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榆木之门The Elm Ply】1-5 求则得之,寻则寻见(完)

作者:夜雨慕歌
发布日期:2020-08-24 15:43
浏览次数:59

【榆木之门是基于DND5e规则的自设世界观,采用连续短团的方式推进剧情,每次剧情长度约为3-4次团,而玩家和角色往往会进行更替,但剧情一脉相承。log由我本人整理,存在一定的美化情况,但仍然保留了绝大多数的pc行为和发言。】


      安杜勒迪(Unduleddi)的蔷薇堡是斯提米亚公国,或者说整个人类世界南方最坚固的堡垒。当作为“南境双盾”的斯提米亚大公背离帝国独立后,帝国双盾的名号就鲜少有人提及,取而代之的是用于指代地名的人类三盾的说法。蔷薇之盾,骑士之盾,海怪之盾,分别指代着斯提米亚公国的蔷薇堡、嘉格瑞米斯帝国的绿骑士堡和斯克-科洛西亚公国的东海望。这三座要塞就像是三座盾牌,日夜不息地抵御着南方的半人、野兽和精灵杂种们。
      即便人类三盾地位相当,但盾与盾之间是有差异的。绿骑士堡的坚固在于那里是帝国四大军团——绿骑士的驻地,而限于战斗风格和地形,绿骑士堡的城墙只能称得上绿骑士营寨。斯克-科洛西亚公国与斯摩提亚漫长的边境线注定了一座堡垒不可能守卫整条防线,而东海望的意义在于其作为港口的职能。海怪军团能够通过内河船只迅速支援平原防线上的每一个哨塔,而对于那些冒险从火山地带潜入公国的杂种无可奈何。
      只有蔷薇堡不愧真正的盾牌之名,她才是人类世界工匠技艺的结晶。蔷薇堡的城墙足有八米厚,足以抵御大多数的投石和塑能法术。而在进攻城墙之前,来犯的步兵必须在十数座半圆式箭楼上的射击下承受伤亡,在箭雨和投石中艰难地用尸体填充护城河——而大部分的南方蛮人在这时已经选择退去。
      蔷薇堡将死亡拒之门外,而其内部的蔷薇花园则是其名称的由来。在两百多年前,一名斯提米亚公爵劳累地沉睡在书桌前,而他的女儿在父亲手指的地方画了一朵拙劣的花朵,而几个月后一个简陋的要塞与一座花园便在那里诞生了。随着一代一代的罗杰斯镇守和加固,蔷薇堡垒的防御也越发完善,斯提米亚公国饱受斯摩提亚人侵犯的现象也成为历史。
      罗杰斯家族时代以蔷薇堡为荣。除去铸造蔷薇堡的斯提米亚大公外,也只有镇守蔷薇堡的罗杰斯家族才有资格在徽章上添加一朵鲜艳的红色玫瑰。

——纹章学小说《新月、马与红蔷薇》



      “向您问候,罗杰斯大人。”摘下头盔的骑士在鲜红的地毯上跪下,他身边的一名孩童有些不知所措地站立着,刚要跪下,却被那名骑士伸手扶住。
      “辛苦你了,维鲁姆骑士。”位于主座上的女士站了起来,她身材削瘦,发色灰白,但形容姣好,样貌也十分年轻。她踩着有些急切的步伐来到孩子面前,端详着,抚摸着他的头发,“你叫什么名字?”
      “阿林。我叫阿林·詹金斯(Alim·Jenkins)。”男孩儿看起来毫不畏惧,但他额角的冷汗和握紧的拳头暴露出他内心的不安。他眼前的女人是南境最大的实权贵族,有“狭地女巫”之称。据说她前后有3任丈夫,但全都死于非命。除此之外她还有吸食处女的鲜血来维持年轻的传说——一定是传说,嗯。
      罗杰斯女子爵似笑非笑地看了阿林一眼,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和肩膀,露出一个有些邪魅的笑容。阿林几乎毛骨悚然,如果不是因为他为这趟旅程付出了太多,他几乎就要掉头便跑。
      没关系,他也有着自己的守护者们。那个固执的圣武士至今仍然在安杜勒迪等候,他热情似火,如果自己出了意外,他便会将这朵蔷薇燃尽。
      矮人牧师的面容也浮现在他眼前,那个坚毅、热情的灵魂已经蒙受杜霍娜女士召唤,升入了她的国。父亲在书房中委托给自己的剑,本已转交给自己的骑士,现在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背上,成为证明自己的身份的信物。男孩儿咬了咬牙,驱除内心的恐惧,重新在脸上装备笑容。
      半精灵诗人的话语仍然耳边,笑起来。若要作战,就必须全副武装。在这里,笑容就是铠甲。
      面对敌人,举起你的盾牌。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