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DG:Handler‘s Guide]第二章:往昔;越战
此译文由译者Frend首发于TROW网站中守密之秘部分中,经译者同意后转载

作者:霧君
发布日期:2020-09-28 01:41
浏览次数:55
Roswell and Rebirth
罗斯维尔与重生
————————————


1945年10月1日,哈里·S·杜鲁门总统解散了战略情报局,而位于其内部的绿色三角洲也一并被解散了。但是在1947年6月24日,当某个东西一头栽进了新墨西哥州的沙漠后,许多还持有DELTA GREEN安全权限的人被重新征召了回来。他们找到的东西似乎是一艘外星飞船,或者说“飞碟”,的残骸。此外,他们还发现了三个已经死亡的乘员,以及一个还活着的外星生物。

杜鲁门总统下令建立一个秘密的特别机构负责分析残骸,掩盖坠毁事件并抹去大众在此事上掌握的一切信息。于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庄严行动(Operation MAJESTIC)为契机,建立了一个名叫庄严-12特别研究组(MAJESTIC-12 Special Studies Group)的新机构。一些绿色三角洲的老兵加入了该机构,另一些战友则在不断游说白宫重建绿色三角洲。最后杜鲁门同意了,他下令参谋长联席会议重建绿色三角洲,并将之定位为一支跨部门的军事情报组织*。新绿色三角洲主要负责心理战,以及“采取必要的行动阻止外国势力利用非常规技术”。它由过去在战略情报局时期建立了绿色三角洲的海军军官马丁·库克指挥,(理论上)可以绕过任何一个军种以及各军种间的激烈斗争,直接向参谋长联席会议报告。总统希望绿色三角洲能够追踪海外的UFO事件,保证合众国在情报领域的领先地位。

* inter-service military intelligence unit

绿色三角洲接受了这一任务,但私底下,许多老兵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扩宽了“外星科技”的定义,将深潜者,纳粹神秘主义,以及非自然现象——那些绿色三角洲认为完全发源于地球的东西——也列为了自己的目标。实际上,这个重生的机构对于那些会飞的茶杯碟几乎完全没有兴趣。而那些对它们感兴趣的队员最终也都加入了庄严会(MAJESTIC)。

到了1953年,政府正式命令绿色三角洲将所有与UFO相关的任务转交给庄严会去处理。两个组织均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也就是自那时起,它们不再干涉对方的行动了。如果从全局来看,这次在情报工作上的划分或许已经揭示了非自然事物的许多方面。


ASSET
The White Sheet
资产
白纸页


在庄严会建立的早期,庄严会曾指派了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数学家,史蒂芬·柯蒂斯博士,去研究他们在罗斯维尔飞碟内部发现的那些外星符印(sigils)*,以及它们所包含的奇异科学理论。他的研究成果极为令人惊讶,其不仅让庄严会开始着手修复飞船内部的动力,同时也在许多方面有了突破。但与此同时柯蒂斯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孤僻和鬼祟。1949年12月12日,庄严会发现柯蒂斯被压死在了一个刻在木梁上符印下方。那个符印是他自己设计的(但与外星飞行器中发现的类似)。不知为何,这个符印能够在没有相同反作用力的情况下产生190G的力。

*Sigil,绿色三角洲的一个概念,类似于魔法印或者魔法环的东西,见下。

除了被碾碎的尸体外,柯蒂斯只留下来了一张写着34个等式的纸。与这些数学公式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字“跑(escape)”。庄严会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研究这些数学公式,但除开逼疯了世界上许多伟大的头脑外,却没有任何明显的进展。

关于此资产,参考柯蒂斯文件


IN THE FIELD:
The MAJESTIC Campaign
外勤行动:
庄严会战役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成了最大的赢家:它的本土没有受到战火的侵扰,它的工厂全速运转生产着大量的产品,它的海军与空军装备得到了空前的加强达到了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企及的地步。当两颗原子弹摧毁了广岛与长崎后,几乎没有人能够想象世界上还有任何政府能够与之匹敌。

沉浸在这种错觉之中的美国仍在全力运转。然后,在1947年,某些东西从天而降坠毁在了新墨西哥州。这是一种本不应该存在的东西,但它却让所有地球科技都黯然失色。在惊骇之余,美国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准备好面对这样的情况。

罗斯维尔飞碟的出现代表着合众国的掌权者在对现实的规划上出现了根本性的转变。在俘获它的那些日子里,那艘飞碟清晰地表明,美国——即便拥有着横扫全球、终结世界大战的力量——依旧是这个世界的一员。而在它之外还有别的东西——在偷偷潜伏着,但这些东西的技术与力量都远远地超越了美国。它们让美国的军火库看起来就像是一根鞭炮一样危险。

好在这个秘密很容易保住。而且庄严会自开始行动的那一天起就坚持贯彻着他们保持秘密的方法,从始至终都未动摇。只有少数人曾接受过这种“说教(sermon)”:如果大众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实处境,那些制造了飞碟的外星人们就只好终结它们在长久以前开始的试验,而这个试验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性”。它们可以在一个可怕的瞬间,清除整个地球,然后重新开始这一切。

当你尝试描述那些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间为庄严会工作角色时,牢记以下的信息:

●失去一切:庄严会喜欢招募那些有家室的科学家与探员,那些与社区联系紧密的人,那些有心爱之人的人,那些愿意把根扎下来的人。庄严会是个友善而又通情达理的雇主,他们能够提供非常、非常好的薪酬。但是,当一切都太晚时,他们就会平静地告诉你,如果你有什么轻率的举动,你又会失去什么东西。

●无限资源:在最繁荣的时候,庄严会是这个星球上最为强大的人类势力。它控制着价值数十亿美元、没有记录在案的人员、交通工具与建筑设施。在地球上(以及近地轨道上),几乎没有什么是它得不到的。这种权力可能会在转瞬之间交到某一个探员的手上,但这种情况从来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任何人都可能会死:这个世界一直在死人。利用恰当的反情报行动来抹除一个人——任何一个人——其实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心脏病突发,独自自杀,交通事故,如此种种。故事可以根据需要不断变化,但结果都是一样的:情报工作上的威胁被抹除了。有些流言一直宣称为了阻止大众发现真相,某个显赫而著名的政治人物因此丧命——而庄严会的伪情报工作协助了这些流言的传播。

●无关内容:庄严会内部存在两个阶层,白徽章(white-badge)权限与黑徽章(black-badge)权限。持白徽章的工作人员对于整个组织及其从事的工作了解有限。他们知道自己所属的特定工程项目叫做什么名字,他们知道这项工程负责检查从敌方残骸里回收来的尖端技术,除此之外他们几乎什么都不知道。那些听取了“说教”,知道庄严会实际上是什么东西的人都被授予了黑徽章。拥有黑徽章的庄严会员工完全清楚人类在这个宇宙中的位置。而想要保守这个秘密实在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DISINFORMATION
THE SIGIL
伪情报
符印


当原子弹证明应用物理学真正的潜力后,甚至早在外星飞行器坠毁在新墨西哥州罗斯维尔镇之前,合众国政府就已经召集了许多物理学家,并交给了他们一项终极任务——将所有的物理学理论统一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牢不可破的整体。

当庄严会开始查探从罗斯维尔回收的飞行器——绰号“水桶(Bucket)”——时,他们希望它能够提供一条发现反重力秘密的捷径。因为这艘外星交通工具能够在没有可见推进方法的情况下实现加速、悬停、以任意角度转弯等动作。大多数人认为它肯定安装了某种重力引擎。

但飞行器内并没有一个产生反重力效果的机器,他们只在它的内部发现了一个雕刻在类粘土物质上的奇怪符印(此外飞行器外部那种坚不可摧的金属上也蚀刻着一些不太显眼但要大得多的同类印记)。这一符印似乎能够投射(project)重力——同时不会产生相反的作用力——但人类的科学理论中甚至没有哪怕一丁点线索可供科学家们去理解其中的奥妙。庄严会将星球上最聪明的头脑都送进了飞船里。这个符印被认为是人类所见过的最为复杂的东西。在随后的60年里,为了理解符印背后完美无缺的数学原理,庄严会在这个项目上损失了数亿美元以及几十条人命。

后来,他们以死记硬背的方式成功地复制了这个符印,并且将它用在了推进物体甚至杀人上。但在努力了数十年后,人类对于它的工作原理依旧一无所知。


The Cold War
冷战
————————————


重建的绿色三角洲打着军事情报组织的幌子继续开展着自己的行动。但相比上级下达的任务命令,绿色三角洲更喜欢清算旧帐。而马丁·库克指挥官对于利用军方资源在暗地里实施准军事行动的伎俩早已轻车熟路。

1948年1月,绿色三角洲展开了南方款待行动(Operation SOUTHERN HOSPITALITY)试图歼灭躲藏在中南美洲的索引会残党。在行动开始的头一年里,他们在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发现了一个隶属于索引会的研究者,随后又在巴拉圭的查科地区各发现了另一个。绿色三角洲消灭了这两人。

南方款待行动最大规模的任务发生在1952年南极洲靠近毛德皇后地的陆地上。当时三名索引会的研究者,在阿根廷独裁者胡安·庇隆的资助下,试图重新找到103号站点并从那里挖掘非自然的人造物品。一个经过特别训练的合众国陆军伞兵连在绿色三角洲的指挥下袭击了阿根廷南极考察队,击毙了索引会研究者以及他们的阿根廷盟友。只有一小批合众国伞兵幸存了下来,并用高爆炸药掩埋了挖掘场。阵亡士兵在报告中都被记录为死在了朝鲜战场上。

如果不是暴君结局行动(Operation SIC SEMPER TYRANNIS*)最终获得了成功,这种明目张胆地漠视自己原定任务的态度很可能会让绿色三角洲遭致解散的命运。

* SIC SEMPER TYRANNIS,据传是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刺杀恺撒的时候说的话,意为“这就是暴君的下场”或者“我要这样杀死暴君”。这句话在美国历史上很有名,约翰·布斯在刺杀林肯时就曾高呼这句口号。另外,书中这里没说清楚,暴君结局行动就是下文提到的这一次行动。

1952年绿色三角洲开始注意到了一些有关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在新西伯利亚展开某项研究工程的传闻。据说,苏联独裁者约瑟夫·斯大林已经身患重病,而一个名叫埃尔文·佩斯前索引会科学家正在开展实验试图延长他的寿命,甚至可能可以让他一直活下去。同年12月,绿色三角洲通过合众国的海军潜艇向西伯利亚北极海岸安插了一支由六名特工组成的小队。特工与他们的阿留申爱斯基摩人向导穿越了西伯利亚山脉东部,抵达了新西伯利亚。次年二月,只有小队领队迈克尔·凯拉沃利上校经由冰封的白令海峡返回了美国。

凯拉沃利报告说,整支队伍非常及时地袭击了目标设施。实验室、工作人员以及相关数据被完全摧毁。这次行动最为离奇的地方在于,绿色三角洲在突袭之前就已经被苏联当局俘获,但在经过审讯后,他们被不可思议地释放了,因而才能及时完成自己的任务。

在袭击过程中,苏联特工协助了绿色三角洲小队,但随后又试图暗杀所有的生还者。至于约瑟夫·斯大林,他于1953年3月5日因为某些自然原因死在了莫斯科。


IN THE FIELD:
The Cold-War Campaign
外勤行动:
冷战战役


第二次世界大战让非自然事物散落到了全球的各个地方,因此绿色三角洲在重建后就开始了一段长达数十年的“扫尾”战役。在这些行动中,大量原本属于索引会的员工,研究成果以及非自然技术还没来得及对世界局势造成影响就已经被追踪、暗杀、俘虏或者摧毁了。

此外,从1948到大约1960年的这段时间里,绿色三角洲也获得合众国政府的全部支持以及利用政府基础设施的权力。没有什么是他们弄不到手的。

那些想要把游戏背景设计在冷战时期的玩家需要记住以下几点:

●未知:单单美国本土就已经涌现出了数以百计的神秘事件。虽然绿色三角洲主要在海外展开行动保护美国利益,但飞碟,大脚怪,诸如“天蛾人”之类的野兽目击报告,以及其他许多神秘事件也让会绿色三角洲在本土展开行动。

●我们必须掩盖这些东西!:索引会多年来收集了大量的非自然人造物——书籍、设备、符号、遗物以及塑像等等——而西方的情报系统根本没来得及弄清楚它们的用途。等绿色三角洲加入战局时,纳粹的非自然人造物收藏不仅在数量上算是世界第一,在类别上也最为丰富。随着战争的终结,这个局面被打碎了,这些收藏纷纷散落到了一些最为奇怪的地方。

●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南美:许多纳粹党羽(以及索引会成员)都逃往了南美。这一时期的许多行动也都发生在南美的各个地方。

●撤往俄国:苏联的反间谍特别行动机构俘虏了大量的索引会研究者,并为他们提供了继续工作的机会。在苏联的统治下,索引会关于尸体复苏与延长寿命的研究仍然在继续。此外由于冷战局势的日趋紧张,这些技术也被用到实际中。

●火箭与核弹:苏联在五十年早期将精力主要集中在了原子弹与氢弹的研究上,此外他们也大力发展了能够携带此类武器的火箭技术。这些研究在许多方面都利用了非自然事物。那些醉心于炼金术的索引会科学家们声称自己能够用铅制造铀和钚,声称他们能够让装配的炸弹变得毫无重量,以及其他许多事情。当然,所有这些工程都没能成功;但究竟是因为那些研究者被杀死了,所使用的非自然咒语有缺陷,或者还是绿色三角洲出手干涉了呢?


DISINFORMATION
MICHAEL KERAVUORI, THE DOOR OF SILENCE
伪情报
迈克尔·凯拉沃利,寂静之门


直到2017年,暴君结局行动的唯一生还者,迈克尔·凯拉沃利上校(已退伍)依然健在。对于一个98岁的人而言,他的身体仍然健康得令人惊讶。他住在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市,领着一笔还算不错的退伍军人养老金。如今,他开着一辆翻新的1971款雪佛兰科尔维特,每周四都会去当地的海外退伍军人(VFW)小屋待一天,而且玩得一手很差劲的高尔夫。

他不睡觉。这不是什么比喻。自他最后一次参加绿色三角洲行动——哥伦比亚的欺瞒行动(Operation SKUNKED)——之后,凯拉沃利就不再睡觉了。那片丛林发生了一些事情,而且不论他如何努力去回忆都没办法想起。如今,他已经不再费力气去想那些事情了。

在绿色三角洲里,没人知道凯拉沃利不正常。有时候,凯拉沃利自己都不会意识到自己不正常。如果不是那些梦境,那些一直准时到来的梦境,他没准自己都忘记了。虽然不睡觉,但凯拉沃利仍然会做梦。上次进入梦境时,他正开着车,结果整辆车差点从公路上冲出去。

在那些梦里,他会听见响亮的锣声,而每次声音响过,寂静就会覆盖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那种寂静是如此的幽深,就连光芒与生命也会在这寂静中消失。在最后,地球如同一根蜡烛般熄灭了。死亡与黑暗。一个在虚空之中摇摇欲坠的阴森世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在梦里,迈克尔·凯拉沃利就是那个敲锣的人。他狞笑,一遍又一遍地敲着。


Losing History
失败的历史
————————————


1955年1月13日,丹尼尔·弗莱斯,最早加入机密室那批密码学家之一,《大衮之书》的解译员,绿色三角洲中最具天赋的研究者,因精神崩溃毁坏了绿色三角洲的档案室。当时,他手持消防斧攻击了几名工作人员,然后在中央档案室点了一把火。这场火灾烧毁了印斯茅斯围剿行动中缴获的所有材料。此外,弗莱斯甚至还将《大衮之书》的原始石板也都敲成了碎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获得的大多数材料也因此被毁坏了。

在失去了这些无法取代的人造物品与文件档案后,绿色三角洲的研究工作几乎退回到了十四年前的阶段。但有些人坚持认为弗莱斯没有发疯,并且认为他为全人类做了一件大好事。不论如何,弗莱斯随后被捕入狱。他承认了自己的所有罪行,最后于1970年死在一所疯人院里。

1959年5月,自1942年绿色三角洲建立以来就一直在其内部从事着指挥官工作的海军准将马丁·库克离开了绿色三角洲。此时,他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身体状态也一落千丈。离开绿色三角洲后,他被拘禁在了贝蒂斯海军医院的精神病区。1963年,蒂斯海军医院释放了库克。随后,他悄无声息地选择了退伍,并且回到了自己位于蒙大拿的牧场进行休养。直到1968年,库克去世之前,他一直都生活在牧场里。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库克拒绝参与绿色三角洲的任何行动,他甚至都不愿意为绿色三角洲提供任何形式的咨询和建议。


DISINFORMATION
K’N-YAN
伪情报
昆扬


绿色三角洲最早有关昆扬,或者说西纳扬(Xinaián)*,的记录可以追溯到1955年。在那份记录中,昆扬被描述为一个充满了怪诞蓝色光芒的地下世界。此地位于俄克拉荷马州下方,但在佛蒙特州以及其他地方也有与之相连的入口(它们可能使用了超维几何技术)。在昆扬的下方是被红光点亮的幽嘶,以及名为恩·凯伊的黑色深渊。所有与昆扬有关的信息都来自一份名叫《地下世界之事》(Narrative Concerning the Subterranean World)的文件。该文件据称是由西班牙征服者潘费罗·德·扎曼阿克拉·鲁兹(1512-1545?)留下来的。其最初是由人种学家Z·L·毕夏普在俄克拉荷马州的海觉镇**附近的“鬼丘”(Ghost Mound)上挖掘出来的。毕夏普在1930年公开发表了文件中的内容,并且将之视为一个在十九世纪创作的恶作剧,或者社会讽刺故事。

*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丘》里,来自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公国的潘费罗·德·扎曼阿克拉·鲁兹对昆扬的称呼。K’n-Yan一词是根据他的手稿中追加的解释与变音符推测出的英语名称
**在小说里,这封信是在宾格镇出土的。不过说是海觉镇(Hydro)也没有问题。两地相距只有大约30公里,且鬼丘就在二者之间。


外界对于昆扬的情况没有非常确切的认识。绿色三角洲知道生活在昆扬的居民是长生不死的,并且知道他们擅长基因调整,心灵感应,非物质化与分子操控。他们可能曾经是神智学文献中提及的,出现在人类之前、具有心灵感应能力的“利莫里亚人”(Lemurians)。那些文献称,这些 “利莫里亚人” 曾经居住在沙斯塔山(Mount Shasta)以及其他的北美自然地势内部。有些传说认为他们是“巨人(giants)”或者“月脸人(moon-faced people)”。他们曾与“太空魔鬼”(space devils)(有人怀疑是米·戈)开战,并最终被赶到了地下。无数世纪以来,他们利用从蛇人、史前利莫里亚人,甚至撒托古亚的无形子嗣那里获得基因调整了自己的DNA。他们的文明最终堕落了,而他们也将自己活动范围严格限制在了他们的都城撒斯(Tsath)内部。在接触过扎曼阿克拉后,昆扬人似乎重新回忆起了他们对于外部世界的认知,并进一步加强了那些充满了偏执妄想的全面封闭行为。

绿色三角洲不想去冒险改变昆扬人对于外部世界的态度。


ASSET:
Freis’ “Therapy”
资产
弗莱斯的“病历”


有些时候,事情会在不知不觉中被人们遗忘。丹尼尔·弗莱斯的文件也是这样。两百多页有关他在圣迭戈海军医院接受心理咨询与康复治疗的记录仍然保存在彭德顿营海军医院的档案室里,既没人为它们分类,也没人对它们进行标记。自1970年弗莱斯死后,就没有人找过它们。

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白纸黑字。有关印斯茅斯与深潜者的事情以及《大衮之书》的秘密都明明白白地写在文件里。当然,负责治疗他的医生以为他只是个疯子,所以这些东西都被遗忘了。然而,对于那些知晓内幕的人来说,这些文件档案如同一把已经上膛的枪一样危险。详情参见档案文件:弗莱斯,丹尼尔·M


DISINFORMATION
Inner Space
伪情报
内层空间


爱因斯坦曾很不情愿地承认时空中的位置与感知行为本身是有关联的,量子理论谨慎地认可这种想法。有人说,如果这一理论是正确的,那么一个观察者就可以通过改变感知行为来改变自己所在的维度。一些致幻药物可以揭示出某个所谓的“内层空间”(inner space)。起初,它只是叠在普通时空上的重影,或者一种对普通时空的渗透,到了后来,它变成了一种具有普遍的、具有文化象征意义的集体幻觉。更有甚者,某些药物,冥想状态或者其他诸如甘兹菲尔德色彩实验(Ganzfeld color effect)*之类刺激,能够打开一条通道离开我们的日常生活。

*一种在超心理学领域经常进行的超感官知觉 (ESP) 实验。受试者被要求在感官被完全蒙蔽的状态下接受在另一房间内的其他受试者通过心灵感应所传递的图像信号。

中央情报局(CIA)在1951年到1973年间利用D-麦角酸二乙胺(LSD)*进行过一系列试验,该行动最初被命名为洋蓟工程(Project ARTICHOKE),后来改名为MK终极(MKULTRA),再后来又被改名为MK搜寻(MKSEARCH)。他们的目标是制造一种可以进行精神控制的药物。庄严会,通过展望工程(Project OUTLOOK)借鉴了许多MK终极工程的成果,并以此探索了许多奇怪的维度。某些绿色三角洲的卧底干员在渗透那些经常使用致幻剂或宗教致幻剂的邪教时,也曾进入过内层空间。

*强效人工致幻剂,能造成使用者4到12小时的感官、感觉、记忆和自我意识的强烈化与变化,有时甚至被当作化学武器使用。

梵语的《阿育王传》(Ashokavadana)中就记录一部分有关内层空间的概念,期将之称为摩耶(Maya)——幻(illusion)。其中的许多故事描述了一个存在于我们世界之外的世界,一个许多人都能造访的现实——有些人称之为“幻梦境(dreamlands)”。一些疯子声称我们所有人在入睡时都会前往那个世界,在另一个“现实”里过着另一种生活。

在感知领域还有其他一些力量在起作用。其中最危险和强大的一股力量被称为“黄衣之王(King in Yellow)”,其似乎存在于一个充满混沌疯狂的领域,并且能够像是精神病毒一样传播。

●1899年,亚瑟·埃默里·史密斯,一个穷困潦倒的酒鬼诗人,不知怎地建立起了一个信仰“迷幻世界(World of Fancy)”带有宗教性质的兄弟会,并召集了120名追随者举行了一场最后的狂欢。与会的所有人都下落不明,再未被找到过。

●1955年,绿色三角洲卷进了一场发生在纽约城的事故,此次行动被命名为布里斯托尔行动(Operation BRISTOL)。此次行动是一场灾难,并且造成了大量的伤亡。行动围绕一出失败的外百老汇歌剧*展开。该剧目名为《她的灰歌》(Her Grey Song),其被确认为是按照具有超维几何性质的戏剧《黄衣之王》改编的。在行动过程,现场出现了一个通往其他维度的入口,而该维度名为卡尔克萨(Carcosa)。除了一些零星的事实外,记录中几乎没有提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想要找到亲历事故的生还者仍然是可能的。

*指在纽约公映、但演出规模比百老汇音乐剧更小的剧场演出。

●1958年,MK终极项目建立的融入工程(Project SUBSUME)获得了一种具有古怪副作用的麻醉剂,MK终极项目将之命名为“物质K(Substance K)”。它似乎是从植物中提取的,但具体成分无法鉴定。一些受试者在吸入该物质后出现了物理身躯完全消失的情况。这些消失的人再也没有回来。1959年庄严会接管了融入工程。没人知道相关的试验是否还在继续。

●两名绿色三角洲成员曾声称进入过一个奇怪但类似地球的世界。第一起案例发生在1950年的朝鲜,其声称自己在游荡回美方战线前曾发现了一个名叫萨克曼德(Sarkomand)的古代城市遗迹;另一人在南太平洋上迷失了方向,随后抵达了一个名叫罗霍克斯(Lhosk)的港口小镇,一群头缠特本头巾的人在小镇中伏击了他,但他非常勉强地逃了出来。两起事件都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其真实性。


DISINFORMATION
OPERATION MALLORY
伪情报
马洛里行动


1956年到1965年间,绿色三角洲曾尝试猎捕雪人(yeti)并尝试追查喜马拉雅地区流传的那些不祥的外星生物目击报告。这些行动被伪装成了西藏抵抗组织项目的一部分,分编进了ST-马戏团(ST-CIRCUS)与ST-巴纳姆(ST-BARNUM)计划*。期间他们展开了一次突击行动关闭了一扇通往冷原的大门;也曾护送一支庄严会的队伍前往卫藏高原测量达扎噶泛寺庙(temple of Dza-nGar Phan 我也不知道这是啥)出现的重力变化和及其他异常。那些在行动中活得够久的探员可能会遇到人熊雪人(metoh-kangmi)**,并推断出它们与米·戈的关系。但大多数此类情报都没能来得传递给绿色三角洲的档案室。

*这两个行动都是真实存在的。其目的在于训练武装分子(ST-马戏团)并为之提供武器(ST-巴纳姆)削弱和破坏西藏地区的稳定局势。项目一直持续到70年代中美建交后才终止。

*探险家查尔斯·霍华德·博瑞给雪人取的名字,来自藏语的音译。但其实这是两个词。其中Metoh(其实Michê)的意思是“人熊”;Kangmi(其实是Kang Admi)的意思是雪人。在绿色三角洲中,这个词等同于洛夫克拉夫特笔下“可憎的雪人”(Abominable Snowman)


Reorganization
重组
————————————


1961年,新上任的国防部长罗伯特·S·麦克纳马拉改组了一批五角大楼的下属部门,其中就包括绿色三角洲。肯尼迪总统(土生土长的马萨诸塞州人,一辈子的水手)在听取了庄严会的简报后,对绿色三角洲行动表达了极大的热情。但是肯尼迪与麦克纳马拉没有恢复绿色三角洲军事指挥系统,而是交由一个执行委员会来对其进行监管。

此外,麦克纳马拉也让民间更多地参与进了该项目。通过从学术界招募专家以及从民间情报与执法部门发掘新人,绿色三角洲扩充了许多新的人手,为项目组的肌肉配上了一个懂得进行研究与调查的大脑。每当非自然事件引起绿色三角洲注意时,办案专员就会为相关的人员提供一个临时的涉密权限,并向他们简要地提供一些与任务有关的、“只需要知道”的关键细节。

在参与任务后,所有生还者都会在他们的档案上获得一个绿色的三角形标识(Δ)。下次,如果他们身处某场危机附近,或者具备绿色三角洲需要的能力,这些绿色三角洲的“友军”就会被立刻动员起来,投入到新的任务中。如此一来,绿色三角洲逐渐被去中心化,变成了一个个由执行委员会管辖的个人,甚至个别有资历的办案专员能够在没有预先告知项目领导层的情况下,凭借其在组织内的实际地位自行开展一些行动。

做为一种快速反应机制,这一设计有它的优势。但做为一种生存策略,它让绿色三角洲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DISINFORMATION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伪情报
执行委员会


在1947年成立后,绿色三角洲就一直受到一个执行委员会的监管。该委员会有时候也被称为ExComm或者第9895号委员会(以建立该项目的执行令命名),其成员完全由总统与参谋长联席会议指派。然而,在艾森豪威尔与杜鲁门时期,第9895号委员会大多数时候就是个橡皮图章,偶尔还会出面推动指挥官库克拟定的一些计划,仅仅只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会否决一项行动。

1961年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向执行委员会指派了26名新成员,重申了白宫对于整个项目的控制权。这些成员中的许多人来自情报或其他部门,有些甚至来自学术界。在肯尼迪的坚持下,他也增加了一名特种部队的代表,陆军准将雷金纳德·费尔菲尔德。在听取了绿色三角洲成员的简报(包括实地检查了一个深潜者囚犯)后,新的委员会正式开始运转。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包括。

● 约瑟夫·康普博士(1918-2001):来自哈佛远东研究中心的约瑟夫·康普博士在大战期间接受招募成为了战略情报局(OSS)成员。康普从1942年起就在为绿色三角洲服务。他关注的主要方向是情报——但是他也花了很多时间为五角大楼提供有关越南与中国的建议——他一直要求为收集的书籍与人造物品建立一个索引。

● 陆军少将雷金纳德·费尔菲尔德(1914-1994):做为一个战略情报局(OSS)的指挥官,费尔菲尔德曾在法国、意大利与地中海地区服役。其参加过短剑行动(Operation Gladio),负责训练敌后游击队抵抗共产分子的入侵。而在那之后,1959年,费尔菲尔德被派往越南。1961年初,马丁·库克将他招募进了绿色三角洲。他的“烧掉书籍,炸掉一切东西”激进策略(以及他的右翼观念)在委员会内部引起了一些反对意见。1968年,在前任主管海军少将佩顿退休后,他成为了执行委员会的主管,并被提拔为少将。

● 陆军上校迈克尔·凯拉沃 (1919-至今): 凯拉沃曾是一名俄罗斯-芬兰战争期间的老兵,他于1946年归化为美国公民,后参加陆军游骑兵,在韩国服役。他指挥了暴君结局行动(Operation SIC SEMPER TYRANNIS,1952年12月),摧毁了一个位于新西伯利亚市附近、试图利用索引会的复活技术让斯大林永生不朽的实验室。该次行动最为离奇的地方在于,苏联的格鲁乌部门在绿色三角洲在发动突袭之前就已经抓获了所有的行动成员,但在经过审讯后,格鲁乌部门又不可思议地释放了他们,并且允许他们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在任务完成后,格鲁乌试图暗杀掉生还的绿色三角洲队员。只有凯拉沃徒步穿过冰封的白令海峡,活着回到了美国本土。在哥伦比亚参加了欺瞒行动(Operation SKUNKED)后,他被调派到了第9895号委员会。

● 陆军上校马库斯·米歇尔 (1920-1979): 中士米歇尔曾随第92黑人步兵师在意大利服役,随后在博尔迪盖拉被执行挽歌行动(Operation THRENODY,1945年4月)的绿色三角洲成员营救,并被绿色三角洲招募。他先后参加过夏日微风行动(Operation SUMMER BREEZE),癫狂行动(Operation LUNACY),并在韩国服役,随后前往贝宁堡的军官预备学院(OCS)进修,而项目组也开始改派米歇尔参与国内任务——大多数时候都是对付公民权力运动中涌现的一些被怀疑与非自然事物有关的邪教团体(其中的大多数案件最后被认定是假警报)。1963年他被提拔为上校,并升调进了执行委员会。

● 海军少将大卫·法拉格特·佩顿 (1904-1976):从安那波利斯大学毕业后,佩顿于1929年加入了海军情报局,随后在1932年加入了P4办公室。在派驻墨西哥,日本与菲律宾三地期间,他发现了黑洋社以及其与大衮的联系;二次世界大站期间,他在华盛顿州双桥岛的S站点(Station S)担任密码破译员工作。1947年,新绿色三角洲成立后,他成为了库克指挥官的副手。1955年,他参加了布里斯托尔行动(Operation BRISTOL),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外勤任务;在那之后他变得无精打采,难以集中注意力。但是身为项目组内少数几个从P4办公室时代活下来的老兵,并且拥有着指挥军官的虚衔(1961年被提拔为海军少将),在1968年退休前,他依然保持着相当的影响力。

● 准将迈克尔·斯蒂曼(1904-1976):斯蒂曼是绿色三角洲战略情报局最初招募的成员之一;1942年12月,他前往法国费康镇的一个索引会站点执行喧嚣行动(Operation UPROAR),并缴获了霹雷音波武器的设计图。后来他被调往合众国空军,并在1947年重新加入了项目组开始研究UFO(天兆工程(Projects SIGN),怨恨工程(GRUDGE),蓝书工程(BLUE BOOK))。当庄严会接管了所有的UFO研究后,斯蒂曼选择留在绿色三角洲内,但他一直致力于将非自然事物武器化,并且与庄严会保持着合作关系。

● 奥古斯塔·沃伦博士(1919-至今):早在奥古斯塔·沃伦出生之前,在她的父亲,神秘主义学者哈利·沃伦,就已经在弗罗里达州失踪。她曾试图原理父亲的影响,并前往芝加哥大学学习社会学。不幸的是,她经常在研究数据中发现奇怪的模式,并且从人类集体行为中得出一些令人不安的结论。在1960年肯尼迪总统当选后,沃伦利用了一些追随她父亲的门徒(以及她与芝加哥的戴雷政治机器*的关系)成功进入了执行委员会。她对无处不在的性别偏见与军国主义不屑一顾,并对那些试图影响她的人充满怨恨,但她真正关注的只有自己的研究:派遣受训的调查人员实地、第一手地考察她在数据中注意到的异常。

* 美国的一个政界术语,指那些掌握了足够选票从而控制地方政治及行政资源的政党组织。此类组织一但形成就能够轻易地操纵地方选举,迫使地方政府为组织服务。理查德·J·戴雷在1953年当选库克郡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后,其所领导的政治机器在此后的二十余年里一直左右着芝加哥市的政局,是美国最为著名的政治机器之一。


Deeper War
深渊之战
————————————


1963年4月10日,满载船员的合众国海军攻击核潜艇长尾鲛号(Thresher)在马萨诸塞州科德角以东的一百英里处沉没。由于绿色三角洲一直以来都对发生在海军身上的灾难事故保有兴趣,所以合众国海军的长尾鲛号在印斯茅斯附近海域失事的消息自然引起了领导层的关注。

相关的调查显示,1928年的潜艇攻击并没有完全消灭位于印斯茅斯外海、魔鬼礁下方的深潜者殖民地。于是绿色三角洲启动了激流行动(Operation RIPTIDE)收拾了残留下来的问题。他们针对该地区进行了多轮的空投战术反潜艇炸弹,深水炸弹、以及高爆鱼雷投放,直到水听器里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才停止了攻击。

Hearts of Darkness
黑暗之心
————————————


1964年,绿色三角洲的探员干涉了比属刚果危机。面对政府军,CIA雇佣兵与比利时伞兵的联合攻击,承受高压辛巴和穆勒叛军放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转而求助于部落神秘主义信仰。在绝望之际,叛军们拥抱了一种古老的宗教,并计划召唤他们的神明冒提(Mauti)来吞噬他们的敌人。

该计划的最初成果是一群欧洲雇佣兵遭到了仪式性的屠杀,因此绿色三角洲展开了库兹行动*(Operation KURTZ)调查叛军是否在战场上利用某些非自然法则。绿色三角洲的血腥策略阻止了叛军撕开一个维度“裂口”的计划——索引会在1945年也曾尝试过类似的事情——但五角大楼的部分人在面对极高的伤亡人数时,开始质疑行动的必要性。

* 库兹是约瑟夫·康拉德的小说《黑暗之心》(Heart of Darkness)中的主人公,他是一名非洲的象牙商人以及交易站的主人,在当地土著中有着近似半神的地位。

随着越战愈演愈烈,许多CIA与军方情报人员发现自己触碰到了中南半岛湿热雨林里很多此前从未有人探索过的角落。而其中一些人也因为他们上报的发现而获得了绿色三角洲的涉密授权。

早在1965年的时候,绿色三角洲就对CIA在某些山地部落里发展的“反共同盟”表达了高度的关切。虽然CIA收编的赫蒙人、默奥人以及莫坦雅人*都是些鸦片走私贩子,但CIA的丘丘人雇佣兵则要比他们更加糟糕——那是一群完全沉溺于施虐快感、并且公然吃人的疯子。尽管丘丘人对共产分子表现出了强烈的仇恨,绿色三角洲仍然反对CIA为这些卑鄙的部落人提供武器。但绿色三角洲的警告被忽略了。CIA从来都不承认自己在涉及丘丘人的问题上犯了错,即便后来的事情证明这些部落人更想去屠杀和吞食他们的赫蒙族、默奥族以及莫坦雅族邻居,而非袭击共产分子。

* 赫蒙族(Hmong)是生活在中南半岛的苗人;默奥族(Meo)是生活在印度西北部的一支穆斯林信徒;莫坦雅族(Motanyard)则没有找到确切的说明。

但一些更糟的事情还在中南半岛的丛林里发酵。绿色三角洲在老挝、柬埔寨与越南发现了一些他们在1964年的刚果曾见过的迹象。随着美国人的在火力与镇压强度上的不断升级,巴特寮、红色高棉与越共中的一些派系开始不计代价地试图将“帝国主义走狗”驱逐出去。尤其是辛巴和穆勒的神明冒提与安卡这一神秘主义概念——同时也是红色高棉对他们政党的称呼——之间存在着令人不安的相似性,这让绿色三角洲觉得更为不安。


DISINFORMATION
DHO-HNA
伪情报
多罕


绿色三角洲称多罕这个名字是在描述一个据说存在于“两个磁极的隐匿城市”。这个名字取自一个被用来进入那个地方的魔法仪式。多罕仪式进入的那座城市可能在它的建造者口中有着完全不同的名字。《死灵之书》与其他文献只提到了一个城市,这或许意味着多罕其实存在于一个与两个磁极都相交的口袋维度里。或者,其实有两座城市(“多”与“罕”?)分别存在于两个磁极上。这座城市与犹格-索托斯有关,甚至可能是通向其他维度或时间的大门。它在地球上的位置会随着磁极位置的移动而移动,但直到犹格-索托斯降临*之前,人类只能通过仪式抵达那里——或者可能能够通过飞机抵达。

*原文是the immanentization of Yog-Sothoth,immanentization是一个中文中没有的神学/政治学概念,不是简单的降临,而是《圣经启示录》里那种耶稣再临、正邪最终决战、信徒升入天堂的那种降临。

隶属绿色三角洲的合众国空军上尉柯蒂斯·克里斯是目前唯一已知见过多罕的人。1968年1月21日,他伪装成临时替补领航员登上了一架位于格林兰岛的图勒空军基地的B-52执行了一次紧急飞行任务。他的任务(北方灯塔行动(Operation NORTHERN LIGHTHOUSE))目前仍被归类为机密;但当他乘坐的轰炸机六小时后在空军基地附近坠毁时,机上有一人死亡,飞机驾驶舱被烧毁,同时一件核武器丢失。在简报中,克里斯提到了“一种多角的混沌(a kind of angled chaos)”有许多“尖塔(pointed towers)”和“花园里的东西(things in the gardens)”。


The Fall
陨落
————————————


1969年11月23日,一名拥有绿色三角洲涉密权限的海军上校史塔奇·韦德启动了黑曜石行动(Operation OBSIDIAN)。三百名海军陆战队成员通过伞降潜入了柬埔寨丛林,奉命摧毁一座致力于将安卡(Angka)召唤到地球上的神殿。这场由韦德的神秘高棉情妇所提议的行动后来被证明是一场灾难。某些巨大的、梦魇般的东西被释放了出来。最后只有少数生还者撤退到了越南。这些生还者找到了韦德,并处决了他与他的情妇。

而等到1970年5月,当合众国军队与南越士兵入侵柬埔寨的时候,准备充分的越共与高棉游击队进行了强硬的抵抗。参谋长联席会议将此事的责任归咎到了绿色三角洲的头上。另一方面,美军刚经历了1968年北越春节攻势带来的尴尬,又被披露出来曾在老挝进行多次秘密爆破行动,而且还制造了美莱村屠杀的惨案。这一连串事情使得五角大楼不太愿意向国会解释绿色三角洲于入侵行动开始的七个月前究竟在柬埔寨做了些什么。因此,绿色三角洲被勒令解散,它的所有历史也都被扫进了垃圾堆。

1970年7月24日,绿色三角洲项目正式停止。同时数百份人事档案上的绿色三角形标记被全部摘除。很快,绿色三角洲就变成了一个官僚系统里的传说。

但这并不是结束。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