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寒冬——金斯波特梦游会活动模组

作者:黑暗剑圣皮卡缺
发布日期:2020-09-20 06:50
浏览次数:4
“杀死白色蠕虫之人,也势必被死亡所吞没。”
——《伊波恩之书:第九章》

模组信息:

建议玩家人数:4-6人
模组地点:北欧
规则版本:COC7版规则,并配套7版的《克苏鲁黑暗时代》扩展书一同使用


守秘人信息:神话背景

在75万年前,旧日支配者日利姆·夏伊科斯居住于北极圈的海上冰山“伊基尔斯”之上。这阴险狡诈的旧日支配者又名“白色蠕虫”。祂曾把许多大法师骗到伊基尔斯之上,以传授无上智慧的名义哄骗大法师们与自己进行同调仪式,完成同调的法师们会被白色蠕虫所吞噬,他们的灵魂会在白色蠕虫的体内永受煎熬,并为白色蠕虫提供源源不断地魔力。

日利姆·夏伊科斯的阴谋不止如此,祂通过控制伊基尔斯在北极大陆“希帕波利亚”附近游荡,毁灭了森果斯等古代城市。而祂真正的野心是,把无尽的严寒带到世界,让世界变成永冬。

祂曾诱骗七位强大的巫师来到伊基尔斯的峰顶,并在欺骗后把它们吞噬。第八个到来的巫师艾伐格识破了白色蠕虫的阴谋,趁其沉睡之际用一柄特制的青铜剑杀死了旧日支配者。白色蠕虫臃肿身体瞬间崩解,漆黑的血液冲垮了冰山的山体。艾伐格,白色蠕虫和伊基尔斯一同沉入海中。

在艾伐格和白色蠕虫同归于尽后,大法师伊波恩在云游时召唤鬼魂为自己作向导,他机缘巧合地召唤了艾伐格的鬼魂,鬼魂把自己所经历的恶战告知了伊波恩,伊波恩协助艾伐格的鬼魂回到了伊基尔斯的残骸,并找到那柄青铜剑。按照艾伐格的意愿,伊波恩把艾伐格的灵魂封入了青铜剑里。因为艾伐格知道,白色蠕虫不会真正死去,祂会在某个时间点复活,并再次危害人间。

白色蠕虫那邪恶的身躯在伊基尔斯的海底冰窟中缓慢重组,经过了无数的时光后再次回到了世间。而现在,伊基尔斯漂浮到了北海海域,在日利姆·夏伊科斯的命令下重新升起,但它并不能恢复往日的巍峨,至少目前,它只是一块巨大的寒冰浮岛。


守秘人信息:历史背景

自公元789年以来,维京海盗陆续来到了不列颠岛,与盎格鲁撒克逊人展开了长达百余年的争斗,盎格鲁撒克逊人节节败退,七个英格兰王国仅有韦塞克斯尚有余力抵抗。而后韦塞克斯的阿尔弗雷德大帝力挽狂澜,收复了大量英格兰土地。
阿尔弗雷德的继承人“长者爱德华”在接下来的七年时间里平定了英格兰全境,同时加冕为威尔士国王。而我们的模组可以发生于这7年间任何一个冬天。

此刻,在挪威人入侵东盎格利亚的必经路线上,离奇地出现了一个浮岛,并成为新的战略要冲。如果可以控制这里并修建海防,英格兰就可以近乎一劳永逸地阻拦来自丹麦的进攻。武勋卓越的“长者爱德华”对此自然极有兴趣。维京海盗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早调查员一步来到了这座岛上,并落入了白色蠕虫的陷阱。


守秘人信息:维京人的遭遇

维京人的督军“独眼哈罗德”率领一队海盗,驾着龙头战舰来到了伊基尔斯。在靠近伊基尔斯的时候,他们遭遇了诡异的暴风雪,过半成员因此殒命(一条维京龙头战舰需要至少40名水手。)幸存的维京人对这个诡异的岛屿充满了好奇与困惑。因为战舰的破损,他们只能在这个完全由冰块构成得岛屿上进行探索。许多维京人被杀害,还有一小部分维京人被白色蠕虫转化成寒冷行尸,因此成为了旧日支配者的奴隶。白色蠕虫以这些寒冷行尸的自由意志作要挟,强迫具有魔法天赋的哈罗德进行同调仪式。


调查员导入:

11月刚到,英格兰东海岸已经被刺骨的寒冷所笼罩,冬天比以往更为无情。

维京人的战舰也被这恶劣的天气所阻拦,和平似乎提早到来,但尾随而至的,是让人睁不开眼的暴风雪和难以抵抗的严寒。在这种时候出海必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人们应该躲进屋子升起火堆,用皮革和棉布塞好墙面的每一处缝隙,只有这样,才能稍稍抵抗这无法理解的恶寒。而调查员们临危受命,他们必须前往出现在丹麦与英格兰中间的的浮岛。这块浮岛有着各种各样传闻:教会声称那是恶魔之地,也有传闻说那是曾经的亚特兰蒂斯。但无论如何,爱德华国王召集了调查员,并授予他们最高的荣耀。他们要前去探明情况,最好的情况是,他们可以搜集情报并提出建设海防的提案。木质帆船悄然离开了敦威治港,在白茫茫的海上孤独航行。大规模的行动可能会惊动维京海盗,苏格兰海岸上的维京据点对过往船只一直虎视眈眈。

调查员们登上商船,孤舟行驶在平静而诡异的冰冷海面上。几天后,终于看见了一块朦胧的,冰雾环伺的岛屿。船长会为调查员们,放下小艇,说”好了,我会在一个礼拜后前来接你们,现在按原计划,我必须停靠在尼德兰海岸附近,记得,一周之后回到这附近等我“。调查员穿着厚重的皮草,带着辎重踏入艇中。


登陆点:岛屿的南端点

小艇钻进可见度极低的冷雾中。调查员的鼻腔被冰冷的空气刺痛,撑船的手变得麻木僵硬,这时通过侦查检定的调查员可以意识到,小股洋流的方向发生了变化,海水正在推动着小船向岛屿加速前行。没过多久,调查员的小艇就会靠在海岸上。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白色的陆地。当调查员登上陆地时,视野变得开阔起来。而岸边除了他们的小舟外,还搁浅着一条破损的龙头维京长船。

到处都是寸草不生的冰岩。地面上满是死鱼和海洋生物的支离破碎的尸体,这些尸体表面结了一层晶莹的寒霜,在虚弱的阳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光芒。

调查员们可以得到的信息如下:
  • 岛屿的地势从海边向腹地渐渐变高,在岛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平顶山。
  • 通过教育检定的调查员可以意识到,地面的海洋生物可能死于温度骤降导致的身体开裂。
  • 通过博物学检定的调查员会发现地表冰层极厚,而且没有积雪,在北海并不太可能有这样的土壤,这更像是极地的景观。
  • 龙头战船其中一侧靠近底部的位置有较大的破损,船体内是巨大的冰块,表面还覆盖着大量的盐霜。尽管如此,船体破损处附近并没有流水痕迹(因为海水是瞬间结冰的)。
  • 极难的教育,困难的博物学或者通常难度的科学:物理学检定(如果有过渔业或者航海经验可以获得奖励骰)能让调查员意识到海水因为有大量盐的关系非常难结冰,但结冰后会析出大量的盐。
  • 拭去冰面上的海盐会发现在冰块内冻死了十几个维京人。目睹这一场景需要损失1/1d3点理智。
  • 当调查员们适当探索后,守秘人应该让他们发现在远处北方的维京人营地。


第一个维京营地:死僵

调查员在靠近维京人营地会发现,这个营地里有3个典型的龙骨木帐篷,三个帐篷的开口对着同一个大火堆,调查员甚至能远远看见暖色的火焰,显然火烧得正旺。

火堆前坐着一个全副武装的维京人,他铠甲精良,厚实的毛皮披风随着寒风飘动。而他身边另一个维京人在帐篷前站着,他手持5尺多长的长柄大斧,头上还带着皮革头盔。谨慎的调查员可能会想要进行进一步观察,却发现两人纹丝不动。若调查员制造噪音、甚至使用武器突袭也不会得到任何回应。调查员接近时,会看见这两人已经完全冻结。这些维京人胡子都被冻成了冰柱,皮肤和肌肉上结着厚厚的冰层;而站着的那人手持大斧,面孔因为愤怒的扭曲着,显然他是在试图发起进攻的一瞬被冻死的;第三人则是在帐篷里躺着被冻死。奇怪的是,他们身上的棉衣和皮毛斗篷并没有结冰,依然非常柔软,甚至还在随风飘扬。这三人目睹这不寻常的死亡会导致1/d3的理智损失。(若之前发现了龙头战舰里的尸体此处可以豁免。)还有一个维京人正在营帐里睡觉,他神情安详,可以认为他生前睡得正熟。

火堆烧得正旺,辐射出阵阵热量。在火堆上用木架驾着一口铁锅,里面的水已经煮沸。但其中的鱼肉丝毫没有解冻的迹象,像冰块一样悬浮在沸水上。若调查员出于某些原因想要焚毁维京人的尸体,那么他们会惊愕地发现维京人的所有随身物品都被烈火烧尽,但尸体本身在烈火中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依然僵直并且闪耀着寒光(岸上的海洋生物尸体和死鱼也会如此),目睹这一场景会导致0/1d3的理智损失。

如果守秘人愿意,帐篷可以有一些可用的补给品:比如少量干粮,煤油,柴火和毛皮睡袋等。但在这个识字率极低的年代,恐怕不会有任何纸质的文件留下。而追踪、侦察或者导航检定都可以让调查员确定,维京人的行动痕迹从这个营地一直向北延伸,且每隔4公里维京人就留下了一个立杆作为标记,作为返程的路标。并且每隔着7个立杆,维京人们就会留下一个扎下的营地(这代表着一支探险队的极限日行程)。


边栏信息:维京人的武备和露营设备

维京人通常身材高大,蓄着金色或橙红色的长发和胡子。发型和胡子是维京人的地位象征,地位较高者会留着精心编好的胡子。他们有可能会在躯干、面部和脖颈上画着战纹。

头盔:维京人的头盔通常是皮革镶钉或者金属头盔,在外观上维京式头盔的典型特征是带有护鼻翼和护眼。某些奇幻或卡通形象中,维京式头盔总是带着长长的牛角,这种被称之为角盔(Horn Hemlets)的护具往往是宗教仪式用品,而不是战争护具,因为尖角可能会在混战中误伤队友,而且在摔倒时大概率会伤及佩戴者的颈椎。

衣着:维京人的男性内衬一般时及膝的束腰长衫,配以亚麻布或羊毛的裤子。在冬季时候,他们会在内衬的基础上加上棉布和皮毛的外套,并用皮质的腰带把外套固定在腰间。腰带通常还包括一个存放随身物品的小包,包里通常会放置打火石、银币或干草这样的轻便物品;腰带还可以固定匕首,单手斧等工具。

在战争中,地位更高的人还会在外套外穿上皮甲、镶钉革甲和锁子甲。在严寒中,有条件的人还会再肩上固定兽皮披风。
圆盾:圆盾是黑暗时代最常见的护具之一。通常会加上家族的徽章。
筝型盾:筝型盾比圆木盾更大,更重,更坚固,也因此更昂贵。
匕首:常见的小刀,可以防身用,也是一种优秀的多用途工具。
猎刀:即“Seax”,一种宽刃的砍刀。
单手剑:剑是一种身份象征,在维京人中,通常只有督军或者贵族才会佩戴剑。
双手剑:比单手剑更大、更长、更笨重,当然也更为致命。
单手斧:维京斧除了是一种肉搏武器外,更是一种便利的工具,可以用以解决许多木工问题。更重要的是,维京斧是一种优秀的投掷武器。
双手斧:双手大斧是维京人标志性的武器之一,通常有5英尺长,在惯性、力臂、斧刃和技巧的配合下可以轻易劈开头盔。
矛:最常见的冷兵器装备,可用于格斗和投掷。
弓:弓是一种实用的武器,但对于维京人而言,躲在战友杀敌是没有荣誉的,因此很少人会使用这种武器。
打火钩:由2部分组成,配合树皮和干草垛能在恶劣的天气下生火。
皮毛睡袋:通常是狼皮织成。
龙头木帐篷:维京式的帐篷是典型的人字型结构,主要的支撑木顶端雕刻成海龙头的形状。
*关于这些物品可以提供的护甲、伤害详细请参《克苏鲁黑暗时代》第三章的武器表、盾牌表和护具表。


第二个维京营地:混战

第二个维京营地有4个维京人驻扎,分为是三名战士和一名伍长。

调查员可以远远若干维京战士在营地附近巡逻。厚重的皮草和铠甲让他们看见来像直立行走的公牛一样。(如果守秘人认为他们中的某些人会佩戴角盔则梗是如此。)

维京战士们使用古斯堪的那维亚语,地位较高者可能会掌握一定的英语(视守秘人意愿而定)。这些粗犷而善战的战士时刻保持警惕,就正如北欧民谚所说的那样:”长矛应在身上而不是地上,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面对战斗。

如果调查员具备语言:古斯堪的那维亚语技能,并通过一定的社交检定。可以对其进行社交,了解到维京人的一些情况。需要注意的是,他们十分机警且仇视英格兰人,如果他们听到调查员使用英语会立刻发起攻击。同时,这一支维京海盗是标准的异教徒,他们也对基督徒怀有敌意,如果他们发现调查员是基督徒(比如通过修士发型,十字架配饰等),也会展开攻击。若调查员成功与之社交,可以从他们处得到以下信息:
维京人的舰队在靠近这个岛屿时遭遇了暴风雪,巨大的寒风和海浪推动着战舰撞向了岛。
幸存的15人没有办法联系援助。

边栏:北欧人的迁徙和日耳曼神话体系
古斯堪的那维亚人


血腥的仪式现场

在前往第三个营地的路上调查员会发现一片地面的惨败上点缀着一些腥红的色彩。靠近后会发现这是异教仪式的现场,且不久前曾发生过一起恶战。

诡异的异教法阵周围横陈着7具尸体,有些尸体被冻成冰块;还有一些尸体上带着某种苍白的烧伤般的疤痕,且身上的武器和金属铠甲都被溶解了;还有一两具尸体被开场破肚或拦腰斩开,肠子流了一地。目睹这一场景需要损失1/1d6点理智。整个现场的中心是一根插进冰层的粗木杆,大约及腰高度,木杆的顶端挂着一个羊角盔和一把锤子,木杆的底部用麻绳系着一个牛角盔。在附近的冰岩上还有一些用红色涂料画出的“ᚦ”型字符。

  • 读写能力:古英语或读写能力:古斯堪的那维亚语技能在30以上的调查员(不足的话则需要进行技能检定),能够辨认出“ᚦ”字符(其发音类似于当代英语的”th“)。这个字母来自于卢恩字母。
  • 对该字母进行困难的王国知识(英格兰)检定会得知,这个字母是代表着雷电、公羊,是盎格鲁-萨克逊接受基督教前,所信奉的日耳曼神话中的雷神桑尔的符号。而进行王国知识(诺尔斯)检定会得知,这个字母是代表着雷电、公羊,是北欧神话中的雷神托尔的符号。
  • 神秘学检定可以得知这是一种古代的异教魔法仪式现场,施法者在祈求托尔或者桑尔的神力,这个仪式现场和托尔(或桑尔)使用牛头在海中垂钓“尘世巨蟒”(中土大蛇、世界蛇)耶梦加德(尤蒙冈德)的传说有着对应关系。耶梦加德(尤蒙冈德)是托尔(或桑尔)的宿敌,托尔(桑尔)在名为“诸神黄昏”的决战中击杀了耶梦加德(尤蒙冈德),却也被耶梦加德(尤蒙冈德)所喷溅的毒液杀死。
  • 神秘学或者宗教学检定会得知,在北欧的异教神话中,诸神黄昏乃世界的的终结,在诸神黄昏之日前,世界将陷入长达三年的寒冬中,一千日中不会有任何阳光。


第三个营长与疯狂的埃里克:

调查员继续潜行会发现在平顶山脚的第三个维京营地,这是一个很大的营地,有十个帐篷之多。其中一个帐篷里躲着疯狂的埃里克。这个营地并没有生火。

埃里克参此时此刻已经陷入了疯狂,躲在帐篷里瑟瑟发抖。如果调查员接近,满身血污的他会突然跳出来并大喊大叫,调查员会不自觉地进行一个应激的反击:距离埃里克最近的调查员需要进行一个理智检定,该检定并不会导致理智损失;成功的理智检定能让调查员意识到自己正在向手无寸铁的可怜人挥拳(或武器),从而进行一个斗殴或者相应的武器检定(如果他们在使用武器的话),成功的话代表调查员成功地收住了攻势。而理智检定、斗殴检定或武器检定的失败都意味着调查员狠狠地重击了埃里克,甚至错手杀死了他。

可怜的埃里克参与了仪式并目睹了日利姆·夏伊科斯的出现,在旧日支配者轻易击杀了数人后候就落荒而逃,因此他并不知道后续的事件发展。

他发了疯一般地跑开,一路跌跌撞撞,回到营地里等待死亡。不断用古斯堪的那维亚语说着”尘世巨蟒已经来了!诸神的黄昏到了!一切都要完蛋了!“他现在满嘴疯话,面对调查员的发问只能不断重复上述的句子以宣泄恐慌。

通过成功的社交检定(如果调查员的古斯堪的纳维亚语不足30需要承受一个额外的惩罚骰)或者提供火辣辣的饮料(比如温热的蜂蜜酒)能让他情绪稳定下来,并回答调查员的提问。

  • 埃里克并不知道其他维京人的死因。他只是看见了尘世巨蟒绞断了两个人。
  • 有一些维京探索者声称自己目击了数千尺长的海中怪物。他们的领袖”独眼哈罗德“声称尘世巨蟒可能在这个岛屿附近,于是他进行仪式,祈求托尔赐予他力量以对抗灭世的邪恶。


遭遇“鬼魂”

当埃里克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或者守秘人认为时机得当时可以触发以下情节。若调查员错手伤及了埃里克,那么不妨直接触发这个事件。

天突然下起了雪,一阵冰冷的寒风吹翻了帐篷。一股可见的白色冷空气“钻”进了埃里克的身体里。埃里克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结成了冰块。目睹此场景的调查员需要损失1/1d3的理智。调查员们会看见1d3个寒风、雪花和冰砾组成的不稳定人形灵体,看起来就像传说中的幽灵一样。目睹这恐怖的存在会损失0/d6点理智。这些灵体发出刺耳的,寒风般的苦痛哀嚎。这些鬼魂是白色蠕虫的仆役“寒冷者”,寒冷者无视物理伤害,但火把或者任何附带火焰的攻击都会令其损失2d6点hp。当寒冷者的hp低于1/2时,它们就会仓促逃离,若hp归0则会被彻底消灭。寒冷者的属性、技能和战斗方式参考模组最后的附录。

如果调查员相信这是基督教中的幽灵怪物,并使用基督教的驱魔仪式与其战斗的话,会发现基督上帝的方法对其完全无效,虔诚的基督徒要为此承受1/1d4点理智损失。(详细参照黑暗时代第五章)


伊基尔斯的崛起

若调查员在第三个营长后登上平顶山,会发现这个平顶山上的平台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深渊。当调查员看见深渊后地面会发出剧烈的晃动,调查员脚下的陆地不断地变化着形态。从深渊中升起了巨大的冰柱,冰柱直冲天际,带着调查员脚下的冰结地面快速不断上升。调查员需要进行攀爬或者困难敏捷检定以抓住什么东西维持身体平衡,失败的人可能要因为失衡而撞在冰岩上而承受1d8点伤害,大失败甚至会导致调查员从万丈高空坠崖身亡。

调查员们感觉到无形的力量自上而下地压在他们身上,因此无法动弹。等这可怕的变化结束,调查员会意识这个浮岛变成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冰山,向下俯瞰的话,只能看见厚实而云层。环境的骤变会导致0/1的理智损失。

调查员此时停在一个崭新的平台上,身后是俯瞰云端的峭壁。而面前是冰块砌造、向上螺旋延伸的阶梯,蜿蜒地通向比他们所在地更高的尖锥一样的峰顶。

守秘人信息:维京人们误以为自己遇到的白色蠕虫就是北欧神话传说中的尘世巨蟒耶梦加得。维京人督军独眼哈罗德同时也是托尔的祭司,因此他非常熟悉耶梦加得相关的传说知识。他寻得一个适合进行仪式的地点,试图召唤托尔的力量并诱杀他以为的”耶梦加得“。

但在仪式的过程中,狡诈的日利姆·夏伊科斯发动了袭击以嘲讽人类的弱小和无知。祂残忍地杀害了部分维京人后,把一些适格者转化成蠕虫下仆(具体的数据参照模组结尾的怪物数据)。并命令这些下仆杀害或逮捕了其他维京人,白色蠕虫嘲讽着哈罗德的自不量力,并以俘虏的性命威胁哈罗德进入伊基尔斯内部的无尽深渊进行同调仪式。

在吞噬哈罗德并完成同化后,白色蠕虫获得了新的法力源泉,祂的力量进一步复苏,伊基尔斯也因此而恢复了本貌。


木屋

调查员向山顶行进一段路后,会看见8个沿着山体峭壁修建的八个木屋,前七个木屋都早已完全荒废,内里一片狼藉。而第八个木屋的小院子前,徘徊着1d3个怪异的维京人,这些维京人的皮肤变成了怪异的淡蓝色,身体上覆盖着一层冰片一样的鳞片。他们手持武器,在第八个木屋门前游荡,若调查员能够潜行并仔细观察,会发现似乎无法接近这个木屋,于是一直在门口咆哮着徘徊。若他们当注意到调查员时,便会对调查员展开攻击。这些怪物曾经是埃里克的伙伴,现在已经被日利姆·夏伊科斯所腐化,它们奉命看守艾伐格的木屋,以免调查员接近。


第八个木屋:艾伐格的巫师庭院

这个木屋附带庭院,院子里的植被都已经结冰。而屋子后,有一个空水池,水池底写着许多古老的,不可辨识的文字,该文字为希帕波利亚文字,这是一种智人出现之前就存在于终北大陆的古老文字,使用时间约在距今75万年前。神秘学检定可以令调查员意识到这是某种史前的文字,但这不足让调查员能够阅读这种古老而充满魔力的文字。这个空水池实际上是一个蓄能池,用以激活一个时空门法术。具体参见下文中的“空水池,伊波恩的传送门”。(若守秘人不希望使用这个要素,则可以删除这个水池。)

在屋子旁边还有一个简单的坟墓。墓碑上写着不可辨认的希帕波利亚文字。而在冰封的墓碑里,可以看见里面有一把古老的青铜剑。调查员们可以破坏冰块,取出艾伐格的剑,如果调查员们不打算这么做,那么建议守秘人让他们听到在冰制墓碑中微弱的呼喊。


艾伐格的青铜剑:

这把青铜剑在大约75万年前被路过的大法师伊波恩封存于此。伊波恩当年在终北大陆游荡,召唤了鬼魂为他做向导。他无意间召唤了击败白色蠕虫的大法师艾伐格的鬼魂,在得知艾伐格的故事时,他协助艾伐格在海底的伊基尔斯残骸中找到这把特制的魔法神剑,按照艾伐格的意愿把艾伐格的灵魂封于剑中,为艾伐格建了一个用魔法维持的衣冠冢,并在墓碑上用希帕波利亚文字写着“大法师艾伐格之墓,天命之人应取出碑中圣剑”。从那时起,艾伐格的鬼魂就一直在墓碑的剑中,他在永恒的时光里等待着旧日支配者再次苏醒,并与被命运选中的人再次封印这可怕的蠕虫。

艾伐格的青铜剑可以对寒冷者造成3d6的伤害,同时被这把青铜剑击中的蠕虫下仆会从冰中溶解,并于5d6分钟后醒来并恢复神志。更重要的是,这把剑蕴含着毁灭日利姆·夏伊科斯的可能性。

当调查员握住这把古老的青铜剑时,一个苍老而高傲的声音会从剑身中传来:“大地将要塌陷,严寒要持续万年;唯有你我合力,方可拯救世间。”这个声音使用无法理解的古老语言,但手持此剑的调查员却能意外地听懂其中的意思,察觉到这点的调查员将承受0/1的理智损失。这把剑说完这句话后,剑中传来了一股奇异的暖流,为调查员治愈了所有的伤口、冻伤以及严寒带来的属性损失。只有手持此剑的调查员会看见一个穿着紫色袍子的白须老者突然飘到自己面前,用被烧伤的手握住调查员的手腕。这正是艾伐格的鬼魂,他将给予手持圣剑的调查员一段幻觉作为启示。


幻觉:

世界在晃动,等摇晃结束,手持青铜剑的调查员仿佛置身于一个寒冷而空旷的冰窟,他们无法动弹,只能看着眼前的事件不断发生。在王座一样的平台上,一个身披紫色长袍,长着白胡子的老者在浑身颤栗,他似乎说着什么,而调查员无法听清。在老者前方是一条,无比巨大,朦胧而模糊的白色生物。老者颤抖着,不时咳嗽和干呕,他使用未知的语言不断提问,而在白色的生物体内传来了若干声音:开始是一个,然后两个,三个,紧接着无数个声音混杂在一起,汇聚成令人窒息的回响。紫袍老者突然抽出了斗篷下的利剑,毅然刺向了那无法看清的白色生物。此时通过侦查检定的调查员会发现 ,紫袍老者手中的剑就是他们手中的青铜剑。

剑锋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这个冰窟在一瞬间土崩瓦解。调查员脚下一空,突然坠落万丈深渊,并因此损失0/d4点理智。等他们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这个院子里,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幻觉。

在其他调查员看来,目睹幻觉的调查员仿佛突然陷入了魔怔一般呆滞。目睹幻觉的调查员无法听到其他人的呼喊,若其他人想要靠近他则会被一种无形的巨力推开,并因此损失0/1点理智。


被选中之人:

持有艾伐格的青铜剑的调查员得到了伟大巫师艾伐格的加护。他不再畏惧严寒。寒冷者和蠕虫下仆面对他会心生畏惧(从而承受惩罚骰)。更重要的是,手持此剑的人获得了“精神共感”,当他看见希帕波利亚文字,就能自然理解文本的意义。

然而,被选中之人可能并不会知道。他必将牺牲自己以拯救世界。


艾伐格的小屋:

当手持艾伐格之剑的调查员推开屋子木门的时候,残旧古老的木屋里一瞬间变得鲜活起来,本来残破腐朽的家具和物件在奇异的光芒中突然复原。窗户和墙壁上还张贴着许多符咒,屋子里许多熄灭的火堆满布灰烬,调查员通过神秘学检定会意识到这些灰烬是松木灰,其中还混杂着许多炼金术常用的香料,似乎是用以驱魔的。屋内还有一个金属熔炉,金属熔炉附近有一个青铜剑的模具和大量的香料、某种白色粉末和贝壳,博物学检定可以辨识出这些香料分别是鲸油、乳香、薄雪草干、冰原苔藓、珍珠粉末和北极贝。而墓碑中的圣剑也和这个模具是完全吻合的。

桌面有一张用未知动物的皮制成卷轴,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希帕波利亚文字。

具备“精神共感”的调查员可以意识到这是一种仪式,它系统阐明了一些对抗白色蠕虫的方法——尼约德之仪。


新法术:艾伐格之匣

艾伐格之匣是一个封存特定空间的法术,在特定空间内的一切物体都会因施法者激活而回到特定的状态。艾伐格的木屋、坟墓都被这种施加了这个法术,伊波恩和艾伐格通过这个法术为调查员准备仪式所需要的所有材料。


新法术:尼约德之仪
尼约德之仪结合了伊波恩的智慧和艾伐格的经验。是一个专门对抗白色蠕虫的法术。这个法术需要在距离日利姆·夏伊科斯1000码之内进行。

尼约德之仪需要用红色涂料画出一个巨大的圆形,直接约为80尺,在圆形内画出一个三边等长的三角形,并在三角形内画上新月符号。在新月内用北极贝堆成7个底座,装饰以冬青花,在上面摆放7个石头(或者冰岩),七个石头从左到右分别写上“ᚨ” 、“ᛚ” 、“ᚷ” 、“ᛗ” 、“ᛝ” 、“ᚠ” 、“ᛡ”。在法阵内燃烧松木架起火堆,在火堆上架起铁锅,焚烧鲸油、薄雪草干、冰原苔藓、乳香和珍珠粉。

在燃烧中参与者一同齐声高唱“Ansuz-lagohn-geboo-mannh-enwagz-fehuu-Eyo”。施法者需要集中意念与夏神尼约德沟通,这需要进行30分钟的时长,并消耗10点mp。当完成仪式后,会有一道橙色的光从天空注入到法阵里。此时需要一个人在法阵中间和尼约德维持联系。持续引导这道力量降临在伊基尔斯上。无论发生任何事,法阵中的人都不能离开,否则这力量将会消失。

这个法术能够让转化为蠕虫下仆的维京人无法行动。并把被蠕虫吞噬的哈罗德从同调中解放出来。哈罗德无法离开蠕虫的体内,但他可以在蠕虫体内和调查员沟通,并与圣剑里应外合,如同75万年前督尼和乌克汉接应艾伐格一样,使白色蠕虫从内部开裂。


指引

在调查员休息时,青铜剑会像悬浮的磁针一样,指向通往山顶的路。直到他把调查员引导到半山的平台上,这里是适合进行尼约德之仪的地点。


路遇援军:

在调查员上山的路上,他们可能会遇到一个穿着维京式装甲的女战士伊薇特(Yvette)晕倒在半山上,调查员对其使用急救可以令其醒来。

伊薇特18岁左右,有着金色的长发,系着男性的发辫,她穿着全身式锁子甲,狼毛披风、佩戴单手剑和盾牌。这是一身贵族战士的打扮。

伊薇特是维京督军哈罗德的女儿,随父亲一同探索这个无人岛。在哈罗德召唤托尔之力时,维京人小队被白色蠕虫所袭击。她也被旧日支配者俘虏作为人质,以威胁哈罗德进行同调。她被关押在山顶某个巨大洞窟的牢房里,在伊基尔斯升起之时,剧烈的地质结构变化使冰牢崩塌,她在其他维京俘虏的协助下趁乱出逃。她被关押的地方本身在这个岛的深渊中。而当她逃出时,却发现自己位于峰顶,她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足,因此试图下山寻求援助。

伊薇特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被怪物所吞噬,她现在身负重伤,满腔怒火,她看见调查员时愿意放弃自己的立场,寻求调查员的力量以报父仇。

她会声称袭击他们的并不是一条巨蟒,而是一只硕大无比的巨大虫子。她对这蠕虫一无所知,但她愿意为调查员带路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如果有玩家在先前死亡,那么守秘人可以以这个方式让玩家使用伊薇特的角色卡继续参与到游戏中。若减员更多,那么守秘人可以安排其他维京人随伊薇特一同出逃作为替补调查员。)


尼约德仪式现场

在洞口适合进行尼约德仪式,仪式需要调查员一共提供15点魔力才能完成,每轮每个调查员在法阵中维持和尼约德的联系可以为法阵提供1点魔力。

在第3轮时,会有1d4个寒冷者来到仪式现场攻击调查员,至少需要一名调查员不离开法阵以维持仪式进行。寒冷者们不会与调查员在外侧缠斗,而会选择主动攻击维持仪式的调查员。第6轮时则会出现1d4个蠕虫下仆,他们全副武装,极难的说服可以拖延他们的行动。同时,火把和圣剑对寒冷者和蠕虫下仆都有特效。

当15点魔力都投入完毕。一道橙色的光从天空倾泻而下,形成一道光柱直通法阵的中央。此后需要一个人一直在法阵中引导光柱源源不断地注入伊基尔斯。这个人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能离开法阵。否则光柱会在3轮内渐弱,那么仪式会失败。

当法阵成功时,橙色的暖光会直通黑暗的山洞之中。调查员会听到一声巨大的,轰隆巨响一般的哀嚎。


冰封宫殿:日利姆·夏伊科斯的居所

冰封宫殿是一个极度严寒,由散发着蓝色寒光的冰岩所构成的巨大洞窟,调查员在这个巨大的洞窟里前行每5分钟就要进行体质一次检定,检定失败会损失1d3点生命值。若尼约德之仪完成,橙色的暖光将会照亮调查员的前路,使调查员免受严寒的伤害。艾伐格的圣剑在橙色的光芒熠熠生辉,折射的光芒将会摧毁面前的一切寒冷者和蠕虫下仆。

调查员在经过蜿蜒的小路后将会来到一个高台前,在高台之上的正是旧日支配者日利姆·夏伊科斯。


背后的隐患

若有调查员在维持法阵,那么他会在其他调查员见到日利姆·夏伊科斯之时受到白色蠕虫下仆的引诱。

某个高阶的寒冷者会来到法阵面前,因为寒冷者无法进入法阵,因此会在外部使用魅惑术让其看见无法拒绝的场景,来进行诱骗。这里提供一些参考的范例,守秘人也可以根据调查员的角色特征为他们量身定做一些场景:

  • 调查员可能会看见自己的重要之人:如伊薇特可能会看见自己的父亲哈罗德来到自己的面前,声称一切都已经过去,他已经得救,伊薇特将不必继续坚持,可以回到父亲的怀抱了;
  • 虔诚的基督徒会看见上帝的天使,天使以上帝耶和华之名高声斥责调查员居然敢执行亵渎的异教仪式,命令他立刻离开法阵。被自己的所信奉的神明所谴责会导致1/d4点理智检定;
  • 看见回归的同伴声称战争结束,他们已经消灭了可怕的怪物,并催促调查员走出法阵和它们一同返回;
  • 看见国王、主教、或者贵族领主带着援军从身后赶来,他们以不可违抗的口吻斥责调查员临阵脱逃,不和同伴一起战斗,并要求调查员马上为援军带路去支援苦战的援军。

被幻惑的调查员必须与寒冷者进行意志对抗,如果得胜,他们会看清寒冷者的本来面目,在他们坚定意志的瞬间,一道橙色的暖光消灭了这邪恶的灵体。若调查员对抗失败则会不自觉地走出法阵,光柱会在3轮内缓慢变弱,在3轮种调查员每轮都可以进行一个意志对抗,一旦成功他们就会意识到自己被蒙蔽的真相。他们必须赶在光柱消失前回到法阵种。


灭世之严冬:日利姆·夏伊科斯

"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其他东西像日利姆·夏伊科斯一样丑陋、不洁的了。它有着类似一只肥大的白色蠕虫的外形,但体型却比海象还大。半蜷曲的尾巴和身体中段一样粗,身体前端则向上抬起。它有一个模糊的面部,其特征与任何陆地生物和海洋生物都不同。白色的嘴不停地开合,里面没有舌头也没有牙齿,随着面部不断地从圆台的一边摇摆到另一边。眼窝离浅浅的鼻孔很近,其中没有眼球。一团团眼球状的血珠不断从眼窝中涌现,随即破裂、滴落,在冰面上形成两堆石笋状的黑紫色物体。"
——《白色蠕虫的到来》

日利姆·夏伊科斯阴险而多谋,若调查员没有橙色光的庇护,祂会对调查员使用摇篮曲,或直接向调查员发起攻击。
若橙色的光芒还在环绕着调查员,那么这可恨的旧日支配者将无法使用摇篮曲;日利姆·夏伊科斯张开祂那怪诞、丑陋而怪异的大嘴,以祂无信的谎言欺骗调查员们。
“你们被那柄剑所欺骗了!那剑中的亡魂在诱骗你们,他在欺骗你们步入死亡,人类无法与我对抗!他可曾告诉你代价?你知道他是怎么死去的吗?”他会在调查员动摇之际突发攻击。一旦被选中之人以圣剑对白色蠕虫造成伤害。一道橙色的光将会涌入祂丑陋而肥大的身体,调查员将听见在白色蠕虫体内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独眼哈罗德。哈罗德会乞求被选中之人以圣剑刺穿白色蠕虫的身体,以解放他被奴役的灵魂。“你们断不可信其谎言,祂乃末日的使者,一千个无光之日的宣告者,若我等不能合力战胜祂,世界便只有毁灭一途。”
调查员必须以圣剑刺入(造成贯穿)白色蠕虫的身体,或者在白色蠕虫的口腔中以必死的决心与他同归于尽。
当被选中的人挥动圣剑给予白色蠕虫必死的一击时,其他人会看见一位紫袍老者突然浮现在被选中之人的身后,他和调查员做出一样的动作,并高喊到:“无论千次百次,我必要消灭你以拯救这个世界!这就是我的宿命!”然后老者用双手握住被选中之人的手,帮助他把剑平稳地刺入白色蠕虫令人作呕的身躯,独眼哈罗德会在白色蠕虫体内将剑中源源不断的魔力引入白色蠕虫的体内!那硕大的身躯瞬间分崩离析,迸发出洪水一般的黑色液体,被选中的调查员也在瞬间被黑色的液体淹没,这就是他无可选择的宿命。
若调查员得知自己必死的真相后不愿意自我牺牲,守秘人可以安排一个有荣誉感的维京战士(若伊薇特没有成为玩家角色则建议使用伊薇特)从调查员手中夺过圣剑,一举刺穿了白色蠕虫的身躯。


逃出生天

幸存者目击这一幕需要损失1/1d6的理智损失。然后他们会清楚地看见,这些黑色的液体所经之地全部都会化作蒸汽。巨大的黑浪翻涌而起!将要吞没腐蚀一切有机或无机的物体。一阵巨大的光芒从紫袍老者的身上迸发而出,把调查员推到了洞口的仪式现场处。

此时的调查员意识到自己走出了洞外,但从洞穴中传来了黑浪翻腾的巨响!他们必须和MOV为9的黑血展开追逐轮,守秘人也可以改为3个体质检定。调查员们只能一路向山下奔跑,黑浪所经的冰山都在快速消融,伊基尔斯在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快速崩解。


空水池,伊波恩的传送门

调查员赶到艾伐格庭院旁时,会看见庭院中的水池正在发出耀眼的紫光,在水池上升起了一个巨大的、紫色的漩涡,若调查员冲入其中则能获救。

这个门乃是伊波恩留下的传送门。调查员冲入其中会感觉到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下沉,直到他们突然坠入水中,然后被船只打捞起。这正是送英格兰调查员到伊基尔斯的那艘船,现在它从尼德兰回到了伊基尔斯附近,准备回收调查员。调查员身后,高耸入云,山脉一般巨大的冰山已经轰然倒塌,在海面上激起了巨大的海浪,冒险,到此结束了。


终曲

调查员们回到了英格兰,或者某些维京人会因此在丹麦法区内作为英格兰人继续生活。凯旋的调查员将会受到封赏,得到+1d10点地位。击杀日利姆·夏伊科斯的经历将提供1d10点克苏鲁神话。教会和王室会要求调查员们对这次冒险的细节全部保密。

  • 伊薇特幸存为全员恢复+1d6理智;
  • 每一个幸存的调查员为全员提供1d4点理智恢复;
  • 消灭了旧日支配者日利姆·夏伊科斯全员恢复1d10点理智;
  • 幸存者若誊抄、转录了对抗旧日支配者的法术“尼约德之仪”和圣剑事迹则全员恢复1d6点理智。
  • 若被选中的调查员不愿意为了拯救世界而和旧日支配者同归于尽,那么他将陷入耻辱与自责,损失1d6点理智和1d6点地位。


后日谈(只是一个小插曲)

舍身成仁的调查员或者会者一片紫色的空间内苏醒,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会看见一个紫袍的白发老者,一个健壮魁梧的维京贵族战士。
那老者缓缓开口:“你将与我们一起,等待下一个拯救世界的勇士。”



日利姆·夏伊科斯 “白色蠕虫”
力量125  体质250  体型150 敏捷60 意志175(100)*
体格:4 伤害加值:+3d6 hp40 mp35(20)* Mov:9
法术:膨胀术(变体),帕祖祖之息,拉莱耶造雾术,魔力吸取术,梦境发送术,塞壬之歌,帕祖祖之怒;守秘人希望的任何法术。

理智损失:1D4/2D8点理智值。
*括号内代表被橙色光芒压制后的属性,此时的日利姆·夏伊科斯将无法使用哈罗德的力量。

能力:
寒冷之触:日利姆·夏伊科斯接触过的肉体和物体会被冻结,即使暴露于火中也不会解冻。人类每轮会遭受1D10点寒冷伤害,并且如果没有成功通过极限难度的意志检定,则每轮会损失10点体质(体质检定成功意味着损失1D6点体质);如果体质降低到零,则受害者将被冻结。如果能够在死亡前逃脱,受害者的体质将以每周1D10点的速度恢复,尽管因寒冷而失去的一半体质无法以普通方式恢复。
摇篮曲:旧日支配者发出的深沉柔和的低语可能会使生物陷入沉睡状态(使该存在可以在有空时食用他们)。人类可以通过捂住耳朵或使用极限难度的体质检定来抵抗这种影响。

战斗方式:
每轮攻击次数:1(寒冷之触或吞噬)
更喜欢避免直接战斗,在必要时命令寒冷者抵御入侵者。由于它喜欢将食物整个吞下,因此它更喜欢通过冻结受害者来制服他们。必要时,它可能会使用其寒冷之触(见上文)造成伤害,制服目标。
鲜血:那些伤害旧日支配者的人会发现它的鲜血是危险的,那些飞溅的鲜血因其对肉体的冷冻燃烧作用而可以造成1D10点伤害。这种伤害会受到环境(穿着的衣服,攻击形式等)因素的影响,可以使用幸运检定来确定是否受到了伤害。水等可以冲走鲜血。
吞噬:如果使用吞噬,受害者只有一次逃脱机会,在下一个动作(跳跃或困难难度的敏捷检定)中成功跳出旧日支配者的嘴。如果不成功,他们将无法幸存,并与神灵合而为一。或者有决心的调查员可以在白色蠕虫的口中使用圣剑刺入祂毫无防备的口腔中。

斗殴75%(37/15),1D10点寒冷伤害
吞噬50%(25/10),死亡(除非目标逃脱,否则自动成功)

护甲
·10点脂肪。
·挥砍和刺穿武器会使旧日支配者的血液溅出(见上面的“血液”)。



蠕虫的下仆,被寒冰腐化不得安息的维京勇士
属性         骰点          平均值
STR      (2D6+6)×5      65
CON     (2D6+10)×5    85
SIZ       (2D6+6)×5      65
DEX     (2D6+6)×5     65
INT      (2D6+6)×5      65
POW     3D6×5           55
平均生命值:15
平均伤害加值:+1d4
平均体格:1
平均魔法值:13
移动:8

战斗方式
每轮攻击次数:1
斧头    65% (32/13),伤害1d6+db,可投掷,投掷时取1/2db。
闪避    40% (20/8)

护甲:1d8,角盔与锁子甲。3点寒冰护甲,直接攻击时,攻击者会因为接触到蠕虫的下仆冰冷的身体而承受1d3点伤害。火焰攻击可以无视其寒冰护甲的护甲值。当蠕虫下仆hp为0时,将会变成普通的尸体。艾伐格之剑可以解除白色蠕虫对下仆的控制。
理智值损失:遭遇蠕虫下仆会造成0/1D4点理智损失。
寒冷者,幽灵般的哭嚎者
属性         骰点          平均值
STR          n/a               -
CON        n/a               -
SIZ      (2D6+6)×5      65
DEX    (2D10+10)×5  105
INT     (2D6+6)×5      65
POW  (3D6+6)×5     80-85
平均生命值:16(POW的五分之一)
平均伤害加值:n/a
平均体格:n/a
平均魔法值:16
移动:50飞行

战斗方式
每轮攻击次数:1(寒冷攻击)
由于其“攻击”类似于冻伤,寒冷者通过在目标附近或周围显现造成强烈的冻结伤害。虽然它们没有造成真正意义上的伤口,但受害者的组织、骨骼和器官会在集中的低温下受到严重损伤。寒冷者每一次成功的攻击造成1D10点CON和1D2点生命值损失,且每合计损失15点CON和生命值,受害者还会失去5点APP和5点STR。在攻击中幸存的人常需受到立即和长期的医疗护理,一个成功的急救检定可治愈仅1点失去的CON、STR和伤害(但无法回复APP),一个成功的医学检定可回复CON、APP、STR和生命值各1D3点。在通常规则下,只能应用一次上述的成功技能检定。

格斗(冰冻之触) 40% (20/8),伤害特殊(见上)
闪避    52% (26/10)

技能
隐于雪中  90%

护甲:无,免疫所有普通物理武器,火把或产生火焰的武器/攻击每次成功命中将造成2D6伤害。

法术:INT80或以上的寒冷者知晓1D3个法术,一般与严寒和天气等类型有关。
理智值损失:遭遇一只寒冷者造成0/1D6点理智损失;听见寒冷者痛苦的尖叫造成0/1D3点理智损失。


备用调查员:
伊薇特,18岁,复仇的女战士
力量65  敏捷70  体质50  体型60  智力60  
教育70  外貌80  意志60    hp11   san60
伤害加值:+1d4 体格:1  mp12  mov:9 
技能:地位35%、格斗(剑)65%、格斗(斗殴)50%、格斗(盾)55%、博物学35%、本国知识(丹麦)50%、骑术40%、侦查50%、聆听40%、追踪35%、语言(古斯堪的那维亚)70%、读写能力(古斯堪的那维亚)35%、恐吓40%、跳跃40%、攀爬40%
随身物品:单手剑、圆盾、锁子甲及头盔



本模组参考资料:
《克苏鲁黑暗时代》7版扩展书,混沌元素出版,译者:黑暗剑圣皮卡缺
《白色蠕虫的到来》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译者:无形的吹奏者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