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法老的神殿 1【小说翻译发布】
奈亚拉托提普故事集

作者:Cadmium
发布日期:2020-07-06 00:36
浏览次数:465


……在开罗,人们可以接触到更多的诡秘知识。埃及,这个充斥着可怕诅咒和失落帝王的国度,在其古老的阴影中一直潜藏着疯狂的神话。卡塔莱特知道了祭司和法老;知道了古老的神谕,被忘却的斯芬克斯,神话般的金字塔,巨大的墓穴。文明不过是永恒神秘那沉睡的表面之上的一层蛛网。在这里,在金字塔的谜一般的阴影之下,古老的神祇依旧在久远的道路之上潜进。赛特、拉、奥西里斯和布巴斯提斯的幽灵潜伏在沙漠的小径上;荷鲁斯、伊西斯和塞贝克仍居住在底比斯和孟菲斯的废墟之中,或是蛰伏于帝王谷下破碎的坟墓里。


出自Chaosium的小说集The Nyarlathotep Cycle,作者Robert Bloch。
翻译者为Cadmium!

本文的故事舞台位于埃及首都开罗。在克苏鲁神话圈作者的笔下,这是一座金色的神秘都市,有着缥缈的宣礼塔和充满异国情调的狭窄街道,香料的味道在其中幽然弥漫,而在这久远文明之下潜藏着仅仅是一瞥便足以让人理智尽失的黑暗恐怖。据说在第三王朝末存在着一段失落的历史,从千柱之城埃雷姆来的法师涅弗伦·卡篡取了法老之位,将对奈亚拉托提普的崇拜带上了时代的顶峰。

小说讲述了痴迷于神话传说和隐秘学识的卡塔莱特上尉被午夜的神秘访客以法老的封印诱骗至地下墓穴的悲惨故事。


黑法老的神殿
By Robert Bloch,译Cadmium

     “骗子!”卡塔莱特上尉说道。

     肤色黯淡的人没动,但他藏在连帽斗篷下走样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他走上前去踱入了光下,然后露出一个笑容。

     “这可真是个刺耳的绰号,阁下。”他轻声咕噜着。

     卡塔莱特上尉诧异地盯住了他的午夜访客,他审视着对方。

     “我认为它很适合你,”他说,“想想实际上发生了什么吧。你在午夜不请自来,不为人知地出现在我的门前。你给我讲了一大堆关于开罗地下秘密墓穴的废话,然后主动提出要带我去那儿。”

     “的确如此。”阿拉伯人淡然地承认了。他冷静地正视着知识渊博的上尉的目光。

     “你何必这么做?” 卡塔莱特追问。“如果你说的故事是真的,你的手上确实有着这么一个看起来就很荒唐的秘密,你何必来找我?为什么不自己去独享这个发现的荣光?”

     “我告诉过你,阁下,”阿拉伯人说道,“这是违背我们兄弟会的规定的,上面也没写我应该这么做。但我知道你对这些东西有兴趣,所以我来了,来给予你这个特权。”

     “你是来打听我的情报的,你肯定是这意思。”上尉尖刻地反驳。“你们这些乞丐有些非常聪明的手段来搞到地下情报,不是吗?据我所知,你上门是来搞清楚我已经知道了多少东西的,如果我知道得太多,你和你那些狂热的暴徒就可以用刀结果了我。”

     “啊!”暗色皮肤的陌生人突然向前倾了下,他凝视着白人的脸。“那么,你承认我所说的东西并非那么天方夜谭了——你确实已经对这地方有所了解?”

     “假如我了解,”上尉毫不畏惧地说道,“这也无法证明你就是我在寻找的好心向导。你更像是想套我话,就像我刚刚讲的那样,然后再把我处理掉。不,你的故事太肤浅了,怎么,你甚至都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阿拉伯人笑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信任我。不过,既然你终于承认了自己知道涅弗伦·卡的地下墓穴,或许我能给你看点可以证明我自身所识的东西。”

     他将一只瘦削的手伸进了袍子里,取出了一个诡异的黑色金属制品。阿拉伯人把它随手一丢,扔在了桌上那一片扇形的光下。

     卡塔莱特上尉俯下身去仔细端详着这怪异的金属。他苍白消瘦的面孔现在正流露着毫不掩饰的兴奋。上尉颤抖着手抓住了那黑色的东西。

     “涅弗伦·卡的封印!”他低语道。当他再次抬眼望向那个神秘的阿拉伯人时,他的眼中闪烁着混杂有怀疑和信任的光芒。

     “这是真的,那——你说什么,”上尉气喘吁吁起来,“你只可能从密室弄到它,盲猿之室,那里——”

     “涅弗伦·卡在那里将真实的丝线缠绕。”微笑的阿拉伯人替他说完了这段引用的话。

     “所以,你,你也读过《死灵之书》,” 卡塔莱特惊呆了,“但它只有六个完整的版本,而且我想最容易弄到的在大英博物馆。”

     阿拉伯人笑得更开了,“我的同胞阿尔哈兹莱德在他自己的人民中留下了许多遗产,”他柔和地说,“知道何处去寻的人都能触及的智慧。”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寂静。卡塔莱特盯着那黑色的封印,阿拉伯人则盯着他看。二人的思绪都远了。最终,这个上了年纪的清瘦白人男性抬起头快速做了个鬼脸,表示了他的决定。

     “我相信你的话,”他说,“带我去。”

     阿拉伯人满意地耸了耸肩,自己在屋主边上坐了下来。从那一刻起,他便完全掌握了精神上的主动权。

     “首先,你必须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他命令道。“然后我就会把剩下的部分说出来。”

     卡塔莱特没意识到对方正处于支配地位,他照办了。他心不在焉地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这个陌生人,眼睛始终不离桌上那个神秘的黑色护符,就像被它催眠了似的。阿拉伯人什么也没说,但他狂热的眼中闪动有一种愉快的幸灾乐祸。

     卡塔莱特谈到了他的青年时代,谈到了他战时在埃及服役,以及之后在美索不达米亚的时光。正是在那里,上尉第一次对考古学和围绕其间的神秘领域燃起了兴趣。从阿拉伯广阔的沙漠中传来了一些有趣的故事,它们同神秘的埃雷姆——古老的恐怖之城的隐秘诡话还有那已经消逝的帝国的失落传说一样古老。他曾与梦游似的苦修者交谈,对方的麻醉剂幻象揭示了被遗忘的时代的秘密。他还曾在一座比历史记载还要古老的大马士革废墟中探素过据说被食尸鬼统治的墓穴和洞穴。

     最终,退休的卡塔莱特来到了埃及。在开罗,人们可以接触到更多的诡秘知识。埃及,这个充斥着可怕诅咒和失落帝王的国度,在其古老的阴影中一直潜藏着疯狂的神话。卡塔莱特知道了祭司和法老;知道了古老的神谕,被忘却的斯芬克斯,神话般的金字塔,巨大的墓穴。文明不过是永恒神秘那沉睡的表面之上的一层蛛网。在这里,在金字塔的谜一般的阴影之下,古老的神祇依旧在久远的道路之上潜进。赛特、拉、奥西里斯和布巴斯提斯的幽灵潜伏在沙漠的小径上;荷鲁斯、伊西斯和塞贝克仍居住在底比斯和孟菲斯的废墟之中,或是蛰伏于帝王谷下破碎的坟墓里。

     再也没有别的地方的过去能像永恒的埃及那样留存下来。在每一具木乃伊身上,埃及学家都发现了一种诅咒;每一个古代秘密的解开,都只是揭示了一个更深更复杂的谜题。是谁建造了神庙的高塔?古代的君王为何要建造金字塔?他们是如何创造的这种奇迹?他们的诅咒还有效吗?埃及的祭司又是消失在了何处?

     这些问题和其他无尽的谜团激起了卡塔莱特上尉的好奇心。在他新的发现之间的闲暇空隙中,他读书、学习,与科学家和学者交谈。对原始知识的追求一直在召唤他去往更黑暗的地方;只有更古怪的秘密和更危险的发掘才能使他饥渴的灵魂得到慰藉。

     他所认识的很多有名有望的权威人士都公开表示不该过多地刺探表层之下的东西。诅咒突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现实,警告的预言也完全应验。亵渎仍旧住在这片大地上的古老而黑暗的神明的圣地是不好的。

     但被遗忘被禁止的可怕诱惑是卡塔莱特血液中脉动的病毒。当他听说涅弗伦·卡的传说时,他自然而然地进行了调查。

     根据权威的说法,涅弗伦·卡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据说他是一个无名王朝的法老,一名篡夺王位的祭司。最常见的说法几乎把他的统治时间放在了圣经时代。据传他是最后一个也是最伟大的埃及崇拜的祭司和术士,这个崇拜一度把公认宗教变成了黑暗恐怖之物。他们由布巴斯提斯、阿努比斯和塞贝克的主祭司领导,将他们的神祇当作是真正的潜藏之物的象征,那是在地球的原始时代便在大地之上蹒跚的骇人巨物,兽和人的结合。他们崇拜神话中名为奈亚拉托提普的古老神祇,“伟大信使”。据说这个引人憎恶的神祇赋予了巫师接受人类牺牲品的能力,当邪恶的祭司统治埃及时,他们一时间把埃及的宗教变成了一片血腥的混乱。这些祭司以人祭和奸尸从他们的恶魔那里寻求可怖的恩惠。

     传说王位上的涅弗伦·卡放弃了除奈亚拉托提普以外的所有崇拜。他寻求预言的力量,为真理的盲猿建造了庙宇。他极其残暴的祭祀最终激起了一场叛乱,传闻中臭名昭著的法老最终被废黜了。根据这个说法,新统治者和他的人民立即摧毁了前统治时期的所有遗迹,毁掉了奈亚拉托提普的所有寺庙和塑像,驱逐了邪恶的祭司,他们把自己的信仰献给了食肉的布巴斯提斯、阿努比斯和塞贝克。《死者之书》随后被修订,删除了所有提及法老涅弗伦·卡和他被诅咒的邪教的内容。

     因此,传说认为,这种见不得光的信仰已经从可信历史之中失传。至于涅弗伦·卡本人,他的死流传有一种奇怪的说法。

     据说,被废黜的法老逃到了毗邻现在的开罗的一个地方。在这里,他打算带着他剩下的追随者出发前往一个“西岛”。历史学家认为,这个“岛屿”就是英国,一些逃亡的布巴斯提斯祭司实际上在那里定居。

     然而,受到攻击的法老被人围困,无路可逃。就在那时,他建造了一个秘密的地下坟墓,将自己和追随者埋葬于其中。通过这场活埋,他带走了他所有的宝藏和魔法的秘密,使他的敌人无法从中获利。他的追随者们巧妙地设计了这个秘密墓穴,以至于攻击者们始终未能发现这位黑法老的安息之所。

     传说就这样结束了。根据现今流传的说法,这个传说是由少数幸存的祭司留下来的,事实上,他们留在地面上是为了封印这个秘密之地,这些祭司和他们的后代被认为是这个故事和邪恶的古老信仰的延续者。

     跟着这个非同寻常的故事,卡塔莱特开始钻研当时的大部头著作。在一次去伦敦的旅行里,他很幸运地被允许参观了阿卜杜尔·阿尔哈兹莱德那古老而不洁的《死灵之书》,其中内容被进一步修订。他在内政部一个有权有势的朋友听说了他的兴趣,就设法替他搞到了一部路德维希·蒲林那邪恶亵渎的《De Vermis Mysteriis》,对研究晦涩奥术的人而言这本书更熟悉的名字是《蠕虫的秘密》。在书中那颇具争议的关于东方神话的章节“撒拉逊仪式”中,卡塔莱特发现了更多关于涅弗伦·卡故事的具体叙述。

     蒲林与埃及撒拉逊时代的中世纪预言家和先知有过交往,他非常重视亚历山大死灵术士和修士的喃喃暗示。他们知道涅弗伦·卡的故事,并暗指他就是黑法老。

     他对法老之死的描述要详细得多。蒲林声称这个秘密坟墓就在开罗的正下方,并认为这个坟墓曾被人打开进入过。他暗示了流行故事中提到的幸存下来的教团;提到其中一群叛变的后代,他们的祭司祖先把剩下的人活活埋葬。据说他们使邪恶的信仰永世长存,并且作为死去的涅弗伦·卡和他埋葬的同道者的守护者,以防有人闯入并破坏他在墓穴中的安息之所。在七千年的周期之后,黑法老和他的军队将再次出现,并光复古老信仰的黑暗荣耀。

     如果蒲林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地下墓室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地方。涅弗伦·卡的仆人和奴隶为他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坟墓,洞穴里充满了他统治时期的巨额财富。所有的圣像都在那里,与深奥的智慧宝典呆在一起。

     书中特别提到了涅弗伦·卡对真理和预言力量的探索。据说在他死于黑暗中之前,他在最后一次浩大的牺牲祭祀中召唤出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凡尘形象,神就满足了他的欲望。涅弗伦·卡曾站在真理的盲猿的像前,在一百个自愿受难者鲜血淋漓的尸体之上接受了占卜的礼物。然后,蒲林以噩梦般的笔触叙述了被埋葬的法老在他死去的同伴间徘徊,并在他坟墓扭曲的墙壁上写下了未来的秘密。他用图画和象形文字写下了即将到来的日子的历史,直到最后,他都沉浸在无所不知的知识中。他写下了未来国王的命运,描绘了尚未诞生的帝国的繁荣与灭亡。然后,当死亡的黑暗笼罩了他的视线,身体的麻痹从他的指间扯下了笔刷,他平静地走到他的石棺前,在那里死去了。

     与古代预言家交往的路德维希·蒲林如是说道。涅弗伦·卡躺在地下的洞穴里,由地上幸存下来的祭司守卫,他们在法老地下的坟墓里施了魔法来进一步保护他。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他知晓真理,并把未来之识写在了他自己地下墓穴的墙壁上。

     卡塔莱特阅读了这一切,心中充满矛盾。如果那坟墓真的存在,他是多么想找到它啊!他将会彻底改变人类学和民族学!

     当然,这个传说也有其荒谬之处。尽管卡塔莱特做了很多研究,但他并不迷信。他不相信关于奈亚拉托提普的胡言乱语,也不相信真理的盲猿,同样不相信祭司崇拜。关于预言的的礼物的那部分完全是一派胡言。

     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司空见惯。有许多学者试图证明金字塔的几何结构是对未来的考古学和建筑学的预言。他们尝试通过象征性的解释和精心的设计、令人信服的技巧表示,这些大坟墓掌握着历史的钥匙,它们预言了中世纪、文艺复兴和一战。

     卡塔莱特认为这都是垃圾。一个垂死的狂热之人被赋予了预言的力量,在他的坟墓上潦草地写下了未来的世界历史,这是他死前的最后一个动作——这理论完全听不得。

     然而,即便他怀疑着传说的真实性,卡塔莱特还是想找到坟墓,如果它确实存在的话。他带着这个想法回到了埃及并立即开始工作。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得到了许多线索和暗示。如果他的调查机器没有坏掉,那么离他找到真正的入口也只是几天的事了。之后,他打算寻求适当的政府援助,把他的发现公之于众。

     现在他把这些都告诉了那个从黑夜中走出的沉默的阿拉伯人,他带着一个奇怪的提议和一个诡异的证明:黑法老涅弗伦·卡的封印。

     卡塔莱特说完后用一种审问的目光瞟了眼暗色的陌生人。

     “接下来?”他问。

     “跟着我。”对方彬彬有礼地说。“我带你到你要找的地方去。”

     “现在?”卡塔莱特喘着气,另一个人则点了点头。

     “但——这太突然了!我的意思是,这整件事都跟做梦一样。你从黑夜里不请自来,无人知晓,然后你给我看了封印,又大方地答应了我的要求。为什么?这没有道理。”

     “这就是有道理。”这个严肃的阿拉伯人指了指黑色的封印。

     “是,”卡塔莱特承认了。“可是——我怎能相信你?为什么我必须现在就走?把有关当局带着一起不是更明智些吗?难道不需要挖掘吗?没有必要的工具吗?”

     “没有。”对方摊开手掌向上。“跟我来就好。”

     “你看,”卡塔莱特的怀疑在他尖刻的语调中表露无疑。“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个陷阱?你为什么要这么过来?你到底他妈的是谁?”

     “耐心。”黯淡肤色的人笑了。“我会解释一切。我怀着极大的兴趣听你讲述了那个‘传说’,虽然你得到的真相十分清晰,但你对它们的看法是错的,你听到的那个‘传说’并无半点虚假——全部都是。涅弗伦·卡死时确实在他坟墓的墙壁上写下了未来,他确实有着占卜的能力,当时埋葬他的祭司们形成了一个教团,他们确实活了下来。”

     “是吗?”卡塔莱特不由自主地被打动了。

     “我就是其中一名祭司。”这话语宛若利刃刺入了白人男性的脑海。

     “不要那么惊讶。这是真的。我是涅弗伦·卡最初教团的后裔,他们是让传说流传至今的内部成员。我崇拜黑法老获得的能力,我也崇拜将能力授予他的奈亚拉托提普。对我们这些相信者而言,最神圣的真理就蕴含在法老死前所刻下的象形文字之中。多年来,我们这些守护祭司目睹了历史一步步展开,而历史总是和隧道墙壁上的象形文字上写得一模一样。我们相信着。”

     “正因为我们相信,所以我才找到了你。因为在黑法老的秘密墓室中,写有未来的墙壁上记载着你将来到那里。”

     震惊的沉默。

     “你的意思是说,” 卡塔莱特喘着气,“那些画表明我会发现墓室地点?”

     “的确如此,”对方慢悠悠地表示了赞同。“这也是我不请自来的原因。你今晚会同我一起去,应验墙上记载的预言。”

     “要是我不去呢?” 卡塔莱特突然说道,“那你的预言怎么办?”

     阿拉伯人笑了,“你会来的,”他说,“你知道。”

     卡塔莱特意识到了这一点,什么都无法阻止他拥有这个惊人发现,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如果这堵墙真的记下了未来的细节,”他开口道,“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一点关于我自己未来的历史。这个发现会让我出名吗?我还会回去吗?上面写着我会将涅弗伦·卡的秘密公之于天下吗?”

     有着暗色皮肤的人看上去很严肃。“这我不知道,”他承认。“我忘了告诉你一些关于真实之壁的事情。我的祖先——他是在密室被封印后第一个来到那里的人,是第一个目睹了预言之作的人,他做了一件必要的事情,认为这样的智慧不该被凡俗者知晓,他用一块壁毯虔诚地将墙壁遮盖。因为,没有人会看到未来太之后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壁毯被向后拉,以对照吻合上历史的实际事件。时间流逝,每日下到秘密墓室拉动壁毯揭示接下来一天的事件,这一直是祭司的责任。而现在,这就是我一生中的使命。我的同伴将他们的时间花在于隐蔽之处进行必要的礼拜仪式上,我则每天独自走下那条隐藏的通道,拉开真实之壁的帷幕。在我死后,另一个人将取代我。理解一下我吧——上面写下的内容并不会细致到每一件事,只有那些会影响到埃及自身历史和命运的东西。今天,我的朋友,墙上的预言揭示了你应该下去,进入你想去的地方。明天为你准备了什么,我对此一无所知,直到帷幕再度向后拉开。”

     卡塔莱特叹了口气,“那么我想,除了走以外,没有别的选择了。”他无法掩饰住自己的急切心情。有着暗色皮肤的人立即注意到了这点,他一面冷笑一面朝门口大步走去。

     “跟我来。”他命令道。



分享到:
好物推荐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