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榆木之门The Elm Ply】1-3 使命驱使,荣誉背离

作者:夜雨慕歌
发布日期:2020-08-24 15:43
浏览次数:37
【榆木之门是基于DND5e规则的自设世界观,采用连续短团的方式推进剧情,每次剧情长度约为3-4次团,而玩家和角色往往会进行更替,但剧情一脉相承。log由我本人整理,存在一定的美化情况,但仍然保留了绝大多数的pc行为和发言。】

       温科镇的英雄们接受了伊文思队长的委托,准备出城寻找男爵的儿子,阿林。
       但在出发前的夜里,冒险者们最爱的酒馆中,矮人牧师酒桶的房门被敲响了。
       失踪的男爵之子,阿林·詹金斯,就这么出现在矮人牧师面前。他要求索林·酒桶向他效忠,而矮人牧师欣喜于孩子失而复得,当场应允。
       阴谋、血腥、谋杀,种种不详的味道弥漫在这座小小的城市中,无数人迎来他们的不眠之夜。

       深夜旅馆中的敲门声瞒不过半精灵诗人的耳朵,随着酒桶在房间里闷声闷气地祷告,高文的意识也逐渐清晰起来。
       “……是谁……”
       “……别担心,你现在安全,怎么回事……”
       “……说吧,孩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提……”
       紧接着响起的便是一个稚嫩而清晰的童声,而酒桶牧师那粗糙低沉的嗓音则随之应和。他们用四名神祇的名义发誓,勇敢、公正、奉献和沉默。
       “我授予你权柄,你将以剑侍我。我将负担你的一切罪恶,你将只能被我和神灵审判。”
       “你是我的守护骑士了。”

       尽管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高文想要确认那稚嫩的声音的主人是谁,于是他把门缝开得大了一些。但乐器精湛的诗人似乎是个蹩脚的小贼,房间木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男孩儿被吓了一跳,酒桶则用力地瞪了探头探脑的高文一眼,做出一个嫌弃的驱赶的手势,高文也识趣的关上了门。
       尽管只是简单的一瞥,但高文的黑暗视觉已经将房间里的一切一览无余,那个孩子正是白天出现在宴会上的那个,真正的男爵之子,阿林·詹金斯
       “那么,明天大概也就不用起早找人了吧。”高文抻着懒腰自言自语到“好累,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酒桶应该可以处理好这些事。”


       回到房间的高文感觉决定了一件大事儿,心满意足地准备睡下,旅馆里却又传出了敲门声,这次是高文自己的房门了。
       “唔,好烦。”高文睡意刚起稍微有些烦躁,抓着头发去开门。“谁啊?”
       门口站着刚才的那个小男孩儿,他身后是握着锤子的矮人酒桶。
       “额,我还以为他能处理好的。进来进来。”


       高文把小男孩带进了屋里,酒桶把门顺手带上。男孩儿有些拘谨地进了房间,脸上稍微有些尴尬。
       "坐坐,喝水吗?我倒点。"
       “嗯,谢谢。”


       男孩儿接过水壶,不安地挠动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们是要出城吗?”
       “本来是这么打算来着。”高文微微一顿打量着男孩,看看他是否有受伤,衣服有没有泥污类的东西。“不过你回来了的话,我们应该就不用出去了。”
       “我不想回城堡里去。”男孩儿身上的袍子脏兮兮的,他低下头,“我父亲说,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就让我去北边的安杜勒迪,找那儿的女子爵。”
       “女子爵吗,不过在这之前我有点问题想问。不知道是否可以透露给我。”
       男孩儿有些局促地坐在椅子上,神色有些不安,“高文先生,您想问什么?”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父亲大人他把剑解下来给我,让我赶快跑,谁都不能相信。”男孩儿低下头去,“我从花园的洞里面钻了出来,但城门被关起来了,后来我听卫兵说……他被杀死了。”
       “你知道你的父亲,为什么让你信仰其他神明,而不是继续延续家族传统吗?如果不方便回答也无所谓。”为了表明无害,高文稍微解释了一下,“我们主要想知道我们被卷进了什么。虽然是否知道这些我们都会继续完成我们的任务。”
       “我不知道……”听高文谈及信仰,男孩儿语气有些迷茫,“我以前养病的时候,来看我的牧师都是生命教会的,我本来以为父亲大人准备让我信仰安缇恩托莉……”
       “孩子,你放心”酒桶抓着自己的圣徽安慰道:“我们一定会找到杀你父亲的凶手,为他复仇”
       “嗯。”阿林应了一声,他的情绪非常低落,似乎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如我所料,看起来知道所有的人除了那些凶手外,现在估计也没别人了。“高文摇了摇头,”啊,抱歉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们。“
       “你说的对,这关系到我们能相信谁,不能相信谁。”酒桶赞同道“关于那个卫兵队长,我们是否应该跟他说下孩子的情况呢?”
       “或许我们应该让其他人也来听听。”说罢,酒桶起身去屋子外把队友挨个叫了起来,聚集到高文的房间里。
       “我们这里现在有四个人,他们都是可信的家伙们。”高文和阿林解释道。 艾斯惊讶于孩子的突然归来,在听了解释后准备让孩子自己决定
       “孩子,伊文思队长对你好么?”
       “他……有些冷冰冰的。”男孩儿看起来有些不怎么喜欢那个队长,“很严厉。”
       “你认识队长的儿子么?”
       “小伊文思!”男孩儿眼中稍微迸发出些许惊喜,“我和他玩得挺好的。”
       “他代替你被一群贼人抓走了。不过已经被我们救回来了,放心。”

       “我觉得伊文思队长问题不大,如果有。“高文看了一眼队友”我觉得我们应该能解决问题。”
       “做好了牺牲自己孩子的觉悟,那他应该是一个相当忠心的人。”矮人点点头, “既然孩子现在仍然是目标,我们还是应该私下跟伊文思队长知会一声,毕竟把目标暴露给敌人是个糟糕的打算。”
       “确实,那些贼人我们现在也只是见到了三个,不知现在会不会还有探子在城内潜伏着。”高文回应道。
       “我觉得伊文思队长是个尽忠职守的好人,我们可以相信他。”艾斯也表示赞同,“孩子,你有什么可以证明你的身份的方式吗?”
       “好吧。”男孩儿低下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我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
       “我们想先把你送到你父亲说的那个女伯爵那里。”艾斯考虑了一会儿,“既然你的父亲这么说,那么肯定有所安排。”
       “既然男爵说了,不要相信任何人。我们应该先把孩子送到女伯爵那里,然后让女伯爵写信回来说明情况。”很快一行人就商量好了之后的行动,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计划,他们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有些激动的一夜很快过去,除了酒精作用下的矮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没怎么睡好。等到晨钟响起宵禁解除,一名女佣上来找到了高文的房间,说是卫兵带着一个商人来访。
       “好,我先叫一下其他人马上下去。”
       酒桶找了个女佣:“酒馆是否有后门?我的行李有点大,待会马车过来我可能需要后面的大门搬运。嗯,最好再给我找个板条箱。”

       “有一位商人愿意为几位英雄免费出借马车,不过他希望在出发前见你们一面。”卫兵是个熟面孔,正是昨天帮几个佣兵找到免费酒馆的那个。女佣匆匆忙忙去准备板条箱,而那个商人则在旅店大厅等候。
       “好的谢谢,我过去谈谈。”高文点点头,“另外我想问问,伊文思队长在何处?”
       “伊文思队长正在全力搜索外城区,希望能找到什么踪迹。”  
       “真是辛苦你们了,我们过去吧。”
       “没什么,”卫兵耸耸肩,“那个商人想和你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谈谈,要不我去叫他上来?”
       “这样啊,那就来我房间吧。”

       酒桶在楼上帮孩子穿好衣服,用房间的点心给孩子当早餐简单充饥,虽然平时自己是个大老粗,此刻也不经意间严谨起来。然后把狼牙给他系在脖子上。商人很快就要来了,酒桶让阿林在箱子里藏好,而自己也跑去了高文的房间等待。
       “梅甘·马克西佩斯(Megan·Maksipes),很荣幸见到几位温科镇的守护者,你们称呼我为马克思就好。”很快那个商人就来到了高文的房间,还没进门他就高兴地伸出手自我介绍起来。他留着精致的络腮胡子,头戴一定宽檐帽,身着着白色的内衫,外面套着一件红色的宽大外套。他手上握着一根细长的黑色手杖,正捏在手上反复把玩。
       “我听闻了几位拯救商会的事迹,可惜我当时在贸易行会忙着处理小麦的事儿,错过了几位大显身手的时刻。”商人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他在卫兵手上塞了点儿东西,能听到他手掌里硬币摩擦的声音,“我想和几位单独聊聊,不会耽误太久的。”
       卫兵脸不红气不喘地将手掌飞快地收回口袋,然后识趣地走出房间,顺手将房门轻轻拉上,马克思这才转向几位英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意,“时间宝贵,我听说几位想租借马车,我已经为几位准备好了。”
       “不过令人汗颜的是,我本来有好几辆相当不错的货运马车,马儿也相当灵巧,但之前运送石砖的马队延误了,我就把我的几辆马车送去赶货,现在还没回来。”马克思絮絮叨叨地说着,然后耸了耸肩,“你们应该也能理解的,资产如果不能盈利,那就和剑上的宝石没什么区别了。”
       “有一说一,确实如此。”高文接嘴道。
       “很惭愧,现在我只能拿出这种最简陋的马车了,也没有什么遮挡,坐起来也不怎么舒适,不过用来赶路是不差的。”商人表露出相当遗憾痛心的样子,“我的一位朋友倒是手头还有一辆不错的马车,车厢坚固,马车平稳,甚至能在上面舒服地睡觉。但那是为他未成年的女儿的婚礼准备的,不会轻易外借,除非……”
       “除非有着正当的理由。”商人终于露出了他的目的,坦然地笑着,“能让因为男爵被谋杀而封锁的城市,急迫地派遣出一辆马车北上的正当理由。”
       “是吗?那么你想运点什么?”高文紧盯着面前的男人,“如果风险很大,我们不会同意的。”
       “误会了误会了,我没有想要你们托运东西的请求。”商人摆摆手,“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出城罢了。你看,我可是在温科镇住了十几年了,可伊文思队长可不给我这个面子,你们可不知道,他的脸色吓人极了。”
       “你想知道这个。”高文思考了一下,“确实一个能出城的理由对你们商人确实很重要。”
       “朋友,这里可是黄金走廊的枢纽,因为城门紧闭而被留住的马车怎么也有十几辆吧,这还只是第一天。”商人摆出一个无奈的动作。
       高文话锋一转,“不过,我们和伊文思队长有过约定,这个事情恕我们不能透露。”
       “哎,告诉他也不妨,还能让我们早早出城——”酒桶在旁边忍不住插话。
       “很是抱歉,我觉得您也不愿意与一堆轻易背信的佣兵做些什么交易。”高文挡住了酒桶,小声在他耳边嘀咕着,“他知道了也用不了,反而会可能透露出孩子的消息给贼人。”
       “人不能言而无信,答应了就要做到。”艾斯也立刻反对。
       “是吗,真是遗憾。”商人眼睛转了转,似乎并不惊讶于这样的理由,“或许我可以用个人情分去请求那位朋友,不过可能会让我欠下好大的人情,或许这个人情会非常昂贵。”
       “但是我也有着自己的诉求。男爵遇刺身亡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黄金走廊上的城市肯定很快能收到,但肯定不会太细致,说不定会引发恐慌。”商人狡诈地眨眨眼,“在你们经过歌特维尔(Ghotwell)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为那边的贸易行会捎去一条口信。”
       “这个完全可以。”高文颔首
       艾斯看下地图,歌特维尔(Ghotwell)位于黄金走廊上,但女子爵的领地却要走西边山路,送孩子去女子爵并不顺路。
       “抱歉,我们还有事情,不顺路,还有什么是我们帮得上忙的吗?”
       高文想起了送孩子和捎口信的地方并不顺路,也有些纠结。“我们一行人,要先去一趟CHUCRAYAMAS,有急事,之后才会到那边。”
       “哦,是这样吗?”马克思点了点头,“如果你们会经过布洛镇(Boullow),那也是可以的,那里也有我们贸易行会的成员……”
       就在交谈的刹那,酒桶牧师突然张开双手,他的思想毫无保留地刺入商人的脑海中!
       侦测思想。
 
       商人眼神一愣,他脑中的想法清晰地映照在酒桶的思维里:“他们应该很快就要同意了,再加把劲……他在干什么?这是……法术?!”
       深入!!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商人突然大口大口呼吸着,像是刚刚从蒸拿房里出来一样,头上流出大滴大滴的冷汗,“你对我做了什么?!”
       高文有些不理解他回头看了眼酒桶,突然知道了什么。酒桶眯眼看着他,“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在打算些什么,你也知道,我们这些闲散的冒险者,总不能老老实实就把行踪交给商人吧。”
       高文摇了摇头走到了门前,堵住了出路。
       艾斯也站了起来:“抱歉,昨天才发生那样的事情,今天你的行为实在是非常可疑。”
       “该死!”马克思脸色变得凶狠起来,“我只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不交易就算了!枉我还借马车给你们!”
       “这位商人,有些事情不是乱问的,涉及到一些,麻烦事。我们搞明白了就一切好说。”高文语气带着威胁,“这里我们五个人,您觉得有必要和我们闹翻脸吗?”
       酒桶更是直接了当,“你大可不必这么纠结,我们只是好奇为何要这么急切要知道我们的行踪,如果理由合适,我们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
       “实话和你讲,伊文思队长的确交给我们事情去办。”酒桶继续威胁着,而高文立马补充了一句,“如果我们把你询问我们这些的事情告知伊文思队长的话,嘿嘿。”
       “那就是没得谈了。”马克思往地上啐了一口,脸上满是不屑的神色,“哼,温科镇的英雄,哼。”说完他便往外走去,和堵住大门的高文大眼瞪小眼 。
       “呵,有的谈!不过我们要开诚布公。”高文丝毫没有让开大门的意思。
       “给我滚开!”他故意大喊起来,“温科镇的英雄就是你们这样的?”
       “得让他冷静一下。”高文对着其他人努努嘴。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马克思把脖子一梗,“救命啊!救命啊!”
       “杀人啦!雇佣兵杀人啦!”
       酒桶眼睛一瞪,侦测思想的法术很快就结束了,他冲上去,用力捂住商人的嘴。商人的嘴很快就被捂住了,但他的呼救声早就传了出去,外面很快就躁动起来。
       “喂!你要想明白,伊文思队长知道了这件事可不是这么简单了,我们可没什么需要向伊文思队长隐瞒的事儿,我觉得你不一样。明白?”
       “去叫守卫,报告伊文思队长。”艾斯有些手足无措,但他仍然坚持自己是正义的。
       被捂住嘴的商人看着高文,只是冷笑一声。
       “行吧。我无所谓。”高文耸耸肩,而酒桶再次开始了侦测思想。然而在商人的竭力抵抗下,这次的思想侦测很快也失败了。
       很快门口就传来了守卫的声音,是刚才那个卫兵,“马克思先生?你还好吗?”
       “唔!唔!唔!”马克思用力地挣扎起来,他的声音很容易就能穿过薄薄的木门。
       “唉……”高文摇摇头打开了门,酒桶往后一靠又把门给堵死了。
       “酒桶,松手吧。”
       门打开了,门外的卫兵手上握着长矛,吃惊地看着地上的马克西佩斯,“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有些过界了,我们要见伊文思队长。”高文拍了拍守卫的肩膀,“在这之前不要,透露给其他人这件事。”
       “他一直在打听队长为什么让我们出去,还有昨天的事情。”艾斯也走了过去,“我们怀疑他跟昨天的事情有关。”
       酒桶什么都没说,只是松开手,一把把商人推了个踉跄。
       “该死的!无耻的!下贱的冒险者!”马克思大吼起来,“我要见伊文思队长!”
       "你看,他也要见。"高文看了看那个商人。
       卫兵大概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傻乎乎地去找伊文思队长去了。马克思看起来气呼呼地,似乎也没准备逃离,甚至还掏了面小镜子看了看自己脸上的淤痕。
       “把我那匹最丑的马牵过来给那五坨狗屎换上!对了还有里面的那些食物饮水!统统拿出来!”商人几乎就是冲着楼下咆哮,“今天之内,我不希望看见任何人卖给他们任何东西!狗屎也不行!”
       高文掩面,“伙计们,我感觉我们做的有些过火了。”
       “我相信我的教友,可能有一些过火,但一定有他的道理。“艾斯几乎对于复仇之神的教友绝对信任。
       “额,没想着这家伙这么暴脾气,都怪我,一时手狠。”矮人牧师嘟囔着,“都怪这法术。”
       “没事,教友,我相信你。”艾斯看起来很坦然。
       很快伊文思队长就被找了过来,似乎已经从卫兵口中得知了大部分信息。他揉着眉头看了看怒发冲冠的商人,语气缓和地请他到旁边聊聊,而另一个亲卫则偷偷地跑过来,示意几名冒险者赶紧趁乱上马车。
       艾斯带上小木箱,酒桶紧随其后,一同抬着木箱子,飞快地下车。
       就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马车灰溜溜地离开了酒馆,背后传来马克思愤怒的吼声。食物和饮水都已经被商会成员搬了出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点儿时间来不及更换别的马匹。

       马车从温科镇北门驶离,城外的农民们依旧在辛勤地工作,酒馆也依旧热闹,但数队神情紧张的守卫还在挨家挨户地搜查着。那个从城堡马厩通往下城区的密道所在的房屋已经被彻底夷平,露出下面漆黑的地下室。
       马车在守卫的带领下顺利通过层层关卡,最终驶上宽敞平整的官道。马儿欢快地提高了速度,马车平稳而快速地跑动起来。
       无数马车曾经从黄金走廊上踩过,串联起公国乃至整个大陆的经济命脉。而今天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天,在宽阔的道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一辆马车,不知道沿线的其他城市会多么紧张不安。
       阿林在小箱子中敲了敲,小声询问能不能出来。
       “过了今天吧,过了今天应该就比较安全了。”艾斯有些犹豫。
       “稍等”高文谨慎的观察了一遍道路两旁。驶离下城区外环后又跑了一阵,离开贫瘠而新绿的冬麦田,道路两边很快就没有什么人了。
       “孩子呆着怪憋屈的,不能一直呆着啊,不舒服。”
       “那我们站起来把孩子遮住。”
       酒桶把木板箱打开,来出来透透气,笑着把阿林抱出来。阿林脸上挂着兴奋的神色,似乎从来没有干过这么刺激的事儿,好奇地打量着身下的马车。
       酒桶一脸尴尬,“孩子,别问,凑合着坐吧。”

       拉车的马匹保持着轻松的步调行使了大约一个小时,道路第一次在这里出现了明显的分歧。在分叉口有一座小巧的榆木门楹,其下摆放着一座木雕的小巧的婴儿,睡容娴静,后面的木板上雕刻着无数荆棘,正是荆棘圣婴卢萨特的圣堂。
       神像前摆放着果蔬和一根长明烛,有两名村民正跪在圣像面前祷告,而一根路牌树立在岔道中央:布洛镇(Boullow)向左,歌特维尔(Ghotwell)向右。
       尽管在几十年前公国独立时大力奉行生命女神教义,但在很多偏僻的地区仍然保持着大量的本土信仰,而布洛镇正是其中之一。前往布洛镇的山路不会好走,乘坐这简陋的马车也得更加小心。

       "等等,咱们这是要去干嘛来着?“奎恩看起来有些不满。
       “应该。是,赚钱?”小可想了想。
        "可以接受的答案”
       “把孩子送过去,这孩子这么可怜,我当然要帮助他。”艾斯理所应当地回答着,不过没人理会。
       “你们也不要太悲观。”艾斯从他们的角度思考了一下。“十几年后你们就有一个领主朋友,还救过他,这么一想是不是就有动力了。”
       “这次事件不平息下来,与其息息相关的我们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无所畏惧,女神荣光在上。”

       “这孩子会付钱吗?”奎恩接话道,高文有些无言地看着他,艾斯也陷入沉默。。
       “既然如此,我要退出了,我是佣兵,不干白工的。”奎恩跳下了马车,小可犹豫了一会儿也跳了下去。

       马车上只剩下了四个人,气氛稍微有些沉默,酒桶和孩子慢慢聊天,
       “那个子爵你认识么?”
       “不,不认识,我还以为那个子爵是个男人。”阿林小声嘟囔着,“一个女子爵……”
       山道狭隘,马车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此时的太阳也终于站上了巅峰,从云海之上向下炙烤。马儿开始沉重地喘气,步伐也逐渐迟缓,费力地拖动着身后的马车,或许一次午休是必要的。
       “马车速度怎么慢了,我们是不是得午休下,孩子也饿了。”酒桶拍了拍马的屁股,马儿连抗议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们能休息一下吗?”阿林指了指前面喘着粗气的可怜的马,“它好像累了。”
       “好,那我们先休息一下。”艾斯找一个空旷的地方把马车停好,车上也没有准备草料,马儿只能低下头努力地嚼起草叶来,所幸今天晚上应该就能抵达目的地,应该还能撑得住。
       一棵离大路不远的大树被选为了临时的露营地,从地上的痕迹来看也曾经有队伍在这里扎营过,连充作炉灶的土坑和围成的石块儿都还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旁边甚至放着一捆多余的木柴。大树上有人刻着几个艾莉娜、乔纳森之类的名字,似乎是“到此一游”之类的纪念。
       没有搭建营地,一行人围着土灶点了一堆火,烧了一锅热水,熏肉泡软之后好入口多了,而坚硬的面包也柔软下来。阿林费劲地啃咬着嘴里的硬面包,似乎非常不习惯于这种食物,不过他没有丝毫抱怨。
       从山腰间望出去的风景极好。一层一层的田野在山林中随风摇摆,隐约有房屋点缀其中,那是充满秩序的美感。这里的作物似乎并非如同温科镇那般全是小麦之类的粮食,茶叶和果树隐藏其中。尽管已经快要进入冬天,但仍然郁郁葱葱。
       尽管已经是深山老林,但佣兵们仍然保持着警惕。在半精灵诗人敏锐的视觉中,不远处的村庄飘起一缕不详的黑烟。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