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支配者】克苏鲁 CTHULHU
梦中等候者、库-苏-鲁、欧-鲁、沉睡者、簌-簌、图鲁

作者:Cadmium
发布日期:2020-07-15 16:02
浏览次数:141
别名:梦中等候者、库-苏-鲁、欧-鲁、沉睡者、簌-簌、图鲁。

我发现了许多克苏鲁的形象,亲手塑造出它们的艺术家的思想无一不受到这位沉睡者的某种触动,每一个作品都在某些程度上有着微妙的不同。其中一些展现了巨大而无定形的体块,而另一些则描绘了一个模糊的类人轮廓,然而,所有作品上的克苏鲁全都有着臃肿庞大的身躯,上面顶着一张生着六或者八只眼睛、遍布触须的“面孔”。这些形象的身体通常被画得富有弹性或凹凸不平,某些偶像长着奇怪的增生物或疣,前后肢生有巨大的似爪似手的东西。它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从背部展开的那一对狭长双翼。我不敢去思索这些东西会对那些哪怕是持有其中一座偶像的人产生怎样的影响,因为在我的研究中,仅仅是短暂的接触就带给了我那时断时续的睡眠和最为可怖的梦魇。



伟大的克苏鲁在大约三亿五千万年前从索斯(Xoth)来到地球,建造了丑恶的城市拉莱耶和其他不那么为人所知的地方。在南极洲发现的古老者的记录显示了这个种族与克苏鲁的星之眷族交战并赢得了部分胜利的事件,尽管古老者的记载可能有失偏颇。五千万年后,据说是由旧神引起的灾难性事件导致了拉莱耶的沉没与克苏鲁及其许多星之眷族的幽禁。预言表示,当拉莱耶再一次崛起,伟大的克苏鲁将打破旧神的束缚宣告群星的正位,人类将变成像支配者一样的东西。眼下,已逝的克苏鲁的躯体仍旧躺在死城拉莱耶中做着梦,那是一座由异星生物建造的梦魇之地,人类还是不要发现它为好。

尽管克苏鲁在传统概念上已经“死去”,但它仍在做梦。这些梦境时不时地会变得强大,能够将思想与概念传递给那些易于接受的人类个体。确实,纵观人类历史,似乎有着那么一段时间克苏鲁的“深眠”变得时断时续或类似“几近苏醒”,它散发的精神力量暂时性地增长,影响了更多世界的各地的人类社会。虽然没有明确记录,但研究地球历史的神话学者提出某些事件完全或部分起自克苏鲁的意志影响,包括公元前两亿五千一百万年前的“大灭绝”(96%的地球生物灭绝)和公元五百三十六年席卷世界的那一场巨大寒潮,当时一场神秘的大雾覆盖了中东与亚洲地区,致使成千上万的人死亡。

值得注意的是1919年,颇具影响力的神秘主义者梅夫人(Madame May)写下了一篇对1925年的神秘预言,描述了“来自大海的疯狂”将“引起诡异思绪并会把温和转变为盲目的暴力”。梅夫人在写完同时也是她的日记中的最后一篇的著作之后突然人间蒸发,使我们无法进一步探知其意指的内容。

被克苏鲁的梦境触动的人会做出反常的举动。对部分人而言,拉莱耶和克苏鲁的模糊形象折磨着他们的梦境和清醒的时间,驱使他们去创造艺术作品诠释或领悟其中的含义。一些人陷入了暂时性的疯狂,易怒且会采取不分青红皂白的暴力行动。有的被触动者比其他倾听了克苏鲁的梦境思想的人听得更为清楚,他们会在其理解中说着词不成句的话语并完全走向疯狂,而另一部分人在其错乱的神智中触及真理,他们继续寻找着其他类似的人或建立了自己忠于克苏鲁的邪教。

某些典籍,特别是《死灵之书》,将伟大的克苏鲁描述为在打破旧神用于禁锢它和其他类似支配者的封印时扮演重要角色的“高级祭司”。这些文本表明,克苏鲁的苏醒将会在宇宙的潮汐中引起涟漪并摧毁所有剩余的封印,一个巨大的魔法能量波将粉碎物质和隐喻的障壁,这不仅会释放克苏鲁及其眷族,也会使其他被困的支配者重获自由。因此不论是通过行为本身还是通过施行某种前所未见的巨大仪式,克苏鲁都将改变我们已知的世界和宇宙。我们应当相信这些典籍上所写的,因为即便是克苏鲁的短暂苏醒也会立即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古怪的事件和影响。当克苏鲁完全苏醒、将这种全球影响扩大至对整个宇宙的影响时,谁知道到时候究竟会是怎样的力量和规模?


教团

人类克苏鲁教团似乎是最为广泛且最为阴险的邪教,他们崇拜旧日支配者,相信自己将在伟大的克苏鲁的苏醒中发挥作用,而这将给予他们祝福,使他们以克苏鲁的形象重塑,因此,教团的工作围绕着“伟大苏醒”的准备和施行展开。

邪教由一群神秘的年长者领导,他们通常被称作“不死之主”,“永恒之主”这种写法亦与他们有关。这些邪教领袖基本与邪教活跃人员毫无联系,只在绝对必要的时候才会屈尊出现或者(更有可能)给教团领导者捎带口信。因此,除了他们外貌不朽以外,关于他们的信息仍旧是个谜。实际上,一些人认为这个头衔代表了一种荣耀,在每一任之间传递着,而非意指一群真的不朽的人。我们所知的信息来自那些级别较低的邪教成员,这些人的说法常常是他们的猜测,甚至完全出自其杜撰。例如,一些克苏鲁信徒将不死之主称为“不死的中国男性”,这种叫法可能意在迷惑众人,因为克苏鲁的影响力遍布全球,证据表明,这个阴谋集团既有男性也有女性,他们在欧美均有势力,亚洲也不例外。因此,这样的阴谋建立在谎言和错误的信息之上,旨在误导那些试图了解邪教的人。我们不该从字面上浅薄地看待邪教徒说的话。

除开那些顶端的领导者,邪教似乎以小组式的结构运作,每组都以自己的认知高效工作,不与其他组联系。实际中这些小组的领导者通常被成员称为高级(女)祭司,他们时常沟通联络、按需传递信息,但仿佛有着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似的,这些小组领袖分别立下了自己日常活动的职责并独立行动。有时,他们会在一场旷日持久的争权中彼此敌对,这可能源于他们那种特权和地位只属于抓住他们的人的观念。纵观历史,不同的克苏鲁邪教起起落落,有的被更为强大的组织取代或吸收。美国、格陵兰、加拿大、英格兰和希腊都发现过这些群体活动的证据,但这只是那些更为臭名昭著的——在他们之下还藏着更多的教团。在某些偏远的地区,整个社区或部落都可能是克苏鲁的追随者,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只是组成克苏鲁的梦境的宏伟机器的一颗螺丝钉罢了。

当然,多数克苏鲁邪教的成员都不清楚自己是一个遍布全球的组织的一员,许多“成员”只看到了他们所属的团体,相信只有“他们”才能继承克苏鲁的祝福。其他的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邪教,他们不过是被克苏鲁的梦境触动的个体。这些单独的个人可能通过克苏鲁的梦境获得了关于这个实体的“知识”,或被魔法及附近的邪教领袖所影响。那些真正为克苏鲁触碰的人既有可能会遵循克苏鲁的意旨独自行动,也会通过分享这“福音”来招募其他人以形成他们自己的教派、集团或邪教。克苏鲁的教团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单纯的,它拥有远不止三头六臂的分支,他们有时会合作,但大多数时候都对彼此毫不知情。

一些邪教群体与深潜者有着密切的联系,后者可被看作是崇拜克苏鲁的最大非人类教团。这些邪教成员中常常有混种深潜者,他们会作为深潜者和人类的中间人。由于某些显而易见的原因,这些群体往往位于沿海地区。我们不知道深潜者是否与不死之主有什么联系,但存在这样关系的可能性相当大。

最后,接收到了克苏鲁的梦境信息的人(不论是否是邪教徒)将根据自己的信仰和观点来诠释它们。一些人将其得到的模糊形象与民间传说或其他人类宗教信仰联系在一起,另一些人则看到了更深、更为清晰的“克苏鲁状”的信息。对邪教信徒而言,他们必像其他人类一样解释自己收到的信息,而且会在这个过程中强行加入自己的偏好。似乎只有不朽之主才能完全领会克苏鲁的思想。


可能的赐福

触手抽枝:花费5点魔法值从脸或在身体上抽生出触手,获得额外攻击(1D4+DB点伤害)并对人造成理智值损失(0/1D6)。

倾听梦境:可阅读他人的梦境(每个目标2点魔法值)并分辨其中的意义(可能得以目睹目标所想或窥探其下一步行动)。


遭遇

多数人是通过克苏鲁的教团及其分支遭遇的这名神祇。广泛的多样性、不同的意旨和行动风格意味着不同组织的活动差别极大,共同点只有都会举行盛大的仪式纪念他们共同的神祇,但即便是这种放纵的集会也依举行者不同的侧重和文明而变化万千。

人们有时候也会遇上孤身一人的信徒,他们受到了克苏鲁的影响。这样的触动是否会展现在艺术追求或肆意暴力中取决于具体人员。一件艺术品,一座古怪的偶像,或是一些诡异的行为,都可能提供了深入克苏鲁教团及其拼图似的行动的道路。

氛围

在触摸克苏鲁的偶像时,人们会感到一种油腻的坠落感和不可思议的寒意。经常触碰这种造物会导致拉莱耶的幻象,有时还会与克苏鲁的思想产生一些联系,将这个实体的梦境招致到自己的梦中萦绕不去。

探索拉莱耶时,与克苏鲁面对面将是改变(或者结束)人生的经历。克苏鲁是真正诡异的异星来客,它向四周辐射着扭曲人类感知、摧毁思想的异界感,腐烂的海洋的气味和其他无以名状的东西使人呕吐,耳边的声音变得歪曲,眼前的颜色也会变得陌生,人类的头脑很难与一种如此宏大如此奇妙如此超凡脱俗的存在联系起来,这种对感官的袭击将令人类的心灵陷入无足轻重的境地,致使他们寻求遗忘。


克苏鲁的呼唤

克苏鲁梦于沉没的深渊都市拉莱耶,而这些梦境可能会影响我们的梦。没有人知道这样的示梦背后是否存在着某种智能,或是它们仅仅是会影响敏感者心灵的精神力残片的辐射。有人认为克苏鲁的梦境会被“传送”给那些易受影响的人,但这个过程究竟是广而散播好让任何敏感的梦中人都能听得到,还是说它们仅仅会被传递给特定的人选?每个接受了这些梦境的人的反应各不相同。艺术家被激发了创作灵感,创造出了噩梦般的油画和雕塑,他们会不知疲倦地工作直到腐坏的作品完成;一些人被迫写下几页难以理解的官文;还有的人似乎对其回以了疯狂的病理反应,他们被驱使着杀人并做出其他可怖的举动。许多接受梦境的人自认收到了神祇降下的异象,引导他们创立教团或加入其他同样分享了这份新发现的信仰的人,他们之中的部分群体可能能够察觉到梦境的真相。因此,这种梦境的感知者多种多样,但敏感的思想却有着几乎相同的感受——那是一种来自永眠永梦的克苏鲁的体验、意义和难以缓和的恐怖展望。

伟大的克苏鲁拉莱耶的沉睡者
理智值损失:1D10/1D100点理智值。


魔法
POW:250
魔法值:50
法术:除了与旧神有关的以外的所有法术。

能力
身体变形:克苏鲁的身形并不固定,它能随意扭曲重塑自己的身躯,可以伸展收缩自己的四肢、膨胀到山峦的大小、化为人形或变成一座动荡的肉质山峰似的的模样,诸如此类。

克苏鲁的呼唤:克苏鲁的梦境可在人类睡眠时影响和触碰其思想。一般来说,当克苏鲁的梦境状态接近有意识(这通常与拉莱耶的移动相呼应,此时沉没的城市将暂时浮出水面)时,这样的联系会在不同的时期发生。这种事情非常罕见,似乎每100到500年才会发生一次。梦境对思想的影响由守秘人决定,那些受到克苏鲁、拉莱耶和/或深潜者的梦境折磨的人会损失不同程度的理智值。不论它们具体表现为艺术、暴力还是其他形式,由此陷入疯狂者将按自己的冲动行事。洞悉者获得1D10到2D20的克苏鲁神话技能点数并损失相应理智值,还有的人会获得法术(一般是1到1D4个与克苏鲁或深潜者有关的法术)。

第一次接收到克苏鲁的呼唤的人必须进行一次POW检定,失败则变得易受克苏鲁梦境的影响,必须立刻进行一次1/1D4损失的理智检定,此后的每晚都需要进行理智检定。守秘人应决定这类示梦会发生多久(通常是1D20天),以及将如何显现于这个人的生活中。

感知扭曲:接触到克苏鲁或与这个神祇有关的物品的人类会发现他们的感知被扭曲了。颜色、声音、气味和通常的感知都为之改变,变得不可信任。虽然神话造物时影响很小,但若克苏鲁在场,人类除自我保护以外的所有行动都会有一颗惩罚骰(战斗除外),这种效果可被一次极难成功的POW检定削弱。

典型物理显现:克苏鲁
STR700 CON600 SIZ1000 DEX100

生命值:160
伤害加值:+20D6
体格:21
移动:16/12飞行

战斗方式
每轮攻击次数:2(碾压、挥击)或1(舀海、践踏)
由于体型庞大,克苏鲁每轮可以用脚践踏一次或者用它的手或脸上的触须舀动一次(舀起来之后碾碎或者吞噬目标)。它也可以在一轮里用手、脚或面部触须来踢踩、挥击或猛撞一名指定目标两次。

舀海(战技):克苏鲁每轮可以用它肥胖的爪子或者脸上的触须舀起1D3个调查员或别的人类,让他们极其难看地死去。克苏鲁脸上的触须可以伸长或改变其厚度,这使得它们能够伸进小洞够到其他人类可以试图躲藏的地方。克苏鲁每轮可以进行一次舀海,目标也可尝试闪避。
践踏(战技):在克苏鲁100码/米以内的人必须进行成功的闪避检定,否则会被压扁(伤害20D6)。克苏鲁每轮可以进行一次践踏。

格斗  100% (50/20),伤害10D6
舀海(战技)  100% (50/20),杀死1D3人
践踏(战技)  100% (50/20),伤害20D6

护甲
21点超维皮肤。
每轮回复6点生命值(生命值归零时死亡)。
如果生命值降至0,克苏鲁将爆裂并溶解成一团令人作呕的油腻绿色尘埃。它将在1D10小时内重组。

克苏鲁的化身
利维坦 LEVIATHAN
比'莫斯 B'MOTH
克拉辛 CHORAZIN
分享到:
怪锤相关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