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DG:Handler‘s Guide]第二章:往昔;二战前
此译文由译者Frend首发于TROW网站中守密之秘部分中,经译者同意后转载

作者:霧君
发布日期:2020-09-16 21:18
浏览次数:70
The Key
钥匙
 
好的,没错。首先,好的,听着,印斯茅斯。整个事情是从1928年马萨诸塞州的印斯茅斯镇开始的。把它记下来。事情是从那儿开始的,但不是在那儿结束的。妈的。这事还没完呢。现在还在继续。别怀疑。 

好的,没错。你听说过些谣言。四几年沙漠里坠毁的那个天杀的银色大盘子?是真的。纳粹从海里召来的东西?也是真的。南极洲那座冰下的城市?我他妈让你猜三次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是个操蛋的世界,我们屁都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的?我?我在这地方工作过。那还是五十年代的时候,所以,你知道,你不会懂的。我们把自己那点屁事搞定了。那时候,我们知道什么是什么。我还是个文员。只是个在图书馆里工作的小屁孩,还参加过海军去和共产党打他妈的战。1954年的时候退役了,神经粗了一截。后来,我在海军情报部门搞到了个位置,因为我之前把一个伙计从战场上拖了出来送进了战地医院,而那家伙……好吧,他他妈的真是有关系。那工作真是爽到天上去了。

我从早干到晚。“做这个,唐”。所以,你知道的,我就做这个。有时候,我得干到很晚,一直看文件。我看了不少文件。

然后有一天,我的头头到了我们用来保存那些老东西的干燥间里。我正在整理文件。他拿着把消防斧。斧子看起来就好像裹在好时牌糖浆里一样,但我很快就明白了,那上面是血。这事上我一向反应很快。他对我说“唐。”我说“什么事?先生。”他拿着斧头。对吧?

他说,“你想知道个秘密吗?”

“好。”

他说,“我们被有些东西捏在手里。”

他帮我拉开了门,就好象,做点好事。所以我溜了。然后等门关上的时候,我听见他开始爆发。我是说,他一边尖叫一边把所有东西都砸得稀巴烂。他是聪明人。我的头头。不喜欢暴力。很多年都没听他说过什么不好的词。但他看了所有的东西。所有经过那扇门的文件,他都看过。“知识就是力量。”他以前说,“知识,唐,就是钥匙。”

他他妈太对了。但是,是去哪的钥匙?
 


官方记录中,绿色三角洲的建立始于1942年6月16日。那一天,他们通过了安全调查,并且在战略情报局(OSS)内部的组建为一个负责心理战的部门。虽然战后战略情报局解散了该部门,但他们的安全权限依然保存了下来。之后的23年里,绿色三角洲伪装成了一个在冷战中负责心理战的部门,继续着他们的行动。而五角大楼对于他们真正的活动一无所知。

1969年的时候,绿色三角洲在柬埔寨的一次行动中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这引起了当局的注意。1970年7月24日,组织的安全权限被取消,整个部门被勒令解散。随后的三十年里,前绿色三角洲的组织成员一直在争取组织的官方地位,并试图令其重新回归情报系统。与此同时,秘密行动仍然在继续,他们演变成了一个藏在政府内部,没有得到任何批准的地下组织。

2002年,绿色三角洲再次获得了政府编制,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正确的方向。政府批准意味着他们必须接受监督,而接受监督意味着非自然事物造成的侵染有更多的机会向外扩散。甚至当2002年9月13日,绿色三角洲的安全权限被重新启用,伪装成执行反恐任务的黑色行动组(“政府计划”)的新绿色三角洲正式开始运作后,组织里的许多人仍然认为这是个错误。

那些了解绿色三角洲秘密的人很难就这个组织的过去、现在或未来达成一致的意见。但有件事他们都同意——绿色三角洲历史的起点要远远早于二战那段黑暗的日子。

Genesis
创世纪
————————————


那个后来演变成绿色三角洲的团体最初诞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联邦政府针对马萨诸塞州印斯茅斯镇的一次围剿行动中。当时,合众国财政部的几名探员针对那座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偏僻小镇展开了一次调查行动,随后便发现当地的居民涉足了各种各样的犯罪活动——从单纯的谋杀到完全非人的罪行一应俱全。这让探员们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随后,担任过马萨诸塞州州长并在州长任内驱散过“共产分子”*的卡尔文·柯立芝总统授权了一次针对印斯茅斯的围剿行动,旨在将为祸当地数十年的堕落野人们彻底铲除干净。海军部——由海军情报局(ONI)出面——负责指挥合众国海警与合众国海岸警卫队执行这次行动,此外海岸警卫队还负责提供了行动所需的各种武器。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1878年颁布的《地方保安队法案》并没有明令禁止这三个部门参与国内执法行动。而且为了加强此次行动的正当性,由J·埃德加·胡佛领导的联邦调查局司法部也被调配到了行动现场,负责监督抓捕“可疑外来暴乱分子”的整个过程。但由于组织统筹上的延误,实际的围剿行动直到1928年2月23日才正式展开。

*原文是Having once ordered a round-up of “Reds”应该是指柯立芝在1919年的波士顿警察罢工事件中,支持警察局长,驱散并镇压罢工警察一事。由于当时正值俄国革命成功,美国陷入了对共产主义的“红色恐惧”之中,任何罢工者都被视为是支持共产主义的“红色分子”。

在驱逐当地所有居民统一参加的怪异宗教团体——大衮密教——后,财政部向柯立芝总统呈交了一批照片证据,声称印斯茅斯的人口出现了“奇怪的劣化态势”。其中情况较轻的表现为新生儿的生理缺陷,例如带蹼的脚趾或手指以及奇怪的皮肤疾病,而情况较重者已经完全异化成了别的生物——一些包含了部分人类生理结构但却完全非人的存在。印斯茅斯的居民将之称为“深潜者”(Deep Ones)。更令人不安的是,印斯茅斯的居民似乎在于这些生物杂交,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成这种怪诞的东西。

此外,一些能够证明当地居民间的确存在有一个异教团体的人造物品也被递交给了总统与他的内阁。虽然海军情报局打算等到所有东西都被收集拢来、能够行进分析时再提交完整的报告,但在看过初步证据后,柯立芝当局已经决定无限期地羁押所有受到影响的人口。毕竟,没有什么可着急的。短期来看,印斯茅斯的问题已经被解决了。

海军情报局将逮捕的209名深潜者混血种分散关押进了全国各地的军事监狱与联邦监狱,并且审讯了其中的许多个体。海军情报局同时还清缴了三桅船苏门答腊女王号的货舱。该船属于印斯茅斯镇的显赫人物奥贝德·马什。他们在船舱中发现了一本可以上溯到1862年的马什家族历史;数卷记载了他们非人信仰,但已严重烧毁的经书;五块雕刻有奇怪象形文字的锥形石板。他们还发现了一些尝试翻译象形文字的笔记,但并不完整。据信这些笔记是由印斯茅斯镇的显赫人物罗伯特·马什在多年间编译的。此人已在围剿中被击毙。

由于无法解读大部分发现的物件,海军情报局转而向机密室(Black Chamber)*寻求帮助。

*有时候也被称为“密码局”(The Cipher Bureau),建立于1919年,后在1929年被撤销,是美国第一个和平时期存在的密码分析组织。


ASSET:
Patient 24199
资产:
24199号病人


1928年的围剿行动逮捕并羁押了数百名印斯茅斯镇的居民——其中一部分是人类,另一部分则不太算是。数个部门非常细致地对他们所有人进行了追踪与清点。但参加围剿行动的海军士兵则衍生出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想要无视战场上那些较为寻常的惊骇情景或许还算容易,但印斯茅斯的非自然恐怖事物却很难假装视而不见。一些海军士兵被吓疯了,还有些自杀了,还有一部分逃跑了。所有在行动中丧生的士兵统统被安插到了数次中美洲“香蕉战争”*的阵亡士兵名录中。而其他人则四散到了世界各地,试图寻找表面上的平和。时至今日,只有一人幸存。

* 指1898年到1934年间,美国由于经济考量针对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各国展开的的一系列战争

隶属合众国海军的列兵阿瑟·J·马克雷迪几乎逃过了所有人的注意。在围剿行动开始时,马克雷迪已经46岁了。此人是一名战场老兵,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也曾在尼加拉瓜驻扎。他是第一个冲进大衮密教教堂大门的人,同时也被控破坏了悬挂在教堂内部、作为信徒崇拜中心的粘土印记。自那时起,他就不太正常了。

1928年2月,马克雷迪由于神经衰弱和惊骇过度被送往哈里森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在1955年,他因为州立看护计划被转移到了丹弗斯州立疯人院。1978年,他又被转移到了佛蒙特州的另一处设施——鲍威尔绿地疗养院——并在那里一直居住到今日。

马克雷迪的最后一次转院有些特殊。他是被军警带走的,并且被标记为了无名氏,只有保留有一个身份编号(24199)。此外,他的年龄也没有记录在档案中。他的赞助者为海军情报局,而且根据一份内容模糊而且一再出现在他们海军情报局里的官样文章,时至今日他们依然在为他支付账单。

马克雷迪看起来像是个六十多岁的男人,浑身秽物,滔滔不绝地说着脏话与一些古怪的由喉音组成的是诵词。到2017年,马克雷迪已经134岁了。他已经完全皈依了图鲁(’Tulu)——那个自1928年2月23日起一直出现在他清醒时的每个念头里的生物。

The Black Chamber
机密室
————————————


“机密室”是战争部与国务院联合下辖的一个负责信号情报与解密的单位的外号。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作为军情八处(MI-8)而存在,在1919年后被改为密码局(Cipher Bureau)。*

*实际上,美国军情八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已经解散了,其领导人赫伯特·雅德利随后得到了军方与国务院的拨款,并在1919年5月新建立了密码局。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两个不同的部门。

1919年,机密室曾在凡尔赛和谈过程中负责保证美国代表团的通讯安全。1922年在华盛顿会议上,他们破解了日本人的密码为美国代表团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情报。作为合众国首要的、负责破解密码的秘密组织,机密室是协助海军情报局破译印斯茅斯缴获材料的首要人选。1928年4月,机密室拿到了海军情报局送来的文件与奇怪石板。尽管他们有着专业的素养,破译人员依旧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完成翻译工作。1929年11月2日,他们将自己的报告——后来也被称为《大衮之书》——呈交给了新当选的总统赫伯特·胡佛。

这是胡佛总统第一次听说印斯茅斯,而1929年是个麻烦的年份。首先,机密室在重要外交峰会上破译日本外交无线电通讯的举动遭到了曝光,日本拒绝接受华盛顿会议上签订的《华盛顿海军条约》中所设定的海军吨位限制。随后,情人节大屠杀*后,要求将艾尔·卡彭做拿归案的呼声给总统造成了空前的压力,而财政部与司法部的失败却让总统感到大为不满。最后,1929年10月24日股市也崩盘了。

*指1924年2月14日美国芝加哥发生的一起谋杀案,七名帮派分子被杀,造成巨大社会影响。各方均相信案件为艾尔·卡彭领导的南边帮所为,但最终没有人被定罪。

机密室呈交报告的日期距离“黑色星期二”刚过去不到一周的时间,精疲力竭的胡佛总统此时正处在一种听不进任何建议的情绪中。在他看来,“这些书呆子”已经毁掉了一桩与日本达成的完美交易,现在又开始谈论起了一些怪物生活在海底的童话故事。于是他给国务卿亨利·L·史汀生下达了命令,要求解散该组织。随后,史汀生利用华盛顿会议丑闻作为幌子,关闭了机密室。他后来在1948年的回忆录里称,“绅士们不再阅读他们的信件了”。

富有野心的联邦调查局主管J·埃德加·胡佛看到了这一坏兆头,于是他编校了自己先前提交的有关印斯茅斯的报告,声称自己没有看到任何无法用常规科学解释的现象。小镇里藏满了近亲通婚产下的私酒贩子与反政府主义者。仅此而已。

海军情报局也没有忽略高层的坏情绪,他们同样地选择与机密室的情报保持距离。但是海军的一小群人仍然清晰地意识到一个怀有敌意的水栖文明必然会对合众国的海军霸权构成威胁。财政部、司法部与白宫可以假装视而不见,但海军不能。为了继续调查印斯茅斯的威胁,海军必须动点脑筋。


DISINFORMATION
THE INNSMOUTH “TAINT”
伪情报
印斯茅斯“浸染”


深潜者侵染马萨诸塞州印斯茅斯镇的过程可以被视为它们尝试融合地表文明的教科书案例。虽然“浸染”的发展不像其他地方(例如波纳佩岛与黑鳕鱼岛*)那样顺利,但它们的确成功地找到了一个立足点,并且几乎侵染了整个城镇。

*Black Cod Island,出自绿色三角洲的一个模组《Black Cod Island》

在长达88年的时间里,这种融合变得越来越复杂。最后,在那些非混血的城镇居民看来,这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而整个城镇也与居住在魔鬼礁下的生物结成了联盟。奥贝德·马什与他的同胞说服了大半个镇子的居民。他们建立了大衮密教——一个基督教与克苏鲁神话的怪异混合宗教——然后开始自甘堕落地崇拜深潜者,并许诺给予信徒永生。对于许多人而言,这些许诺最终得到了实现。但对于其他人而言,转变的代价有些太高了。

1846年,“瘟疫”第一次在镇子中横行,有一半的人口因此丧生。这次瘟疫实际上单纯地只是那些被深潜者们侵染的居民因为遗传表达出现问题而产生的灾难。(参见深潜者繁殖因子(THE DEEP ONE REPRODUCTIVE ELEMENT))繁殖因子扭曲了他们的身体与生理机能,将他们变成了非人但也非深潜者的东西,因而导致了他们的惨死。纵观印斯茅斯的历史,有关遗传性的残疾与疾病,或者人类变成怪物的报道层出不穷。这些事例表明了印斯茅斯居民接纳深潜者繁殖因子的过程并不顺利。数十年来,疾病对居民的基因库造成了越来越显著的影响。

DISINFORMATION
THE GREATER DEEP ONES
伪情报
大深潜者


1928年冬天联邦政府在围剿中抓捕了209个镇民,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合众国政府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印斯茅斯的情况:这个镇子与一支水底文明相互勾结,并且与它们混血生下被称为深潜者的可怕存在。政府部门在魔鬼礁附近深渊中的远古城市里发现了这些生物的样本,他们相信自己已经了解了这种生物,他们相信鱼雷击中了那座水底城市并且摧毁了它。

他们错了。

最强大的深潜者(参见深潜者(大型))居住在远离波涛的海底,而且极少前往海面。印斯茅斯的围剿行动没能捕捉,或者杀死,哪怕一只大深潜者。但是绿色三角洲在随后的数十年里多次接触过深潜者,许多著名的绿色三角洲领袖也都曾痴迷地研究过深潜者,而且他们非常罕见地发现了一只所谓的大深潜者。而当他们遭遇这只大深潜者并最终击毙它时,它的尸体已经被破坏得无法辨认了。

事实上,过去人类接触的所有深潜者都是更加普通和常见的“小型”深潜者,要么是大部分保持人型的混血种,要么是已经完成转化进入海中生活的个体。即使在印斯茅斯,只有最初的一批人是被大深潜者侵染的。而这些被侵染的个体则将侵染传播到了整个城镇,就像是一种能够自我维持的瘟疫,从家长传播给儿童,随着时间获得越来越多的地盘,并修改他们的基因。等到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早期,大深潜者们只会因为参加仪式进入印斯茅斯的浅海地带,而且永远也不会远离海洋。

这是深潜者们故意为之的结果。对它们而言,混血种是一种可以消耗的工具,用来对地表世界施加影响,播散深潜者的种子,并带回战利品。只有少数的大深潜者与人类有过互动。

大深潜者完全非人的本质对于那些自认为已经完全了解深潜者的探员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意外状况。对于这一错误认识过度自信被证明是非常致命的行为。

ONI’s P4 Desk
海军情报局P4办公室
————————————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海军情报局建立了一个职能不明的组织。该组织名叫超心理学、超常、通灵现象办公室(Parapsychology, Paranormal, and Psychic Phenomena Desk)——简称为P4办公室——负责研究那些可能会对战争造成影响的、无法解释的现象。它曾经一度有将近50个员工。但到了1928年,它的内部只剩下两个负责文书工作的海军官员,以及六个打杂的员工。P4办公室的官员每天都将时间花在阅读世界各地的新闻报纸上,寻找那些关于鬼魂、灵媒怪胎、通灵现象的故事,只在非常偶然的场合才会呈交些材料给总部。在其他的海军情报局办公室——那些负责整理各国海军情报信息的办公室——看来,P4办公室就是个笑话。

在1929年,P4办公室突然发现自己的名下多出了一群奇怪的解码员与战斗部队。最初报到的是几个翻译了《大衮之书》的机密室解码员。他们被藏进了P4办公室,以便继续他们的工作。随后,P4办公室又得到了一小支海军陆战队与一支由财政部探员组成的分遣队,这些人几乎全都是参加过印斯茅斯围剿行动的老兵。这一切后来演变成了海军用来应对他们所发现的恐怖的中坚力量。

海军在印斯茅斯围剿行动中学到了重要的一课,而这个教训也在绿色三角洲的探员间世代相传:“除非必要,否则不要对总统说任何事情。”

当海军情报局将这个奇怪的组合塞给P4办公室的时候,它也为P4办公室准备好了新的任务:在世界上搜寻那些曾在印斯茅斯发现过的非人生物。

起先,并不是所有在P4办公室工作的人都相信世界上还有此类恐怖的怪物;但关押在亚利桑那州秘密场地里的深潜者-人类混血种令人不快地提醒着他们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而他们的搜寻则会更加广阔地展现出这些生活在海底黑暗深渊里的非自然事物。

针对囚犯们的研究与审讯没有揭露出多少信息。但在尸检过那些在关押期间死亡的个体后,他们确定,其中的大多数都肯定不是人类。海军的远征队也带着P4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全球各地寻找类似印斯茅斯的殖民地。

他们很快就有了发现。

1930年,他们在菲律宾的一个小岛上发现了第二个深潜者殖民地。P4海军陆战队与菲律宾人探子组织的围剿行动撕碎了岛屿的防线,清扫了深潜者混血种。待大致确定了与该殖民地相对应的海底城市位置后,海军用投放深水炸弹进行了爆破。生活在附近岛屿、长期受混血种掠夺的菲律宾穆斯林则解决掉了那些逃跑的个体。

1933年在美国驻扎尼加拉瓜期间,一个位于该国太平洋海岸线上的殖民地也被暴露了出来。在一次与海军陆战队共同追踪反美分子奥古斯托·桑迪诺的行动中,P4办公室的队员们发现了一个刚开始接受大衮密教教义的渔村。但他们在干涉时出了乱子。P4办公室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尼加拉瓜独裁者阿纳斯塔西奥·索摩查的国家卫队,要求他们处理这个刚开始接触深潜者的村子。但是许多村民的非人模样吓坏了国家卫队的士兵,于是他们屠杀了整个村子并将其付之一炬。P4办公室的队员们不得不加快行动脚步才赶上机会给那一地区进行了消毒和清理,并最终回收了数打人造物品运往美国。此外,海军用深水炸弹与鱼类轰炸了附近被认为可能藏有深潜者殖民地的礁石。

随后,在印斯茅斯附近,P4办公室的队员们根据他们在数次围剿行动中掌握的信息举行了一个仪式,试图接触深潜者,并以此获得更多的研究样本。不过他们并没有捕捉到活的个体,但却获得了大量可供解剖的残缺尸体。许多P4办公室的成员觉得如果他们能够经常性地进行这样的伏击行动,深潜者们可能就会不再响应它们混血同盟的“召唤”了。有些成员向指挥系统提议尝试其他更加危险的仪式,但这类要求从未得到批准。

P4办公室同样也在美国本土展开行动对抗那些它认为从事“非常规危险活动”的团体。由于长期加班并且得不到足够的拨款,P4的调查人员往往只能在当地政府展开行动后才能赶到现场,而且也只能做些掩盖痕迹,清扫战场的工作。

P4办公室回收的许多证据——包括缴获的通信以及从邪教仪式上抓获的嫌犯——显示这个在西方被称为“大衮密教”的邪教的真正源头在亚太地区。

THREAT MATRIX
PORTRAYING THE DEEP ONES
威胁矩阵
描绘深潜者


对于许多玩家来说,深潜者是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对于绿色三角洲而言,它们也是最早被发现、同时也是最持续不断侵扰人类文明的威胁。那么在游戏中,当玩家们遭遇深潜者时,你该如何维持恐怖的氛围呢?

问题的核心在于熟悉感。当玩家了解那些生物,知道他们的动机,知道他们的数据状态后,他们就会感到无聊。可预测的威胁并不是威胁。一些已经理解和被量化的东西并不能挑动你的恐惧情绪。作为一个主持人,你必须为老鱼人们混一些新的东西让它们变得再度可怕起来。

·混血种是人类:他们并不全都是一瘸一拐的畸形怪物。在浸染完全控制住他们之前,他们也过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他们能像是任何探员一样熟练地使用车辆,手机与枪支。大多数混血种是些略微有些难看的人类,有点儿疯,而且为了返回海洋愿意做任何事情。但他们也得支付T-Mobile的账单,买各种各样的杂货。尽你可能地让他们表现得和蔼可亲,以及像任何处在绝望处境下的人类那样狡诈、鬼祟和鲁莽。

·大深潜者的秘密:即便是多次应对了深潜者威胁的绿色三角洲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看到的怪物并不是真正的深潜者,而是一些被深潜者浸染的躯壳。完全非人的大深潜者与地上的任何生物都完全不同。 它们潜伏在海洋里,只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会前往地表会见那些被侵染的子嗣。这一发现足以让玩家们重新思考他们自以为知道的一切。

·没有生长上限:深潜者在体型生长上没有上限。父神大衮、母神海德拉,以及与尸体共泳者*是深潜者巨怪中的一小部分。探员或许想要使用超维几何仪式召唤一只深潜者进入埋伏圈,但却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只站立起来足有六米高、犹如神明般的生物。

*出自绿色三角洲的模组,是一个较为年轻的巨型深潜者。

·深潜者都是异类:随着转变的继续,混血种会逐渐与深潜者的异类特性变得协调。要真正转化成为深潜者,它们需要抛弃身上所有类似人类的秩序与理智的东西。针对任何深潜者问题,野蛮的暴力行动永远是最为权宜之计的办法。对于一个永生的深潜者而言,道德、理性与真理就像钟摆的滴答声一样毫无意义。

·深潜者的计划总会很漫长:尽管总是表现出暴力,深潜者仍然是智慧生物。它们的领袖有着人类永远无法理解的目标。它们的威胁并不会在数年或数十年间显现,而是要等待好几个纪元。永生的存在有的是时间思考和再思考它们奇异的计划。某些表面上的主要目标——像是与人类混血——或许只不过是一场持续千年的佯攻而已,为的只是掩护某些实际进行中的、不为人知且更加恐怖的目的。


DISINFORMATION
YIAN-HO
伪情报
烟惑城
*

*由罗伯特·W·钱伯斯在小说《The Maker of Moons》中虚构的一个城市,钱伯斯称之为Yian,洛夫克拉夫特后来在《穿越银匙之门》中称之为Yian-Ho。我最初将之翻译成“伊安-霍”,但既然绿色三角洲想要让它中国味更浓一点,我在这里就翻译成“烟惑”好了。

从1930年的扬子江站(Yangtze River station),到朝鲜与越南的冲突中,再到针对疑似中国间谍活动的漫长调查中(1997-2008年),绿色三角洲曾无数次遇见一个名叫昆云(Kuen-Yuin)、似乎生活在烟惑的教团。尽管有过多次交手,针对该教团的调查仍无法确定昆云教团实际上领导着克苏鲁异教崇拜或者反过来,又或者他们是些别的东西。

位于中国西部(或者说中国新疆地区)群山里,由利莫里亚人(或者冷原人(Lengi))修建的远古城市可能是烟惑城在地球上的倒影,或者是它真正的原型,或者是用来稳定它的锚点——绿色三角洲对此并不确定。据说烟惑城“内有一条大河,上面横跨着一千座桥梁,花园里洋溢着甜美的芬芳,空气里充满了银铃的乐声”。

烟惑城也可能是由伊斯人或者罗伊格尔制作的一个模因构造,其能够印射进人类的心智,形成一个通往地球以外的其他世界,甚至非物质世界,的“后门”。

●中国神话称“铸月匠(Maker of Moons)”月佬(Yue-Laou)*居住在烟惑城,他指挥着由术士们组成的昆云教团,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辛”(Xin)**。月佬与昆云教团都是永生的;他们的标志是一个铭刻着爬行动物或者巨蟒的金球。

*……,好吧,这些胡话其实都源自钱伯斯的小说《Maker of Moons》,另外,昆云(Kuen-Yuin)和后面提到的辛(Xin)也都出自这篇小说。这一段的内容几乎全都来自小说里(除了中国神话那部分)。
**“中国民间传说”里对罗伊格尔的称呼,虽然写做Xin,但是本书说这个词音译过来应该是“shen”(神)。


●传说荷兰术士克莱斯·范德赫尔(Claes van der Heyl)曾在1570年左右进入过烟惑城。

●巫师德克·范德赫尔(Dirck van der Heyl)可能于1760年在纽约州北部,克拉泽因(Chorazin)镇附近打开了一个通往烟惑城的入口。

●曾与冯·容兹一同旅行的戈特弗里德·穆勒德在1818年进入了烟惑城,并在那里阅读了《哥尔·尼格拉尔》(Ghorl Nigral)。

●1896年,特勤局的弗兰克林·巴里斯声称纽约的特工破坏了昆云精心策划的伪造黄金阴谋。那次调查结束后,巴里斯就消失了;此人曾在中国游历各地,并汇报称在寻找烟惑城。

●1907年在本纳德·巴里西街抓获的告密者声称“一群不死的中国人”在中国的群山中指挥着克苏鲁教团的活动。

●波兰的神秘主义学者奥索根斯基1922年描述了烟惑城里身穿猩红色长袍的丘-查*守卫,以及他们的“三万灾祸歌”。

*Tchortcha,可能与丘丘人(Tcho-Tcho)有关

●在1997到2008年间,绿色三角洲针对后来被称为“灰人”的存在展开了一系列行动。这些行动引领着绿色三角洲深入了中国内部,试图寻找一个通往未知国度“赞禅”(Tsan-Chan)的大门。这一系列调查最终因荷尔斯坦因行动(Operation HOLSTEIN*)宣告结束,那场发生在中国安重乡(Anchongxiang)的大爆炸致使七名探员丧生,并且差点演变成了一起国际事件。

*这个词是荷兰的一种奶牛的品种名,所以这个也可以叫做荷兰奶牛行动


DISINFORMATION
THE BROTHERHOOD OF THE OCEAN
伪情报
海洋兄弟会


在现代,除了一些孤单的疯子、被梦境呼唤所俘获的失落个体、以及少数阅读非自然文献后完全扭曲开始崇拜克苏鲁的人外,最初的大衮密教已经没有剩下什么东西了。

海洋兄弟会则不同;它甚至不是一个真正的组织。它的“成员“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名字。它的非正式成员分散在全球各地海洋上的船只中,被一种来自海洋、几乎无法解释的吸引力牢牢地控制着。许多是终身的水手,大部分都在海洋中有过创伤经历——暴力、船难、饥饿、海盗或者更糟。每一个”成员“都报告说在梦中得到了”主人“的救赎。主人统治着波涛,并因为某些目的将他们引领回世界。对于某些人,则是一种模糊的念头,对于其他人,这就是宗教

如果你问起,没有人知道他们同属一个群体,但当他们看到其他成员时,会有自然的亲和感,有时候甚至会引发强烈而且具体得可怕的念头。例如旅行前往一个特定的港口;买特定的书;寻找十年前在巴巴多斯岛上见过一面的男人然后将他活活打死。如果你关注他们的旅行,他们会在全球划出奇怪的图案,如果他们登上陆地,他们就会成双结对*,只为再度回到海上,就像是一支舞蹈。

*原文是when they made land, they would spin in duos and quartets,不是特别确定后半句的意思。

如同被单一的一个思维引导一般。


DISINFORMATION
PISCES, GRU SV-8, AND THE KAROTECHIA
伪情报
双鱼宫、格鲁乌 SV-8与索引会                                                      
P4办公室不是唯一注意和追寻非自然事物的组织:世界大战的恐怖挑起了英格兰与俄国的活动,促使他们去摧毁、掩盖、俘虏与研究他们所发现的、那些超出人类理解的东西。

在1916年的英国,随着英国情报部门军情六处已经达到极限,政府将目光投向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希望能抑制住潜艇对于国际航运的威胁。于是,他们找到了弗雷德里·克拉姆齐指挥官以及他手下的那群“天赋人士“——一群据说拥有灵媒能力,能够让见到遥远的地方,甚至未来的情报分析学者。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这支力量被任命为军情13处,也被称为双鱼宫(PISCES):反情报、反渗透与反破坏异常现象情报部(the Paranormal Intelligence Section for Counterintelligence, Espionage and Sabotage)。

同样地,在1918到1920年俄国内战期间,俄国情报部门遭遇了一支食人邪教,其成员全是吞食人类尸体的类人生物:食尸鬼。从此时起,这支秘密小组就开始不断地在祖国大地上搜寻非自然的威胁。到二战开始的时候,这支小组已经有了官方名称:格鲁乌 SV-8(GRU SV-8; Glavnoye Razvedyvatelnoye Upravlenie Spetsialni Viedotstvo 8,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第八特别分部)。

随后,在1939年,随着纳粹党民族主义狂热情绪的崛起,以及其对于神秘学的古怪痴迷,党卫军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在纳粹内部筹建了一个秘密组织负责调查非自然事物背后隐藏的力量,这一组织后来也被称为索引会(Karotechia) 。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