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之书】扮演怪物

作者:Ophidia
发布日期:2020-06-29 14:01
浏览次数:640
    莱克营地里的食品贮藏室也被弄得一团糟:某些日常主食不见了;另外还有一堆已被打开的罐头——全都是从某些最意想不到的地方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被打开的,不合时宜地让人觉得滑稽可笑。另外一些不那么难解的谜团包括:大量四处散落的火柴——其中有些是完整的,有些已经折断的,也有些被使用过。附近还有两三张帐篷的帆布和一些皮毛衣物,都被古怪地撕开了,似乎是为了进行某些无法想象的改造而留下的结果。
—H.P.洛夫克拉夫特,《疯狂山脉》


只有作为守密人的你才知道神话中的怪物该怎么行动。它们所做的一切可能都很重要。它们能够以各种方式影响调查者。不要让怪物单单出场,用阴森的嗓音咆哮或尖叫,然后攻击。这种表达方式局限性大而可预测,不配用来描述神话生物。

智慧生物会建造、进食、实验、崇拜、学习、施展魔法、质问、拷打,或做任何人类会做的其他事情。它们能做的也远不止这些—还有奇怪的、无法解释的或无法理解的事情。黑暗的、不寻常的、不可预测的行为能最好地体现游戏的恐怖感、神秘感和气氛。这些生物的行为是超乎常人想象的,所以尽量努力把它们描绘得邪恶、危险、令人生厌。

请记住,几乎所有的神话种族,如米戈、蛇人、深潜者,都具有人类水平或更高的智慧,活得比人更久,并对周围的世界和宇宙有更深刻的了解。这些差不多不老不死的生物中,有谁会为了短暂地胜过一些它们眼中类同黑猩猩的人类而牺牲性命呢?没有战斗的原因时,智慧生物会在自己有生命危险前撤退。

最重要的是,避免调查员与他们非人类敌人之间的谈判—这些行为意味着怪物与人类并驾齐驱,导致它们变得不再恐怖。大多数的怪物都有异类的心灵,他们的行为和目的不能被普通人类所理解。当然,有些怪物比其他的更与人类相似,比如食尸鬼和深潜者,而其中的一些可能曾经是人类。与此同时,米戈和蛇人等生物有时会利用人类代理人或为了促进他们的阴谋而形成短暂的同盟。这些怪物可能会更有谈判的准备,至少为了确定和衡量调查员构成的威胁。通常,任何和平条约或协议都有益于调查员,但实际上条款永远会单方面地对非人类有益。协议可能会被打破,被忽视,或以其他方式确保怪物们的胜利。偶尔,怪物(通常是个体)可能会因为与调查者有着共同的敌人而成为暂时盟友,使调查员获得来自一个罕见又可怕来源的帮助和协助。后者类型的盟友只能来自类似食尸鬼的,接近人类的怪物,因为像星之精或黑山羊幼崽这样的怪物往往有着非常异类的观念和计划,不容易在利益角度和人类达成协议。

修格斯和其他智力较低的存在应该不可测和暴躁到令人恐惧的程度。这种怪物可能会发动全面攻击,或者完全无视调查人员的存在。在这里,受伤和死亡风险是最高的,守密人也需要在调查员走上一条危险道路时给出大难当头前的警告。不是所有的怪物都能或必须被马上解决。在洞穴里潜伏着的那只修格斯可以是一个间断性的考验。调查员们毁灭它,封印它,或找到解决它方法前,它可以是一个不断重现的威胁。



—— 有效地使用怪物 ——

神话中的怪物大多都不是头脑简单的野兽。许多怪物的智力和调查员持平或更高,其动机和顾虑都超出一般人类的理解范围。怪物不会自动寻求参与战斗,如果它们参与战斗,也未必一心想要杀死调查员。智慧怪物可能会使人丧失行动能力后离开(消除眼前的威胁),或者试图捕捉(然后把俘虏变成食物来源、牺牲品、奴隶或实验对象)。的确,不是所有遭遇都会导致战斗,因为躲藏或逃跑可能是最优的解法。

怪物可以被用于体现威胁。让它们的行径在镜头外发生,然后让调查员发现怪物攻击或来回移动的痕迹。让调查员相信怪物能在任何时间跳出来能够堆砌紧张感,使怪物的威胁比实际遇到怪物产生的压力更大。把怪物当做一个定时炸弹—玩家知道它就在附近某处,而且他们的调查员处于危险之中,除非他们采取行动来 "处理 "这种情况,他们和其他人将受到伤害或死亡。将威胁编织进故事中,使调查员必须找到一个杀死、控制或封印怪物而不进入自杀式战斗的方法。或许,找到并施放正确的法术, "自发 "地使用克苏鲁神话,找到或建造正确的器具,或者引诱怪物到某处陷阱。虽然战斗可能是无处不在的威胁,这并不意味着守密人必须在剧情中动辄战斗,或要求调查员以战斗作为寻求胜利的一种方式。通过尝试着限制或否定战斗的发生,你能给其他富有想象力和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一个机会。



—— 战斗中使用怪物 ——

当战斗发生时,考虑怪物的动机和目标。有些怪物相当于脑中只有进食的野兽,比如星之精,而很多怪物则是智慧生物,有自己的心机。对于后者来说,调查者可能是无足轻重的,或者最多只是一种不方便,这两种情况都不需要怪物直接杀死所有的调查者。如果怪物的目的是杀人,它应该在战斗中反击而不是闪避。如果它想逃跑(或者它认为调查员无足轻重),它就会为了逃跑和/或推进计划而躲避。

默认情况下,每一个怪物(除了少数例外)都有格斗—一个通用的战斗技能,涵盖了各种拳打、脚踢、爪击、牙咬、触手、肘击、头槌等攻击。如果怪物能够使用武器,格斗技能也应该用在这里,除非有标明的特殊技能。在描写怪物的攻击时要有创意。每个条目都描述了怪物通常的攻击方式,并提供了关键词,如 "咬"、"触手 "或 "抓击",以提供最好地描述不同攻击的概念。对攻击和伤害的描述里也可以加入环境要素:调查员可能会被压在一头大象和一棵树之间,食尸鬼可能会把调查员的头砸开在墓石上,等等。

虽然一个怪物的标准攻击能够每次都被用上,这会让游戏变得重复而无聊。 使用怪物的标准格斗技能所列出的攻击伤害能让守密人不必再调整不同攻击伤害,让他有更大的自由度,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地描述怪物的攻击。守密人在怪物的攻击变化中没有优势劣势之分—他们只是让故事变得更加精彩和吸引人。

记住,虽然怪物有可能会战斗至死,但大多数生物都有内在的自我保护意识。如果受了伤,怪物(无论是食尸鬼、修格斯还是黑山羊幼崽)很可能会想要避免进一步的伤害,并设法脱离战斗。因此,它可能会利用环境来拖延时间,拔起一棵树来形成它与调查员之间的障碍,使它能够逃脱。或者,它可能会引发山崩或推倒建筑物来获得类似的结果。它还有可能单纯地跑走,跳到下水道里,或者打开一扇时空门。调查员是否会利用这休战的机会来评估并重新考虑他们的战术?他们会不会尝试跟上怪物(把战斗变成追逐)?让怪物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不仅能说明它的神秘性,还可能为调查者提供一条出路,让他们改变战术。

调查员在战斗中打败某一些怪物是很有可能的;但对于其他怪物,他们唯一的生存机会一般是逃跑或躲藏。深潜者、拜亚基、空鬼、炎之精、食尸鬼、格拉基之仆、米戈、人面鼠、潜沙怪、蛇人,以及(理所应当的)人类邪教徒都可以在战斗中被几个调查员有一定胜望地 "真人快打"。这也是许多模组使用邪教徒和人类规模的怪物的原因,因为它们是和人类旗鼓相当的对手。这样的神话生物,就其脆弱性和相对大小而言,乍一看和人类差不多;然而,要小心不要人格化这类怪物。如前所述,它们的目标、知识和能力应该是难以理解的,甚至是不可能被理解的。一群有一定经验的调查员可能会认为对付一群深潜者会很容易,事实上也可能是这样—恐怖感会被经验所消减—所以,一定要重建恐怖感,让几十只甚至上百只深潜者开始从海里冒出来(也许它们听到了眷族被枪杀的惨叫声);威胁突然间又变得真实起来了,在没有办法对付这么多怪物的情况下,调查员们必须跑路,找到其他办法来阻止深潜者的威胁。通过进行动态的调整,你改变了威胁程度,迫使玩家进入不同的思维方式。




战技 ——
    
战技(mnvr)使用怪物的格斗技能。体格是使用战技的重要一部分,如果对手的体格比攻击者的高3点,战技就无效。任何体格2以上的怪兽在对人类使用战技时,绝不会受到惩罚骰的影响。人类(最大体格 2)用战技能对付的最大对手是体格4(马、古老者等)—即使这样,由于体格的不同,即使是最庞大的人类使用战技攻击时也会有两个惩罚骰。

在战斗中,怪物可以使用所有人类能用的战技(有时甚至更多)。守密人应该在想象中把怪物具现化,想象它在战斗中如何利用它的身体器官。如果它有触手、手或钳子,它可能会抓住对手。如果它有一张大嘴,它可能会咬住猎物紧紧不放。大型的生物可能只用它们的体型就能困住对手,把他们碾死。被怪物抓住或握住的对手将会在他们能够成功地进行力量或敏捷的对抗检定之后(条目通常给出了难度,所以只有玩家需要进行骰点),或者自己成功进行战技后被释放。有些条目会告诉你同伴能够协助并救出被擒调查员的时机。

通常情况下,怪物的战技意味着它们在一个动作里抓住了一个调查员,然后在下一轮造成伤害 (或者其他效果)。这为调查员提供了至少一次在受伤前逃跑的机会—让玩家觉得自己有逃跑的机会是很重要的:这更好玩,还能诱导他们想出一个很酷或疯狂的计划。这一切都能造就充满戏剧性,令人难忘的场景。如果调查员对行为没有控制权,在怪物面前只是炮灰,那么游戏就会变得索然无味。

战技成功时,怪物可能会:
  • 把一个调查员推倒在地,下次攻击若该调查员还倒在地上则有奖励骰。
  • 把一个调查员扔出窗外或抛下悬崖。
  • 击落调查员的武器,打下他们手中那根恼人的 "砰砰棍"。
  • 用触手抓住一个调查员,下次攻击通过收紧触手或把调查员在墙上猛击造成伤害来获得奖励骰。
  • 如果怪物足够大,它可以抓起调查员并在下一轮把他们带走。或许它们会飞走,或用一只蠕动的触手举起调查员。为了救下被抓住的调查员,场景变为与怪物的追逐并向前推进故事。
  • 标准的车有体格5,所以任何体格3以上的怪物有能力破坏车辆。更大的怪物可能会举起里面坐着调查员的车辆,就像发脾气的小孩丢麦片盒一样。


怪物与寡不敌众 ——

    一个每回合能够多次攻击的怪物可以在敌人因寡不敌众有奖励骰前闪避或反击那么多次。所以,一只有三次攻击的食尸鬼在面对四个调查员时可以反击前三个调查员,而使最后一位调查员在攻击时有奖励骰。同时,面对落单调查员,该食尸鬼的第二和第三次攻击有奖励骰,因为它在第一次攻击之后,使它的敌人“寡不敌众”。总体来说,大多数比人类大的怪物永远不会因调查员陷入寡不敌众。



—— 怪物的伤势和人员伤亡 ——

守密人不应宣布直接怪物或对手死亡,而应该描述调查员所看到的情况—怪物停止了移动,似乎正在融化,身体侧面的一个洞里涌出浓浓的绿色液体等等。记住,怪物是奇怪的异类生物,所以确定他们的死亡不应简单。有些怪物(当陷入昏迷或生命值降到0时)可能看起来已经死了,但在几分钟或几个小时后又会复活,对其攻击者进行残忍的报复。守密人是否要确认一个怪物的死亡由他们自己决定。有时这很明显,而有些时候调查员可能不得不冒险近距离检查生命迹象,或者可能需要进行急救或医药检定。

当怪物死亡时,由守密人决定该生物会看起来很痛苦,还是简单地倒下,或是消失。死去的神话生物通常会溶解或蒸发—留下的一片毒云很快就会被一块潮湿的地面和清洁的空气所取代,就像《敦威治恐怖》中威尔伯·威特利在米斯卡托尼克大学图书馆死去时的样子。这很方便地让调查员无法获得物证。

神话的神明和一些怪物是多次元的,不仅在我们的现实中存在,也在其他超越我们理解的地方存在,所以它们无法被真正的杀死。虽然它们有生命值,这类生物在生命值归零时并不会被杀死或昏迷,而只会被驱除,或被迫回到他来的地方。单单伤害根本不会摧毁或伤及这些存在。如果他们被迫或被劝离开,他们之后也许能回来。



死亡现场 ——

    描述神话生物的受害者那可怕的厄运和描述怪物本身一样充满其乐无穷的可怕细节。死亡现场,无论是通过侧写还是以血腥细节直接描写,都能给调查员有关他们面对的神话怪物的一些线索,以及打败它们的办法。守密人仅仅说“你们找到了卡尔的尸体”可不够。相反,你应该试试这样的描述:“在田野的中间,你找到了卡尔的尸块,它被打成肉酱,上面覆盖着粘稠的黑色粘液。”看看,这是不是好得多?守密人需要敏锐地关注某个怪物的特殊能力、武器或攻击方式,并知道撞见这异类恐怖的不幸调查员会留下什么样的尸骨,如果还有尸骨剩下的话。当然,有时适用神秘感可以产生相等或是更多的恐慌。让调查员发现朋友撕破的衣服或打斗的痕迹旁破损,染着血迹的家具能提供揣摩的空间,让玩家想象出各种不同的可能性。

未知性是恐惧的食粮。虽然这本书没有足够的空间给每个怪物提供死亡现场,以下是几个作为启发的例子:

拜亚基:我们瞥见了他的尸体,被教堂的尖塔刺穿着。在我们把它拿下来之后,我们发现他的尸体显得异常苍白。尸体中所有的血好像都凭空消失了,尸体上和教堂屋顶上也没有任何血迹。唯一的伤口是他那被撕开的咽喉。

钻地魔虫:这男人显然被压碎了。他的身体看起来像是个泄了气的气球,在撑破的皮肤下,破碎的骨片和碎裂的器官被硬生生挤了出来,暴露在阴冷的夜空下。厚重粘稠的粘液被抹在身体每处,附近,地里的一道深坑标示着什么极度庞大又极度沉重的东西曾在这片田野上穿过。这条痕迹终于地里的一个大坑,直通地下。坑道的边缘十分奇怪,上面的石头和泥土比起被挖,更像被溶解了。

黑山羊幼崽:面前的血肉就好像被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以十多个不同大小的尖刺所穿过。每个伤口都充满了发黑的脓液,让它们看起来是化脓的溃疡。奇怪的鞭痕遍布在尸体上,就像这可怜人的身体在发生不可告人的什么事情前先被不停地鞭打了。

深潜者:这人的上半身和手臂满是深到骨子里的割伤,其中的一些看起来是为了保护自己而造成的伤口。喉咙被割开了,这应该就是死因。每个伤口都看起来是一把尖刀所造成的,但也可能是手指甲,因为伤口呈平行线,看起来像是爪子造成的。

星之彩:我们在老汤普森的小屋里找到了他,静静地坐在他最喜欢的摇椅中。他的尸体枯萎,发灰,带有一种诡异,不健康的荧光。库特,他忠实的猎犬,在他的脚边蜷缩着。狗的身体和她主人情况同样地奇怪。被触碰时,老汤普森的手臂崩毁成灰尘。小屋的门被反锁,并没有强行闯入的迹象。很快,夜幕降临了,而我们充满恐惧地看到,汤普森田里的庄稼和他干瘪的身体一样,发出了不健康的荧光。

炎之精:老妇人坐在她的扶手椅上,她的尸体被烧成一块扭曲和黝黑的形体。虽然尸体只剩下被烧成黑炭的骨头,一块块融化的皮肤还黏在骷髅上。虽然造成这种可怕伤势的温度一定很高,扶手椅和周遭的家具毫发无损。

食尸鬼:墓穴被洗劫了,石棺的盖子被丢在一边,在陵墓的地板上断成两半。棺材里,尸体被...什么东西动过了。头骨被打开,其中遗留的脑组织消失了,眼睛也被拔了出来。胸腔也被打开了,肋骨好像被这件事的罪魁祸首用螺栓切割机或尖刀切开,其中的心脏随着其他脏器一同无影无踪。

廷达罗斯猎犬:她的身体失去了她的头,后者剩余的部分被留在她的胸口上。就像颗烂熟的水果,她的头被咬烂了,然后被丢在了一边。这里最诡异的东西莫非那覆盖着脑袋和身体大部分面积的蓝色粘液,闻起来让人想起醋的酸味。

米戈:尸体被系在一张冰冷的金属桌子上。年轻人如尸体般苍白,显然是死了,但身体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势。我们接近了尸体,看见了他的脑袋,才知道这年轻男人的头颅被打开,脑子被移除了

夏塔克鸟:我们在营地之外谷底找到男人尸体之前,先听到了一阵阵怪叫声。那里只有下腹部和双腿,剩下的都被残忍地撕走了。地上几乎没有血迹。做出这桩事的东西一口将那人切成了两半。

修格斯:我们不敢想象面前的东西曾是个人类。一团血肉,里面的每根骨头都被压碎或折断,上面覆盖着一层令人作呕的黑绿色粘液。头部完全不见去处。



—— 怪物施法 ——

许多怪物能够施法。守密人应该确定什么怪物能使用什么咒语,在备团时应当准备一张名单。从克苏鲁的呼唤:守秘人规则书选择法术,或使用拥有更多法术的最优选择:克苏鲁神话魔法大典。很多情况下,怪物可能侍奉、跟随或崇拜一个或更多的神话神明,并因此知道至少一个与神明联系的法术。记住,这些生物可不是什么笨拙的,正在寻求魔法奥秘的人类法师,它们是神话本身那可怕辉煌的体现,所以他们通常能够熟练地施展魔法。

怪物的意志和智力越高,它就越有可能懂法术。作为一个准则,意志和智力在50和100之间的怪物可能懂1到6个法术。选择咒语类型的时候,考虑该生物存在的意义和本质。守密人应当操纵和改变法术的效果来迎合怪物的性质,并记下它们能够使用的深层魔法。怪物施法魔法起初不需要任何检定。按照法术的魔法值消耗减少相应的魔法值点数,但无视任何理智检定或理智损失。

有些怪物可能如神话神明一般把法术的知识教导给譬如邪教徒或法师的人类,在他们的脑海中直接植入法术。人类需要先进行施法检定才能成功施放法术。这个过程可能会造成理智损失,或任何守密人认为合理的负面效果—神话常常使人得不偿失。

大多数的怪物都没有任何特定的法术,使得守密人能自己选择最适合场景和剧情的法术。以下是一些在备团时能派上用场的法术,它们同时也是在游戏中需要即兴想出法术时的灵感来源。在括号中的数字代表 守密人规则书(斜线之前)或 魔法大典中(斜线之后)的页数。

(译注:文中疯狂山脉翻译来自于竹子的翻译,原文如下:https://site.douban.com/208038/widget/notes/14981139/note/315179231/
分享到:
怪锤相关

3条评论,3人参与。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