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法老的神殿 3【小说翻译发布】
奈亚拉托提普故事集

作者:Cadmium
发布日期:2020-07-08 22:39
浏览次数:129


卡塔莱特上尉走过了一个梦。现在唯有墙壁是真实的:真实之壁。他看到了奥斯曼的崛起与繁荣,目睹了被遗忘的战争与帝王。这一段中经常出现描述涅弗伦·卡的祭司们鬼祟崇拜的场景。他们现身于令人不安的地下墓穴和墓碑之间,从事见不得光的工作,感受令人作呕的乐趣。时间的放映机继续转动,卡塔莱特上尉和他的同行者继续前进。墙壁也依旧讲述着他们的故事。


出自Chaosium的小说集The Nyarlathotep Cycle,作者Robert Bloch。
翻译者为Cadmium!

本文的故事舞台位于埃及首都开罗。在克苏鲁神话圈作者的笔下,这是一座金色的神秘都市,有着缥缈的宣礼塔和充满异国情调的狭窄街道,香料的味道在其中幽然弥漫,而在这久远文明之下潜藏着仅仅是一瞥便足以让人理智尽失的黑暗恐怖。据说在第三王朝末存在着一段失落的历史,从千柱之城埃雷姆来的法师涅弗伦·卡篡取了法老之位,将对奈亚拉托提普的崇拜带上了时代的顶峰。

小说讲述了痴迷于神话传说和隐秘学识的卡塔莱特上尉被午夜的神秘访客以法老的封印诱骗至地下墓穴的悲惨故事。


黑法老的神殿
By Robert Bloch,译Cadmium

  祭司走入了第三间房,卡塔莱特跟在后面。他一跨进门就陷入了不实的深渊。房间里在各处放置有上千个明亮的火盆。它们的炽热光芒笼罩着巨大的空间。卡塔莱特上尉的脑子被这个地方的高温和污浊恶臭弄得晕头转向,他就这么看到了这个难以置信的洞穴的整个场景。

  这是一条好似没有尽头的巨大长廊,向下倾斜而去,延伸到了远处。除了沿着墙壁闪烁的红色火盆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它们燃烧的反光投射出了不自然生物模糊的怪诞黑影。卡塔莱特觉得自己仿佛在凝视进入卡奈特的入口,那是埃及传说中的神秘地下世界。

  “我们到了。”他的向导轻声说道。

  突如其来的人声令人震撼,出于某种原因这吓坏了卡塔莱特,他不愿承认这一点,他本模糊地接受了这种场景,把它当做了一场奇异的梦境。现在,具体而清晰的言语不过证实了这一切皆为可怖的现实。

  是的,他们就在这里,在传说中的地方,在阿尔哈兹莱德、蒲林还有所有探索不圣历史的黑暗之人都知道的地方。涅弗伦·卡的故事是真的,那么,奇怪祭司所说的其他东西呢?在真实之壁上,黑法老记录了未来,也预言了卡塔莱特自己将出现在密室。

  宛若回应这些内心中的低语,向导笑了。

  “来,卡塔莱特上尉,你不想更仔细地看看这些墙壁吗?”

  上尉不愿察看它们,他绝望地不想去看。因为如果它们存在,就会证实赋予它们存在的那可怕的恐怖。如果它们存在,就意味着整个邪恶的传说都是真的,埃及的黑法老涅弗伦·卡确实向可怖的黑暗神祇献上了贡品,而它们也回应了他的祈祷。卡塔莱特上尉不想相信奈亚拉托提普这种全然是亵渎神明的可憎之物。

  他要争取时间。

  “涅弗伦·卡自己的坟墓在哪?”他问道。“宝藏和古籍呢?”

  向导伸出了瘦削的食指。

  “在大厅的尽头。”他高声说。

  从无穷无尽的明亮墙壁上往下看去,卡塔莱特真的觉得他的双眼能在昏暗的远处望见一个模糊的物体。

  “我们过去那边。”他说道。

  向导耸耸肩。他转过身,双腿在天鹅绒灰尘上迈动起来。

  卡塔莱特跟在后面,就像被下了药似的。

  “墙壁,”他想,“我不能看墙壁。真实之壁。黑法老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奈亚拉托提普,得到了预言的赐福。在他死前他把埃及的未来写在了墙上,我不能看,免得我信以为真。我绝对不该知道。”

  红色的火光在道路两旁闪烁,一步接一步,一盏接一盏。光亮,昏暗,光亮,昏暗,光亮。

  光线在招手,在诱惑,在吸引。“看看我们,”它们下着令,“看吧,敢于目睹一切。”

  卡塔莱特跟随着他沉默的引路人。

  “看!”光闪了一下。

  卡塔莱特的眼神变得呆滞。他的头抽痛了下。明暗不定的火光令人着迷,它们诱惑着催眠他人。

  “看!”

      这条长廊是没有尽头的吗?不,还有上千英尺的距离。

    “看!”跃动的火光邀请道。

    黑暗地下的红色蛇目,引诱者的眼睛,带来幽暗的知识。

    “看!智慧!晓知!”火光眨了眨眼。

    它们在卡塔莱特的脑海中燃烧。为什么不看看呢——这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为什么要怕?

    为什么?他茫然的大脑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随后的每一闪光都削弱了这个疑问

    最后,卡塔莱特看了。

    疯狂的几分钟过去后,他才恢复说话的能力。接着他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音量喃喃起来。

    “是真的,”他低语,“都是真的。”

  他凝视着左手边那堵高耸的墙,上面闪耀着红色的光。那是一块镌刻在石头上的冗长贝叶挂毯。画很粗糙,黑白的,但它令人心生恐惧。这不是普通的埃及象形文字,不属于那种梦幻般的象形风格。这便是可怖之处:涅弗伦·卡是个写实派,他画的人看上去就是人,建筑就是建筑。这里只有一种露骨的现实表现,看上去非常恐怖。

  就在卡塔莱特鼓起勇气瞥向墙壁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幅毫无疑问是关于十字军和撒拉逊的画面。

  十三世纪的十字军——然而当时涅弗伦·卡应当已经被尘封了近两千年!

  画面虽小却生动而清晰,他们似乎在毫不费力地游弋于墙壁之上,一个场景融入下一个场景,仿佛他们在被画出来时就带有一种牢不可破的连贯性。这就像是作画者一刻不停地工作,好似他不知疲倦地以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将这个巨大的长廊墙壁给覆盖上了一般。

  就是这样——一种超自然的力量!

  卡塔莱特难以质疑这一点。不论他怎么辩言都无法相信这些画是由某个艺术家团体伪造出来的。这是出自一人笔下的作品,它令人胆寒地无误,对埃及历史中最重要的阶段有着精确的描述,只有历史权威或先知才能做出如此准确的记录。涅弗伦·卡被赋予了预言之力。所以……

  他陷入了越来越可怕的沉思,卡塔莱特和他的向导继续前进。现在他不得不看向墙壁,一种美杜莎的魅力诱惑着他的眼睛去盯着两侧。今晚,他与历史同行——历史与红色的梦魇。火红的身影从四面八方睨视着。

  他目睹了马穆鲁克帝国的崛起,看见了东方暴君的专制。卡塔莱特并不熟悉他看到的所有东西,因为历史有其被遗忘的几页。此外,几乎每走一步,墙上描绘的场景都在变化,显得非常混乱。有一幅画点缀着亚历山大宫廷主题的内容,它描绘了一个地下墓穴,很明显位于城市地下。这里聚集了一些身着长袍的人,那些袍子看上去和现在卡塔莱特的向导身上的有着某种奇特的相似。他们正在和一个高大的白胡子男人讲话,男人粗犷的身材似乎散发出了一种可怕的邪恶力量。

  “路德维希·蒲林,”向导注意到了卡塔莱特的目光,开口轻声说道,“你知道,他和我们的祭司混在一起。”

  出于某种原因,对这个几乎是传奇是先知的描绘比其他迄今揭示的的任何恐怖都更深地打动了卡塔莱特。这个臭名昭著的巫师偶然地出现在现实历史的进程中,暗示了可怖的事情,就好像卡塔莱特读了一本关于撒旦的平淡无奇的传记似的。

  然而他的眼睛带着一种心急如焚的渴望继续搜索着四周的墙壁,他们穿过这长而散发红光的长廊,向那依旧模糊不清的尽头走去,那里埋葬着涅弗伦·卡。现在,向导——不,是祭司,卡塔莱特现在对此深信不疑——走得很轻,但在他带路时偷偷瞟了几眼白人。

  卡塔莱特上尉走过了一个梦。现在唯有墙壁是真实的:真实之壁。他看到了奥斯曼的崛起与繁荣,目睹了被遗忘的战争与帝王。这一段中经常出现描述涅弗伦·卡的祭司们鬼祟崇拜的场景。他们现身于令人不安的地下墓穴和墓碑之间,从事见不得光的工作,感受令人作呕的乐趣。时间的放映机继续转动,卡塔莱特上尉和他的同行者继续前进。墙壁也依旧讲述着他们的故事。

  墙上有一小段画的是祭司们正领着一个身着伊丽莎白时期服装的男人穿过一个像是金字塔的地方。在古埃及的废墟中看到这位衣着华丽的时髦家伙的图像属实恐怖,而像一名看不见的观察者一样目睹这一切也令人毛骨悚然,在这位英国人弯下腰去看一个木乃伊棺椁时,一名祭司悄悄从背后捅了他一刀。

  现在给卡塔莱特上尉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是每一个画面片段的无尽细节。所有人物的特征几乎都和照片一样准确,这画虽粗糙却极为逼真,甚至每个场景的家具和背景都和现实毫无差别。这一切的真实性都不容置疑,其中的暗示亦是如此。但更糟糕的是——毫无疑问,任何一个普通艺术家,不论他有多么博学,除非他目睹了一切,否则他是画不出这样的作品的。

  在向奈亚拉托提普献上祭品后,涅弗伦·卡在先知的异象中看到了这一切。

  卡塔莱特正在观看由恶魔激发出的真实……

  走啊走啊,一直走到那长廊尽头,走到那火光跳动的崇拜与死亡之殿。历史随着他的脚步发展。现在他正看着的埃及时期壁画几乎快到当代。拿破仑的形象出现了。

  阿布奇战役……金字塔屠杀……马穆鲁克骑兵的覆灭……开罗的入口……

  又是一个有祭司的地下墓穴。这里还有三个人物,白人男性,穿着当时的法国军队制服。祭司将他们引向了一间红色的房间。法国人大为震惊,他们被打败了,然后被祭司屠戮。

  这有点似曾相识。卡塔莱特回想起了他所知的拿破仑任务的情况:他委派了专家和科学家去调查这个国家的墓葬和金字塔。罗塞塔石碑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被发现了。这三个人很可能是无意中找到了涅弗伦·卡的祭司不愿公之于众的秘密,因此他们被引诱杀死。这感觉很熟悉——但还有另一种卡塔莱特难以形容的熟悉感。

  他们继续向前走,岁月以全景之姿流淌。土耳其人,英国人,戈登,金字塔的掠夺,世界大战。其中总是不时会有一幅涅弗伦·卡的祭司带着一个陌生的白人男性出现在某个地下墓穴的场景。这个白人总是会死。这一切都有种熟悉的感觉。

  卡塔莱特抬起头来,发现他和祭司已经非常接近火光冲天的巨大走廊尽头的那一片黑暗了。实际上,只剩下大约一百步左右。祭司的脸藏在斗篷的兜帽之下,招呼他过去。

  卡塔莱特看了看墙,画面几乎要结束了,但还没有完——就在前方不远处,天花板的架子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深红色天鹅绒帘子,边缘深入黑暗,又从房间对面的阴影中出现,遮住了墙。

  “未来,”他的向导解释道。卡塔莱特上尉想起祭司说过,他每天都把帘幕拉开一点,这样,未来的事就只在前一天才会显露出来。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急忙朝帘幕旁边的真实之壁最后可见的部分瞥了一眼。他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真的!他发现自己几乎像是在凝视一面小镜子,正凝视着自己的脸

  每一根线条,每一个特征,每一个姿态,他和涅弗伦·卡的祭司在画面中站在一起,就像在他们刚刚在红色室内所处的位置时一样。

  红室……熟悉感。伊丽莎白时期的人被害时和祭司在一个地下墓穴里。法国科学家死时在一间红色的室内。画上之后的埃及学家也和祭司们一起出现在了红色的室内,然后他们也被杀了。红室!不是熟悉,而是相似!他们曾经都在这间室内!而现在他站在这里,与一名涅弗伦·卡的祭司一同。其他人死了,因为他们知道得太多。太多什么——关于涅弗伦·卡?

  一种可怕的怀疑正在变成恐怖的现实。涅弗伦·卡的祭司保护着他们的信仰。他们死去领袖的坟墓也是他们的神殿,他们的圣所。当入侵者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他们就会把入侵者引诱到这里然后杀了他们,以免他们知道太多事情。

  他不也是通过同样的方式来到这里的吗?

  祭司静静地站在那里,凝视着真实之壁。

  “午夜,”他柔声说道。“在我们继续之前,我必须拉开帘幕揭示接下来的一天。你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卡塔莱特上尉,你想看看未来为你准备了什么。现在这个愿望可以实现了。”

  他挥了挥手,将帘幕向后甩了一英尺。而后他迅速地发起了行动。

  一只手从斗篷下抽出。反射着耀眼寒光的匕首划破空气,掠过了光源那赤红的火焰,紧接着没入了卡塔莱特的后背,红色的血拖了下来。

  随着一声呻吟, 白人倒下身去。他的眼中蕴含着一种极度恐怖的神情,这不仅是由死亡带来的恐惧。因为在他倒下的时候,卡塔莱特上尉在真实之壁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确信了一种不可能的疯狂。

  卡塔莱特上尉死了,他看到了墙上接下来几小时的图景,看到了他自己被涅弗伦·卡的祭司用刀杀害的景象

  祭司从寂静的坟墓中消失不见,卡塔莱特最后的垂死目光落在了一幅静止的白色身躯——他的尸体,死气沉沉地躺在真实之壁前的画面上。

[THE END]

全文下载地址: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