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DG:Handler‘s Guide]第二章:往昔;二战
此译文由译者Frend首发于TROW网站中守密之秘部分中,经译者同意后转载

作者:霧君
发布日期:2020-09-16 21:18
浏览次数:48
The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战略情报局
————————————


早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富兰克林·D·罗斯福就已经在与威廉·J·“野人比利”·多诺万——一名华尔街的律师以及国会荣誉奖章获得者——协商筹建一支为合众国军方执行秘密战争的军事力量。自1939年起,为了寻找满足要求的天赋人士,多诺万走遍了常青藤名校、军事情报部门以及各个监狱,他甚至还前往英格兰从英国秘密情报局那里听取了建议。在1942年6月,新的情报机构被命名为战略情报局(OSS)。该部门直接听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调遣,虽然是军事情报部门,但其中也有大批平民供职。由于FBI主管J·埃德加·胡佛禁止战略情报局在合众国内部与拉丁美洲展开行动,而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也类似地禁止战略情报局在“他的”太平洋舞台上作战,因此战略情报局将力量积聚在了欧洲、北非与之亚洲大陆,尤其是中国、缅甸与越南。

1942年2月12日,来自P4办公室的海军少校马丁·库克找到了已经被提拔为少将的多诺万,并向他做了简报。海军少校马丁·库克告知多诺万纳粹对于神秘学有着强烈的兴趣。P4办公室已经在党卫军内部发现了一个深受帝国元帅希姆莱重视、负责研究非自然事物的部门:索引会——一个隶属于古代遗产研究与教学基金会(德语简称为Ahnenerbe)的秘密组织。所谓的古代遗产研究与教学基金会的工作主要涉及考古学与人类学研究,旨在支持纳粹的种族主义与政治教条。它的总部位于维沃兹城堡中,就像是一座扭曲的、纳粹版的卡米洛堡*。

*亚瑟王传说中的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堡,也是亚瑟王时代的都城。

但索引会的任务则要严肃得多,它致力于神秘学方面的研究,寻找任何能够在战争中帮助纳粹的手段。不过,库克没有承认P4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相信非自然仪式会产生实际的效果,或者非人文明真的存在。相反,库克指出英国情报部门利用了副元首鲁道夫·赫斯的私人星相家——让那位星相家告诉鲁道夫·赫斯他会单独降伏英格兰——然后以此成功操纵了鲁道夫·赫斯。此外,库克也指出希姆莱对于神秘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以及日本高级军事将领也抱有迷信思想。他声称,这些都是可以利用的弱点,是改变战事的强大工具。

这些情报给多万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立刻提议将P4办公室整合进战略情报局。而库克同意了。新的组织被授予了一个特别安全权限,DELTA GREEN。虽然P4办公室保持了它的名称,但它的成员很快就开始将它称呼为“绿色三角洲”。


DISINFORMATION
THE SECRET ROOM
伪情报
秘密房间


1942年4月7日,在索引会成员、维尔沃城堡主设计师赫尔曼·巴托斯的命令下,16名从尼德哈根集中营与萨克森豪森集中营挑选出来,富有劳动经验的囚犯被带到了维尔沃城堡执行一项加急的建筑任务。

囚犯们按照奇怪的指示在枪口下工作了21天。他们的任务包括在党卫军全国领袖的房间内挖掘一个六平方米的隔间,熔化金银在石头上镶嵌出精确的图案,以及其他大量用手画草图给出的、具体得有些怪异的指示。

这些囚犯们于1942年4月28日完成了他们的工作。随后,德军在隔间内处决了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目击者。所有索引会的记录也都被一并销毁。但是,如果你能找到一个目击了事件的人,他会告诉你下面的故事:

两天后,1942年4月30日——五朔节前夜——党卫军军官将一口用铅包裹的古老棺材放进了满是尸体的隔间。棺材上雕刻着符印与如尼文字。而棺材里有什么东西在活动并发出非人的尖叫。当房间被封死,最后一块用黄金铭刻着一个名字的石头盖上后,尖叫声停止了。

那块盖在充满未知秘密的隔间上的石头如今仍然镶嵌在城堡房间的地面上。石头上铭刻的名字是弗里德里希二世(FRIEDRICH II)。这个谜团会在1944年12月23日再度被提起。


IN THE FIELD:
The Crucible Campaign
外勤行动:
严酷的战役


在第二次世界上,只有海军情报局以及联邦政府内部特定的几个办公室听说过印斯茅斯。到了1942年,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件事情,除了P4办公室。对于其他知晓真相的人来说,忘记可能会更好一些。他们还有更大的问题,比如一场世界大战。

1942年,海军少校库克向上校多诺万与战略情报局提起了P4办公室,这也标志着一个漫长计划的开端。而该计划旨在提醒合众国的领袖们不要忘记印斯茅斯围剿行动所揭露的恐怖威胁。库克最初向多诺万提及的内容全都是普通和正常的信息。P4办公室14年来对抗深潜者时所发现非常规情报全都被有意地略过了。因此,多诺万最初认为库克所介绍的是一个从事考古学与人类学研究的组织。鉴于纳粹与日本人似乎对于神秘学有着无法理喻的兴趣,这个组织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库克后来才渐渐揭露出了P4办公室自1928年来发现的那些真正恐怖的东西。当多诺万最终完全意识到整件事情后,他将这些知识深深地埋在了心理。

这段时间是一个用来准备绿色三角洲游戏的黄金时期。那些希望将游戏时间设置在早期的玩家们需要牢记以下要点:

●秘密中的秘密:1942年,绿色三角洲是战略情报局内部的一个秘密部门,一个间谍机构。但这层秘密之下还有别的秘密:绿色三角洲知道那些非自然的事物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轴心国正在尝试在战场上利用它们。在一开始,战略情报局的指挥官们与总统完全不知道P4办公室究竟发现了什么东西。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秘密最终会暴露出来。

●脆弱的平衡:海军少校库克是个复杂的人。他有着一个长远的规划,即将自己的组织方在合众国战事的最前线与最中心。然而,世界的命运则仰赖更持重的决策,而不是越权管辖不在你手上的东西。你必须专注玩好手里的牌。那些听从库克命令的人知道这些可怕的真相,而且必须掩盖这些秘密,直到战略情报局的领导层能够适应它们为止。

●秘密俱乐部:其他战略情报局的探员认为绿色三角洲是一群捏造事实的分析人员,认为他们只管在战场上无所事事地思考,没有任何真正的目的。甚至当战略情报局的指挥官了解到真相时,这些信息也被禁止传播给其他位于更低军衔的士兵。即使绿色三角洲的探员真正地拯救了世界后,他们的战略情报局同僚也认为他们,充其量,是“带枪的书呆子”。

●启示录:战略情报局内的工作人员会不可避免了解到藏在这个世界后面的真正恐怖。有些人能承受这一切,有些则不能。当整个秘密在战争中蔓延开来时,探员们该如何坚持下去呢? 

Our Darkest Hour
至暗时刻
————————————


指挥官马丁·库克在得到提拔后开始领导绿色三角洲寻找击败索引会的方法。他们被伪装成了一个负责研究和指导同盟国展开心理战行动的部门。其许多的行动都涉及回收或者摧毁索引会感兴趣的书籍与人造物品。

但索引会并不单单只是对书籍与人造物品感兴趣。索引会的许多试验都需要从奥斯维辛集中营与特雷布林卡集中营抽调数目庞大的“试验对象”。即便那些密切参与最终解决方案(the Final Solution)*的党卫军军官也不知道这些“试验对象”遭遇了怎样的命运。当绿色三角洲发现纳粹正在献祭活人试图向15年前海军曾面对的那批生物示好时,没有人感到丝毫的惊讶。

* 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针对欧洲犹太人展开的系统化的种族灭绝行动,希特勒称呼其为“犹太人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Endlösung der Judenfrage)

绿色三角洲发动的第一次大型战争是其在1942年12月8日与空降突击队以及法国游击队展开的联合行动,旨在干扰索引会在法国海岸海牙岬举行的大规模献祭活动。双鱼宫提供了突击行动的情报,并以此测试了绿色三角洲——后者顺利的完成了测试——两支队伍进行了热诚的合作……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然而,1943年的二月与三月间,一次前往比属刚果与西澳大利亚地区试图摧毁当地非自然人造物品的联合行动出现了一系列变故,并导致了人员伤亡。两个组织也因此开始互相指责。最终绿色三角洲认定双鱼宫的政策与自己的政策存在差异。英国人似乎希望控制非自然事物,甚至将之武器化。而绿色三角洲早在很久以前就拒绝了这一选择。

此外,太平洋战场上也存在着相似的非自然活动。绿色三角洲在这里正面撞上了一个由日本人建立的半官方组织“玄洋社”(Gen’yōsha)*或者说“黑色海洋社团”。作为一个由政治团体、秘密会社以及日本军方控制的用来执行秘密行动与间谍任务的非正式武装力量组合而成的团体,玄洋社自1881年以来已经渗透进了亚洲的各种秘密会社、犯罪组织以及神秘主义兄弟会。

*汉字名就是这个。

在某个时期,玄洋社发现了一些非自然仪式的效果。于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他们开始试图寻找一些非自然手段来帮助日本的战事。由于没有官方背景,玄洋社的成员需要通过他们自己在日本帝国军队、政府部门以及宪兵队内的官方职位来行使力量。

玄洋社建立了许多计划发展或者部署从非自然的源头获得的武器,而绿色三角洲也拦截并摧毁了大量相关项目,其行动地点遍布中国大陆、东南亚、澳大利亚——有些甚至直接违背麦克阿瑟将军的意愿,进入了马来西亚,密克罗尼西亚以及波利尼西亚。

对抗索引会与玄洋社的行动遍布了欧洲与亚洲,但有时候也会进入像是爱尔兰、土耳其、西班牙、南美各个共和国这样的中立国家。虽然被禁止在南美展开行动,但实际上绿色三角洲仍然毫无顾忌地在南美执行着他们的行动。实际上,当马丁·库克指挥官告知J·埃德加·胡佛绿色三角洲正在处理“一个印斯茅斯问题”后,FBI就在“管辖权”上开了个例外。他们没有再过问过此事。


DISINFORMATION
PNAKOTIS AND THULE
伪情报
纳克提斯与图勒


1935年,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澳大利亚地质考察队在澳大利亚西部靠近皮尔布拉的地方发现了一座非人生物修建的城市,由于他们认为《纳克特抄本》即发源此处,因而将这座城市命名为纳克提斯。1943年绿色三角洲的塔尔坎行动(Operation TARQUIN)摧毁了位于纳克提斯的大图书馆(the Great Library),以免有关未来的信息落在敌人手上。如今一个名叫赛普拉斯保安公司的私人军事承包商仍然驻守在该地点(或者说该地区剩下的部分)。

另一处索引会寻找的伊斯人图书馆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他们将那个地方称为“图勒(Thule)”。(“图勒”一词是战前德国民族神秘主义者从古希腊文献中借用来的名字。该地区被假想为的白种人发源地。最初,该地区被认为位于遥远的北方。此外,索引会内部一支在南极德国秘密殖民地活动的队伍也将他们在毛德皇后地发现的非人生物城市称呼为“图勒”)索引会寻找伊斯人图书馆的研究工作最后引领他们发现了一处位于刚果,伊托科地区的巨型石头建筑。据说,此处是伊斯人指导白色猿猴花费了一百万年时间建成的。伊斯人设计了此处建筑关押致命的飞水螅以保证地球生命能够在进化出在未来成为它们新宿主的鞘翅目生物。如果那里曾经有一座伊斯图书馆,那么它似乎也已经在1943年被摧毁或者破坏了。这可能也是绿色三角洲所为。


IN THE FIELD:
The Acquisition War
外勤行动
收购战


自1944年6月6日反攻欧洲后,绿色三角洲在各大战场上都或多或少地展开了许多俘虏、盗窃、掩盖、或者摧毁行动,并处理了数百起在战争中激发出的、与非自然有联系的人员、人造物品、研究项目以及相关概念。但它并不是唯一的玩家。苏联的乌格鲁 SV-8,英国的双鱼宫,以及索引会的残党(以及其他组织)也因为一些更加险恶的理由,在寻找这些东西。

战场、废墟以及那些被遗留下来的东西非常适合用来作为一场绿色三角洲战役中的场景。那些希望将游戏时间设置在战争后期的玩家需要牢记以下几点:

●战争进行中:战争席卷世界,如果绿色三角洲的成员正在执行任务,那么他们永远都不会距离前线太远。即便你只是在研究一些引用《无名祭祀书》的笔记,你也可能会被万岁冲锋或者虎王坦克的怒吼给打断。单单知晓真相并不意味着你必定就能刀枪不入。你必须去赢下战争。

●船上的老鼠:在战争的后期,索引会对等地分成了狂热者与利己主义者两派。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索引会特工。他们往往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有时候,甚至还会献上有价值的非自然人造物品。自然,绿色三角洲也会跟进。当他们认为这些特工容易受影响时,他们就会选择将之撤走。而当他们质疑特工们的忠诚时,他们就会确保这些特工不会落进敌人手里。

●秘密,躁动的秘密:索引会花了很多年收集了非自然的书籍、物件与直到曝光前世界从不知道的样本。而反攻欧洲的行动使得这些收藏完全扩散了开来。绿色三角洲并没有忽略这个问题。事实上,这可能是历史上最大的由单一源头导致的非自然事物扩散事件。不过,究竟什么是“真实的”,而什么只是神话传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放任不管,任何线索都必须刨根问底。


THREAT MATRIX
GEN’YŌSHA SURVIVES
威胁矩阵
玄洋社不死


讽刺的是,玄洋社的核心部分活了下来,分散到了各个地方,例如旧金山和加利福尼亚,并且演变成了黑龙会((Kokuryūkai)。黑龙会是由玄洋社成员内田良平(Uchida Ryohei)在1901年成立的——并且逐渐变成了通过使用恐怖与暴力来展现玄洋社力量的工具。黑龙会利用自己潜伏在中国、朝鲜与美国的特工不断地散播恐惧,执行玄洋社的破坏任务。

2017年,已经90岁的旧金山俱乐部老板大西仪(Nori Onishi)回忆起了自己在美国度过的每一天,从他1942年3月31日在FBI的突击行动中被抓捕,到1945年从军事拘留所里被释放,到五六十年代小心重建自己的财富的时光。虽然他是因为与黑龙犯罪兄弟会有牵连而在加利福尼亚的突击行动中被捕的,但检方并没有找到这类的证据,而且他当时的年龄(16岁)也为他争取到了宽大处理的机会。当他的老板山岛吉村(Saima Yoshimura )和上田九州(Kyashi Uyeda)被送进联邦监狱时,大西被送进了一间日本人拘留所。

在返回旧金山后,他开始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合法的与非法的——收集那些早已死亡的玄洋社成员曾收集过的文件、书籍与人造物品。在他的一生里,大西见过各种各样的犯罪组织来了又走,而所有这些组织都学会了与他手下那个强大但却相对不太显眼的组织保持适当的距离。

大西手下有一个犯罪网,其中的成员几乎全是日本裔,此外他还控制着旧金山地下世界里涉及卖淫与赌博的几个离散的分部。他的名字——以及他俱乐部的名字——Tokio俱乐部早已在联邦机构与警方那里早已如雷贯耳。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大西对于非自然事物也小有兴趣,而且他知道那些东西都是真的。大西试图寻找非自然的人造物品与仪式来重温自己在年轻时——在日本帝国动摇整个世界时——所感受过的那种活力与力量。


DISINFORMATION
PROJECT RAINBOW
伪情报
彩虹工程


1943年10月28日,国防部科研委员与合众国海军在美国海军护卫驱逐舰埃尔德里奇号(USS Eldridge)上测试了一款被称为蒂林哈斯特谐振器的设备,尝试通过强烈的电磁场将护卫驱逐舰隐形。这是彩虹工程的结果之一,是最早一批开发匿踪技术的尝试。

这款代号为蜃楼三号的设备产生了令人惊讶的效果。当设备启动时,埃尔德里奇号不仅在雷达上隐形了,同时也从可见光谱上完全消失了。护航船只失去了埃尔德里奇号的踪影。在22分钟内,埃尔德里奇号完全消失了。

当研究人员找到埃尔德里奇号时,它漂浮在水面上,里面似乎一片死寂。所有人随后才意识到蒂林哈斯特谐振器真正恐怖的地方。只有小于一半的船员在这次前往他处的旅途中存活了下来。而有些死者则嵌进了隔离壁里,他们的尸体在原子水平上与钢铁融合在了一起。还有些船员再也没有出现,至今下落不明。

这起事故成为了一个阴谋论传说,常常也被称为费城实验(Philadelphia Experiment)。其培育了大量的电影与书籍,而这些东西掩盖了不幸的埃尔德里奇号上的船员们所遭受的真正恐怖。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埃尔德里奇号事件被视为是战争研究过程中一场不为人知同时也令人尴尬的失误。直到后来,政府才意识到蒂林哈斯特谐振器所带来的真正威胁。


Götterdämmerung
诸神黄昏
————————————


随着德国的投降,合众国与苏联的情报机构展开了一场竞赛,想要尽其可能地挖走德国的核物理学家,负责V-2与喷气式航空器工程师以及前情报人员。美国人展开了回形针行动(Operation PAPERCLIP)而苏联人也相应地展开了Osoaviakhim行动(Operation Osoaviakhim)*。但就在战略情报局与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努力保存知识的时候,绿色三角洲有着完全不同的政策。在夏日微风行动(Operation SUMMER BREEZE)中,一支绿色三角洲小队潜入了德国的苏占区,试图在被斯大林的秘密警察发现前,尽可能地盗窃或者破坏索引会的文件与人员档案。大多数索引会的研究人员都下落不明,至于他们找到并且认定不适合撤走的研究人员,绿色三角洲也会“确保他们不会落进敌人手里”。

*这个名词其实是Союз обществ содействия обороне и авиационно-химическому строительству СССР, 协助苏联国防与航空化学建设联合会的简写。所以就不翻译了。

巧的是,至少有两支不同的苏联队伍也在德国苏占区活动,有些时候是为了撤走前索引会成员,另一些时候则是为处决掉他们。这种精神分裂般的苏联政策使得绿色三角洲内部一直在激烈地争论苏联对于非自然事物到底抱有着怎样的态度。

在夏日微风行动中,数百公斤属于全国领袖希姆莱的秘密文件被带到了西德,而其他的则被就地焚烧处理。这些文件是一部记录了冗长灾难的编年史。索引会的研究者们发现了许多可畏的力量,但却无法给它们套上缰绳。即便是在少数几个例外中,他们的项目对轴心国所造成的伤害也并不比其对同盟国造成的伤害要小多少。

在这些文件中,绿色三角洲发现了希特勒的最终解决方案——诸神黄昏行动(Aktion GÖTERDÄMERUNG)。当德国被消耗殆尽后,索引会正努力地试图重新复制在1945年初摧毁了拜恩州的瑙达巴姆城堡(Naudabaum Castle)的“意外”。

而在不久之前,绿色三角洲发现了瑙达巴姆城堡过去所在的位置。那座山峰上光秃秃的,附近的湖泊呈现出几乎寻常强碱性,周围的每一棵松树都倒像了与山峰相反的方向。他们想到了两起类似的灾难性破坏可以与之对比:其一是1908年的发生在西伯利亚,移平了250平方千米森林的通古斯大爆炸;另一个就是合众国军方最近测试的原子弹。

恢复的文件显示,这起意外是某种利用非自然科学在空间中撕出的跨维度“裂缝”。某些无法理解的东西灌进了我们的世界,并且在裂缝关闭前移平了城堡以及周围的森林,污染了湖水。

希特勒命令索引会重新打开这条裂缝,并且让它大大地张开。他们会为胜利的同盟国带来一场非自然的诸神黄昏,而代价就是牺牲整个星球。

在1945年那最令人恐惧的三个月里,绿色三角洲在欧洲战场上与索引会展开了最后一场大战:癫狂行动(Operation LUNACY)。索引会最终没能重现那场“意外”,在经历过一系列秘密行动,并牺牲了许多探员——同时杀死了更多的索引会成员后,诸神黄昏行动被彻底终止。


ASSETS:
The Red Cross Pocket Bible
资产:
红十字袖珍圣经


希特勒拒绝将这个世界交给获胜的同盟国,诸神黄昏行动就是他的最后一搏。索引会的成员对于在瑙达巴姆事件中使用的“召唤咒语”(calling formulae)非常熟悉,并且知道它能够“让恶魔苏丹凝视我们”。它是一种武器,一种终极力量,而且几乎无法控制。每次使用它都有着摧毁整个世界的风险。

在1945年初,索引会准备好了他们的王牌,14本红十字袖珍圣经。这些看起来普通的圣经(分别为英语版、德语版与意大利语版)中藏着一段“召唤咒语”的发音。在帝国垮塌后,这些圣经被送到了有经验的索引会成员手上。而这些人受命进行仪式毁灭整个世界。

索引会的一名翻译员,厄恩斯·特泰森,却有着不同的想法。作为研究咒语的专家,特泰森在编写这些圣经时更改了关键发音,完全破坏了咒语的效果。而索引会的人对于他的作为一无所知。直到后来,当绿色三角洲俘虏了特泰森后才得知了这些事情。

目前,仍然有两本袖珍圣经留存在这个世界上,但所有知道其中秘密的人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圣经中的召唤咒语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具有真正效力的咒语。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