顶上那个像癞蛤蟆的生物也在闭目休息
<守密人> “嘿,亲爱的,帮一把手。”
<威尔士> 走上前帮忙。
<守密人> 一个女性抓住了那个生物的一块皮肤
<守密人> 过个体质检定
<守密人> 你有一个奖励骰
威尔士掷骰 体质50: B=94[奖励骰:4]=44
<守密人> 你暂时忍住了恶心
<守密人> 抓起了那块东西
<威尔士> 威尔士也有学有样。
<守密人> 过个力量
威尔士进行力量检定:D100=54/85 成功了!真不愧是威尔士呢,继续加油前进吧——
<守密人> 轻而易举的,你和他们联合起来将这块生物塞到了隔间的一个小角落
<守密人> 这块黏糊糊的生物没有任何反抗,小蛤蟆一样的小东西也没有反应
<守密人> “谢谢你,接下来——要去洗澡吗?我很推荐你去清理一下身体,这个恶心的生物说不定会给你带来很多疾病。”虽然你忍住了那种强烈的不适感,但是你还是觉得此时去洗个澡是最好的选择。
<威尔士> 威尔士点点头:“那是它们自卫的手段?”
<守密人> “不是,只是单纯的发出声音罢了。”
<威尔士> 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去。
<守密人> 你们一起向着浴室走去
<守密人> 你们一起回到了这个舒适的浴室,24小时这个浴室都保有着舒适的水温和香氛
<守密人> 三男二女脱光了他们的衣服,进入了公共浴室
<守密人> 之前那个邀请你一起恶作剧的女士也将浴袍解下,邀请你和他们共浴
<威尔士> 威尔士点头答应了。
<守密人> 现在透过浴室的水蒸气散射的灯光,你看到了这位女士黝黑健康的皮肤与曼妙的曲线。
<威尔士> “这让我有种去到罗马的感觉。”
<守密人> “罗马?那是哪里?可以给我们讲讲吗?”
<威尔士> 威尔士给他们讲讲罗马,重点讲罗马的澡堂文化。
<守密人> 她领着你进到这个嵌着宝石与镶金的大浴池中,六个人一致倾听着你讲着异乡的故事,本来旖旎的气氛变得深邃而又充满知识的味道。
<威尔士> “......那是一个有这许多公共澡堂的地方,哪里的人们经常会像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一样,对他们而言这是一种热爱......”
<威尔士> 威尔士说着。
<守密人> 萨尔纳斯人对承认的入梦者们有着独特的好奇心,尤其是对异乡的故事,他们是优秀的讲述者,但是现在,他们全部变成了倾听者。
<守密人> 在隔壁的埃蒂娅,在某些令人羞涩的嬉笑声之后也听见了威尔士略带磁性嗓音的款款而来
<守密人> 列车呜呜的驶向扎尔,白色的雾气扎进漆黑的夜色之中。
<守密人> ————save————
TrpgLogger by w4123溯洄 Version 1.0.3(17)
请注意命令仅会在群/讨论组中生效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