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的命运
YSDC站长Paul Maclean采访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负责人Tom Lynch

作者:oreoinhell
发布日期:2020-10-24 23:06
浏览次数:52

(高呼三声犹格-索托斯)

(寒暄)


Paul:你在YSDC上联络我说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Tom:是的,大家都知道当年密河社是在YSDC上启航的,Keith Herber就是在此宣布它的成立。真是令人悲伤,已经过去五年了……当时他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得到了五页的回复。YSDC就像一个奇妙的网上家园。这是我们的起点,我们在这里有了第一批粉丝,这里也是你接触硬核的克苏鲁的呼唤内容、洛氏风格内容与其粉丝的好地方。但是我要说的是,嗯,在过去几年我去读了研(为了当教师),现在已经完成了最后一个学期的学习,而我发现教学是一个非常占用时间的全职工作。我想我大概不可能在当教师的同时继续当出版商。我的计划是完成一些我们已有的项目。我会继续向经销商与零售商供货,也会继续通过密河社网站售卖,但是可能没有之前那么充裕了。(译者注:密河社网站已经关站很久了……)我们的确会继续完成已有项目的工作,但是其中的一些应该不会被完成了,至少不会通过密河社发行。简要来说,就是这样。


Paul:所以,你的学习与工作压力最后影响到了密河社的运作,因为这边的工作对你来说不是全职工作,而是一份苦劳。


Tom:不幸的是,的确。我是说,我花了很多时间,尝试将它作为全职工作,用来养活我,让我有稳定的薪水,能够……能够有点什么。但我很快发现的是,这不太可能,对于像密河社这样的小规模经营来说。它做的不够,没法得到足够的利润来支付稳定的薪水。


Paul:有意思的是,你和Oscar Rios在Keith Herber不幸离世后接手了密河社,而显然最近,Oscar与金哥布林出版社一同开始了他自己的克苏鲁的呼唤游戏授权出版活动。那么,他会接手密河社的一部分未来项目吗?是这样吗?


Tom:实际上,他已经接过了一个了。我们前不久在完成《不眠之城故事集》,而就此,Oscar与我谈了很久将来准备做的内容。我们准备了一系列以城市为基础的模组书,或是游戏设定,不一定是有关某座特定城市,但是我们已经有了《不眠之城故事集》,《新月之城故事集》,《风之城故事集》,还想了一些别的类似的标题。Oscar将会接手《新月之城故事集》并在将来发布,这是一非常好的消息,这样我们就有了一本非常扎实的新奥尔良书,在金哥布林的厂牌之下。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问世吧。


Paul:太棒了。你刚才提到了《不眠之城故事集》,这是20世纪20年代的纽约冒险合集,对吧?


Tom:是的,这是我们最近推出的游戏书。它得到了非常完善的审阅,我还得说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


Paul:我得说我很喜欢这本书的美术。


Tom:谢谢你。Rich Longmore的工作非常出色。关于《不眠之城故事集》我还想说些什么……但我首先想起的是国际邮政的事情。因为过去几年来跨越大西洋的邮费太高了,而我和博士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发现了美国邮政服务优先平邮件服务,它非常棒。你大约可以寄两本书或是几本杂志,只要能塞入信封的厚度。而且还是优先邮件,所以国内只要两三天就能送达,而国际邮件也只要大约两倍的价格,就能寄送到全世界。这真的很棒。后来他们调高了费率,本地费率稍微上升,国际费率上升得更多了一些,然后国际费率还上升了一些。人们开始不爽了,因为密河社是一家小出版社,我们的定价要足够高,这样在分销商拿走其中的60%后,我们还能在跑完印刷厂后在账户中剩下一些钱来。因此连我们的小说产品都有些贵。结果到了去年,邮费已经和书的价格差不多了。有很多老粉丝都因为这事情很不开心。这太不合理了,我也只能指指不断抬升的费率。我对此完全没有办法,我很难过。而刚刚过去的一月,他们甚至再度将费率上调了50%,现在邮费已经比书贵了,这把我逼疯了。


Paul:我想有个例子,就是准备上市的《The Grimscribe's Pupptets》,它的价格是20美元,但是送往英国却要25美元运费。


Tom:没错。这对小出版社伤害真的很大,我们本来有非常死忠的海外粉丝群体,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花费比书价格更高的邮费的理由,这完全不合理,我也不会责怪不愿意这样做的人。但这让我受到了很多损失。我不是亚马逊,我没法得到一个更低的费率之类的,我只能收取我必须收的价格,这样我才能靠卖书赚钱,公司才不会因此而破产。我不想它倒闭。我想要它继续运转下去。我不能带着赤字运作,这是政府的做法,不是小企业的。


Paul:我想这也是规模的问题,规模经济效益的作用是双向的,我们印斯茅斯之屋也有类似的遭遇,如果你是一定要去邮局的小经营者,你就没法承受大经销商能够承受的大运量低费率。


Tom:就是这样。我知道还有私营运输公司,他们收费比政府服务更高,比如联合包裹,联邦快递,敦豪速递等等。但你知道印斯茅斯之屋与密河社可做不到一天发几百个包裹。我们得不到大运量的优惠。他们也对给我们优惠这件事没什么兴趣,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亏本的。人家一天发30箱快递,我们一星期只能发一箱,想想看,他们当然不想给我们降价。


Paul:这真是个困境。但从更积极的方面来说,我想看看即将出版的作品,因为你刚刚提到了《The Grimscribe's Puppets》。你能介绍一下它是什么吗?


Tom:是Joe Pulver,他现在在德国,应该说离你更近,他为密河社整理出了又一册小说选集。(译者注:这位先生今年四月因为慢性病去世了……上帝祝福他。)

他的第一册是《A Season in Carcosa》,以钱伯斯作品为基础的故事集,就像《Black Wings》之于洛夫克拉夫特。我是说,有一群大家都读到过的获奖作家参与了《A Season in Carcosa》,他们中的一部分,我很愉快的说,又回到了《The Grimscribe's Puppets》的创作中。《The Grimscribe's Puppets》受到Tom Ligotti的启发,是一部献给他的作品,也贯彻了他的创作精神。我们在这本书中仿效了他作品《Grimscribe》对黑暗小说的影响,并由此制造了我们自己的噩梦工厂。


Paul:我忍不住在这次谈话前做了点准备。我想起来我之前在《Yog Radio》第38期采访了你和Oscar。我又听了一次那时的谈话,我觉得有意思的是,有一些你们已经宣布的作品提名被提到了。还有一些你们没宣布的。关于后者我们不太知道情况,但是前者中有《Thrice Damned Dunbriar》(克苏鲁黑暗时代作品),一部Kevin Ross的煤气灯战役(?),一部Scott David Aniolowski的新羊木镇设定书,还有Keith Herber的《The Outer Gods》。我有点好奇,你这次能不能告诉我们一下这些项目的进度。


Tom:这些都还在不可能的以太中。关于《Thrice Damned Dunbriar》的好消息是,如果我没记错,它的大部分文字内容都已经完成了。然而,我们在推出了几本游戏书后发现的是,你得跟着好卖的时代背景出产品,如果你想要继续做这一行的话。如果你不这样做,你最后就可能在项目上赔钱。而我最后则是让你们付出的比这个项目的益处更多。而且,这么小的公司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所以,我们目前暂时搁置了《Thrice Damned Dunbriar》,仅仅因为这是黑暗时代的内容。上次有人写黑暗时代相关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最近听说了好几次,他们准备重写、修订并且再次发布黑暗时代,这很棒。这样的话,也许像金哥布林出版社这样的小公司就会考虑出版《Thrice Damned Dunbriar》这样的作品了。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并没有什么东西是被特别指定给密河社的。而且大部分作者也是Oscar的朋友,将这部作品移到别的厂牌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译者注:当然这个好消息已经发生了,接下来我们就等着吧。)

至于其他的主题……嗯,Kevin Ross同样放弃了《Shiva in Silver Glass》,这就是那部煤气灯战役。他对发生的事情不怎么高兴,因此与其继续进行并出版一部够不上他严格标准的作品,他觉得将这个项目搁置会更好。而自从他搁置后,他将其切割开,并将部分内容用到了其他地方,因此这个项目应该不会被完成了。除非我们能让Kevin重新构想它并将它重写。至于另一本羊木镇术,这完全由Scott自己决定,如果Scott选择做点什么,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我猜应该不会在密河社下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开始,我想他可能开始了,但我认为这应该不是什么他最近在做的项目。但我也可能搞错了。

最后的是《The Outer Gods》。不幸的是,这部作品某种意义上,从一开始就已经完蛋了,因为,这是Keith在密河社成立之前很久就有的计划。就在混沌元素的获奖模组集《The Great Old Ones》出版后,他就计划推出《The Outer Gods》,有了旧日支配者就要有外神,这很合理。但Keith想要的东西很特殊,他所构想的形貌,他想象中对外神的描述方式……想要给出任何符合这一愿景的,足够向这一项目致敬的内容都非常困难。我们手头有几个模组,我们永远没法凑齐我们所需要的所有模组了,我们知道这会是一场赌博,而没有像Keith这样的人掌舵,这样的东西就好像自己走向了末日一样。我想目前其中一个作者将他的模组在别处出版了,另一个则在完成写作的过程中。还有一些尝试被退稿了。因此这个……如果有人能想出些什么,我还保管着这一远景,他有一些文件留下,我们也许可以考虑某天以某种形式将它完成。但就像我所说的那样,密河社目前并不想接手这样的项目。


Paul:谢谢你告诉我们最新进度。那么,谈及密河社的现状,我想有些人可能会说,如果你们有这些困难,为什么不用Kickstarter呢?但是对于Punktown你们又是这样做的,但就像我说的,这并不是为某一本书筹措资金而已,而是为这些事情投入时间同样有其成本。


Tom:是的。这基本上就是我独力运行的单人店,而且仍然没法得到足够的资金给人发工钱,而大部分人都会希望他们克服麻烦能带来收益。要知道,密河社开出的工资仍旧是最低水平,小出版社嘛,我们也十分感激曾与我们共事过的人们,仍在与我们共事的人们,以及将要与我们共事的人们,我们知道他们本应得到更多的。


Paul:这真让人难过,Tom。


Tom:对吧?我不能让人无偿工作。所以……现在只有我在做事情。而现在我最要紧的事情之一就是找到一个有工资的工作。研究生毕业之后,我现在正在面试,并希望能得到这样的工作,在现在的经济环境下这很重要。你知道的,孩子车子房子……这些生活中重要的事情。


Paul:当然。说些更积极的话题吧,刚刚提到了Kickstarter,你也的确为《Punktown》用了Kickstarter,进行得也很不错,你能跟我们再讲讲《Punktown》和Kickstarter吗?


Tom:我很乐意聊聊《Punktown》,这是我的朋友,了不起的作家Jeffrey Thomas的作品。对于任何对科幻小说中的赛博朋克类稍有兴趣的,你就知道,近未来、 有些赛博感(那种黑暗未来设定),再加上在阴影中虎视眈眈的东西,这对我来说就是进行克苏鲁的呼唤游戏的好地方。这本书是为brp/coc而写,它能兼容两个规则,书中有三个模组,我们目前完成了其中的两个,第三个正在由我进行,我的进度有点儿落后,嗯,但这是一个非常绑定设定。我鼓励大家在亚马逊之类的购书网站搜索一下Jeffrey Thomas与《Punktown》,你们会找到好几本书,他写了好几本短篇小说集,还有一些长篇小说,我都读过了,对这类游戏来说真的是很不错的设定。

至于Kickstarter,我认为,它在我的认识里,是对小出版社的运营产生了伤害的东西。我这样说的原因是,我们在《Punktown》上资金筹措挺顺利的,我们有了钱,就能把全部钱都用于产品上,这是得益于我们非常慷慨的支持者们,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我尽力给他们一些东西让他们觉得自己的钱花得值。但是现在,粉丝,游戏者们似乎更喜欢参与到项目中的感觉。给游戏书或是类似的项目通过Kickstarter进行赞助就是这样,与直接预订书不同。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不眠之城故事集》的销量并不好,可这是我们发售的最好的书之一,是我们最好的作者、最好的艺术家、最好的排版与展示材料设计的结合,可我们却因它而亏本了。我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它没有卖得飞快?我觉得,这与当下人们对商品的期望有很大关系。他们希望在支持了项目后能在文中被感谢。以这样的方式参与其中。他们想要有这一项目与我相关的感觉,使用Kickstarter就能给他们这种感觉。

我认为这切实改变了小出版社的运作方式。除非能依靠经销商就卖出成百上千套书的出版社,否则都要考虑Kickstarter对商业模式的影响。传统的模式不再奏效了。如果你告诉我《不眠之城故事集》整体销量较差,是分销商卖得差吗?还是网络直销?还是亚马逊(好吧应该还没有在亚马逊上架,因为我觉得他们欺压小出版社)?它到底是怎么受影响的?我想应该是分销商订单远不如我预期得好。我原本预想这本书能为我们打破困境,考虑到参与的人,考虑到时代背景、设定、对我来说这就是一本典范的克苏鲁的呼唤游戏书。


Paul: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克苏鲁的呼唤游戏书。


Tom:谢谢你。我真的,很为它而骄傲。但一切都不一样了,尤其是在海外。海外的经销商对他们订购的商品非常小心,我想是因为游戏店生意没那么好了,很可能没有那么多游戏店了。也许都是。但我原本都预计他们会买好几箱书的。结果他们只买了一箱。原本他们一般都会买五六箱的。(一般一箱是20-30本书。)我知道他们生意都不好。


Paul:你认为显然有一部分原因是Kickstarter的影响?


Tom:显而易见。当然,这是我的感受,有可能是错觉。但人们的确有不一样的预期了。如果是来自一家小出版社的产品,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本书而已,但如果通过Kickstarter,他们可以通过付钱得到更多东西,他们可以有参与感,他们可以在书中的某个位置得到大量的感谢。在《Punktown》中,他们可以在书中留名。你们可能觉得我还想说一下营销。显然,Kickstarter提供了一个机会进行无底线的营销,也可以在筹款进行过程中不断的推销你的产品。我在那段时间也得到了别人的帮助,来学习进行营销。但是,真正对局面有影响的是,你得每天都去宣传,还得宣传到不同的人面前去,这样运行Kickstarter基本上就是全职的工作了。


Paul:我也在别处听闻过。我们先前用过Indeigogo,这也基本上是同类的东西。为了众筹成功,我们每周都计划了一些可以宣布的内容,还有一些能够不断解锁的项目。


Tom:这的确是需要好好准备的。但在《Punktown》上我并没有这样的计划。你应该知道我想要做到。而这个过程中让我很痛苦的是,我必须等待着公布解锁项目,不能一次性全部公开,否则人们就不会为此激动了,你得像在驴鼻子前栓胡萝卜一样引诱他们。而我并没有与一系列作为解锁项目内容计划对应的众筹目标,真是不巧。所以我不得不等啊等啊等啊等,等到我最后公布的时候,我觉得很多人都已经没兴趣了。

所以这里的教训是,如果有人想要照看自己的Kickstarter项目,你得保证提前准备所有需要公布的信息,以及可以解锁的计划,还有何时公布,这对整件事情影响很大。另外就是,最理想情况下,你要完成项目中大部分的工作,否则,你就会赶不及。我知道《Punktown》进度落后了,我想要尽快发布,但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还要完成排版和其他工作,这些都需要时间。当然,如果你提前完成的越多,你就能越快解决问题,你的作品就能更快面世,大家就会更高兴。


Paul:我听闻了Robin D. Laws的《Hillfolk》的Kickstarter,进行得很不错,但他也很惊讶这在一整个月的时间里都变成了一项全职工作,他完全没预料到。


Tom:我记得我看到他在Facebook上说,他完全没预料到进行成功的Kickstarter需要这么多离去。的确,而且压力很大。而且会有很多失望的时候,你知道,他们刚开始的时候都很好,你觉得你可能可以冲刺到20万美元,然后他们就停下来了,筹款不过刚刚过半。这让你很难受,更加的是,其他筹款者会开始失去信心,他们看到事情并没有原本想得那么好,他们又会开始减少他们承诺的钱款,有几天我就坐在那里看着《Punktown》的Kickstarter金额下降。这很吓人。


Paul:我们在先前的一些节目中也提到过Kickstarter,这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Kickstarter的确对角色扮演游戏、爱好与产业都产生了影响。在这里我想问的另一件事是,你们如何看待电子销售,尤其是PDF销售?


Tom:PDF销售,以及电子书销售,对于产业中的所有人来说都是福音。尽管我们需要付出网费与在线上售卖的托管费,但除此之外,因为不再需要印刷、运输与递送,也不需要储存,这实在是太棒了。在产业中的所有人都应该考虑一下这样卖书。然而,它与纸质书相比的缺点就是分销网络。你不太可能让人走进店里,在架子上找需要的PDF。这就是纸质书与传统销售方式相对于PDF的优势。对于PDF来说,有许多网站可以上传PDF售卖,但是在游戏世界中,也并没有那么多地方。而如果人们不知道你的书已经发行,并且可以通过PDF取得,他们很可能就会错过。虽然在利润率方面的优势很好,但是在销售网络方面就不太好了。你这又是经济规模的事情。


Paul:出版,或者说小公司出版并不容易。


Tom:不不不。Keith想要短时间内卖掉几千本书。但这从来没发生过。已经过去五年了。


Paul:所以我想问你的事,作为密河社的总裁与总编,当密河社的头头的一天是怎么样的?


Tom:嗯,大概这样。通常一天开始,我先是确保孩子们在上学或是去其他地方的路上。然后我就得坐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有邮件吗?有没有人在网上报告有什么东西需要修复的?我有没有听到什么?有没有人在对我大叫有什么事情该发生了,或是有人没拿到什么要拿到的东西?大概就是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话,我就得衡量一下这是紧急的、重要的、还是有人觉得自己很重要?不管是哪种我都得来处理,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得处理。所以,一天的第一步就是扑灭隔夜火。然后就是看看项目进行得怎么样,并且管理每一个在进行的项目的进展。所以现在,我的下一项任务就是联络各个经销商,让他们知道《The Grimscribe's Puppets》已经付印了,他们应该下单了。我希望他们能够下一些大订单,这样我们就能赚很多钱。让我做个白日梦。然后我还得看看有没有人在Facebook上说了什么,这最终也和营销有关系。而尽管我们可能不做Kickstarter,但我还是得看看谁说了什么,在那里也会有人提问题,说点东西,所以也要检查。还得检查YSDC,看看是不是又有人抱怨邮费了,然后接着告诉他我已经尽我所能。

然后还有整体的项目统筹。呃,《Punktown》现在就有一些美术工作分配要进行,还有地图还没有做。所以我要把美术工作分配到位,让它们得以完成。还有一些写作任务要完成,也就是我给《Punktown》写的那个模组,所以我要把城市设定搞完并把模组写完,希望能够在接下来几天里搞定。然后看看还有什么别的要做的。啊,《Deepest, Darkest Eden》,由Cody Goodfellow编辑的新小说集,新的终北之地故事集。我得为它起草合同,因为某些地方的作者喜欢要合同。只能我来做。我得兼做很多事,还得充当法务部门。这大概就是我的生活。根据各个项目所处不同阶段还会有一些别的任务,比如平面设计,因为我得确保封面完成了,并且上传到了合适的地方。然后还要跟进其他人的工作,确保他们被分配到了任务,他们在做这些任务,确保其他能做接下来任务的人还有空完成这些任务。大概就是这样。很多工作都是在虚拟世界中跑来跑去,把东西搬来搬去。比较好的比喻是玩杂耍球,有的球是着火的,有的则不是,但你还是要触碰每一个球,处理它们,然后再把他们抛出去。


Paul:你在加入Keith Herber的密河社时有预想到会这样吗?


Tom:完全没有。因为,当我加入Keith时,我是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长聊过好几次,大约再过十年左右,他会感到疲倦,然后会把公司交给我。

现在都还没到十年呢。他退出得比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人预期的早太多了。

所以,我想我大概,更加没想到被国税局联系,说有一些他们认为早就该填的表格没填。他们为此要罚我差不多一千美元。哇哦,真的。太感谢这些人了,为在这个国家运营小企业整了这么多障碍,我真是太感谢他们了。因为晚交没什么鬼用的书面文件就罚一大笔钱。

我想,我预期的可能更多是,慢慢通过工作来了解要干什么,然后一点点接手其他部分。我还预期慢慢发展,直到我们能够有雇员,我们能够固定的合作伙伴等等。但是,我们从来没能达到这样。我们的账户里从来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薪水。我的意思是,到现在,我们的账目都做不到收支平衡,只能给大家发点儿相当冒犯人的薪水,还会在这之后把我们的所有活动经费给榨得干干净净。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还得运作。


Paul:从你过去几年的经验中,对于想要开始小出版业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呢?


Tom:尽管Kickstarter真的改变了一切,但我还是全心全意地推荐通过类似这样的平台来获取启动资金。因为利用像Kickstarter这样的平台最大的优点就是,你能够得到用来运作项目的钱。然后你就能得到收入了。再之后你还能用这笔钱去发布项目。然后,最好的情况下,你还能剩下足够的钱来启动下一个项目。而密河社的运作方式是这样的:当我们把钱存进银行里,它就会一直存在那里,直到被用作下个项目的启动资金为止。


Paul:这有点儿像他们所说的拆东墙补西墙(robbing Peter to pay Paul)。


Tom:就是这样。我们一直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但是这里被拆的是那些干了活却得不到报酬的人。不应该这样的。我一直想办法保证别人能有报酬。但你知道,那些每天都在干活的人却没有。到了现在,这样的人只有我了。而这就是为何你不能期待通过这种事情来挣钱。这一行的确有一些利润,但非常少,而且如果你如果自己用了这些钱,你就没钱接着做别的了。


Paul:你对Kickstarter的描述很有趣,在你看来,它更多是祸福相倚。


Tom:完全正确。它既是福音优势诅咒,因为它改变了一切的运作方式,但它又让小出版社,或是其他小项目小企业有了启动的资金,以及运作费用。他们需要运作的资金,这样他们才能够运转起来,给人付应得的报酬。大家可都不会接受这种承诺:“等书印出来,我们从分销商那里拿到钱再说。”大家都会说“这可真有意思”,然后走开去。因为这就是一种赌博。


Paul:回到营销的问题上。你觉得将产品信息最有效传达出去的方式是什么?


Tom:我想,当下最有效的方式是在Facebook之类的地方立一个页面,不给自己点like,而是付钱给你Facebook上的朋友让他们来,然后实话实说,只能期待有病毒式传播发生。Facebook有一点好,就是这样的事情的确会发生。通过Facebook的likes,网页就会像洗发水广告一样传播开来。它就成为了非常了不起的交流工具,能够让人们知道新出的产品,发生了什么,还能让人们为此感到激动。而且粉丝们也能分享开这些链接,如果他们参与了这个项目,他们就能够用Facebook自己分享开来,这个项目就会持续出现在热门中。而小公司的营销费用基本就是,免费的。


Paul:是的。回到我们最开始的问题: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到底怎么了?你们是要无限期停摆,还是就此结束?


Tom:就我们所知,我应该说这是无限期停摆。我得看看有收入的受雇教师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如果我能得到一个有收入的工作,我希望能够在这个秋天开始工作,并且是全职工作,还有想都没想过的薪水与福利。然后我再看看这对我来说如何,最后会怎样。如果我发现我有很多空闲时间和能量,也许我们会乐意再进行一两个项目。不过,我最初加入密河社的原因之一,就是想要有机会写作,想要向Keith Herber学习。但是运营一家出版公司可不太会有写作的机会。最后会变成放弃写作运营公司与放弃运营进行写作的两难局面。你得选择你的主攻方向。所以,我想我得看看生活最后会给我带来什么。


Paul:我们真的很感谢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所推出的这些产品。《不眠之城故事集》非常优秀,我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去买一本。希望一切都能有改观。我非常感谢你愿意抽时间和我聊聊。


Tom:我也很感谢你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来公布这个消息。你知道,就像我开始所说,没有YSDC,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启动这家攻速。我很自豪我们走完了如此漫长的一段旅途,遇到了这么多的人。


Paul:祝你一切都好,Tom。


(高呼三声犹格-索托斯)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