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榆木之门The Elm Ply】1-1 大雪降下,群聚狼生

作者:夜雨慕歌
发布日期:2020-08-24 15:41
浏览次数:58

【榆木之门是基于DND5e规则的自设世界观,采用连续短团的方式推进剧情,每次剧情长度约为3-4次团,而玩家和角色往往会进行更替,但剧情一脉相承。log由我本人整理,存在一定的美化情况,但仍然保留了绝大多数的pc行为和发言。】


      十月的比萨蒙兹1已经快要下雪了。

      气温从赦免日起就不断下降,比萨蒙兹的居民已经开始储备冬天的粮食。几处高耸的山脉已经开始密布雪线,商队和行人也减少了通行。即便是温科2至霍特维尔之间的"黄金走廊",每天也就能经过一两批马队,有时是马戏团,有时是冒险队,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商人。

      商人们的嗅觉敏锐,不亚于安缇恩托莉的异端审判队,或者杜霍娜女士的复仇者。自太阳教会的朝圣之塔开始修建以来,烧制良好的耐火砖就不缺销路。没人知道那座"塔",也就是俗称的"太阳大坑"到底何时才会竣工——要么因为工人被地底的太阳烧死,要么因为欠缺资金而尴尬停工——至少在停工之前,它帮助南境的商人们成功摆脱了粘土滞销和劳力过剩的困境。

      有着同样的神圣的追求,商人们和教士们才能和谐地共处一处,而不是就修改一个小小的宗教法吵得面红耳赤。护卫的佣兵们已经烧开了水,准备随便煮点儿什么对付一下今天的午餐。大多数的佣兵都不是商人或者教士们的雇从,他们或许只是为了搭一程马车,或许只是为了旅途上多个照应,或许只是打一份短工。但无论如何,一起行动比一个人在荒野中赶路要安全太多也舒心太多了。相互分享的帐篷,商人们送来的一点热水和熏肉,牧师们的治疗和祈祷,一切都让辛苦的旅程变得充满人情味儿。


      营地远方传来骚动声,那是两个在山岗上放哨的佣兵。他们远远地放出响箭,在空中拉出刺耳的呜咽。很快他们两个就回来了,其中一个小腿还受了伤,并带来了坏消息:

      "狼!有好多狼过来了!"

      马队迅速响应起来,马车和货车圈出一个小小的车阵,牲口们被赶回了队伍中央保护起来,佣兵们躲在这简陋的防线后面打量着外面。只见山林中多出了无数窜动的黑影,仔细看去都是一匹匹干枯瘦小的狼,它们目光凶狠,嘴里流着涎水,把车阵包裹在中央。

      火把逐渐被分到车队的几个角,几个手脚灵活的佣兵已经爬上了马车远远地射击,不过狼群的数量让他们很快就停止了这没有多大意义的行动。接下来就是关于耐心的比拼了,按照面对冬季兽潮的经验,这些狼群在吃到苦头之后就会去寻觅别的目标,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火、木头、和铁组成的车阵上。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狼群的耐心似乎永无底线,不少佣兵都在小声嘀咕,商人们把自己护卫首领喊去小声谈了谈,首领摇了摇头又回去值守,过了一会儿又被喊了过去,很快商人们就开始召集车队中那些没有和他们签下合约的佣兵、牧师和武士们。

      "这兽潮太诡异了,它们太理智,不可能是平白无故找上我们的!"一个满脸胡子的佣兵小声吼着。

      "狼群的行动很不寻常,这像是一场有耐心的复仇,或者说一次有组织的狩猎。"一名复仇女神的神官抚摸着胸前的圣徽,"听到刚才那响亮的狼嚎了吗?我的同僚们都认为这绝不寻常。"

      "我们的木材不多,绝不能拖到晚上!"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还算冷静的商人。

      "我们需要勇士,敢于深入狼群的勇士!"另一个毛皮商人开口了,他似乎已经统一了商人们的意见,看向了被召集起来的武士们。

      "找到狼群里的头狼,杀了它,带着它的脑袋回来!我们愿意为这颗头颅付出300枚艾莉尔(金币)!"他摇晃着手里的袋子,里面大概有几十枚金币,在袋中互相撞击着发出既清脆又沉闷的响声,而这样的袋子在他身边还有好几袋。"它肯定不会太远,有自告奋勇的战士吗?"


      "为了大家的安全,我愿意加入猎杀队。"一名信仰杜霍娜女士的圣武士首先站了出来,奉献两个字几乎写在他脸上。

      "‘好人艾斯’,好样的!"一个商人拍起手来,似乎是认得这个叫做艾斯的勇敢圣武士。

      一名同样信仰杜霍娜的矮人牧师吐了口吐沫,瞟了一眼大义凛然的圣武士,也走了出来。

      “算我一个。”他正眼看向艾斯,随即又朝装钱的袋子秒了几眼。

      "‘酒桶’也来了,还有人吗?"握着钱袋的商人又用力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一名半精灵挤开慌乱的人群,听到了这边的喊声也站了出来:"我应该可以帮忙。"

      弑亲者高文——这个不起眼的半精灵吟游诗人有着一个“响亮”的名号,传说他为了钱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不管是真是假,但每个人都这么说,想来可能还是有几分道理。

      "高文,嗯,还有人吗?"商人看到高文稍微犹豫了一下,没有提及他那响亮的名号,又把手里的钱袋收回去了些,瞪着旁边对着钱袋伸出手的矮人牧师,"酒桶你别着急,这么多人见证,不会少了你的报酬的。"

      “我可不想为了摸不到的钱丧命,你总得给我点念想。”酒桶嘟囔着,悻悻地缩了缩手。

      "教友,不用担心,商人最重要的是信誉,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没有人敢赖账的。"圣武士艾斯拉了一把酒桶牧师,又正了颜色看向其他犹豫的人:

      "各位,我们现在是团体,救大家就是救自己,就靠自己是不可能在野外活下来的,而且还有这么一笔丰厚的报酬。"

      "算上我一个吧。"一个看起来十来岁的小姑娘也站了起来,她身后背着一把夸张的巨斧,"算上我吧,对于和其他狼群的战斗,我也颇有心得。"

      "小姑娘,这可不是闹着玩儿——"说话的商人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颇为犹豫,不过后面的人拉了他一把,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很快他也不做声了。

      半精灵诗人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鲁特琴,并不太想说的太多。他很清楚自己的名声,而辩解在流言蜚语面前的无力这十几年他已经充分体验过了。


      "太阳教会也愿意为此付出200枚金币,这样一来一共就是500枚了。"一名日冕骑士沉吟了一会儿也站了出来,绿松石在他脖颈间熠熠生辉,"以西乌特库特里的名义发誓,因讨伐狼群而战死的勇士,我必将这笔钱交至你家人手上。"

      一个沉默的战士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拍了拍面前一个商人的肩,"你懂的。"说罢他也站入了队列中,留下身后的商人一头雾水地望着他的背影。

      矮人牧师笑了起来,"呵呵,钱还得是有命花才行。"他把身后的锤子和盾牌拿了出来,朝地上唾了一口,:“你最好在我回来的时候兑现诺言。”

      "你们几个都是好样的战士,别担心,你们会赢得你们应有的荣耀的,还有报酬。"

      "还有温科镇的友谊。"

      "我愿意把女儿嫁给斩下狼头的勇士……"其他的商人也纷纷帮腔。

      高文听到下嫁女儿这句话笑了笑,用手指在琴上勾勒出一个嘲讽的音符:"我觉得你们应该没人愿意当我的‘父亲’——虽然那传言大多都是误解。"

      酒桶牧师回头朝着杜霍娜的圣武士偷偷挤了挤眼睛,“哈!500枚金币,还有一个女儿,这帮商人!"


      "让弓箭手上马车!给几位勇士清出一条路来!"计划已经确立,佣兵首领大吼着布置命令,随后扭头看向几名勇士:"我们会把营地里大部分的火把都交给你们!虽然可能支撑不了多久,但应该能够让你们逼退狼群了!"

      "愿天之女主人祝福你们的剑!"佣兵首领拍了拍他胸口的生命女神纹章,随后与佣兵们一起将车阵推开一个小小的缝隙,无数箭矢在狼群中激出无数血浪,在车阵前打开一条小小的通路。

      高文把背在背后的轻弩和箭袋调整好,换上了方便行动的鞋子,这种情况在他的旅途中经历过不少次,准备充分一点总没错。他拨动一下鲁特琴的弦,确认没有问题后,高文叫着这次同行的同伴:

      "伙计们,赶紧检查一下自己的武器,到时候剑刃不锋利砍不下来狼头,可别怪别人。"

      圣武士理所应当地翻看了一下盔甲,点了点头,"我来打头阵,这里就我的盔甲最坚固。放心,作为一个战士,我平时经常保养我的武器和铠甲。"

      看着旁边的小女孩儿和那个沉默的佣兵都点了点头,半精灵诗人微笑着把玩了一下随身的匕首,"我只是一名乐师,如果真的战斗激烈起来,还得先行感谢你们的保护。"

      酒桶牧师笑了起来,他很喜欢这个半精灵的心态,用锥头在盾上敲击了一下:

      “别担心,哪怕剑砍不下来,我用锤子也能把他砸扁。"

      "哦!那也不错,我也挺喜欢血腥的场景,为我的曲子添点色彩。"


      五名自告奋勇的战士从马车的缝隙中钻出,马车顶的佣兵将营地中的火把传了过来。这些火把大多是简陋的木材加上煤油和布条做成的,每人都分得好几根。

      车阵外面的狼群见到跃动的火焰后猛地后退,似乎天然对火焰有着畏惧,不敢轻易靠近。随着队伍往外移动,狼群也如同被啃过一口的饼一样纷纷退开。

      狼嚎传来的方向在丛林中,有一条显眼的兽径通往丛林深处。

      "这种时候目标应该是狼王,只要打败了狼王,剩余的狼群自然会散开。"那个叫"小可"的女孩儿很快就为队伍指明了道路,她在车队中有着不好听的外号,"狼孩",听说是由狼抚养长大的。不过这种经历在此时只会让人感到安心。

      圣武士艾斯点了点头,诗人高文深吸一口气,他仿佛嗅到了即将发生的战斗产生的血腥味:

      "信任彼此,走吧。"

      随着队伍的前进,周围的狼群也越发密集,有的甚至试图克服对火光的恐惧,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队伍不得不紧缩成一团。

      绰号酒桶的矮人牧师即使到了这个地步还有心情开玩笑,他好奇地望着那个叫小可的女孩儿,:“我听说你是狼养大的,我们是来杀狼,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我的氏族早就消逝了。这些东西与我无关。"小可歪了歪头,有些生疏地打了个手势:"注意把火把压低。低一些的火把可以驱散附近的狼群,并且不会被远处的狼群直观的看见"

      "嗷呜——"一个粗壮、有力的吼声压过了狼群们的低吼,有的狼站在原地瑟瑟发抖,而有的狼似乎忘却了恐惧冲了过来,扑向聚在一起的战士们。


      战斗在一瞬间就进入了最激烈的环节,手持巨斧的小女孩儿一声不吭地冲了出去,和三头棕狼战做一团。诗人高文握着一把轻弩掩护着,时不时在背负着的鲁特琴上勾勒出一小段让人热血沸腾的音节。一股难以言喻的魔法力量立即激励了身边的圣武士,艾斯同样抵挡在狼群中间,一剑就把一只试图飞扑的野狼砍成两段。

      矮人牧师眯着眼睛,手里的战锤等待着最好的时机。在所有狼群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之后,他阴险地靠近了一只和小可缠斗中的恶狼,一锤砸扁了那只狼的脑袋。

      值得纪念的一锤,矮人牧师酒桶满意地吐了口吐沫。


      有了矮人牧师和远处拿着手弩的佣兵的支援,小队迅速地解决了战斗,佣兵们身上甚至没有沾上太多血,只有那个逞强的小姑娘双目赤红地冲进了狼堆里,弄得自己一身是伤,双目赤红。

      矮人牧师用脚翻动着面前狼尸,掏出匕首把每只狼的獠牙撬下一个。

      "你这是在干嘛?"沉默的佣兵好奇地看向牧师。

      "出来混多了,你自然会明白,永远别做赔本买卖。"矮人亮了亮手里几枚狼的牙齿,上面还沾染着带血的涎水。

      "我无所谓。"佣兵耸了耸肩,把手弩背回身后。"已经有了工作了,这就够了。"

      "我可不想空手回去,要是他们说不是我们杀的狼,要赖账,哼哼……"矮人牧师眼睛里闪过危险的光芒,“哈哈,我自然有办法‘说服’他们。”

      "帮我也搞个大的,我想找人雕个狼牙哨。"吟游诗人也远远地喊了一句。

      "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小可面无表情地看着矮人牧师取牙。


      似乎是个挺轻松的任务,队伍里的人都这么想着。酒桶已经开始蹲下收集战利品,在旁警戒的半精灵歌者高文迅速地察觉到了狼群的慌张,在十几米外的地方一只巨大的身影一晃而过——这次它懂得默不作声了。

      "喂喂喂!伙计们大家伙来了!"

      佣兵警惕地拿出了手弩,"怎么了?老大出现了吗?"

      矮人牧师也扔下手里的狼尸,抓起了自己的盾牌和锤子迅速向艾斯靠拢,没有任何人比起复仇女神眷顾的勇士更加可靠了。

      半精灵高文指着刚刚身影晃过的地方,"我刚才看见了,就在那边,有一直贼大的。"

      高文拨动了一下琴弦,娟娟细语抚慰着狼孩儿小可的伤口,她身上的伤痕立即就消除了大半。小可轻呼了一口气,眼睛也四处张望起来,"大家,背靠背,看向四周。"


      残酷的血腥味让远处游弋的狼变得有些恐惧,队伍重新仅靠在一起,迅速地朝着高文指点的地方冲去,一个巨大的狼影出现在山坡上。它身边盘踞着两只毛发油亮的棕狼,看起来比刚才那些作为炮灰的小狼要健壮不少。"

      那只巨狼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嘴里发出威吓的低吼,似乎没有准备第一时间冲过来。

      "哦,我算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畜生。伙计们准备好了。"吟游诗人有些紧张地握着弩,“我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师,可能我没法再用法术帮助你们了。”

      “这畜生该不会是等我们上去吧?”酒桶狐疑地环顾四周,想要发现是否有其他埋伏。他警惕的目光在巨狼身后搜寻着,果然草丛中似乎有着同样毛茸茸的身影,即便实在中午的树林中依然隐藏地很好。

      酒桶小声地警告了身边的人,小可点了点头,"狼向来是成群行动的,不会有独狼的。"

      "我说,看到那只大的了么,把那家伙带回去,500g归我,媳妇归你如何?"酒桶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半精灵,半精灵微笑着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钱袋:

      "媳妇就算了,我心有所属!"

      "喔!那让我来帮你撬几颗牙,好送你的心上人呢。"

      "感谢,先打赢再谈吧!"

      高文弹出几个音符,几个小光球漂浮在空中,隐约指明了几只埋伏起来的狼。酒桶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向身后的佣兵射手:

      "我说,老兄,交给你了。我们一起远远地给它们来几下,我就不信他们能耐住性子不下来。"

      "打哪个?"

      酒桶吐了一口吐沫在战锤上,把锤子上的血沫在狼皮上抹了抹,“随便你,只要惹怒他们下来就行。”

      "好。"


      识破了埋伏的佣兵们一起发动了攻击,将火把、标枪和弩矢无情地投放在头狼的身上,头狼身上擦出大片的血花,然后愤怒地嘶吼起来。几匹野狼不再埋伏,从高台上纷纷跳下。头狼则伏低了身子,从下面很难看到它。

      正直的圣武士以身为盾承受了剩下的冲击,他直接被两三头狼掀翻在地。就在这时一小队悦耳的节奏突然鸣奏了起来,奇妙的魔法效果伴随着音符冲击着狼群,两头野狼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它们居然在战斗中睡着了。

      后方的诗人微微弯腰,又弹奏了一小段激昂的鸣奏曲,顺利谢幕。


      有了高文的拖延,艾斯成功地阻挡住了狼群的冲击。但狡诈的头狼却趁机靠近,几头狼如同狩猎一般将艾斯拖倒在地,血流不止。眼看着艾斯快要失去意识,高文试图将艾斯的身体从狼爪里拖出来,但还是未能成功。

      "怎么回事,!!你在搞什么,他血都呲我身上了!"身边的矮人挥舞着战锤抵抗着头狼,看着身边已经释放完最后一个法术的高文,不满地大吼着。

      "没办法啊,血止不住,我忘带药包了……"高文尴尬地笑了笑,"准备不充分,我着十多年算是白混了。"


      沉默的射手奎恩两箭放倒了两只棕狼,怒火难抑的小可再次怒吼着氏族的荣耀进入了狂化状态,她绕过头狼的视野,从背后将手中的巨斧恶狠狠地砸在头狼的后背,几乎将他的脊柱打折。

      "给我死!"

      这一刀几乎把恐狼开膛破肚,恐狼呜咽着,几乎快要难以站立。矮人牧师再次闻到了机会,他跨过艾斯的身体,战锤朝着狼王,声高呼着复仇女神的名字:

      "Dhoona!!!!正义审判汝等杂碎!"

      矮人牧师一锤敲在狼脑袋上,把它如同钉子一般砸进土里。随着矮人牧师的大吼,那匹巨大的座狼沉沉地倒下了,连头颅都被按裂在泥土里。周围的棕狼们忙不迭地消散在丛林中,只留下满地的血腥和坑洞。

      “我说了,哪怕剑砍不下来,我用锤子也能把他砸扁。"酒桶牧师恶狠狠地笑了一下。

      "被你抢下头筹吗……"小可撇撇嘴:"无所谓了,我展现了黑喉的勇武。"

      酒桶没有理会这种没有实质的酸意,掏出匕首开始割取狼头,嘴里还叨叨着什么别跟我赖账之类的浑话。

      高文把艾斯拖到干净平整的地面,顺手把矮人的大脚印弹掉,准备为他包扎伤口。还没来得及动手,矮人牧师又重新回来了,走到艾斯身边,对他施展了施展治疗伤口的法术。

      艾斯的伤势很快就愈合了,他像是没事儿人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脸上甚至洋溢着健康的红晕。

      “这家伙命硬得很,不用为他操这份儿心。”矮人牧师得意地努了努嘴,半精灵则羡慕地看着矮人施展他粗暴但有效的治疗手段。

      "战斗结束了吗?"恢复意识的艾斯挣扎着站起来,有些迷茫地张望着。

      "结束了。"叫做奎恩的射手很老实地回答着,点了点头,

      "大概。"

      "走吧,回去喝碗热汤,吃口肉……"艾斯摸了摸身上破损的盔甲和里面完好的皮肤,"我感觉浑身都疼!"

      "肉!我要吃!"小可已经保持不了冷峻的神情,肉这个东西对她来说简直是世界的主宰:“我要吃一大碗猪肉。”

      "哦?对了,矮人兄弟,帮拔个大点的狼牙,我找人雕个骨哨。"

      酒桶似乎也盯着半精灵出神的回忆着,听到他要骨哨,立马回过神,“呵呵,好啊,那你也要有命吹,保护好自己。”

      "别等着骨哨还没吹响,把小命搭进去。"

      "嗯嗯,知道了。"高文把身上的颈部带的骨哨项链拿出来,"我这个老伙计已经吹不响了,这个是个纪念物,刻个新的这个就收起来留纪念,在外面走总是怕这东西丢了。"高文尝试着吹了几下,没响。有些尴尬的笑了,"岁数大了总是念旧。"

      矮人点点头,开始和巨狼的头颅较劲,高文则好奇地去看那死去的巨狼。狼的尸体已经被砍得破破碎碎,皮毛大概只能换上几个铜子儿喝酒。半精灵诗人突然有些预感,他的手指摸到了巨狼后背那块发现了一块坚硬的皮毛,仔细看去那是一个黑黝黝的布满血污的鞍,上面刻着两个矮人语字符:

      狡诈。


      "我说,你盯着看啥呢?"矮人牧师从半精灵后面钻了出来,半精灵正在对着那个从巨狼身后拔下来的鞍发呆。

      这件脏兮兮的玩意儿似乎有令人在意的地方,它散发着很淡的魔法波动,似乎是一件魔法物品,不过野兽的腥臭味儿让人感觉不适。矮人牧师当即摆下了一个侦测魔法的小仪式,确定了这臭烘烘的玩意儿的确是一件魔法物品。

      高文看了看鞍,感觉有点意思,从地上拔了几把草把血抹干净了点。

      "有点意思,矮人伙计,知道这是啥吗?你看上面的矮人语——"

      “狡诈。”

      “狡诈。”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敢把恐狼当成坐骑的多半是某种轻巧的生物,或许是某个不喜欢着甲的瘦弱矮人,或许是什么地精哥布林,他们虽然有着不同的语言,但他们使用的文字都是矮人语。

      大战一场后的小队提着战利品慢慢往回走去,周围的树丛被狼潮涌过一片狼藉,视野逐渐开阔起来,营地里面灯火通明,马车上的弓箭手看到小队后大声高喊起来,紧接着营地也沸腾了,佣兵和商人们欢呼着将小队迎入。

      "你们做到了!你们真的做到了!"佣兵们高兴地一个个走过来,勾肩搭背,或者拍拍肩膀,或者摸摸小女孩儿的头,就连高文都受到了热烈的庆祝。

      酒桶对这种欢迎仪式说不上抵触,倒也没多大好感。而他身边的射手奎恩更是言简意赅,"我去找商人。"

      "报酬。"他顿了一下。

      “搞快点。”

      几个商人很快就出现在小队面前,他们千恩万谢地感激了一通,将五百枚金币足数摆在一张大桌上,周围的佣兵们大声起哄,催促着几位英雄过去分钱。

      高文对这种欢迎有些无奈他已经被人白眼多年了这种体验算是新鲜了,还记得他在镇子上演出的时光,那可能算是他最受欢迎的时刻了。但他身边的矮人牧师完全不这么想,他愤怒地把锤子往桌上一扔,瞪着那伙子佣兵:

      “怎么?都想分?”

      矮人牧师越想越气,怎么说也是按出工来分钱!酒桶对这些见钱眼开的人尤为恼火,怒目看着其他想靠近金币的人。他把自己背后背了一路的狼头仍在在桌旁,看着那些佣兵大声嚷嚷起来:“我们五个拿大头,谁有意见?”

      "嗨,矮人兄弟他们不是那个意思,误会了误会了。"高文一听就知道不妙,只能硬着头皮出面解释,"他们就是让咱五个分的,大家高兴起起哄。"

      "咳,危险的事儿都是你们做的,我们哪里好意思分你们的钱。"佣兵首领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打着圆场,"来几个人去把狼清理一下,今天晚上吃肉!"

      高文安抚了貌似有些误解佣兵的酒桶,把一百枚金币装在袋子里递给了酒桶,又对着佣兵首领笑笑,走到他身边递给首领两枚金币:"别生气,矮人嘛都这样。"

      佣兵首领看着高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却又没好意思拒绝两枚金币,感激地摆了摆手过去准备拔营了,在场的佣兵们也察觉到了尴尬,纷纷散开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尽管欢乐的气氛被尴尬冲散了,但所有人都按理拿到了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儿,也没什么不满的。酒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他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金币,又问起其他人的打算。

      “先过一晚再说,吃肉听歌!”

      “也好。”最先点头的居然是最认真的圣武士。

      高文开始哼唱起家乡的旋律,演奏出了快乐激情的音乐。酒桶也高兴地在原地闹腾起来。对他来说若不是不能一日无酒,他绝对不会和跟金钱打交道的商人一队旅行。好在眼前的这位半精灵非常对自己胃口,才让多少能放松些。

      距离温科镇已经很近了,在经历了狼灾之后车队的人无心停留,个个脚步飞快,原本还要一整天的路程半日便赶完了,黄昏时分便车队便进入了温科镇。


      英雄的事迹传得飞快,很快"屠狼者"的名号便在镇里传开了,小镇居民热情地欢迎了五名勇敢的战士,无论是在酒馆还是旅店,每个人都高兴地过来看看"英雄"的样貌,不少人端着麦酒过来敬酒,旅店老板娘也给了看起来最正派的艾斯一个媚眼,示意他今晚可以在旅馆"最好的"房间过夜。圣武士礼貌地拒绝了,在当地找了一个复仇女士的小神庙随便住下。

      狼头被商人们献给了当地的领主,有一名卫兵特意跑来酒馆通知"屠狼者"们,詹金斯男爵听说了几位英雄的事迹,希望能在两日后出席他为英雄们准备的欢迎宴会。

      圣武士并没有拒绝和同伴一起在酒馆里放松,听到这里他向其他同伴征询着意见:

      “去参加吧,没有必要跟一位男爵交恶。”

      "我只负责战斗,赴会不是我的本职。"奎恩一如既往说着些很酷的话。

      “哈!你们听见了么?”酒桶似乎喝的有点多,还在不断倒不知道第几杯,“我梦见有个什么狗屁男爵要请我们去宴会!”

      "嗨,别得罪有身份的人啊。"高文小声对酒桶说。

      "参加吧。"就连最小的孩子都欣然投了赞成票,或许她对于宴会总是有着某些美好的向往。

      负责通报的卫兵有些厌恶地看了看那个大大咧咧的矮人玩意儿,回头看向其他的"屠狼者"们,"你们最好等这家伙酒醒之后好好转达一遍,我反正把话带到了。"

      "我到要去看看他搞什么鬼!来来,继续喝!”酒桶着急的和每个人倒酒,稍微洒出来一点儿便粗鲁地去舔,不时还抬起头称赞他们今天英勇的表现。

      高文望着酒桶叹了口气,他觉得既然领主邀请了自己,那应该有必要参加。"好的好的,别和一个喝醉的矮人一般见识,伙计们,我会转告他的。"

      "我建议你们在面见詹金斯男爵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礼仪,尤其是这个矮人,千万别让他喝酒。"卫兵吸了吸鼻子,"可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们。"

      "好的,如果他清醒着一定不会说这些胡话的!"

      卫兵哼了一声转身离去,酒馆中喧嚣和欢快的氛围再次填满了整个房间。



注1:斯提米亚公国(Steamia)由东西两块伯爵领组成。西方的比萨蒙兹领(Bizamunz)地处内陆,多山少雨,矿产丰富,陆地贸易的黄金走廊从中穿过。

注2:温科镇(Wincall)位于比萨蒙兹领内的黄金走廊的南端,是重要的贸易枢纽城镇,主要为来往商旅提供服务,诸如旅店、佣兵、马车租赁等服务行业。

比萨蒙兹领全境地图(标注地点均为城镇,村庄和废弃城镇不在此列)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