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DG:Handler‘s Guide]第二章:往昔;庄严会战争
此译文由译者Frend首发于TROW网站中守密之秘部分中,经译者同意后转载

作者:霧君
发布日期:2020-10-10 23:13
浏览次数:47
Rebirth
重生
————————————


1970年8月,40名拥有绿色三角洲涉密权限的联邦雇员在华盛顿特区举行了一次秘密会面,讨论他们究竟该怎样处理那些危害到国家安全的非自然威胁。他们不相信庄严会有必要的技能去完成这些任务,甚至更糟的情况是,那些被误导的团队可能会将非自然事物当成是一种可以开发的资源。

这一团体最后决定联系那些曾经有过绿色三角洲涉密权限的个人,告诉他们绿色三角洲已经在私底下重新开张。过去的联系人被重新唤起,联盟被重铸。重生的绿色三角洲执行的第一个“非官方”任务是宾果行动(Operation BINGO):几家B-52轰炸机偏移了既定路线,“意外地”炸毁了地图上所有已经确认的,存在于中南半岛的丘丘村落。等到1971年圣诞节,绿色三角洲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预算、没有总部、没有文件、没有授权的组织,但最重要的是,没有人能够监管它。

对于这个组织里的许多成员来说,这种自由明显是一个好的变化。


DISINFORMATION
LOMAR AND HYPERBOREA
伪情报
洛玛与北方净土


许多历史记录都声称在中新世时期洛玛古大陆曾经崛起过一段时间。起初,这片陆地上居住这一些披着皮毛的类人生物——某些文献称呼它们为“沃雷”(Voorii)或者“沃米”(Voormi)——但在几千年的战争后,这片土地上靠近现今北极的地方出现了第一个已知人类文明,卓波纳(Zobna)。人类将沃米赶到了洛玛大陆的南部(如今北美洲北部)与北方净土(当时此地正在慢慢地被冰川覆盖,并最终变成了今天的格陵兰),并且在洛玛大陆上建立了奥拉索尔城(Olathoë),在北方净土上建立了康莫尼亚(Commoriom)。

方净土的居民从他们的神明撒托古亚——以及他们抄誊的那本比人类更古老的《纳克特抄本》(Pnakotic Manuscripts)——那里学会了使用超维几何魔法。这些北方净土上的术士们打开许多时间之门,让他们能够去往温暖和繁茂的中新世;他们还建造了灵魂之窖(the Vault of Souls),并用它削弱并囚禁一位名叫“伊塔拉-苏阿”(Itla-shua)*的旧日支配者。依靠着这些努力,这些术士最终创造出了一个(暂时)气候温和的天堂。另一方面,洛玛大陆上的领主们则通过学习他们自己保存的属于纳克特城的知识碎片,掌握了伊斯人(Yithian)心灵交换技术。通过这一技术,他们能够与其他的生物交换心智,或是将自己的心智送去其他时代。这两个地区所面临的最大敌人是统治着西方的兰-提戈斯(Rhan-Tegoth),至少传说是这样声称的。

* 绿色三角洲规则自己创造的一个旧日支配者,被认为与北美传说中的食人雪怪温迪戈有关,也有人认为它是伊塔库亚(Ithaqua)的另一个名字。

最终,伊塔拉-苏阿完成了它的复仇,将两个文明都掩埋在了冰雪之下。而洛玛大陆的最后残余,奥拉索尔城,则被吃人的诺弗刻(Gnophkeh)以及它们的人类追随者攻陷了。(也有些文献则声称洛玛人最终驱逐诺弗刻)

●一份清教徒撰写的编年史(完成于1700年前后)提到“拉玛哈(Lamah)的那些部落,那些居住在巨熊(Great Bear)下的人,在古代就因为他们的恶行而遭至毁灭”。此外,该编年史还暗示他们能够控制,或者禁锢“奥萨达古瓦”(Ossadagowah)*

*,一个由德雷斯创造的旧日支配者,有时候也被称为Zvilpoggua。

●1936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在加拿大西北地区贝克湖以南260公里处发现了一些石头遗迹。然而一群因纽特人萨满赶在专家针对遗迹展开考察前捣毁了整个地方。他们称那个遗迹为拉玛哈(Lamah)。

●1975年,加拿大M部(M-Section)在巴芬岛露天矿坑里发现了一处洛玛人遗迹。

●1993年,M部调查了育空地区的卡克罗斯沙漠里的晚期洛玛人遗址。

●2001年,庄严会的卫星在飞越两极地区时在南北极各发现了一个“重力异常“点。该异常效果似乎随着季节起伏变化。

●随着格陵兰岛的冰川不断后退,绿色三角洲认为格陵兰岛的内部地区也有可能出土一些属于北方净土的遗迹。绿色三角洲对此类消息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DISINFORMATION
OPERATION BINGO
伪情报
宾果行动


1970年12月,被解散的绿色三角洲启动了他们的第一个非官方行动。前执行委员会成员费尔菲尔德将军与斯蒂曼将军设法给弧光行动(Operation ARC LIGHT,越南),美景行动(Operation GOOD LOOK,老挝)与自由交易行动(Operation FREEDOM DEAL,柬埔寨)的B-52轰炸机安排了新的目标。该月的最后两个星期里,合众国空军摧毁了所有已知的丘丘村落与宗教场所,甚至对某些地区进行了数十次的打击。借着这个机会,一些在海军情报局(ONI)与合众国空军(USAF)工作的老兵们也将滚筒行动(Operation BARREL ROLL)中从小鹰号航母上起飞的F-4战机与泰国起飞的A-1战机引导到了该区域进行了凝固汽油弹打击。


THREAT MATRIX
THE SURVIVORS OF INNSMOUTH
威胁矩阵
印斯茅斯幸存者


印斯茅斯围剿行动中抓获的深潜者混种已经被政府收押了很多年——但是政府部门里只有少数人知道它们的存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些囚犯被关押在原子能委员会(Atomic Energy Commission)在洛斯阿拉莫斯预留的一处名叫YY-II的设施里,代号冰洞(ICE CAVE)。(此处设施同样也在1947到1981年间关押过一个活的外星生命体,或者说“灰人”)。

长时间远离海洋的生活让囚犯们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这些印斯茅斯幸存者早在40年代早期就已经患上了神经紧张症。处理与这些囚犯有关的事务需要获得谜箱(PUZZLEBOX)安全权限,该安全权限的历史可以一直上溯到1942年。然而,自60年代之后就再没有人过问过这些囚犯。但是,冰洞仍然被要求无期限地关押这些囚犯。即使最后一个拥有谜箱(PUZZLEBOX)权限的工作人员退休后亦是如此。

到后来,庄严会扩展了冰洞的用途,将蓝色飞行工程(BLUE FLY)收集到的外星生命体也保存在了这里。由于庄严会严厉的分区化管理,那些在冰洞工作的人从未问起为何在设施内会存在着一个没有人有安全权限进入的区域。所有人都默认有其他一些人负责管理那个区域。直到1999年一次清点工作中,管理人员才发现自1972年起就已经没有人在那一封闭区域内工作了。当这一区域被再度打开时,那些本应该被关押着的混种已经失踪了。那些供印斯茅斯幸存者木然沉睡的巨型盐水水柜早已完全干涸,而里面什么也没有。


IN THE FIELD:
The Cowboy Years Campaign
外勤行动
牛仔年代战役


1970年之后,绿色三角洲变成了一个藏在联邦政府中心的地下组织。这个组织是由一群努力将事情办妥的探员组成的,虽然他们办妥事情的方法完全是非法的,见不得光。那些想要进行一场牛仔年代(1970-1994)游戏的玩家需要记住以下几点:

新兵:所有的探员都是新兵。他们从自己的联系人那里获得的信息取决于各自的具体情况。有可能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所属的组织叫什么名字——至少暂时不知道。但将他们捆在一起的东西是他们都曾见过某些非自然的东西。而如果某些政府里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告诉你这些恐怖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你可能需要花上很长时间来重建自己对政府的信任。

●任何人都不该知道:你的首要原则就是“任何人都不该知道”。 组织里的一切工作都是暗中进行的。这意味着探员们必须对自己的工作完全保密,他们的家人不该知道这些东西,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机密。将如此巨大的东西泄露出去将会摧毁组织为之奋斗的根基。

●被追捕?:有些传闻坚称存在着联邦政府的最高层设置了一个负责反制组织的行动小组,而这个小组在追捕组织里的探员。但谁知道呢?就算他们真的这么做了,他们会说出来吗?

●谎言,从始至终:什么是真相?你的同僚知道真相吗?绿色三角洲的领袖们知道吗?真相就是没有真相。或者说,没有一个任何神智正常的人可以理解的真相。这个世界上只有一层层的谎言。你能得到的最糟糕的启示便是:组织找到你并不是因为它想要拯救你,而是因为它想让你派上用场。一旦你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就变成了任务本身。


Reorganization
重组
————————————


从1970年到1994年间,并不存在一个真正的绿色三角洲。它变成了一个由联邦执法人员、情报人员与军事人员组成的非官方的秘密兴趣小组。它没有获得任何政府拨款,但它的成员会从自己所属的机构与军事部门提供它所需要的资金、设备、服务以及人手。为绿色三角洲办事并不是一份全职工作;探员们通常都在为其他诸如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合众国空军或者国税局之类的机构工作。但是只要有可能,他们就会在其他绿色三角洲的探员的安排下被 “调派”去参加绿色三角洲的任务,而这些“调派”任务往往都被伪装成一些日常的工作。

这一情况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丧失了一个能够汇集情报的中央部门后,绿色三角洲的探员们执行任务时唯一能够仰赖的只有他们的个人经验。同时,组织也开始采用“焦土政策”来对付非自然事物,即:阻止正在发生的事情,摧毁与它有关的一切证据,不留任何痕迹。

这很对元老们的胃口。整体而言,他们已经对自己的政府丧失了信心,并且觉得只有自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官僚系统的阻挠后,他们采取“统统杀光”策略更多地是出于个人恩怨而非实用主义考量。在这个非法的新绿色三角洲出现的头四分之一个世纪里,他们一直保持着这样一种状态,这一时期鲜有记录在案的信息。有些知情的人会将这段时候称为“牛仔年代”(The Cowboy Era)。


IN THE FIELD:
The Fate Campaign
外勤行动
命运战役


命运组织是一个由一群掌握着非自然能力的个人所组成的秘密团体。它主要在纽约市活动,并且致力于释放奈亚拉托提普。这个团体由看起来无法战胜的斯蒂芬·阿尔基斯领导,他们控制着一个邪教与罪犯组成的庞大集团,在纽约的地下世界里占据着无可匹敌的位置,而且无惧任何组织与个人的挑战。对于其内部成员而言,“命运”(the Fate)一词既指组织本身也指组织的领导层。而对于外面的人来说,这个组织的结构与目的始终是一个迷。整个组织只是简单被称为“网络”(the Network)。

这个组织内部有着一个等级分明的阶层体系,而领导层组成的“命运“团体则位于这个体系的顶端。领主(Lords)初生者(Neophytes)与专家(Adepts)构成了它的整个网络,而“命运”严格控制着这些成员的一举一动。那些不依命令行事的仆人们很少能够活到让他们重新考虑自己的行为是否恰当的时候。

对于发生在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纽约绿色三角洲战役,“命运”能够提供一个理想的基础。你需要记住的是以下一些事情:

●阿尔基斯无所不知:虽然“命运”的仆人可能会受到法律与道德观念的束缚,斯蒂芬·阿尔基斯并不会有这样的困扰。到了九十年代,就连绿色三角洲也放弃了暗杀他的想法,因为——不论他们做了什么——他总会回来,毫发无伤。没有探员知道他的动机与消息来源,正如没有探员知道他究竟在和绿色三角洲玩什么游戏一样。

●任何人可能会失踪:由于掌握了超维几何技术,“命运”实行犯罪活动时总是表现得非常特别。盗窃、谋杀甚至更糟的犯罪都是通过一些非自然的手段完成的,而且不会留下一丝线索。

●城市就是它的巢穴:自七十年代大破产的深渊中崛起后,八十与九十年代的纽约是一个挣扎着谋求稳定的地方。犯罪猖獗,整个城市依旧疯狂。命运拥抱了城市里每天都会发生的恐怖行径,并悄悄地藏身其中。


DISINFORMATION
IREM AND THE NAMELESS CITY
伪情报
埃雷姆与无名之城


《古兰经》与《一千零一夜》里都提到了那座传奇的、比伊斯兰教更古老的城市“千柱埃雷姆”(Irem of the Pillars)。两本书也都认为安拉之所以突然毁灭它是因为那里居民犯下了不敬的大罪。后来的神话学家对于埃雷姆的位置多有争论,从沙特阿拉伯,也门到阿曼境内都有可能。1991年的一次探险活动认定阿曼境内阿史拉(al-Shisr)附近发现的一座修建于铁器时代的乳香贸易堡垒就是埃雷姆(也被叫做“乌巴”(Ubar))。探险队在那里找到八座高塔,它们在大约公元400年前倒塌进了一座陷坑里。阿尔哈兹莱德写下的传说则将埃雷姆与一座比人类更古老的“无名之城”联系在了一起。他声称,那座城市里生活着一些鬼魅般的爬行动物,而埃雷姆的阿德部落(Adites)*不知为何摧毁了这座城市。据说阿卜杜尔-阿尔哈兹莱德在埃雷姆的废墟里梦见无名之城后写下了《死灵之书》的第一段叠句(“那永恒长眠的”等等)。NRO三角洲(NRO DELTA)与庄严会的其他部门以海湾战争为掩护,在1990年到1991年间在沙特阿拉伯与阿曼进行了大规模的活动。考虑到这些行动的规模,庄严会很可能已经发现至少一座,或者全部两座,城市的具体位置。然而在第二次海湾战争期间,绿色三角洲展开的跟进行动却获得了一些令人沮丧的模糊信息。这使得一些军官怀疑某些前庄严会成员篡改了之前收集的情报,试图干扰绿色三角洲对于庄严会的接管活动

*《古兰经》里提到的一个古阿拉伯部落,《古兰经》说是他们是埃雷姆的居民。

●1907年圣伯纳德教区围剿行动中抓捕的囚犯供认,埃雷姆在全球的克苏鲁教团中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教授纳撒尼尔·温盖特·匹斯里可能于1911年进入过埃雷姆或者无名之城,当时其已被伊斯人附身。

●在伦道夫·卡特的记叙中,埃雷姆被描述为一个存在于现实与外界(Outside)之间的城市,而且在它的主城门的拱顶石上雕刻着一只巨大的手。卡特暗示称犹格-索托斯居住在那里。

●1921年诺瑟姆男爵十九世曾出发寻找无名之城,但他回来时身心俱疲,似乎年长了数十岁。

●1930年哈利·圣约翰·费里比在信中记叙了自己在也门与一个老人的谈话。此人曾在沙特阿拉伯中部的拉答哈(al-Dahna)沙漠里见过埃雷姆,并且在那里的地下神殿中崇拜过纳各与耶布(Nug and Yeb)。费里比本人曾于1932年进入鲁布哈利(Rub Al-Khali)沙漠进行探险,并坚称瓦巴尔陨石坑*就是埃雷姆的遗址。费里比可能是在误导后世的探险家远离真正的埃雷姆。

* Wabar meteor crater,位于鲁布哈利沙漠,于1932年由哈利·圣约翰·费里比在寻找传说中的城市“乌巴”发现。起初他以为这是一座火山留下的痕迹,后来经过地质学研究认定为一处巨型陨石坑。

●1948年,费里比的儿子金可能被迫加入了双鱼宮(PISCES)前往瓦巴尔/乌巴地区(火山口行动((Operation CALDERA))

●斯蒂芬·阿尔基斯曾在一份录音中提到他出生于“千柱之城“。当被追问时,他没办法,或者不愿意,回忆起那座城市的名字。

绿色三角洲不知道埃雷姆与无名之城究竟是同一个地方,还是不同维度在同一地理位置上的重叠,或者两个完全不同的闹鬼遗迹。沙漠能够很轻易地将这两个地方隐藏起来。


Fairfield
费尔菲尔德
————————————


1994年2月,绿色三角洲的元老之一合众国陆军少将雷金纳德·费尔菲尔德被庄严会下属的反情报部门NRO三角洲(NRO DELTA)暗杀。在绿色三角洲被官方除名后,费尔菲尔德将军是保证它继续运转的关键人物之一。此人厌恶庄严会的所作所为,并且因为知道了太多东西一直被庄严会视为一个威胁。这次暗杀行动是庄严会针对绿色三角洲展开的第一次直接行动,然而绿色三角洲却缺乏足够的准备,不能对其进行快速的反击。

在1994年的时候,绿色三角洲内部只剩下了四十名“官方”成员。这些人中半数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并且几乎所有人都到了即将退休的年龄。但他们能够联络上一百名至少参加过一次绿色三角洲行动的探员,还有几百名过去曾经为绿色三角洲效力但已经退休的政府文员,以及接近五百名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友军”。

意识到庄严会所构成的威胁后,约瑟夫·康普教授——一名在国会图书馆工作,已经上了年纪的战略情报局(OSS)兼绿色三角洲老兵——看到了改变的契机。他成功地说服了元老们,告诉他们绿色三角洲唯一的选择就是变革,而现在绿色三角洲与庄严会之间有一场战要打。

在1994年秋天的时候,绿色三角洲重生了。


DISINFORMATION
THE TRUTH BEHIND THE GREYS
伪情报
灰人的真相


灰人(Greys)实际上是一种生物自动机器,而操纵它们的是被一种与人类大相径庭、称为犹格斯真菌,或者米-戈,的非自然种族。米-戈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就来到了地球上,并且在这个世界上开采资源。它们一手导演了罗斯维尔飞碟坠毁事件,试图研究人类的反应。更多的UFO事件——个人与飞行器的失踪,迅速蔓延的家畜虐杀与基因采集事件——都是研究的一部分。

1978年,米-戈认定人类已经足够称职与冷酷了。于是,它们联系上了庄严会。为了以防万一,米-戈做好了两层伪装。首先,它们将自己伪装成了灰人;然后它们为灰人杜撰了一个“秘密任务”。为了掩饰身份,灰人声称它们是一群和平的探险家,而且正在寻求一种方法摆脱即将灭绝的命运。而米格为灰人杜撰的“秘密任务”则是灰人想要将人类当作一种原始材料进行收割,并利用收集到的东西重构它们的族群。这样一来,如果庄严会发现了灰人的“秘密任务”,他们就不会再去思考米-戈所做的第一层伪装。

于是,在精心地操控下,合众国政府取代了米-戈过去建立起来的、由人类协作者与邪教徒组成的低效网络。

不过,灰人的“秘密任务”与真相相差得并不远,即便庄严会与绿色三角洲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层真相。对于米-戈而言,地质矿物并不是地球上唯一让它们感兴趣的东西。它们一直对人脑有着强烈的好奇。人脑的表现与它们遇见过的任何东西都大不相同。人类是它们发现的第一种具备双重知性的智慧心智——即,人类的心智有着截然不同的两个方面:理性与非理性。这使得人类能够做出的一些非理性的猜测,即便这些猜测与依照理论模型用逻辑外推得到的结果完全不符。与人类不同,米-戈没有这种依靠直觉的思考方式。

但最让米-戈害怕的是,人类的思维以及人类非理性的逻辑跳跃经常被证明是正确的。人类在很短的时间就从创造出无线电台发展到了成功部署核武器,而这一进程给那些位于外环的外星科学家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米-戈以灰人为伪装进行的大部分工作都是打着UFO绑架的幌子对人类的直觉进行试验。米-戈将被绑架者暴露在各种各样离奇的刺激下,然后监测他们的反应。试验对象通常会在接受相应的记忆抑制后被送回人类社会。但有时候,特别有潜力的个体(或者他们的大脑)会被带回犹格斯星,面对更加不可言说的发现与恐怖。

2001年后,灰人就不再与庄严会进行联系了。但如果有人能够采访到飞碟观察(SaucerWatch)与X-现象(Phenomen-X)*的被绑架者档案库里的成员,或者与曾在庄严会供职的科学家或安全官员谈一谈,他们就能发现灰人行为背后的模式,甚至找到一些通向真相的线索。然而,随着庄严会计划被叫停,灰人在地球的行动也全都陷入了停顿,没人知道:米-戈是否真的完成了它们的目标,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直觉思维模式?或者它们的沉默只是最终计划到来前的幕间休息而已。

*这两个都是真实存在的UFO阴谋论网站


THREAT MATRIX
PORTRAYING THE MI-GO
威胁矩阵
描绘米-戈


如果探员们对米-戈以及它们的木偶灰人毫无畏惧,那么你就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里为你提供了一些制造恐怖气氛的提示:

●无法理解:米-戈不仅仅是一些来自外太空的“有智慧真菌”。它们的一部分会在附近的维度膜上穿过、消失然后又出现。米-戈的身体依附在的一个格子样的“骨架”上。他们身体表面的突出物都是活的,并且以一种有智慧的同时也令人困惑的模式闪烁着光芒。它们在移动与飞行时呈现出一连串断断续续的静止状态,就好像它们会突然消失,然后在另一个地方开始运动,而从这个地方移动到那个地方的过程却省略了——仿佛就是一卷以两倍速播放的电影*。它们是完完全全的异类。

*原文是They move and fly in stuttering un-movement, seeming to skip and start without crossing intervening distances like a film played at double-speed. 估摸着大概是这个意思。

●宏观维度生物:米-戈同时存在于人类之上与之下的维度,以及我们所在的这个维度。利用高维度的“捷径”,它们能够像是走进一扇敞开着的大门那样走进一座密封的银行保险库。更糟糕的是,它们能够感知并看到一些人类永远都无法知道的、超出常规物理学以外的东西。

●精通时空:我们的“物理学”是一种有局限的误解,它只有一部分内容是正确的。但米-戈理解这个物理世界,并且能够以一种无法解释的、令人发疯的方式改变它。它们并非无所不能,也不如旧日支配者那样强大,但每次与它们打交道,探员们都应该觉得胆战心惊。

●灰人都是怪胎:灰人是米-戈用来愚弄人类的木偶。一只米-戈能够同时控制半打的灰人。对米-戈而言,灰人就像是一个需要远程超控的潜水器。这些木偶将米-戈超凡的智慧与感知能力限制在了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内,让它们能够像是一个人类那样“看东西”。

●记忆缺失:主持人完全可以自己决定如何叙述探员的经历。米-戈与灰人能够对人类的思维随意地进行剪切与粘贴,但它们偶尔会非常草率地处理这些事情。米-戈不能很好地理解人类所体验的线性时间轴,因此它们有时候会犯一些自己意识不到但在人类看起来显而易见的错误。与米-戈接触可能会造成记忆出现空白,或者清晰记得一些从未发生的普通活动,等等各种离奇情况。主持人最好将这些事情直观地叙述出来,让探员们自己去发掘属于他们自己的真相——或者发现他们记忆里被删除的地方只有完完全全的一片空白。


DISINFORMATION
YUGGOTH AND BEYOND
伪情报
犹格斯星与更远的地方


神秘主义者,预言家,UFO接触者的档案室里堆满了发生在那些极少被描述的外星世界上的故事:耶库伯人(Yekub)发送过能够导致整个行星灭亡的心灵传输探针,舜尼(Shonhi)与三星尼翁(the triple-star Nyhon)会从许多星系带走贤者们;雅迪斯是贤明的纳戈-索斯(Nug-Soth)与钻地蠕虫的家园;活体星球格赫罗斯(Ghroth)飞驰在深空之中传唱着复仇女神的歌谣。而在所有一切的中心——或许是星系的超巨型黑洞中——则是阿撒托斯的王庭。究竟哪些故事是真的呢?没有哪个神智正常的人知道。

我们所在的太阳系本身就显现出了非自然事物的痕迹。

●米-戈在月亮的背面开采非一些地球上找不到的矿物。

●外星种族在火星上留下了巨大的遗迹,不过(至少根据绿色三角洲掌握的情况)不是在塞东尼亚区(Cydonia region)*。当然,除非塞东尼亚高台也是另一个冷原的外延。

*火星上的一块特殊区域。该区域分散着大量奇怪的地貌,经常被认为是火星文明留下的遗址。著名的“火星人面”就在这一区域。后文提到的塞东尼亚高台也在这一区域。

●1904年,精神病学家吉尔·斯芬顿记录下了疯子杀人犯约瑟夫·斯莱特对于梦境的叙述,他提到了一群类似昆虫的外星人生活在卡利斯特(Callisto)。一份在墨尔本旧货店里找到的伊斯人记录证实了他的说法;这群外星人在六百万年前达到了它们文化与哲学的顶峰。

●许多相信爱德加·凯西*的“地球转变”预言人声称地球曾经围绕土星——迦勒底人称之为“太阳星”——运行。至少,纳克特与北方净土上的铭文表示撒托古亚能够很轻易地在不同世界间往来。

* Edgar·Cayce,一个活跃于二十世纪初的美国灵媒,他24岁后因为喉炎难以发出声音,只能在催眠状态下说话。此人在催眠状态下做出过许多预言。“地球转变”(Earth Changes)就是他做出的预言之一,声称地球很快会迎来一系列灭绝性的灾难,人类的生活会被彻底改变。

●根据《格拉基启示录》(Revelations of Glaaki),体型方正、类似金属的拉格罗希安人
(L’gh’rxian)生活在天王星上,它们崇拜拉洛格(Lrogg),奈亚拉托提普的一个蝙蝠模样的化身。夏盖虫族在前往地球之前曾经与这些拉格罗希安人不太友好地共存了九个世纪。这是真的吗?或者这只是过去曾发生过的事情?

●一些以风能为食的真菌——可能是米-戈的造物——生活在海王星的大气层中。至少《无名祭祀书》( Unaussprechlichen Kulten )这样宣称。

●威尔马思的报告认为冥王星就是犹格斯星,米-戈的家园(或者前哨驻地)。米-戈掩盖了冥王星上存在温暖海洋以及火山口与固体氮冰层下拥有金属桥梁的事实。此外,米-戈也在积极地殖民与开采冥王星的卫星喀戎。


DISINFORMATION
HISTORY AT THE TABLE
伪情报
桌面上的历史


本书所阐述的时间线上发生的许多事件都来自已出版的绿色三角洲模组与小说。这里表述的是这些事件在历史进程中的“默认”位置,以及最可能发生的一条时间线。主持人可以调整这些条目,以及其中的任何内容来满足你自己的需要。毕竟,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无数个的现实。甚至,如果伟大种族伊斯的故事是真实的,我们所在时空的“结构”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如果你的探员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与其他人所接受的历史有着令人困惑的差异,这可能会引导他展开一次可怖的探索去寻找其中的真相。


The Best-Laid Plans
最佳方案
————————————


在1994年绿色三角洲的领袖雷金纳德·费尔菲尔德被暗杀后,他的副手,约瑟夫·康普教授,接管了整个组织。康普根据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战略情报局(OSS)设计将绿色三角洲改造成了一个以行动班(cell)为基础的地下组织。而康普本人则身处A班(A-cell)以代号特工阿尔丰斯(Agent Alphonse)指挥其他人行动。整个九十年代(甚至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这个以行动班为基础的新组织一直在对自身进行打磨与调整,并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反击黑暗。

在这个组织中,任何一个活跃的绿色三角洲成员都从属于一个三人行动班。至少原则上是这样。实际上,有些行动班有更多或更少的探员,而且不是所有的探员都会“出勤”。探员知道同一个行动班内其他探员的真名与职业,而其他行动班的成员则只会知道他们的代号。一个行动班内的所有成员至少都知道与他们直接联系的上下级行动班的领队所使用的代号,同时也会在进行合作时了解到其他行动班的更多代号。理想情况下,使用代号相互称呼可以避免成员在背叛后造成更大的损失——因为叛徒最多只能暴露他或她所在行动班的其他成员。

每个行动班的成员在命名时都会使用与行动班相同的首字母,而行动班的等级则按照字母表排列。这样一来,绿色三角洲的顶层成员则为阿当(Adam),阿德烈娅(Andrea)与阿尔丰斯(Alphonse)*三人。绿色三角洲内部活跃的行动班从未超过二十六个(实际上,有时候行动班的数量会远远少于这个上限),也就是说绿色三角洲最多会同时拥有七十八个活跃的探员。

*考虑到首字母相同原则,没有使用完全准确的音译,知道就好。

当然,在实际操作中,绿色三角洲经常行需要调集多个行动班合作执行某项行动,因此探员们也经常会了解到其他人的名字与职业。任何一个探员都可能揭露其他三到四名探员的真实身份,而那些探员又会揭露出另外三到四名探员的真实身份;但在一定程度上,绿色三角洲还能做到保密,不至于轻易地暴露整个组织。

但绿色三角洲的领袖们明白,如果政府尝试进行一次全面的调查,那么整个组织会不可避免地被摧毁,因此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持低调。此外,绿色三角洲也对政府的官僚系统进行了深耕,确保他们能够尽快发现任何针对自身活动的调查,并对之加以误导与混淆,以免造成太大的伤害。

不过,对于绿色三角洲而言,最大的威胁仍然是庄严会,但绿色三角洲没能在这个组织内部安插进可靠情报来源。正因为如此,约瑟夫·康普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收集有关庄严会及其活动的情报上。绿色三角洲希望自己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有关庄严会的罪证,然后胁迫他们的领袖别来管绿色三角洲。然而,在与敌人接首次交锋后,这个计划就失败了。

自印斯茅斯事件以来,绿色三角洲调查的许多东西都没法轻易地归类为“超自然”或者“外星威胁”——如果,这两者真的有区别的话。就像是一个绿色三角洲老兵曾对一个新兵说的那样:“到了某个时候,你就会意识到这些鬼东西,所有这些鬼东西,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The Delta Green-MAJESTIC War: Opening Moves
绿色三角洲-庄严会战争:开端
————————————

1994年2月25日到2001年3月2日,绿色三角洲针对庄严会展开了一场悄无声息的战争。双方在各个战场上交锋,其中包括田纳西州的戈洛维尔斯维勒,亚利桑那州的圣卡洛斯印第安人保留地,俄克拉何马州的塔尔萨,蒙大拿州的大珀柯派恩溪*,内布拉斯加州的普拉特空军基地,弗吉尼亚州的高克罗泊山,佛蒙特州的奥勒斯海德山,马里兰州的邦汀市,波多黎各的维格斯岛,南极洲的103站点。

*Big Porcupine Creek,也叫大箭猪溪

庄严会只有一个目标:保护他们与灰人(Grey)签订的“协议”(Accord)。对他们而言,绿色三角洲,即便在进攻得最激烈的时候,也仅仅只是个不足道的干扰而已。尽管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自己的首要目标上,但庄严会并不是铁板一块。庄严会内的许多成员都不喜欢与灰人打交道。有些人怀疑这些生物不是真实存在的,或者认为它们是某些更加怪异的东西的代理人。还有人认为庄严会已经发展成了某种信仰货物崇拜*的宗教,让庄严会只会对着他们的外星主子磕头拍马。

cargo cult,指低技术文明在遇到高技术文明后,因为无法理解对方的技术,转而将对方的技术或行为当作宗教仪式来执行与崇拜的现象。最初见于二战时期瓦努阿图塔纳岛居民对于美军的崇拜。

庄严会的领导层,在他们为数不多的清醒时刻里,意识到自己正在为一个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的大计划服务。然而,他们已经为这个计划犯下太多的罪行,以至于没人敢揭穿它。


DISINFORMATION
THE MAJESTIC CARGO CULT
伪情报
庄严会的拜货物教


1981年,庄严会与那些坐在罗斯维尔飞碟里、他们称之为“灰人”(Grey)的外星生命取得了联系,然后做起了情报生意。起先,他们只是交换一些简单的加密讯号,渐渐地交换的对象变成了人员与技术。

然而,这一文明远比地球要先进数千年,甚至数百万年。随着交易的继续,以及那些在背后运作的灰人越来越频繁地接触庄严会,人类落了下风。因为哪怕是这些外星实体所拿出来的最为简单的东西也远远超出了人类科学的理解范围。

就像一些南太平洋岛民会去崇拜无线电、飞机以及“货物”——那些如同魔法般从天上掉下来的神奇物件——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庄严会也发展出了某种类似的心态。虽然庄严会从来都不承认这一点,可一旦遇上了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他们就会不可避免地发展出某种恭恭敬敬的崇拜心态。

随着庄严会与灰人的往来变得越来越深入,他们放弃了对政治格局的关注。渐渐地,庄严会不再试图在合众国政府里攫取权力,或者利用自己的资源去保护国家安全,反而将重心落在了那些外星赞助方身上。他们更加关注自己所获得的各种技术,以及这些技术可以为自己带来怎样的好处。靠着这些小玩意,他们让那些身处政府系统内部、知晓庄严会存在的少数人彻底地诚服在了他们脚下。

待到9/11发生的时候,庄严会已经给自己建立起了一个有着丰厚预算、没有监管、没有道德审查的安全网。然而,由于内部的冲突、暗杀与背叛,这个泡泡最终还是破裂了。除了与他们的目标有关的事务外,庄严会的领袖们对于政治漠不关心。而当反恐战争重塑了他们身边的世界后,他们像是其他人一样惊慌失措。


DISINFORMATION
TIGER TRANSIT AND TONG SHUKORAN
伪情报
老虎转运与秀姑堂


老虎转运始于越战时期一门中央情报局的专营生意——那个时候,他们会将武器与叛军偷偷送往进老挝,然后再将当地的海洛因送出来。在八十年代,老虎转运转而开始向尼加拉瓜的康特拉军队*输送军火,向迈阿密的毒枭们输送可卡因。

* Contras, 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活跃在尼加拉瓜的亲美反共反政府的右翼反叛团体。

等到1992年,中央情报局切断与老虎转运的关系后,老虎转运投靠了一个由在美国生活的丘丘人所建立的犯罪组织。这些丘丘人是当年因为躲避共产分子的镇压而从东南亚逃到美国的那群丘丘人的下一代。虽然警方与新闻报道称呼他们属于一个堂口(tong),但他们其实不是华人,而且那些消息来源也没法在组织名字的读音上达成统一。通常这个组织被称为秀姑堂(Tong Shukoran),也许是来自于阿拉伯语里的“shukor”,意思是感恩或赞美。

在九十年代,由于不断使用非自然仪式为自己积累财富,同时又对他们的神明毫无敬畏之心,这些属于秀姑堂的丘丘人疏远了他们远在海外的表亲。最后,由于他们将神圣的辽药(Liao drug)大量稀释后当作毒品“混响”(Reverb)出售的行为实在太过火了,生活在中亚的丘丘人与他们断绝了关系。

然而在一个富有魅力、名叫丘楚曹(Cho Chu-tsao)的年轻女人的带领下,秀姑堂找到了另一个货源:从事生物科技的基因农业产品有限公司(Genetic Agricultural Products, Inc. GAP)——这个公司使用了一些从非自然作物里提取的添加剂,但他们的经营状况却并不理想。于是秀姑堂与GAP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这样GAP可以保证自己的生意能继续运作下去,而秀姑堂则能栽培属于自己的辽药。丘楚曹很快就与街头犯罪撇清了关系,开始致力于经营一个合法的前台公司。到了2002年,她已经成为了GAP的掌权股东。

在秀姑堂的控制下,老虎转运主要从事合法的货运生意,但它有一小部分航线则是给芝加哥犯罪集团走私非法货物。与黑帮结盟给秀姑堂带来了两个好处,首先黑帮保护了秀姑堂免受对手的打击,其次黑帮也提供了稳定的生意来源。然而,二十一世纪头个十年里联邦调查局捣毁芝加哥黑帮的行动确给整个秀姑堂造成了灾难性的打击。到了2005年的时候,绿色三角洲的法外之徒们确保大多数秀姑堂的成员已经都被囚禁、杀死或者送到去国土安全部门进行无期限的拘留。而当组织的幸存者们于2008年重返街头时,他们的活动变得小心谨慎得多了。

虽然联邦调查局的打击行动并没有查到丘楚曹的头上,但却查封了老虎转运的所有资产。法外之徒们故意提交了几份粗制滥造的文件让那些资产落进了官僚系统的空白地带,随后老虎转运的飞机就变成了法外之徒们的非法机队。

随后,在2010年的一次罕见的联合行动中,绿色三角洲政府项目部注意到了法外之徒的小勾当。合众国司法部突然纠正了之前在财产没收程序上的错误。一个由绿色三角洲政府项目部管理的中央情报局前台公司买下了那些飞机。政府项目部将这些飞机拨给了它的资产回收部队,珊瑚游牧者行动组(Operation CORAL NOMAD)。“盗窃”老虎转运一事也就成了政府项目部与法外之徒相互指责拆台过程中酿成的另一苦果。

时至今日,丘楚曹已经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业女性以及一名丘丘人权益运动的拥护者。在她的管理下GAP的添加剂已经成功打入了合众国的食品生产链。根据丘的计算,使用GAP添加剂的作物在美国人日常摄入的卡路里中占到了0.93%的份额。自2010年起,她也开始拥抱大麻合法运动。丘丘人创业者们已经在数十个农场里种植了由GAP添加剂“改良”的大麻植株。在2016财年,GAP的财报显示他们已经达到了1亿美元的销售额,并且获得了1100万美元的盈利。虽然丘楚曹与她的追随者们依旧在为旧日支配者们举行献祭,但他们所积累的财富已经足够掩盖他们所做出的最为邪恶、最为堕落的罪行。


Trojan Stalking Horse
特洛伊假木马
————————————


真正决定庄严会战争走向的并不是由绿色三角洲,而是庄严会反情报部门的主管:盖文·罗斯。当时,罗斯希望将绿色三角洲变成一件武器,帮助自己在庄严会内部排除异己。于是他设法找到了一个名誉扫地的绿色三角洲探员:福里斯特·詹姆斯。此人曾被合众国海军送往军事法庭,后来在接受联邦羁押时偷偷逃走,而等罗斯找到他的时候,詹姆斯已经变成了一个勉强还能行动的酒鬼。

罗斯假装自己不知道詹姆斯的绿色三角洲探员身份,并且给了这名前海豹特种队员一个选择——加入庄严会继续为他的国家效力;此外罗斯还告诉詹姆斯,他可以给詹姆斯一个新身份,让他变成一个自由人继续过日子。因此詹姆斯加入了庄严会反情报行动部队。依靠着罗斯给他的新身份,詹姆斯变成了海军情报办公室的“约翰·史密斯上尉”,负责解决庄严会的问题。

当詹姆斯最终向罗斯坦白自己是绿色三角洲成员时,罗斯声称自己和詹姆斯一样早就对庄严会心怀不满,并且建议他们能够将绿色三角洲与庄严会合并在一起为了大局一同奋斗。虽然约瑟夫·康普教授激烈反对,但詹姆斯依旧帮助罗斯扫清了障碍,让他加入绿色三角洲成为了A班(A-cell)的一员。与此同时,虽然依旧保留着特工阿尔丰斯的代号,康普开始日益疏远绿色三角洲的决策,使得罗斯秘密地成为了绿色三角洲实际上的领导人。

Endgame
终局
————————————


然而,导致庄严会解体的并不是盖文·罗斯精心策划的政变行动。相反,一连串由绿色三角洲与庄严会的工作人员发动的、毫不相关的袭击最终导致了庄严会的覆灭。整件事情始于庄严会内部负责干脏活的部门——NRO三角洲(NRO DELTA)——的主管阿道夫·雷普斯突然兵变并刺杀了庄严会的主席贾斯汀·克罗夫特。随后,雷普斯计划暗杀他的老对头绿色三角洲的特工阿尔丰斯——约瑟夫·康普——彻底打扫干净战场。

而当硝烟散尽后,人们才发现康普与詹姆斯也策划了一场伏击。结果康普,雷普斯以及他的手下全都下落不明。

与此同时,福里斯特·詹姆斯迅速与庄严会-12指导委员会(MAJESTIC-12 Steering Committee)中三名反对“协议”(Accord)的成员——中将尤斯蒂斯·贝尔,罗伯特·瓦尼博士以及海军中将乔治·盖茨——结成了同盟。他们动用隶属于贝尔的蓝色飞行行动组(Operation BLUE FLY)进行一系列联合行动歼灭了依旧效忠雷普斯的残余分子,然后“无限期地羁押”了盖文·罗斯与其他几名庄严会成员。接着,尤斯蒂斯·贝尔召集了指导委员会的成员,商讨下一步的行动。

由于贝尔这一派人在十二个席位中只占了三个位置,理论上,他们并不足够改变整个事情的走向。但蓝色飞行行动组是庄严会内部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而它听令于尤斯蒂斯·贝尔。于是,贝尔的部队找来了所有他们能找到的主管,让他们投票选出一名新的MJ-1主管(MJ-1 Director):海军上尉约翰·史密斯——即,福里斯特·詹姆斯。

于是,在被枪顶着的情况下,其他的主管将史密斯上尉提拔成了MJ-1水瓶座工程(MJ-1 Project AQUARIUS)的主管与庄严会指导委员会的主席。

这一连串斩首行动的成功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至于史密斯主管与约瑟夫·康普——这两个曾经意见不合的对头——究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以什么样的条件结成了那个至关重要的同盟,则完全无人知晓。就像古老的俄罗斯谚语说的那样:“想要两个人保守秘密,最好先死掉一个人。”


THREAT MATRIX
THE FATE OF THE FATE
威胁矩阵
“命运”的命运


数十年来,“命运”(The Fate)一直影响着纽约的地下犯罪世界。他们能够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只要价钱合适。“命运”的领导人是斯蒂芬·阿尔基。有传闻称,阿尔基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非自然事物掌控者,一个伪装成人类的非人野兽,甚至他本身可能就是一个旧日支配者。绿色三角洲很早就意识到,不论你如何杀死他,他永远永远都不会死上很长时间。

没有人能够抗衡“命运”与那些隶属于“命运”的领主们(Lords)。他们拥有着大量的神秘学书籍与人造物品,使得没有人能动他们一根毫毛。绿色三角洲每次尝试反制“命运”的活动都会损失惨重。到了九十年代末,两个组织历尽艰辛终于达成了停战协议。但这次停战并没有持续太久。

9/11后,阿尔基似乎对“命运”的活动丧失了兴趣。在2001年12月,阿尔基的副手,罗伯特·休伯特,死在了一名敌对的术士手上。而整个2002年,阿尔基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埃米尔·阿格德修独自经营着命运,自行向各个领主下达各种命令。在2002年12月22日,“命运”举行冬至日仪式时,奈亚拉托提普数十年来首次没有回应崇拜者们的召唤。

等到2003年春天,阿格德修也消失了,整个“命运”群龙无首。那年的春天与夏天,“命运”的领主们为了争夺首领之位相互厮杀——还有一些领主则似乎死于其他人之手。他们被一个接一个的干掉了,而死因却并不全都是因为巫术。一个炸弹,一颗狙击手的子弹,一次煤气爆炸,以及2003年8月14日大停电晚上的一场灾难性大火,绿色三角洲否认自己参与了这些袭击。但很少有人能够否认这些袭击都在以军事行动式的精准方式展开,也没人能够否认当绿色三角洲最后针对斯蒂芬·阿尔基的组织做出最后一击时,他们的领导人会感到多么的满足。

至于阿尔基,这个很久以前就被认为已不会受到任何致命威胁的人在中国深圳给柯蒂斯·麦克雷写了一张纸条表达了自己对于组织被瓦解的赞同。

“谢谢你帮忙收好我的玩具,”纸条里这样说。在那之后,阿尔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DISINFORMATION
THE MAJESTIC DIASPORA
伪情报
庄严会大流散


当政变爆发时,庄严会里的许多人都意识到了末日即将来临。等到硝烟散尽,数十名庄严会内部的工作人员带着外星混合科技,情报以及现金逃到了合众国,乃至全世界,的各个地方躲了起来。

这些人中最聪明的那些决定不去挑战新秩序。他们很早就预见了这样的结果,并且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偷偷地安排好了各种用于泄露情报的“死手”方案,保证一旦自己死亡就能将那些重要的情报泄露给媒体。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科学家,还有些是分析师,以及几个军事承包商。

当尤斯蒂斯·贝尔采取行动用史密斯主管取代贾斯汀·克罗夫特的位置时,克罗夫特在庄严会12指导委员会(MAJESTIC-12 Steering Committee)里的那些老朋友表现出了百分之百的合作。随后,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位置,组建了一个私人部门。他们相信,即便贝尔那一派人要清算自己,他们也能通过谋略取胜。随后的十多年里,他们的秘密——在被洗刷掉所有与外星人有关的信息后——渐渐地泄露给了一百个全新的、由庄严会前员工成立的、秘密防御公司。这些男人与女人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变得无比富有。


ASSET:
“The Kitchen Sink”
资产
“厨房水槽”


在庄严会里工作的许多人都私下里收藏了各式各样的档案、文件与研究成功,希望在政局动荡时将它们当成是手里的一张王牌,但没有人能像庄严会的反情报主管,查尔斯·博斯蒂克,那样富有远见又大权在握。

在1999年的时候,博斯蒂克已经准备好了一份拥有海量信息的档案——他称之为“厨房水槽”(“The Kitchen Sink”),其中包括数百份照片,秘密文件以及庄严会00001号作战命令(MAJESTIC OPORD 00001)的原始副本——回收一个位于罗斯维尔,明显来自外星的飞行器。他为自己准备了好几份副本。这些东西依旧保存在合众国各处的秘密地点,并且配置有相应的“死手”方案——只要他突然发生任何不测,这些文件就会被泄露出去。但到目前为止,除了博斯蒂克外,还没有人见过这个文件藏宝库。见 庄严会00001号作战命令。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