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何阻止四季更替?采访凯文·A·罗斯
凯文·罗斯谈《苦痛三圣母》

作者:oreoinhell
发布日期:2020-09-17 23:53
浏览次数:129

原文地址:点我阅读原文


凯文·罗斯归来。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归来。有了混沌元素的《克苏鲁的呼唤》许可证,克苏鲁再次入梦,全世界的调查员们都被吓破了胆。


作为资深的恐怖类角色扮演游戏创作者,罗斯为诸如混沌元素、邪教徒出版社与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等公司贡献了超过三十部作品。去年春天,他的新作品《苦痛三圣母》则因“博士”基斯·赫伯(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的创立者与前《克苏鲁的呼唤》编辑)的离世而延期。


但它现在来了!


“《苦痛三圣母》是一部非洛氏恐怖作品。它非常超自然,而非宇宙恐怖。”罗斯说,“这是我写过的最恐怖的书。它时而可怕,时而令人毛骨悚然,时而怪异至极。它还充满了极度奇特的梦境与梦魇,在结尾还有一些《十二宫》式的让人大脑爆炸的时刻,调查员们将会发现自己正在把战役前期梦境中的内容付诸实践。哇哦!”


在下文中,罗斯与我聊了一些有关恐怖角色扮演游戏,《克苏鲁的呼唤》,三圣母以及他的好友赫伯的事情。


琼斯:作为玩家与游戏设计者,《克苏鲁的呼唤》的吸引力在哪里?


罗斯:我在小学时就是恐怖故事与洛夫克拉夫特的粉丝,在上大学时开始接触角色扮演游戏。大约在《克苏鲁的呼唤》问世的时候,我就立刻扑向了它。它与我们一直在玩的D&D完全不同,但是因为其他人不像我这样对恐怖风格狂热,我没有很多机会去玩它。不过,我仍旧收集了游戏资料,而在几年后,我开始自己创作。最后,我将自己创作的一些东西寄给了混沌元素,并开始与桑迪·皮特森书信往来。我在GenCon遇到了好几次桑迪和他的伙计们,最终我的作品得以发表。


在角色扮演游戏中,《克苏鲁的呼唤》曾是一个非常不同的物种,现在它也依旧如此。在大多数的其他游戏中,玩家角色/调查员比普通人强大得多,但是在《克苏鲁的呼唤》中,他们不过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人,却要与无比强大的外来力量相抗衡,这些事物的存在本身甚至就能摧毁人的意志。所谓恐怖就是如此,这也是《克苏鲁的呼唤》这款游戏如此出色的原因。它捕捉住了“小人物对抗冷漠而充满敌意的宇宙”这一姿态,并在没有任何可能让游戏陷入困境、破坏故事与氛围的怪异机制的前提下将其展现。对我来说,它对骰子的运用恰到好处:无骰游戏似乎太过随意,而竞骰游戏又会破坏气氛,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我真的认为这是直接进行恐怖角色扮演的完美系统,无论克苏鲁风格与否。我十分希望有人能认识到这一点,并编写能用一本或几本书容纳的一些独立模组,模组的内容基本就是在一两个晚上能播完的恐怖电影。玩家角色将会被编入剧情之中,你可以做到能想象到的一切,从19世纪的哥特恐怖到现代大屠杀再到北极探险,在油井平台上,在船上,在僵尸末世中,用小孩作为玩家角色,在鬼故事中——一切一切。我觉得这是吸引人们参与这一游戏的好方法;并非所有人都对恐怖故事活动有兴趣,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人都乐意至少尝试一两次游戏聚会。我曾经历过的最好的角色扮演体验都是一次性的竞赛游戏,就是我在这里说的那类东西。


琼斯:《克苏鲁的呼唤》玩家……和其他角色扮演游戏玩家有区别吗?为他们创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罗斯:《克苏鲁的呼唤》玩家通常比普通玩家年龄要大一些。搁在以前,你在部分调查环节和细节上可以稍稍做点假,但我觉得如今的人们对这些小地方已经越来越挑剔了。有些时候,他们可能根本就是在钻牛角尖。你得记住,作者是在覆盖一切可能事件与不让一切可能的故事枝节将故事搅作一团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简而言之,模组只是守秘人用于讲故事的工具包,每一个守秘人都将会根据其自身想法与聚会玩家的游玩风格来迥异地运行它。创作游戏模组很困难,我也不认为作者们因自己的成果而得到了足够多的赞扬。但我还是这样说,不是吗?


琼斯:与基斯·赫伯共事是什么样的?


罗斯:我和基斯·赫伯是二十多年的老友了。我是在GenCon第一次见到他的,而且我一直是他作品的狂热粉丝,所以我们很合得来。他给了我一份他当时在写的手稿:《阿卡姆:揭秘怪谭之城》。我还留着它。自从我和他在许多洛氏事物上看对眼,他就在鼓励我的创作,帮助我出版。大约在他写作《阿卡姆:揭秘怪谭之城》的同时,我运作了几次金斯波特背景的小冒险,而因为他已经有了拓展洛氏乡村的计划,他就拉我上了船。


那时与博士共事非常棒。他让他的作者们相互联系,以便他们交换手稿并对彼此的作品进行评论。我们讨谈论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还有英格兰与澳大利亚的。这是在电子邮件诞生前的时代,你得不畏万难地让蜗牛般速度的邮政为你投递包裹,而当你接收到纽约的斯科特·安尼奥洛斯基或是澳新地区的马克·莫里森与理查德·瓦特寄来的东西时,这的确是一种享受。这的确形成了某种以游戏为基础的新洛夫克拉夫特圈子。美好的旧时光。


我认为基斯不仅比当时为这款游戏写作的大多数人更了解洛夫克拉夫特,他还很清楚如何将洛夫克拉夫特的概念转化为游戏。直到那时为止,还有很多愚蠢的地牢恶战与大型通俗枪战——我总觉得这些更像奥古斯特·德雷斯与印第安纳·琼斯而非H·P·洛夫克拉夫特。基斯把这个倾向收住了,给了这一款游戏一个基础,并让非玩家角色更为逼真。


不幸的是,博士最终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离开混沌元素,他因为此事也痛苦了很久。在短短几年内,他为这款游戏创作了大量出色的资料,可现在他却被赶走了。直到去年混沌元素开放了许可证申请,他才得以回来。博士眨眼间就参加了。他一直渴望回到《克苏鲁的呼唤》中。他有很多计划,而我认为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在他的领导下本能轻易成为最优秀的《克苏鲁的呼唤》授权第三方。现在来看这仍是可能的,因汤姆·林奇与奥斯卡·瑞奥斯正准备制作祭司计划的书,而他们与他在洛夫卡拉夫特,游戏与出版上的哲学很有共鸣。


琼斯:关于《苦痛三圣母》你能跟我介绍些什么?


罗斯:假想一下现代日本恐怖电影与尼尔·盖曼式的神话相结合,这会让你对即将上架的东西有一个大致的概念。它是根据托马斯·德·昆西的短篇小说《勒瓦娜与苦痛三圣母》创作的,这也是弗里茨·利伯的小说《黑暗之母》与达里奥·阿根托的《三圣母》电影三部曲的基础。从基本上说,三圣母就是这些千年来以人类为猎物的古老精神或是女神。她们是神话中类似存在的基础,例如命运三女神,复仇三女神,戈尔贡三姐妹,诺恩三女神以及成千上万的其他存在。她们可能是三人,也可能都是同一存在的不同化身。这一存在可能是莉莉丝或赫卡忒,甚至,如果你愿意追溯到足够源头,甚至可能是那个有着诸多面具的神话熟人。一切都是被我故意模糊的,因为我认为这能增添本书神话的恐怖与神秘色彩。


与大多数《克苏鲁的呼唤》出版物不同,《三圣母》是纯粹的超自然鬼故事式的恐怖。这里没有邪教或是疯狂的巫师与祭司,甚至完全没有怪物。而尽管大多数《克苏鲁的呼唤》冒险都让调查员们追踪恐怖,但从很多方面来说,本书中都是完全相反的。一旦调查员不小心发现了三圣母的踪迹,模组内容就会成为这些古老精神或女神或你选定的别的什么与调查员之间的猫捉老鼠游戏。我认为,这与一般的恐怖游戏并不相同。这里没有预先准备好的答案,没有方便的神话典籍段落能告诉你如何摧毁这个或那个存在。你会如何摧毁复仇女神?或者如同书中所问那样,你如何阻止四季更替?或是阻止月相轮转?


琼斯:你现在在做什么?


罗斯:我正在为六十石出版社制作一套三本的殖民时代(18世纪)洛氏乡村系列。我已经与斯科特·安尼奥洛斯基,弗雷德·贝伦特与托德·伍兹一同完成了大资料集的编写与编辑工作,目前正在汇编一套殖民时代模组集与一本殖民时代战役。资料集中有殖民时代角色的规则,一些历史背景,以及关于阿卡姆、波士顿、敦威治、金斯波特、普罗维登斯与塞勒姆的长章节,还有许多深化信息以及一些介绍性的模组。模组集(目前暂定名为“恶魔的婚礼与其他故事( The Devil’s Wedding and Other Tales )”)目前来看将有八个模组,其中一些由我编写,另一些则由斯科特与弗雷德,还有丹·哈姆斯编写。“柯温阴谋( The Curwen Conspiracies )”战役最初是由加里·桑普特与他的一位同伴共同构想的,但最终因种种原因,在加里的祝福下落入我手中进行编辑。这一战役是关于约瑟夫·柯温与他的巫师同伙的从塞勒姆到普罗维登斯再到英格兰、布拉格与特兰西瓦尼亚的奸计。调查员甚至能参与对柯温农场的袭击——这只是一个开始!这本书正在由布莱恩·库特芒希、戴夫·哈利特、格伦·怀特、罗伯特·帕克与我本人编写。这一系列应该在明年的某个时候开始发布。我非常期待它;这东西写起来真的很炸裂。


在殖民时代后,我将开始为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撰写编辑《镀银玻璃后的湿婆( Shiva, In Silvered Glass )》。这是一个背景设定于伦敦的煤气灯战役,面对的是三重伟大俱乐部:一个由神秘主义者、舞台魔术师与其他怪异角色组成的组织。在开头,调查员们来到了一场降灵会现场,有数人被杀,其余人要么失踪要么判若两人


我们也刚刚开始为《行尸走肉2(Dead But Dreaming 2)》开始征稿,这是我为基斯编辑的克苏鲁神话小说选集的后续作品,去年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重印了该选集。第一册销量非常好,经常被称为过去十年中最棒的洛夫克拉夫特式小说选集。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希望明年晚些时候能出版第二卷。


在这之后,我要么去度假,要么就会疯了。很可能都会发生。很可能就在同时。






译者的话:

感谢 @群猫TRPG开罐号 对全文翻译提供的帮助。

《苦痛三圣母》战役全册翻译即将于近日完成。敬请关注。

六十石出版社的殖民时代书籍已经跳票了一个十年,目前乐观预测他们还能再跳一个十年,毕竟是少数产能比我们更低的出版社了……《镀银玻璃后的湿婆》已经在11年正式宣布取消,不过似乎放出来了一个三重伟大俱乐部的设定,但也随着密河社官网的倒掉而消失了,sigh。

文中提到的一些人物:

基斯·赫伯:《克苏鲁的呼唤》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位作者,于1983年开始向混沌元素投稿,知名作品包括《来自犹格斯星的真菌》《撒托古亚之迹》《阿撒托斯之卵》《阿卡姆:揭秘怪谭之城》《回到敦威治》,并且是混沌元素的洛氏乡村系列(洛氏地点设定集系列)主要的推动者,也启动了最早的圈子系列小说集生产线。他曾被混沌元素开除,在2008年通过混沌元素的授权第三方制度,创立了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于2013年停止运作),回到《克苏鲁的呼唤》创作中。他于2009年3月13日去世,享年60岁。

凯文·罗斯:未必都听说过但是大家都看过他的模组。出道作《告诉我,你见过黄印吗》与《苍白之神》,也写了血亲兄弟中的诡异模组《复仇女神来袭》,是《金斯波特:雾中之城》的主要作者(我正在龟速翻译),从此对幻梦境的爱一发不可收。后续作品有《逃离印斯茅斯》《奈亚拉托提普的面具》中的巴斯特部分内容,幻梦境战役《梦境之石》,《死亡审判日》模组《归于尘埃》,战役《苦痛三圣母》以及三版煤气灯及其附带模组《豺狼之夜》。哦对了,有人提醒我扩展《狂野西部》的初稿也是他的手笔。

斯科特·大卫·安尼奥洛斯基:知名数据狂。喜欢给神话生物编数据。六版怪物之锤的重要作者,其模组作品有《灰色画像》《沉默的狂呼》《明日将逝之影》《儿童与哭泣的母亲》(与汤姆·林奇合作)。

汤姆·林奇:基斯死后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的总负责人。作品有《机械天启》《血浓于水》《午夜蹒跚》(翻译未放出)。目前回归了作为教师的本职工作,上帝保佑他。

马克·莫里森:和折磨我的那个人同姓氏,通过《白矮星》杂志征稿出道的。知名作品有《恐怖澳洲》《恐怖统治》《东方快车上的恐怖》等,《克苏鲁的呼唤》游戏也有他参与。当年在Unspeakable Oath上甚至有专栏,可怕的产能……模组作品的话写过《死者顿足舞》也写过《群山连绵起伏》甚至是战役《在你门前》,我对他的感情也挺复杂。爱人是佩内洛普·勒夫,世界上最浪漫的克苏鲁系女作者(指写作了《幻梦境快车》)。夫妻俩都是长居澳洲。

理查德·瓦特:是马克的密友(疑似室友?),长得有点儿像Sean Biggerstaff,出道作品《些许知识》(击垮了超过两名翻译),与佩内洛普合作了《褴褛之人》,也是《爱的孤独之子》《觐见吾母》与《烧焦的人》的作者。快车他写得挺拉胯的……不过翻译没公布也不好跟大家说具体情况。哦,帮Ra辱骂一下他的《如画的笑容》,我自己再辱骂一下他写的基佬吸血鬼恋爱故事。

密斯卡托尼克河出版社:已经死球了的出版社,旧时代的荣光,作品列表有《密斯卡托尼克谷地新传》《苦痛三圣母》《阿卡姆乡间的更多冒险》《阿里乌斯·鲁科的遗产》《不眠之城故事集》《朋克镇》(最后这个可以无视),稍微翻阅一下就可以发现基本上是前面提到的这些人的性癖集合。他家凉掉的三外神战役中,阿撒托斯的作者另找出版社出了,也就是《太阳黑子》(又是我的坑哎呀)。其人脉与资源在社群内公认由奥斯卡·瑞奥斯与其掌下的金哥布林出版社继承,对此如何表情都是可以的。而他们的旧作品则在由冥河狐狸社重制成七版,不过众所周知狐狸社因为多开甚至被KS警告了,请大家审慎关注切勿随意掏钱,再退款史蒂芬妮就太可怜了。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